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守株待兔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43:41 字数:3134 阅读进度:517/1780

戴了口罩的梁健和王雪娉在小巷子对出来的肯德基等待着姚松和褚卫的到来。:efefd没有人注意他们,这里也有不少人戴了口罩来的,只是到了肯德基里面,大部分人已经把口罩摘下了,否则怎么吃东西

十来分钟左右,姚松和褚卫就到了。姚松在肯德基内扫视了一遍,就朝梁健和王雪娉走了过来。王雪娉笑道:“你们能认出我们来”

姚松笑说:“看了一遍,其他人都不是,那戴口罩的应该就是了吧。”梁健和王雪娉都笑了,但是他们的笑都隐藏在口罩后面。

姚松对梁健说:“梁书记,没想到,没事做很难受,我们呆在家里休息,早就显得没劲了,好在你打电话过来。请马上吩咐我们任务。”梁健说:“看来你们警察当惯了就是闲不住。我下面的任务,可能会让你们这两天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褚卫眼中反而显露出一丝兴奋道:“梁书记,请你吩咐吧”梁健说:“这边过去的一家小店里,有四个人小混混正在喝酒,你们过去,想办法认准他们的脸,派两个人跟着他们,特别是那个头。

“你们其他的人,就部署一个引君入瓮的办法。具体是这样”

梁健跟他们详细说了想法,姚松和褚卫都点了点头,表示听清楚了。在这肯德基里,里面的声音很混杂,只有他们几人,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任务吩咐完毕,梁健才与姚松他们告别,送王雪娉回家。由于临近明天的大事,两人都显得紧张而兴奋,没有时间温存了。

第二天,向阳坡羊锅节的准备工作,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从向阳坡镇到水库下面的临水村,都已经彩旗招展、一尘不染,镇上和临水村也都已经忙碌得车水马龙,很多店家和农家乐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对他们来说,明天可能就是一个赚钱的日子,也是一个为以后赚钱打基础的日子,为此他们尽量准备的充分一点。

镇上将这次活动的十多个分区域,都分给了班子成员进行包干,大家按要求全部去检查了一边。有些镇班子成员发现某个农家乐还不够干净,就提醒店家做出整改,还有的发现临水村的有些摊子,准备的时候就有乱扔垃圾的习惯,就马上指出了,店家也虚心接受了,毕竟他们可不想因为卫生方面的原因,失去明天这样赚钱的好机会。

有些在网上预定优惠票的游客,因为本身就不是特别忙,提前一天就已经来到了向阳坡。他们在四处走走看看,驻足拍照留念,他们知道,到了明天就没这么闲了,会是人山人海的情景。

梁健也去重点区域做了检查,最后还是在傅兵的陪同下来到了最为中心的区域,梁健故意让王雪娉去忙其他的事情了。临水镇的戏台空地,这里已经张灯结彩,两边都已经是摊子了,摊子的老板们趁着天黑之前,再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古戏台此时已经搭建成舞台,灯光安排也挺现代。但是梁健发现,这里的各种材料都是易燃物品,真的是只要一个打火机或者一个烟头就能解决的事情。

梁健问傅兵:“今天晚上,这里安排了几个村里的自治人员”傅兵说道:“起码六名以上。”梁健说:“减少到三人就够了。”傅兵朝梁健头来疑问的目光。梁健说:“一共是两条巷子通到这里,前面又是村里的大街,看牢这三处应该问题就不大了。”

梁健这么说的时候,身边正好有一个小年轻,双手插在皮衣口袋里,从他身边溜过去。梁健注意得到这个年轻,就是昨天在小酒店里的一个。只是昨天,那家伙喝高了,这时认不出梁健来了。但是如果王雪娉在的话,也许他就能认出王雪娉来,毕竟昨天他们都瞄过漂亮的王雪娉。

傅兵看到梁健使过来的眼色,就赶紧略微大声地道:“好的,我们就安排三个村民,帮助看着这里。我们临水村的老百姓都是诚信守法的,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来的。这一点我们很放心。”

听到傅兵的这话,小混混就加紧了步子,向着村外走路了。戏台边上的房子里,姚松和褚卫也在观察着这个小混混,他们也在考量围猎的最佳地点。

梁健对傅兵说:“有些人是真的想故意捣蛋,搞破坏”傅兵说:“这些人伤天害理,如果他们敢来到羊锅节上来捣蛋,我跟他们没完。今天晚上,我也不回去了。我就呆在这里。”

