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左右为难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6 字数:3136 阅读进度:535/1780

几个人坐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会儿之后哈哈大笑起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说:“真是个闹剧。”黄少华笑着说:“是个大大的闹剧。”

戴娟只笑了一会儿,就突然停下来了,看着黄依婷。黄依婷被老妈看得奇怪:“妈,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戴娟蛮严肃地问:“刚才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黄依婷佯装不懂:“你说什么是不是真的”

戴娟说:“别跟妈妈打马虎眼,就是你刚才说的,你和梁健的事情。”黄依婷说:“这你得问梁健哥。”戴娟朝梁健投来期待的目光。黄少华也看向了梁健,眼中也是一种希望。

梁健笑说:“依婷妹妹,真会拿人当挡箭牌,你不喜欢这位刘哲也就罢了,竟然拿你梁健哥,当挡箭牌,不厚道啊,以后人家肯定会记恨我了”

梁健这一说,戴娟和黄少华眼神之中,就黯淡了一下。其实,从心里,他们多多少少把梁健看成了亲人,尽管他们也知道梁健是离过婚的,但是这也都不是他的错,如果梁健和女儿真走到一起,不说万分期待,也不会反对。

如今梁健一否认,女儿的终身大事又成为悬念,他们不由有点小失望。黄少华说:“不提这个事情了,我们继续吃饭吧菜都快冷了。”

给那个刘哲,如此来去匆匆的一搅合,这顿饭的味道就稍稍有些变了。酒也喝得不是特别多,吃过饭,梁健陪着黄少华聊了聊天。尽管话题没一点涉及刚才的事情,但是两个人心里都不自觉地往这方面去想了。

坐了半个小时,梁健告辞,说自己明天要回老家,今天回家去早点休息。黄少华和戴娟都送到了门口。黄依婷坚持要送梁健下楼。

这个晚上没有下雪,不过除夕之前的夜里,还是冷劲很足。黄依婷裹了裹身上的羽绒衣,忽然站定了,看着梁健说:“梁健哥,你真觉得,今天我是拿你当挡箭牌吗”梁健明白黄依婷的意思,这也不是黄依婷第一次对自己表示好感。

但梁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看到今天黄依婷对刘哲的态度,感觉黄依婷似乎并没有接受其他任何人的打算。梁健不想,黄依婷因为自己而耽误。也许,今天应该跟黄依婷说说清楚,这样更好。

梁健注视着黄依婷的眼睛:“依婷,我马上要结婚了。”黄依婷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梁健:“梁健哥,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或许是为了不让我等,故意这么说”

梁健摇摇头说:“不是,是真的。我女朋友在北京,是京官的女儿,曾经我在路上救过发生车祸的她。如今,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是我的孩子。”

黄依婷久久盯着梁健,想要弄清楚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实。梁健以他最真诚的目光,看着黄依婷。黄依婷才感觉到,梁健所说也许是真的。黄依婷看着梁健,她眼中有些晶莹,但是她马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梁健哥,我真诚祝福你们”梁健说:“谢谢。”

黄依婷说:“梁健哥,你能拥抱我一下吗”梁健瞧着雪白羽绒衣中,犹如仙子般的黄依婷,他张开手臂,轻轻将她拥入怀里。黄依婷身上的暖意传来,清幽的香味传导到梁健的嗅觉。他手臂感受着黄依婷的身子,他不敢抱得太紧。

黄依婷却紧紧搂住梁健的腰,说:“梁健哥,以后我不会再为难你了,我也会有自己的男朋友,生儿育女,让我老爸老妈感受家庭的幸福。”梁健不想让小区的人看见,就松开了黄依婷的身子,说:“我相信你会做到的。”

春节梁健在老家度过,期间表妹蔡芬芬来了一趟梁健家里。她说,最近她在网上做红酒,生意很不错,好的时候,一天能够卖出上百瓶,她说网络给了她再次创业的机会。她感觉依靠官场和人脉关系做出的生意,其实是一种变形的、不稳固的生意关系。如今依靠网络和口碑建立起来的生意,才让人更加安心。

梁健说,恭祝她来年生意越做越大。蔡芬芬说,明年她打算请大姨和姑父,同她父母一起去香港澳门旅行一次,希望梁健同意。梁健笑道,这是你孝顺长辈,我哪有不同意的啊看来,还是做生意能够挣钱,我做公务员,做到副县级,一年也才那么点钱。

