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毅然拒绝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5 字数:3224 阅读进度:534/1780

接着就是敲门声,黄依婷不太情愿地打开了门。从门外进来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头发梳得整洁,下巴不留一丝胡须,手中大包小包提着好多东西,有保健品,也有酒。

进门之后,他冲黄依婷笑说:“我还担心你不愿意开门呢。”黄依婷不太客气地道:“我是不愿意开门,是我爸妈让我开的。”

那年轻人就朝里面探进头来:“伯父伯母好,我是刘哲。”他看到了梁健,好像没有准备,问黄依婷说:“这位是”黄依婷说:“是我梁健哥。”刘哲就叫:“梁健哥。”

梁健回道:“你叫我梁健好了,黄局长是我的老领导。”

黄少华道:“刘哲是吧赶紧过来吧,坐下来一起吃饭吧。”这个刘哲还真不客气,说:“我还真饿了,那就不客气了。”

一张不大的餐桌,本来黄少华坐北朝南,梁健和黄依婷分别坐在两边,面对面。戴娟面对黄少华坐着。这个刘哲就捡了黄依婷空位置边上坐了下来,意思是想和黄依婷坐在一起。

梁健这才算是看懂了,这刘哲,应该就是黄依婷的追求者了。赶着大年夜之前,来给黄依婷的父母拜年来了。不过,对于他有些自以为是的动作,梁健不由感觉他有些太过急于求成了。

不过也有个一个念头掠过了梁健的脑海,是不是因为黄依婷的关系,自己对这个刘哲也有些偏见呢这么想了,梁健就让自己尽量要客观一点。于是主动跟刘哲点头示意。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黄依婷去厨房给刘哲拿来一套碗筷之后,竟然从刘哲边上,将自己的碗筷拿起,然后绕到了梁健身边坐了下来,

这个刘哲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梁健尽管也没想到黄依婷会这么做,但是他还是表现得非常自然。

刘哲的尴尬也是只停留了一瞬间,然后就拿起了酒杯,对黄少华和戴娟说:“伯父伯母,我先敬敬你们。”黄少华说:“还是我们先来敬敬你吧。这都小年夜了,还麻烦你来看我们。我们敬你。”

黄少华和戴娟就跟刘哲碰了碰杯子,都喝了点。刘哲把杯子中的酒都喝了,然后说:“伯父伯母,其实我早就想来看看你们了。可依婷就是不同意。我想,年轻人做事总得要有点闯劲是不是,所以,今天我就自己来了,请不要见怪啊”

黄少华说:“不见怪,不见怪,你来了我们更加热闹嘛”刘哲说:“伯父伯母高兴就好我再敬敬这位梁健哥。”梁健端起了酒杯说:“你不用跟着依婷叫,你就叫我梁健行了,我们年龄差不多。”刘哲说:“那不行,我一定得跟着依婷叫的。”

梁健也不去在意,就说:“我们喝一点,不用全喝完。”刘哲也就不跟敬伯父伯母一样了,就真的只是在嘴边添了添。梁健心里不由一笑,感觉这位刘哲,还是一个挺现实的人。在基层酒场有句话,叫做酒风代表作风,并不是对所有人有用,但是对大部分人有用。

梁健看得出来,这刘哲今天的主攻对象是黄少华和戴娟,所以对梁健就不太热情。这说明刘哲是一个现实主义,对没用的人不会付出太多。要是换做梁健,他敬酒肯定也是一视同仁的。

梁健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只管自己吃菜。毕竟他不是黄依婷的什么人,更不会跟黄依婷结婚,所以,他也不想介入太多。此人能否追上黄依婷,其实跟他的关系不大,尽管他也替黄依婷担心,真和刘哲在一起会不会幸福。

黄少华似乎对刘哲的情况也不是特别熟悉,就问道:“刘哲,你跟依婷是同事吧”刘哲朝黄依婷投来一种近似大人对小孩的责备:“依婷也真是的,这么久了,都没有向伯父伯母介绍过我。”

“这么久了”,这话很容易引起歧义,使得黄少华和戴娟都朝黄依婷投来了疑惑的目光。黄少华是今天才听说刘哲这个名字的,戴娟是昨天才听到的。

昨天,有个电话打到了黄依婷家里的座机,来找黄依婷。之前,已经打过黄依婷的手机,但是黄依婷见到是刘哲这个家伙,她就故意不接。也不知他从哪里打听来黄依婷家里的电话,追踪过来。电话中说要来看黄依婷父母。戴娟才问黄依婷到底怎么回事。

