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险恶用心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43:40 字数:3108 阅读进度:515/1780

在一栋空置的写字楼里,有几个小混混正在那里等一个人。由于前几年密集发展楼市,在镜州市郊区出现了许多商务楼和写字楼,建成之后却热不起来,就出现了大量的闲置楼房,投资者血本无归、苦不堪言,也不知道这些投资什么时候能够回本。

一辆车停了下来,三个人从车里下来,进入了黑漆漆地写字楼,他们脸上带着口罩,看不清脸。几年以来,由于p5持续走高,很多路人都带起了口罩,为此这几个人带着口罩出行,也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

上了写字楼,走进这几个小混混所在的房间,其中一个戴口罩的人就问:“人都到齐了吗”领头的小混混老幺说:“都到齐了。”

站在最前面的口罩男就道:“到齐了就成。任务很简单,在12月22日到向阳坡镇临水村的古戏台边,你们想办法搞出一场火来。不要死人,但是他们搭建的那些帐篷、临时摊点之类,最好不要剩明白了吗”

老幺说:“放火这种事情,很难控制的。”口罩男大声说:“好控制,还用得到你们吗”老幺就不说话了,他说:“给多少钱”

口罩男从身边人手里,扔出了一包东西给老幺,老幺接住,打开一看:“四万对吧”口罩男说:“这里是三万,剩下的一万成事之后再给。不成,这三万也要退还,如果耍花招,以后就别在镜州市混了。”

老幺说:“这种小事,还用得着耍花招吗不就是放点汽油和扔几个烟头的事情嘛”

口罩男说:“最好如你所说。我们走。”

12月22日,是向阳坡羊锅节的前夜。在这个晚上,羊锅节所有的舞台、彩棚、灯笼、摊位都要准备停当,准备迎接第二天各路客人的到来。搭建这些现场的很多材料,都是易燃的塑料、木制品,如果发生火灾就会成片燃烧,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说不定会使周边的大批村民蒙难,更别说明天的羊锅节了。

此时,离12月22日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时间,梁健一直处在隐隐的不安之中,但他又找不出不安到底是出在什么地方。

这天下午,县委书记葛东忽然找梁健去了,对他说:“梁书记,向阳坡镇的业主、党员和群众联名向省委和省政府主要领导,发出邀请函,这件事情本来是要经过市委和县委批准才行,这种行为很是没有组织性。”

梁健心道,如果这要经你们批准,还会容许发吗这是不可能的。梁健说:“这是他们业主、党员和群众的自发行动,我们不好掌握。”葛东说:“你分管向阳坡就是随时掌握动态。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用多说。这次活动省书记和省长都要到场,你一定要在方方面面做好准备工作,最关键的一点是要确保安全,别搞出什么事情来,真出了事情,我们就要追究责任”

后面这句话,梁健感受到了分量。但是他才不会傻到,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肩上扛呢。他说:“葛书记,聂书记和张省长要来,这就是我们全县的事情。要确保安全,就必须调动全县的力量,做好方方面面的工作。”

葛东眉头一皱:“休闲向阳是你主管,那就需要你牵头全权负责,我们其他县委和县政府的班子成员可以配合。”梁健听了说:“其他没有问题,我想向葛书记要几个人,就是这段时间,协助搞好治安和消防。”梁健说:“我要公安方面十个干警和消防方面一个小队。”

葛东说:“这方面,我可以答应你,作为副书记,你可以与公安方面去对接,自己挑选。消防大队方面,我也会打招呼。”梁健说:“谢谢了,那我先去办事了。”

作为副书记,梁健当然有权直接协调公安。但是自从霍海调离之后,新来的是公安局长,是葛东的人,他感觉协调起来十分费劲。为此,借这次葛东找他谈话的机会,直接就要人算了。

梁健马上与新公安局局长鲁旭联系,并说明了意图,鲁旭本想随便塞两个人给他,但是梁健果断拒绝,他指名道姓要姚松和褚卫,然后再由他们俩挑选十个干警。由于经过县委书记的同意,鲁旭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姚松和褚卫见了梁健之后,问梁健:“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具体的工作”梁健说:“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我还没有想清楚,让你们具体负责什么。等我想清楚了,就会告诉你们。在那几天里,你们的工作任务说不定会很重。”