梁健说看了眼傅兵,知道他也非常在乎这个花了心血的羊锅节,如今又知道有人要来砸场的消息,即便让他回家,他恐怕也睡不着。梁健就说:“那你也要在隐蔽的地方,最好和姚松他们在一起。”

傅兵说:“这我明白,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些家伙要来捣蛋。”

小混混一直来到了村外道路上的一辆长城suv边上,拉上车门上来车,对领头道:“我已经听到消息了,晚上他们会安排3个村民在那里看守。”车里是那个领头的老幺,他说:“这些土包子,三下两下就可以把他们给引开了”

“就等着我们今天来制造一场好戏了”

县委办主任池水桥来到了县委书记葛东的办公室。葛东抬起了头来,说:“怎么样”池水桥说:“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葛东说:“没有暴露你的身份吧”池水桥嘿嘿两声说:“葛书记放心吧,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我让其他人跟那些小混混接触。”

葛东点点头说:“我们现在所干的事情,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干得不好也会伤到自己。”池水桥道:“完全明白。”

冬日的傍晚,太阳下山得也特别早。向阳坡镇上和临水村,都已经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了。村里开阔地上的摊子也已经收拾了起来,舞台也遮蔽住了。七八点还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带着好奇的心情和微微的酒意,在这里徜徉,但是到了九十点钟的时候,他们也各自走了。

镇上安排的三个守候的村民,已经就位了。他们穿着厚实的羽绒衣,在戏台下面的一个简易棚里,坐在椅子里聊天,喝着热茶,他们是要值班一整夜,这是一个颇为艰巨的任务。

这些村民平时休息得挺早,一般都是在点钟,就开着电视机在床上迷迷糊糊了。如今到了晚上十一点钟,他们的睡意就上来了。

其中一个说:“要不,我们来抽几支香烟把”值班的班长说:“镇上和村里都已经明确规定了,不能在这里抽烟,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我们小心一点不就行了”“也不行,这里这么多棚和灯,万一着火我们付得起责任吗”提出吸烟的见不同意,也没有办法。

慢慢的他们就有些打起瞌睡来了。值班班长说:“喂都给我打起精神了,否则明天的200块值班费就别想了。”想到这两百块钱,才稍稍刺激了其他两个人的神经,稍稍振作了一下精神。

其中一个站了起来说:“已经开十一点半了,这样坐着不行,我们到外头,去走一圈,让冷空气来刺激一下”值班班长说:“要走,就只能在空地上走。”

三个人都站了起来,走到空地上,其中一个说:“听说,就单单是网上预约,这次就有1000多个家庭要来,明天真是能够大赚一把了。”另一个说:“这都是跟镇上的主办有关系,这一届的镇党委书记和镇长,是想为老百姓和镇上的发展做点事情的。”

“那是因为,上一任的镇党委书记梁健头带得好。据说,这次的省书记和省长也是他想办法去请来的。”“所以啊,我们一定要好好看好这里,让明天的活动能够安全的进行。”“对啊,看来我们的工作也很重要。”“废话,如果出现了一把火,明天还搞一个屁的活动呀”“好,我们一定好好看着这里。”

三个人在戏台前面的空地上转悠。忽然看到巷子中人影一闪,发出一声怪叫,“哐啷”一下,好像是一块石头被砸了过来。

“谁”负责看守的村民喊,只听得又是一声怪叫,又扔了一块石头过来。一个村民喊“谁在搞鬼我去看看。”他就追了上去,消失在巷子里。

接着在另一条巷子里,也出现了相同的声音,另外一个村民也追上去了。在这个开阔地上,只剩下了值班班长。

值班班长想自己,应该守在这里不能动。这时候在前面的大街上,又出现了一个人影,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你家里出事了,你还不回去”说着就一闪朝着路上跑去了。被人说家里出事了,值班班长心里也是一急,心想,家里就在一百米远的地方,去看看马上就跑回来

他这一走,舞台前面的开阔地上,就空无一人,原本要守候的区域顿时就变得无人看管。此时,从阴影中出现了几个人,他们手中那着打火机和烟头,在冬日寒冷的空气中点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