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还乡历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2:53:48 字数:3384 阅读进度:526/1780

看着梁健这份紧张的模样,项瑾终于笑了出来,美眸望着梁健:“你也喜欢小孩”没错,梁健是喜欢小孩,他听说项瑾怀了自己的孩子,顿生一种激动和期待,这是梁健以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efefd

当时与陆媛结婚几年,都从没考虑过孩子的问题,那是因为当时还年轻,也没有对孩子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如今,梁健怎么说,也都已经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尽管还是没有结婚,但隐隐之中,对孩子却多了一份期待,或者作为一个男人,也想要尝试一下当爸爸的感觉。

为此,听到项瑾说她怀了自己的孩子,梁健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看到项瑾面前的杯子中还是咖啡,他将那杯咖啡端到了自己这边,说:“我来喝吧,怀孕了,怎么还能喝咖啡呢”

项瑾瞅着梁健:“看来,你还懂一点点孕事的知识嘛”梁健说:“这是常识,你这点都不懂吗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妈妈”

项瑾说:“我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妈妈,关键还是得看你呀”梁健说:“为什么”项瑾盯着梁健的眼睛:“关键是看你,想不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爸爸”

梁健陷入了沉思。如果自己想要当一个合格的爸爸,这就意味着,梁健就必须离开原有的一切,来到北京生活。他总不可能,让项瑾一同去镜州吧这样做,对于项瑾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项瑾见梁健一时犹豫,她也不急着逼迫他,就说:“我老爸已经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他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到北京来,他可以给你安排一个位置,你现在是副处,到北京之后,起码正处以上。如果你不愿意来,他劝我不要这个孩子,以后也不允许我再见你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等你考虑好了,你再给我一个答复。如果你想来北京,那就过来,这里的工作和房子都会准备好;如果你不想来北京,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说着,项瑾就站起了身来,说:“我先走了,爸爸让车在外面等我,他不让我久呆。”

梁健也站起来,他送项瑾出门,项瑾的身材还是那么修美绝伦,根本就看不出她已经怀孕,应该项瑾是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梁健帮她推开门的时候,问:“已经几天了”

项瑾看了他一眼说:“大概三十五天吧。”定定地盯着梁健一会儿,没说什么,朝着路边走出。一辆轿车过来,司机拉开车门,请项瑾进去。司机朝梁健这边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可能司机也已经知道项瑾和梁健的事情了。

这天下午,梁健在咖啡馆中呆呆地坐了将近两个小时,好像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想到了。接着,梁健从咖啡馆出来,去坐地铁,刚看到一个空位置坐下来,就见一个准妈妈挺着大肚子,走上地铁,一时找不到位置。

梁健离她最近,赶紧站了起来:“请坐。”那准妈妈朝梁健感激地一笑说:“谢谢。”才坐了下去。梁健朝这位准妈妈又看了一眼,心道,若是项瑾肚子也这么大,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今天项瑾的身材还完全看不出来,如果宝宝在肚子里健康成长,那就会慢慢地显露出来。想到这,梁健嘴角不由就咧出了一丝笑纹。也许从心底里,一个女人能为他生一个孩子,让他感到幸福。

上了高铁走上返回镜州的路,梁健的心却一丝一丝变得沉重起来。如果他选择项瑾,就要舍弃江中省所有的一切。胡小英、王雪娉、高成汉这一个个名字闪现出来,还有休闲向阳等未竟之事,他最近还跟高成汉和霍海说过,只要休闲向阳不出效果,那他就不会离开。

第二天一早,他才回到镜州之后,他没有去单位,也没有立刻找人商量,而是回到了家里,一个人倒了一杯水,坐在书房的椅子里,漫无目地想着心思。

到了傍晚时分,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念头,拿起了手机,给秘书张嘉打了电话,对张嘉说:“我要回一趟老家,明天回来。”张嘉说他马上通知驾驶员。梁健说,不用让驾驶员送了,他自己开车。

张嘉不放心说:“梁书记,还是让驾驶员送一送吧”梁健说:“不需要了,就这样吧。”梁健独自走上了回乡之旅。梁健本想到了春节,再回去一趟,以往都是这样的。但突如其来得到项瑾怀孕的消息,他在沉静之后萌生了马上回家一趟的想法。

梁健在两个服务区做了休息,在其中一个服务区吃了一碗方便面,换了茶叶,继续开车。他就想在这独自狂奔之中,找到选择的理由,明确今后的方向,把一些问题想清楚。

从衢州高速出口下,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胡小英的电话,因为是开夜路,视线不佳,梁健在路边停车之后,才接起了胡小英的电话。

