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常委对峙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43:36 字数:3197 阅读进度:508/1780

程语笑着说:“裘部长喝高之后,就对孟春晓来了个熊抱,没想到孟春晓甩手就给了裘部长一个巴掌。当时市委宣传部的班子成员、县区部长都在,还有我们办公室内的其他几个小年轻。

“大家都看呆了。挨了巴掌的裘部长又不好发作,也有些惊呆了。我当时想最好的办法,就是拉着裘部长走人。于是我就叫上裘部长走了。裘部长回到房间后大发雷霆,说要马上把孟春晓给免了。我说,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免,不免说明了气度,免了会影响裘部长的名声。”

梁健笑道:“所以,后来裘部长就没有免孟春晓的职务”程语说:“是啊。一直到现在了。”梁健说:“看来裘部长还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啊。出了这么大的洋相,也没报复。”

程语说:“如果是你,是不是早就免去孟春晓了。”梁健摇头说:“那不,那不。如果是我,我根本就不会去熊抱孟春晓。真没想到,孟春晓还真洁身自好。一般这种场合,女干部被男领导熊抱,也是常有的事情,见怪不怪了”

程语笑斥:“你看你看,男领导,都怀着什么鬼胎啊”梁健说:“可是,再怀着鬼胎,碰上孟春晓这样的,也无计可施,否则非但自讨没趣,还得脸面无存。”

程语说:“其实,你不了解孟春晓,我也不了解孟春晓。她事后跟我来说,她那天甩裘老大巴掌,并非有意为之,不过是条件反射。从小,孟春晓长得还算漂亮,倍受许多男生的追捧,她的父亲就一定要他学习一门防身技能,那就是在对方不征得她允许的情况接触她的身体,她就可以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嘴巴。

“自从她当了领导之后,就很少有人这么做了。但是她这绝招却从未忘记,裘部长一抱住她,她就如本能一般条件反射,甩了他一个嘴巴子。所以,她也挺苦恼。”

梁健笑道:“原来,裘部长和孟春晓之间,还有这样的过往,怪不得,裘部长听说我要让他帮助套套孟春晓的近乎,裘部长会是这么一种尴尬的反应。”

程语说:“其实,你要跟孟春晓再进一步的熟悉,不需要通过裘部长啊,我告诉你一个人,很管用。”梁健好奇问:“谁”程语用手指头点了点自己:“我啊。孟春晓是我的闺蜜呀。”梁健笑道:“是吗那太好。今天约她出来吃饭吧”

程语说:“也不急着就今天把,晚上我还要加个班呢,这两天北京正在开会,网络舆情这方面的任务很重,从上到下的宣传部长晚上基本都在办公室,以备应对网上突发件的发生。”

梁健说:“那什么时候请你们吃饭”程语道:“再过三天就行了。三天之后,我去一趟南山县,美其名曰是调研吧,然后孟春晓请我吃饭的时候,我让她叫上你就行了。”梁健说:“那也成。”

梁健心想,这两天的时间内可以先去做做人武部长邵家业和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的工作。人武部长是部队编制,梁健平时接触得少,对这个邵家业是最没有把握的。但是梁健也必须去争取争取。

梁健就让秘书张嘉,与人武部进行了联系,看看邵家业什么时候有空,梁健想要去调研一次。人武部长邵家业倒是挺热情,说第二天就有空,人武部班子成员等梁书记莅临指导。

第二天,梁健带着张嘉和县委办一个副主任前往。人武部长开了一个会议,认认真真地作了汇报。会后,人武部设宴请梁健吃饭,梁健也欣然前往。

吃饭的时候,梁健说,以后的工作要请邵部长多多关心啊,特别是自己手头正在推进的休闲建设,还得请邵部长多支持。邵部长笑说,其他的我支持不了,我们的民兵队伍一定保卫一方平安。

梁健笑道:“邵部长能帮到休闲向阳建设的,远不止民兵建设啊,邵部长是我们的县委常委,会上的决策权和表决权,更能帮助到休闲向阳啊来,我敬邵部长一个满杯。”邵部长很有些好酒:“满杯好,诚意足。”

为争取到邵部长的支持,这天梁健的酒是一点都没少喝。回到家很早洗洗就睡了。

表面上邵部长是非常周到客气,但是梁健不会想到,第二天上午,邵家业到了县委书记葛东的办公室:“葛书记,有个事情,我想给你报告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注意到了”