黄依婷平时跟母亲的感情好,基本上是无话不谈,就直接告诉母亲,刘哲只是一个自己的追求者。她没感觉。戴娟想要再问,黄依婷就不愿意多提了,显然对刘哲很不感冒。黄少华和戴娟对于刘哲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了。

如今这刘哲说出“已经很久了”,如此这般的话来了,让人莫名其妙。这时候,黄依婷直截了当地对刘哲说:“刘哲,别太夸张了,我们认识都才两个月。”

刘哲朝黄依婷笑着说:“两个月对我来说,也是很长的时间了。如今的社会,已经迈入了高铁时代,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等不起啊。我们这些年轻人更是要分秒必争,黄大伯,你说是不是啊”

刘哲说起话来,时不时夹杂一些成语或是俗语,但是有些不伦不类,让梁健无法喜欢。黄少华也没有应答,而是道:“刘哲,你还没有说你的情况呢。”

刘哲这才道:“对对,既然依婷还没有给伯父伯母介绍,那我自己来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是刘哲,现在省政府办公室工作,今年三十三岁,我老爸是省科技厅副厅长,我老妈是省电视台副台长

梁健心想,原来是官二代呀。他继续听刘哲说下去:“我是两个月前一个工业会议上,碰到依婷了,我感觉依婷挺适合我的,再加上我自身条件还好,家里的条件也不错。我有一个观点,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男人各方面的条件都应该好一点,才有底气对吧”

梁健心里摇头,这刘哲说话,也真够直白的,肯定是被他老爸老妈给惯的,感觉到哪里都有那么一种优越感。梁健感觉黄依婷并不会喜欢这样的人。

刘哲还在继续他的演讲:“伯父伯母,请别见怪,我是宁州的,可能让我有种天生的优越感,但是这不妨碍我喜欢你们家依婷。今天来,我是想见见伯父伯母,希望你们能够同意我和依婷的事情,我想只要你们同意了,依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知道她是很爱你们的。”

黄少华和戴娟听了之后,面面相觑,他们还真没碰到过这样的年轻人。黄少华稍定了定神,对刘哲说:“不好意思,在感情问题上,我们向来让依婷自己做主的。我们说了不算。”

梁健听得出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黄少华也对这个刘哲不是特别感冒。戴娟也说:“没想到,刘哲第一次到我们家里来,就谈终身大事,这事情,还是要看你们年轻人。”

刘哲听说,就信心满满地转过身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方盒子,打开,隔着一桌子菜放到了黄依婷的面前。小盒子里是一枚铂金戒指。

刘哲说:“依婷,你说一句话,请问我的条件,配不配得上你我向你求婚。”黄依婷不慌不忙地将那枚戒指合上,然后放回他的桌前,对刘哲说:“刘哲,你的条件太配得上我了但是,你,我不是特别喜欢。”

梁健听到这话,差点笑了。但是那个刘哲却仿佛无所谓,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只要我能看得中你就行了。”

梁健顿时感觉这个刘哲和黄依婷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想,黄依婷也许会发怒,没想到,黄依婷根本就没有发怒,而是说:“本来我们是可以慢慢培养,可是现在没有机会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刘哲这才面露惊讶:“什么你有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黄依婷一笑说:“难道我还满世界乱喊,说我有男朋友了”刘哲问:“那你的男朋友是谁”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黄少华和戴娟想问的。梁健也有些疑问地看着黄依婷,连他也没听说过黄依婷已经有男朋友了。

没想到,黄依婷身子朝梁健这边轻轻一靠,双手挽住梁健的手臂,说道:“我的男朋友,就是他。”

刘哲瞪大了眼睛。黄少华和戴娟也惊讶不已,梁健什么时候已经是黄依婷的男朋友了刘哲朝梁健冷冷地投来一眼,然后说:“梁健,你觉得,你能比我给依婷提供更好的条件吗”梁健笑笑不作回答。

因为他没办法回答,他知道,黄依婷是要拿自己当挡箭牌,所以他不能说自己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他也不想跟刘哲一般见识。

这时候,黄少华似乎有些听不下去,对刘哲说:“刘哲,梁健的家庭条件可能不如你,但是我觉得,他更能给我们家依婷带去快乐”戴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反对丈夫。

刘哲朝他们扫了一眼,“嗖”地站了起来,说:“黄依婷,你错过了一个好老公;还有你父母,错过了一个好女婿。告辞。”

他就跑到门口去。黄依婷也跟到门口说:“刘哲,你带来的东西带回去吧。”这个刘哲还真回头,说:“我看你们,虫草应该也不懂享受,我收回。”就从黄依婷手中夺过东西,下楼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