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阳光灿烂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53:45 字数:3281 阅读进度:521/1780

让梁健欣慰的是,市委市政府要求县委对蓄电池项目落户问题进行再考虑。关于落户南山县的事情,市委和市政府不打算再动,但是有一个决定,这个项目不能落户向阳镇了。

当天,县委县政府当然马上对于上次常委会的决定进行了调整,将蓄电池项目从向阳坡镇调整到了梅乌镇。这让向阳坡镇的傅兵和王雪娉都松了一口气。

向阳坡的羊锅节搞得有声有色,又加上媒体的宣传,知晓度大幅提升,特别是关于省长的微博转发了将近十万条,使得很多看到微信的网友都想在节假日,去向阳坡镇一玩。

羊锅节持续了三天,副镇长何国庆和方圆的婚礼放在最后一天,也算是给羊锅节压轴了。镇上傅兵、王雪娉等人应邀参加了,梁健也答应过何国庆,自然也去参加这个婚礼。

何国庆的婚礼,规模不大,也就五六桌的客人,应该是除了家庭的核心成员,并没有再邀请其他的三姑六婆了。对于何国庆没有大摆筵席,而是节俭为主,梁健很是满意。

由于羊锅节是收尾的一天,各项任务也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了。梁健和傅兵、王雪娉他们终于可以放松地喝一次喜酒了。

应何国庆的邀请,王雪娉主持了何国庆和方圆的婚礼,并让梁健作为证婚人致辞。梁健说:“今天我作为何国庆和方圆的证婚人,是因为我见证了两位新人的相见、相知和相爱,如今他们走入婚姻的殿堂,我在这里真诚祝愿他们,天长地久、矢志不移大家一同举杯”

大家都举杯,为这对新人祝愿。酒席正式开始之后,梁健和王雪娉回到了座位上。这时候,这对新人先来到了梁健和王雪娉这桌上。何国庆平日里都是四平八稳,波澜不惊的样子,今天却是有些激动,从他的神情和说话的声音中就能听出来。

新郎何国庆给梁健和王雪娉倒了酒,新娘方圆给梁健敬了烟。何国庆说:“梁书记,没有你,我和方圆不可能走到一起。我们的今天,是你成就的。还有王镇长,我和方圆认识的那一天,王镇长就在场,为此你也是见证人。请允许我们一起敬敬你们俩。”

王雪娉笑说:“还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敬吧”何国庆的丈人方阳,特意为陪梁健他们,也坐在他们这一桌上,就说:“两个人一起敬也好啊。梁书记,国庆和方圆都已经结婚了。梁书记和王镇长是我们的领导,却都还没有结婚呢大家说,梁书记和王镇长是不是很般配啊”

方阳这么一说,边上的人都鼓起掌来,起哄说:“好啊,方主任说的对啊”“梁书记和王镇长是天生一对啊”“好啊,梁书记和王镇长一起喝了这杯酒,这件喜事今天就定下来吧”

搞得王雪娉满脸羞红。梁健也知道,若是在平时没有人会这么说,毕竟梁健和王雪娉都是领导,存在上下级关系,这是官场上大家都会可以避免的话题。

今天大家都这么瞎起哄,是因为这个喜庆的日子,大家都放开了胆子,开开玩笑也没事。在梁健看来,大概在大家的心里,早就在猜测梁健和王雪娉之间,应该有什么,否则也不会走得这么近。

今天大家这么说,其实也不过是大家想法的体现。对此,梁健感觉,与其躲躲闪闪,还不如大大方方,更能消除大家的猜测。于是,他索性大方的开玩笑:“好吧,那就敬我们俩吧不过,我们能不能凑成一对,我说了不算,要王镇长说了才算。”

王雪娉听梁健这么说,就道:“那我说了算吧那就这样吧,我们凑成一对吧我们也来敬敬新人”

“爽气啊”身边的人都鼓掌起来。两个新人,就敬了梁健和王雪娉的酒。放下酒杯,王雪娉说:“凑成一对,仅限于今天晚上。”她这么一说,大家又起哄起来,“王镇长不能这么戏弄我们,也不能这么戏弄梁书记啊”

梁健和王雪娉反而成了这张桌子上的热点话题。很多人都过来,以此为由,来敬酒。梁健尽管心情不错,但也控制酒的总量。反而王雪娉似乎非常豪爽,其他干部过来敬酒,她竟然都喝了。

只有王雪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以此掩盖心里的忧愁。对于梁健,是她心里唯一的男人,但是她却本能地感觉到,梁健似乎不会属于她,至少如今不会属于她。为此,她就用在众人面前拒绝梁健,来掩盖自己的没有自信。

为不让自己的伤心表露出来,王雪娉喝了不少酒。到了婚礼结束的时候,王雪娉脸色绯红,站立也不是特别稳了。方阳说:“梁书记,今天王镇长就交给你了。拜托你,平安将她送回家了”