葛东说:“邵部长你说。”邵家业说:“昨天,梁书记到我们人武部长来调研”邵家业把梁健调研的情况说了,还把梁健暗示邵家业的情况,对葛东和盘托出。

原来邵家业和葛东的关系由来已久,两人在多年之前就已经认识。部队讲裙带关系,邵家业从部队到南山县当人武部长,就是看中葛东在这里当书记,熟人合作方便。邵家业年龄不小了,也差不多到了转业的年龄,他盘算着,转业之后,最好也能够留在南山县,在人大或者政协谋一个副职,生活就舒服了。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没有葛东的帮助和大力支持,会比较困难。为此,梁健这件事情,也成为邵家业向葛东表忠心的一个砝码。

葛东听了,鼻中“哼”了一声:“这个梁健,看来是在拉常委班子成员的关系。”邵家业说:“我看就是如此,人武部他都已经来了,其他常委那里,恐怕早就已经去过了。”葛东说:“我明白了。邵部长,你的这个消息很重要。对了,你上次说过转业的事情,最近我们和军分区结对慰问的时间快到了。今年我们的慰问品档次一定要高一点,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我顺便向军分区的领导,汇报一下让你转业到我们南山县的事情。”

邵家业听了之后说:“这太好了。谢谢葛书记。”

邵家业走了之后,葛东马上给县长翟兴业打了电话。翟兴业到了葛东办公室,葛东对他说关于梁健在笼络常委关系的事情。翟兴业听了之后说:“这个梁健,背地里花样还不少啊”

葛东说:“有些要争取的人,我们一定要争取过来,否则对我们的工作也会很不利。在这方面的工作上,我们毕竟是主要领导,有很多优势。”

翟兴业说:“我分析了下常委班子,出了葛书记和我,另外邵部长肯定是我们的人,但是翁光明、李宁、刘德西、孟春晓和霍海等人,我就没有把握了。”葛东听了之后说:“李宁和霍海这两个人你就不用去做工作了,他们死不悔改,我早晚有办法治他们。但是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纪委书记刘德西和宣传部长孟春晓,你还是可以争取的。”

翟兴业说:“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找翁光明。”

翁光明是常委副县长,年龄已经偏大了,原本心里也存在能否干一届县长的奢望,但是组织上根本就没有考虑他的这种心里需求,将翟兴业派来了。为此,他对翟兴业也不是特别有好感。

翟兴业明白,翁光明这种干部,升迁无望,目前目光就盯着能不能得到一点实惠。翁光明坐了下来:“翟县长,又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一个“又”字表达了不满。

翟兴业笑笑说“翁县长,今天不是布置任务的,近期有一个去法国的考察团,15天,基本能把法国巴黎、里昂和普罗旺斯等重点城市都玩遍了。葛书记和我考虑了,参加这次考察,你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作为常务副县长翁光明很多地方都已经去过了,但是法国巴黎这个繁华都市,却一直没有机会去,这么好的机会如今被自己捡到了,脸上不由就咧开了嘴巴说:“翟县长,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么好的机会,应该你亲自去才好啊”

翟兴业说:“我刚到南山县,对各方面情况还不熟悉,我抓紧了解情况。这段时间以来,瓮县长辛苦了,也应该出去散散心。”翁光明说:“那太谢谢翟县长了,在出去之前的这段时间,翟县长有什么要吩咐我做的,尽管直接跟我说吧”

翟兴业说:“其他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关于蓄电池项目落户的事情,班子之中有些分歧,我是倾向于放到向阳坡镇去的,不知翁县长的意思如何”

翁光明马上说:“我这个人没什么其他的优点,如果说有,那就是与主要领导保持高度一致。”翟兴业露出了微笑。

梁健本想还要去做翁光明的工作,让秘书与翁光明的秘书联系了几次,看看什么时候,梁健能和翁光明见一面。但是翁光明不是以开会、就是以调研、或者就是去跑乡镇了等等理由,拒绝了见面。

梁健就知道,翁光明这个人,肯定就是争取不来了。

对于市公安局局长霍海,梁健本来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他还是打算亲自,去县公安局跑一趟,把这件事情确定一下。梁健到了县公安局,公安局长霍海在电梯口等着梁健。

梁健与霍海握手,发现他面有忧色,他就问:“霍局长,这段时间可好”霍海低声说:“梁书记,关于我的事,你听说了吗”梁健奇怪问:“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