姚松和褚卫与梁健已经合作过多次,了解他的办事方式,对梁健的吩咐没有任何怨言,就按照梁健的吩咐去做。

过了一天之后,准备工作几乎都已经完成了,舞台上的各个节目也已经表演过了一遍,梁健在现场观看了,觉得既有地方特色,也很有现代气息,年轻朋友应该也喜欢。羊锅节上,当然不仅仅是羊锅,各种特色小吃也纷纷登场。晚上,梁健就留在临水村,吃晚饭,先行尝了尝这里的羊锅,但是没有喝酒。

吃饭的时候,镇党委书记葛东和镇长王雪娉,给梁健介绍了各种事情的准备情况。其中有几样还蛮有特色。

一是他们推出了一本向阳驻点手册,将向阳坡镇有特色的农家乐,在上面做了介绍。这本册子与其他旅游小车子不同的是,他们把农家乐碗筷的清洗、床单的处理、食物的来源等在上面做了介绍。这样一来,游客就彻底清楚了,他们的饮食、床品都是安全和干净的,这肯定会引起游客的欢迎。

二是他们还推出了优惠卡和个性服务单,对于参加此次活动的游客,以后来到向阳坡镇住宿或者消费,都能享受优惠,介绍了朋友来向阳坡镇游玩,可以积分,享受有关农家乐的有关待遇。同时,对于建议当地改进服务的合理性建议,每一个都可以在农家乐、店铺或者景点领取相应的奖品。

梁健听完之后,由衷的赞赏:“傅书记和王镇长,你们两位如果不是当干部,而是去做生意,肯定能成为大老板。”傅兵说:“这些好点子,我可想不出来,都是王镇长的功劳。”王雪萍说:“哪里啊,我的工作不都是在傅书记的领导下干的啊”梁健笑道:“你们两位就别相互推脱功劳了。”

大家都笑起来了。

笑完了,梁健脸上又略过了一丝阴霾。直到八点多,梁健从向阳坡镇离开,走上回镜州市区的夜路,这份阴霾都没有散去。明天还有一天,后天羊锅节就要正式开幕,省书记聂川和省长张强,还有市县的领导都将到场,一个小乡村举办的却是一个大活动

梁健心想,自己是怎么了是因为没有独挡一面地牵头过这种重大的活动呢还是因为真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他没有考虑到呢带着这样的心情,梁健真是有点不想马上回家。

这时候,王雪娉的电话打了过来。梁健接起了电话。王雪娉说:“今天看你不是特别开心心里压力很重吗”

梁健说:“也不知怎么了心里还是感觉有些隐隐的不对劲。”王雪娉说:“我也有些激动,这次的活动对向阳坡镇来说太重要了,这是休闲向阳的第一个大动作。我怕这么回去,到很晚我还睡不着。要不,我们去吃一个宵夜,稍稍喝点酒,然后回家可能好睡一点”

梁健感觉她的建议不错,就说:“那好吧。就这样定了。”王雪娉“咯咯”一笑,问道:“我们去哪里呢”梁健想了下说:“就去我们以前去过的一家小店,在镜州商厦后面,老板和老板娘都是绍兴人。”

王雪娉记得那家小店,就说:“那就在那碰头。”到了镜州市区,各自让自己的驾驶员回了家。来到那家不知名的小店。

这次店老板倒是在店里,看到梁健进去,就说:“哈,兄弟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我们这家小店了”看到憨实的店老板,梁健心情也愉快了许多:“为什么这么说呢”

店老板说:“这是我老婆跟我打的赌。有次她打开电视机,看的是南山电视台的,电视中有一个年轻领导讲话,我老婆就说,这不是来我们店你吃过饭的小年轻吗原来是兄弟,你是南山县委副书记呀当了这么大的官了,我老婆说,你肯定就不会再来了。我说,这可不一定,说不定还会来。没想到,你今天真来了想吃什么尽管说,我亲自给你下厨,今天我请你。”

梁健说:“你亲自下厨可以,但是你请我就不行。你是做生意,我是来消费,付钱是应该的。如果你不收钱,我就只能找另外一家了。”店老板忙说:“别别,你要付钱随你,不过呆会我要敬你一杯酒,这总可以吧”

“当然可以,你还得敬我一杯呢”亭亭玉立的王雪娉出现在门口,巧笑焉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