蔡芬芬笑道:“眼红啊谁叫你要做清官呢如果你做贪官,一年不知道能赚多少钱呢”梁健说:“如果我做贪官,恐怕我这会早在里面了”他说的里面,就是指监狱,蔡芬芬当然是懂得。

蔡芬芬说:“话要说回来,在当前我们的社会,当官还是让很多人羡慕的。就是在台湾,有钱人总要去竞争总统什么的。”梁健说:“那是总统,不是我们这种十品、十一品的芝麻官。”

蔡芬芬对梁健说:“梁健哥,你出来下。”说着就拦拉着梁健的手,往外面跑。蔡芬芬的手有些微凉。一方面是因为穿得少,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女人,热气不足。蔡芬芬说:“表哥,你的手真够暖和的。”

梁健说:“那跟你找个男朋友暖暖手吧。”蔡芬芬不答。

到了外面,梁健看到的就是蔡芬芬那辆奥迪a4l的轿车。停在奥迪边上的,是梁健的那辆别克凯越,显得寒碜了。

蔡芬芬说:“表哥,我们的车子换换吧”梁健笑道:“换换为什么你又想贿赂我啊”蔡芬芬说:“我现在是做网购,再也不需要贿赂任何人了”梁健说:“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换车子啊”

蔡芬芬说:“因为,我自己已经新买了一辆宝马大迷你了,这辆车不用了。”梁健说:“那你把这辆奥迪直接处理掉不就得了”蔡芬芬说:“不过我还需要一辆平时拉酒的车,你那辆凯越的话,也已经老了,用起来不心疼。我还知道,你特别喜欢这款奥迪,所以想跟你换一下。”

梁健说:“拉东西,我这辆凯越也心疼,我开这么久了。”蔡芬芬说:“你都已经是县委副书记,这样的官了,再开着凯越不像样的。”梁健说:“有什么不像样啊,我只想低调一点”

蔡芬芬说:“我叫你梁书记了我们只是换着用用,不是送给你,行了吧你就帮我代开一下我这辆奥迪,就算我求你了。”梁健对于凯越的确是有了感情,不过,每次回衢州,在路上凯越拉不上去,如果是奥迪a4l,速度会提高很多,而且毕竟是好车,安全系数自然也要高很多。

梁健说:“那好的,你求我的”蔡芬芬说:“好吧,我求你的。”梁健结果了蔡芬芬给的钥匙,正色道:“芬芬,谢谢你”蔡芬芬说:“谁叫你是我表哥呢你现在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我只希望你正正当当的当官,以后当个清白的大官,光宗耀祖”

梁健揉揉表妹的头发:“看你满脑子都是什么封建思想”

开着蔡芬芬送的奥迪车回镜州,好车果然不一样,速度是瞬间就能提上去了,在空旷路段,梁健想看看这车子到底能拉到多少码,踩下了油门,最高速度竟然达到了180码,车子还是挺稳健。拉到200码,说不定也不成问题。

但是为安全起见,梁健没有再拉上去。之后的速度都保持在110码左右,回到镜州所用时间,足足减少了四十五分钟。

新一年的工作又开始了,匆匆到基层联系点走了走,梁健就投入了整理新年工作的思考之中。首当其冲,他要解决的,康丽项目的问题。此外,还有一个问题也萦绕不散,那就是如何给项瑾答复的问题。

尽管关于要不要去北京的问题上,梁健没有仔细的去思考过,甚至逃避着去做决定,但是时间不等人,最终他还是要做决定的。胡小英已经向他坦言,她离开了他,都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思。这样的话,他怎么可以离开胡小英,独自一人去北京呢

但是,想到项瑾她为了他怀孕,自己能够走上仕途也完全拜她所赐,更何况,他对项瑾的感情,并不是假的。只要一见到项瑾,他就会感绝全身轻松下来,这么久没有在一起,这么多达官贵人的子弟向项瑾示爱,项瑾却始终不为所动,等的就是他

如果他就说,项瑾你去把孩子做掉吧他还是人吗

这就是他不想面对这个问题的原因,这两个女人,在他生命中都是何等的重要他一个都不想伤害。但是天下哪里会有两全其美的事情,现在也不是以前能够三妻四妾的时代,他就必须得选择。

梁健花了好一会儿,才把思绪从这种无止境的犹豫当中脱身出来。想要思考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时候,副县长丁可凡的电话打进来了。梁健接了起来,听到丁可凡说:“梁书记,向阳坡镇已经把康总的项目报上来了”

梁健说:“那要让丁县长多费心了。”丁可凡说:“梁书记,你放心,在向领导汇报时,我会注意方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