第486章书记挑拨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33:21 字数:3142 阅读进度:486/1780

周围是静谧的,也是安静的,将另外的世界挡在外面。

当你意识到在如此高空,即使没有恐高症的人,也会变得特别紧张和兴奋。而紧张和兴奋,却是激发情感的内在动力。此时此刻,见到项瑾悄悄的靠拢,梁健怎么可能装作正人君子,毫无想法

梁健也忍不住朝项瑾靠近,尽管他并不知道,靠近之后又会怎样,会不会在如此高空两个人就

“嘟嘟、嘟嘟”。很有节奏的敲击声,像是啄木鸟啄木头的声音,也像是人的敲门声。

这让两人刚刚靠近的嘴唇,木然地停住。梁健和项瑾互看着,耳朵去听,那个声音会不会再次出现

“嘟嘟、嘟嘟”的声音,来自轿厢之外,位置正在两人身后的正中。梁健问道:“难道是啄木鸟”

项瑾并没有回答梁健,睁大了眼睛说:“要不,你撕下黑布看看”

“嘟嘟、嘟嘟”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这声音只是一次两次,梁健肯定就不去管它了。但如今,这声音却已经响了多次,而且大有继续下去的样子,梁健就没办法不去正视。

他将油布撕下了一条缝,两人凑到缝隙前面,向外一瞧,竟然是一对眼睛,正看着他们。

“啊”项瑾不由吓了一跳。不是啄木鸟,却是一个人的眼睛。

这大大超乎常人的想象,梁健惊异之下,就将身后整一面的黑布都拉了下来。只见,在他们的轿厢外面,有一个人正抓住轿厢外的铁杆,朝他们点头示意,面上没有开心的表情,也没有恼怒的表情,有的似乎仅仅是一种例行公事的表情。

梁健摇摇头对项瑾说:“你的这个警卫,也实在太拼了啊我服了他了。”项瑾也说:“别说你,我也服了他们了。怪不得我老爸会派他们来监控我,简直就如强力胶,黏住了甩不掉啊”

二十分钟之后,轿厢终于是从高空轮到了地面,梁健他们从轿厢里出来,一直攀在他们轿厢之外的警卫,早就已经轻松跳落在地了。

摩天轮的管理员们都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冲着他们喊道:“你们干什么不要命啦”

另一个管理员对他们训斥道:“一个在上面爬来爬去,爬到人家的轿厢上,你以为这里是马戏团吗你自己掉下来怎么办你自己死不要紧,要是因为你爬爬导致摩天轮出现故障,那该怎办自己想死,别找人垫背”

接着又来训斥梁健:“还有你,在轿厢里贴黑纸,挡住外面的视线。找刺激是吧不这么做,没ji情是不是没ji情,别在这里玩儿,找其他地方”

项瑾见被训斥,就忍不住了:“谁说没有ji情,我们在哪里都有ji情。”说着,就拉过梁健,两人的嘴唇深深吻在一起。这一举动,让管理员更加恼怒,说:“神经病,我要报警”

虽然在这冬日的夜晚,空气寒冷,在这样的日子来摩天轮观看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但还是有些市民围拢来看热闹。

无论在摩天轮上糊黑纸制造浪漫,还是有人不要命玩高空攀爬,在镜州这座小城都是可以制造娱乐效应的社会新闻。更何况,梁健等人的社会身份也比较特别。市接待办主任魏洁,敏感地感觉到事情的新闻性,她第一时间出来干预,将管理员中管事的那个,拉到了一边,对他进行了解释,还出示自己的证件给他看。

那个管理员开始还不相信,但后来魏洁又给市公安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给分管本片区的派出所所长给管理员打电话。魏洁的电话很灵,两分钟之内,管事的就接到派出所长的电话,让他别再多废话了,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如果多嘴多舌,这个管事的岗位就别想在呆了。

那管理员马上闭嘴,并驱散了群众。梁健等人,才得意脱身。

原本还有一个看巨幕电影的节目,但是经历了刚才那惊险的一幕,项瑾说:“还是算了,我不知道你们会折腾出什么新花招来,但是我吓不起了,我还是回酒店了。”梁健也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说:“好吧,还是回去吧。”

将项瑾他们送回了五星级酒店,市接待办主任魏洁给一个人打了电话,报告了接待的人员和今晚发生的事情,这是她分内之事,但是在摩天轮上发生的夸张事件,她隐而不报。她相信,即使说了,领导也不一定会相信,在现实生活中会发生在美国大片中才会发生的事情。