王雪娉喝了这么酒,作为她的领导,送她回家,其实大为不合适。这就是直接把话柄和流言蜚语交到别人手中。但是,王雪娉似乎很有醉意,交给任何其他的人,他好像都不太放心。

关键的时候不能出错,即便任由别人去说,他也要送王雪娉安全到家。梁健说要将王雪娉送到家里。王雪娉醉意朦胧地说:“让我醒醒酒,再回吧。”醒酒的地方,也只有喝茶了。梁健想到好久没有去沁慧茶园了,就让驾驶员送他们过去。

老板娘并不在,只有一个他们新请的服务员,梁健几乎是扶着王雪娉到了包厢,王雪娉到了包厢,就趴在了桌子上。梁健对服务员说:“两杯淡茶,茶叶不要多。”

梁健知道,浓茶会加速酒精进入血液,但是淡茶可以解酒。等茶来了,梁健才知道,茶叶在这时候多余的。梁健让王雪娉喝点茶的时候,王雪娉只是稍作反映,仍旧还是趴在桌子上。

梁健担心,她这样的一个姿势,会造成窒息,梁健从王雪娉的对面,坐到了她的身边,轻声说:“雪娉,你这样趴着不大好,如果实在不舒服,就在沙发上躺一会儿。”

王雪娉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身子一歪,上身就枕在梁健腿上,她好看的嘴巴俏丽地动了动,甜甜地又睡了。梁健感觉她身子发烫,这是喝酒的缘故。看到她秀发之下,洁白圆润颈项,让梁健很想去亲一下。

但梁健没有动,这未免有些乘人之危,尽管两人都有过肌肤之亲了,但是毕竟没有结婚。王雪娉似乎在腿上,睡得特别舒服。大概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沁慧茶园也差不多已经到了打烊的时候,但是王雪娉似乎还没有醒来的意思。

梁健只好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帮助叫了一辆的士。的士到了,梁健扶着王雪娉上了车,他只能将王雪娉扶到自己家里再说。梁健并没有王雪娉父母的电话,也不知道她具体住在哪里。

到了家里,梁健给王雪娉脱鞋子,王雪娉身子一晃,就要朝前扑去。梁健赶忙站起来,抱住王雪娉。王雪娉柔软的身子紧贴着梁健,从秀发中散发着一丝香味,让梁健有短暂的窒息。想到,把这样的王雪娉放倒在床上,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快乐。

但是他马上克制了这样的想法。他并不是没有体会到,今天王雪娉喝成这样,其实跟他是大有关系的。王雪娉也许知道,他不可能与她在一起,为此而伤心呢他试问自己与王雪娉会不会有可能呢额

梁健知道,尽管王雪娉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但是想到与王雪娉的可能性时,他脑袋里马上涌现胡小英、项瑾等人的脸所以,他不能再与王雪娉发生亲密的关系了

梁健告诫自己一定要有定力,随后他就将王雪娉扶到了客房里,让她躺好了。然后,自己就去洗澡,到自己房间去睡觉。躺下之后,他又担心王雪娉喝了这么多酒,一个人睡,会不会有危险。

现在有很多报道,醉酒的人窒息什么的很多。越想越不放心,梁健就从客房将王雪娉抱到在自己房间里,让她睡在身侧。他又见王雪娉都穿着衣服,睡着肯定会很不舒服,好事做到底吧,梁健想,还是把她的外衣解开吧。

于是,梁健就帮王雪娉脱裙子和外面,她修长洁白腿露出来,立刻让喝了酒的梁健感到一种煎熬了。他赶紧给王雪娉盖上被子。他单独一个被子,在她身边睡了下来。

久久都未能入睡,王雪娉那漂亮的腿始终在他眼前晃动着。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反正之前与王雪娉就有过一次了,一次和两次又身什么区别呢额这么想着,身体就产生了强烈的反应。他凑近了王雪娉,立刻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香味。

他抬起身子,看着王雪娉精致的脸孔,贝壳般合拢的眼睛,梁健忍不住就在她额头、眼皮上亲了亲。想再往下的时候,梁健脑海里,又出现项瑾和胡小英,他就停下了动作。

火烧火燎的身体,在理性的克制下,非常艰难的平息下那些欲念。梁健对自己说:“别再胡思乱想了,赶紧睡觉吧。”

梁健就把灯给熄灭了。到底是喝了酒的,梁健迷迷糊糊之中,就真的入睡了。然而,梁健感觉是在做梦,一个滑腻的身躯,忽然钻入了他的怀里。梁健感受到光滑无比的双腿,与梁健的双腿交织在了一起。

梁健自言自语地问:“我这是在做梦”一个温柔的声音道:“今天晚上,我们凑成一对,仅限今晚。”梁健记得,这是王雪娉在酒席上说过的一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