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风流孕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53:47 字数:3085 阅读进度:525/1780

女文联主席说:“那行,等梁书记打完电话回来,我们再喝交杯。”梁健无语,拿着手机走出了包厢。

霍海在电话那头说:“兄弟,你在哪里”梁健说:“我在外面吃晚饭。一个四十五岁的女人,正要跟我喝交杯酒呢”霍海问道:“是不是姓冯,那个女文联主席。”梁健很是惊讶,霍海竟然一猜就中:“你怎么知道啊”

霍海说:“她喜欢和男领导喝交杯酒,在南山县是出了名的,我也有过如此待遇。”梁健一想到这位女文联主席,与无数男领导喝交杯酒,梁健顿时就失去了回到饭桌的兴趣。梁健问霍海:“老兄,有什么事情吩咐”

霍海说:“拖老弟的福,今天高市长的秘书常青打了电话给我,说是高市长特意让他打的这个电话。永州市委常委会已经讨论通过,任命了我永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梁健说道:“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霍海说:“老弟,如果晚上有空的话,我们一起活动一下”梁健说道:“今天晚上算了吧。”霍海说:“老弟,该不会还要跟冯主席去喝交杯酒吧”梁健笑起来:“我不会再回进去了。”

霍海说:“那就行了。老弟,出来我们聊聊天,明天我就去永州报到了。”梁健想想,再也没有回去应付女文联主席的念想,就说“好,到哪里碰面”霍海说:“丽池会所吧。”听到丽池会所,梁健不由一怔:“这个会所,现在还开着吗”

霍海说:“一直开着。”梁健说:“那好,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霍海说:“我离那里不远,我先去等你。”梁健上了车,才给秘书张嘉打电话,让他跟文联女主席解释一声。

张嘉知道领导肯定已经受了冯主席这老女人的交杯酒,趁打电话虎口脱险去了。他表示理解地说:“梁书记,你忙去吧,这里我再敷衍一下就行了。”

梁健走后,女文联主席表示了一阵惋惜之后,就又把目光叮嘱了年轻的秘书张嘉:“张主任,说来也抱歉,我们都还没好好祝贺你提拔为委办副主任呢要不我们来一个交杯酒”张嘉暗道,梁书记,这交杯酒还是逃不了啊

来到了许久不曾来过的丽池会所,梁健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当然就是:“菲菲”。为此,当有女孩子上来给他们捏脚的时候,梁健就不由问了一句:“这里有叫菲菲的足浴师吗”

女孩说:“不好意思,据我所知,没有。我们这里足浴师,换得还是蛮勤的。”梁健说:“原来是这样。”女孩问道:“先生认识这个叫菲菲的女孩,以前也在这里”

梁健说:“都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女孩说:“那肯定已经不在这里了,干我们这行有很大的不稳定性。”梁健说:“那也是。”

霍海微笑道:“老弟,你如果想找那个叫菲菲的女孩,我或许可以帮倒忙。”梁健知道,霍海他们警察,在这方面很有能量,但是他又有什么必要去找菲菲呢再值得回味的岁月,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可能重来,即使重来也没什么意思。

以梁健如今的身份,与菲菲在一起,能说些什么,还能说什么呢只不过是找两个人的不自在罢了。梁健对霍海说:“感谢老兄,我是随便问问的。”

替梁健他们服务的这两个女孩说:“大哥说得对,辞旧迎新嘛,我们俩一定向大哥提供更好的服务。”梁健笑笑,不再说话,靠在睡榻上闭目养神,任由足浴师给他服务。

等足浴程序结束之后,足浴师问:“两位大哥,要不要进去按服务”霍海问道:“兄弟,要不要去再按摩一下”梁健坚决的摇摇头说:“不用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霍海也还有话要与梁健聊天,就对两位女足浴师道:“就这样吧。”两个女足浴师也不纠缠,就退了出去。

霍海说:“兄弟,以后,我到了永州市,可能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梁健说:“我们可以多联系联系,毕竟永州和镜州,也就一个多小时高速。”霍海说:“那倒也是。”梁健说:“霍局长,你在南山县的时候,其实帮了我不好。如果没有你,很多事情我都办不了。”