梁健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边打开车门,来到车外,他点着一根烟,透上一口气。只听胡小英说:“还在北京吗”梁健说:“不是,我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刚刚我到了衢州,想去看看家人。”

胡小英觉得奇怪,梁健这么快,就已经从北京回来,又这么快去了衢州,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她关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急事”梁健吐出了一口烟说:“不是急事,请放心。我回到镜州之后,会去找你。”

胡小英当然马上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也知道,如果梁健不愿意马上说,急着问也没有意义。她低声说:“那好,等你回来吧。”

梁健到达衢州山里老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车子在门前停下来。看到围墙门前,光秃秃的水杉树直至天穹,在乡下,夜空好像比城里低,看得清头顶的星星。

梁健不由想起,曾经不知在哪里听到过一句话:树梢在天空戳了几个窟窿,那就是星星。在乡下,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从父母二楼的房间里,亮起了灯光。父母原本已经睡觉,但是听到了汽车声音,醒了过来。只听到母亲邵小琴的声音:“是梁健吗是梁健吗”邵小琴来到二楼走廊往下喊。

梁健回答:“是啊,妈,是我”邵小琴转头对老公梁东方佯怒道:“跟你说,我听到儿子的车,你还说不是,快起来,去下面开门。”

梁东方听说是儿子回来了,也很是高兴,赶紧从床上下来,说:“看来,还是老妈对儿子有感应。”邵小琴说:“别废话了,快去开门。”

梁东方将儿子迎了进来,说:“儿子,你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提早打个电话。”梁健说:“是临时决定要回来的。打了电话,就怕你们要等我。”邵小琴说:“等等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也没啥大事情。对了,你这么晚才到,是不是晚饭还没吃”

梁健说:“在服务区吃了碗方便面。”梁东方说:“让你妈做两个菜,我们爷俩喝几盅。”邵小琴说道:“就是想跟儿子喝酒”梁东方有些嬉皮笑脸地说:“平时又见不到儿子”

邵小琴抱怨是抱怨,马上进屋子里做菜去了。她做了梁健小时候,就爱吃的炒青菜梗、肉粉条和番茄蛋汤。老爸梁东方早就已经开启了一瓶老酒。酒是寻常酒,菜是平淡无奇的家常菜,但是梁健心里感觉到的一丝温暖,却又无以言表。挫手道:“还是家里好啊”

梁东方一边倒酒一边说:“那是的,否则没有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这句话了。”

爷俩碰了杯,喝了一盅酒下去。邵小琴,就在边上看着儿子,满含温情。看梁健喝了几盅酒,喝了番茄蛋汤,应该也已经不饿了,邵小琴关切地问道:“梁健,今天怎么想着这么晚都赶回家了”

梁健抬头,看了看爸爸妈妈,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梁健说:“爸,妈,你们想不想抱孙子”这话,高兴得梁东方手里的盅子,一晃,酒都洒了一桌子。

邵小琴拿布擦桌子,责怪:“你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但是邵小琴手也不由自主地拿捏不稳。梁东方说:“你也别说我,看你自己激动的样子”邵小琴不去理老伴,说:“当然想了,可是梁健,你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梁东方却没这么方面的顾忌:“没结婚,又怎么啦不可以先乘船,再买票吗”邵小琴白了眼梁东方:“别胡说,我们要对人家姑娘负责。梁健,你给我们详细说说。”

梁健感觉,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两老也听不明白,就简单地说:“人家是北京一位高官的女儿,我们认识已经好多年来,前不久她来过镜州看过我一次,回去后,发现怀孕了。昨天,我去过北京,见了她。所以,今天我想来告诉你们一声。”

梁东方道:“北京高官的女儿,那不是现在说的官二代吗”梁健说:“她没有当官。”梁东方说:“那也算是,好啊”

邵小琴却道:“好什么好那不等于梁健要去北京了这不行”母亲的思维,果然与老爸的思维大不一样,邵小琴还说:“我觉得镜州都已经很远了,这会又要去北京,那不是天高皇帝远,要见一面更加不容易了啊”

新年来了,在这时刻,总有些莫名的激动。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支持,才有了这本书的今天。感谢你们提的每一个意见,感谢你们每一次的订阅。大家挣钱不容易、看书不容易,我写书也不容易。在新的一年里,我会更加努力,希望能写出更多更好的情节,给大家带去更多快乐。也希望你,在新年里,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多一份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