接到魏洁电话的,是市委办主任戴杰。得知省里冯丰陪同下来的人,竟然是项部长的女儿,这已经大大超乎了他们的想想。于是,他赶紧向市委书记谭震林的房间里走去。

这是晚上将近九点左右,谭震林还在办公室里。今天晚上不仅仅是谭震林在,市委副书记胡小英、市委宣传部部长裘吉、市委秘书长耿斌都在。

就在近期,谭震林又要搞一个凤凰景区文化节,已经邀请了省里和市外的一些文化界知名人士。但是临到最近,谭震林又说宣传部的方案不够高档大气上档次,但是文化节却已经迫在眉睫,只能加班重新修改方案。

胡小英已经了解了谭震林的做事习惯,他喜欢拖,只要事情没有达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拍板确定下来的,因为他似乎总是不能肯定,这个事情是否已经到位了。胡小英判断这是一种没有把握、没有信心的表现。就如这个文化节,之所以到了大水快淹龙王庙的时候,他才临时要修改方案,也是因为心里没底。胡小英心想,要是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

忽然,市委办主任戴杰匆匆走进市委书记谭镇林的办公室,瞧见这些市委领导都在,他恭敬地朝他们点了点头。

市委书记谭震林看了看戴杰说:“有事”戴杰又扫了一眼其他人,意思是,这么多人在这里,我该说还是不该说市委书记谭震林却说:“是不是关于省里让冯丰陪同人下来的事情”戴杰点点头说:“是的。”

谭震林说:“你说吧。”戴杰就将冯丰陪同下来的人,是项部长女儿的事情说了一遍。谭镇林就道:“嘿,真没想到,我们南山县的梁健,还真有办法啊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把项部长女儿给勾上了”

一个市委书记使用“勾”这类的词语,其实与自己的身份是极不相称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谭震林的为人,也不会去纠正他。只有胡小英说:“哦项部长的女儿又来镜州了”

谭震林故意对胡小英说:“胡书记,这件事,你不知道吗这次项部长女儿下来,省里搞的神神秘秘、遮遮掩掩,让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冯丰陪过来,还不告诉他们具体是谁。不过,梁健就此事没有向你汇报过你是直接分管梁健的啊”

谭震林知道胡小英和梁健之间,似乎存在颇不寻常的关系,故意拿这话来刺激她。胡小英听出了其中的意味,她说:“像陪同客人这种小事,县委副书记没有必要向我汇报,否则我每天都会被下面的人汇报得晕头转向了”

谭震林笑笑说:“梁健也算是运气好,下次如果能攀上这棵大树,倒也说不定能够青云直上”对于谭震林来说,梁健就是他的“瘟神”,如果能有什么办法,将梁健从镜州市请出去,不管是提拔还是调动,他都会同意。

听着谭震林这话,胡小英心里猛地升起些许的不舒服,但是她没有丝毫的表露。而是说:“谭书记,我们还是抓紧商量方案吧”

胡小英从市委大院出来,坐上专车之后,脑袋里就又出现了谭震林的那话“梁健也算是运气好,下次如果能攀上这棵大树,倒也说不定能够青云直上”。

胡小英早就知道,梁健和项瑾之间,存在着一丝不寻常的关系。当时梁健还在乡镇科员岗位上苦苦挣扎,项部长就专门为女儿来过一次镜州。是那次之后,胡小英直接将梁健从科员提拔为镇党委委员,梁健的仕途可以说从那时才正式开始。

这时候胡小英记忆犹新。梁健和项瑾之间,肯定有什么胡小英又想起,上次自己决绝地拒绝了梁健的求婚,并说允许他与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

难道是这席话,让梁健把项瑾请了回来,两人打算再续前缘吗如果梁健和项瑾真的走在了一起,也许就意味着胡小英将彻底从梁健的生命中淡出。毕竟项部长是很大的京官,他的女儿不可能到镜州这种小城市生活,很大的更可能就是项部长将梁健调到中央部委工作。

到时候,胡小英或许一年半载都见不到梁健一次了。

这么一想,一种空落落地感觉,席卷而来。胡小英拿起了电话,给梁健拨了过去。

等到梁健接起来的时候,胡小英的电话又挂了。胡小英心想,我能问他什么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项瑾来到了镜州。还是虚伪地祝福他和项瑾的将来呢她想不好,就只好挂断了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