霍海说:“老弟,如果你跟我说客气话,我就马上逃走哈如果你要谢我,那我该怎么谢你呢你都帮我搞定了这么好的工作岗位呢”梁健说:“那就别谢来谢去了。”霍海说:“这就对了。老弟,你既然跟高市长这么熟悉,为什么不索性去永州市发展呢有高市长在那边,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梁健说:“我这里事未竟,人不能走。”霍海说:“难道你真要等休闲向阳有了成效,才会离开吗”梁健说:“没错。”霍海说:“如今像你这样的人还真是不多了。”休息的差不多了,梁健说:“我们差不多走吧,明天一早我要去一趟北京。”

霍海说:“进京城啊,不得了。”梁健说:“如今高铁过去,也就七个小时,去北京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神秘感了。”霍海笑道:“不管怎么样,北京还是北京。那提前祝你在京城玩得愉快。”

愉快,或者不愉快,梁健还说不准呢去北京之前,梁健犹豫要不要给胡小英打电话,最后,他还是决定要打。

胡小英听了他说要去北京,问是私事还是公事。梁健说,私事。胡小英说,那好,我知道了,注意安全。寥寥数语,也没有详细问去见谁,所为何事。看来,胡小英是克制着,不去干涉梁健的私人生活。

清晨的高铁,到达北京的时候,才是下午两点钟。梁健就坐地铁去与项瑾约定的地方。在北京的城市地底下穿行,梁健甚至有些感受不到这是在北京。到达西单,才用了没几分钟。上了地面,梁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京城。

项瑾不是在家里,而是在西单的一家咖啡馆约他见面。北京的冬天是那种干冷,与那南方的湿冷,有种鲜明的对比。加上这天的太阳挺大,就不觉得很冷。到了咖啡馆里,又是温暖如春,甚至偏热。

看到一个卡桌后面,项瑾剪了短发坐在那里,娟秀的面容,身上一件黑色小皮衣,里面是件贴身鹅黄绿羊毛衫,气质可人。她在看着桌上的一本书,没有注意到梁健已经走了进去。

梁健走到了他的边上,笑道:“看得这么认真啊”项瑾这才抬起了脑袋,朝梁健笑说:“还挺准时的,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

梁健说:“现在轨道交通真的很方便,这个世界变化很快。”项瑾说:“火车上没什么东西吧点些爱吃的吧。”梁健说:“火车上只有盒饭,我把肚子留着过来了”说着梁健点了咖啡和松饼,问项瑾还要不要点些什么

项瑾说,这里大部分东西她都不能吃,说算了。梁健作罢,在等东西上来之前,梁健翻了翻项瑾面前的书本,问道:“这是什么书啊”项瑾说:“是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育儿方面的书。”

梁健无意地笑说:“怎么突然对这方面的书感兴趣了”项瑾轻松地道:“忽然之间要做妈妈了,你说我能不感兴趣吗”梁健很是惊讶,张大了嘴巴:“要做妈妈了你要做妈妈了孩子的爸爸是谁吖”

项瑾盯着梁健看,过了好一会儿:“你说是谁”梁健感受着项瑾的目光,这目光就是答案。梁健激动地道:“今天,你是让孩子的爸爸来了吗”

项瑾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说:“怎么,不相信吗”梁健心里,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那么一丝嘀咕,这孩子真的是我的吗啊但这样的疑问,梁健绝对不能说出口,这样的话,太有杀伤力了。他相信项瑾,即便这孩子真不是他的,根据项瑾以前对自己的一切他也认了。

梁健说道:“不是不相信,而是太激动。”项瑾看着梁健,有些将信将疑:“你真的很激动你不是很头痛”梁健说:“怎么会呢我只是有些激动,有些还没适应过来。”

梁健能够适应才怪呢听到这个消息,等于是把他所有的计划全部打破了。梁健原本打算,要在南山县打持久战,把休闲向阳搞出一个名堂来。然后,刚刚项瑾给她的这个消息,却让梁健有些不知所措。是要保持原有的步子不变,还是要及时调整步子呢

他脑海中,似乎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出现了胡小英的脸孔。对于胡小英,他该如何去说这件事情。尽管胡小英曾经说过,不可能跟梁健在一起,但是当梁健真告诉她消息,不知她会有何感受

只听项瑾打断了他思绪,对梁健说:“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马上去做掉,今天你就陪我去。”梁健几乎本能地说:“不要。不能这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