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被人发现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6 字数:3128 阅读进度:536/1780

丁可凡带领向阳坡镇党委书记傅兵和镇长王雪娉前去向县长翟兴业汇报时,常务副县长翁光明正好跟翟兴业商量好事情,原本想要起身出去,县长翟兴业却让翁光明留下来一起听听。

丁可凡将康丽的高级度假村项目大体说了说。县长翟兴业听了倒是挺有兴趣,说这个项目还算不错。问丁可凡:“投资方对此,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丁可凡让镇长王雪娉来回答。

王雪娉说,没有其他的要求,就是投资方选中的地点在水库里面一个村里叫做瀑布谷的地方,进去的山路很差,投资方希望能够把路做好。翟兴业说:“想要富,先修路,这也不是特别的要求。可以满足。”

翁光明听王雪娉说出了“瀑布谷”这三个字,脑袋里一下子和他大伯翁有福跟他说过的话,对上了。翁有福跟他说起过,他有次看到有人在瀑布谷看到有人在那里探看,那么就是跟整个项目有关系了。

县长翟兴业说:“既然没有其他问题,丁县长,你们准备一下,这项目就拿到这个星期五的政府常务会上来讨论讨论吧”丁县长朝傅兵和王雪娉看了一眼,很有些振奋。

丁可凡对这个项目很是看重,毕竟新一年的开门红,就靠这个项目了。从县长办公室出来,丁可凡就交代傅兵和王雪娉,抓紧去准备有关资料,他也会和招商局、发改委联系,协助做好申报工作。

傅兵和王雪娉接受了任务,赶紧回去部署了,离星期五也就三天时间,恐怕得加班加点了。

翁光明回到了办公室,就给自己的大伯打了电话,说:“你上次说的瀑布谷的事情,我已经了解到了,镇上有个旅游项目要入驻,所以不让你去承包土地,这件事,你就别想了。空子恐怕是钻不到的。”

翁有福从来不相信有钻不了的空子。他的人生走向辉煌,就是从钻空子开始的。当时为谋生机,他偷渡到意大利,就是钻了一个很大的空子,变身华侨。如今,对华侨政策好了,他又回国了,趁着还没完全老到无能为力,他还想钻个空子大赚一笔。

他就对侄子翁光明说:“光明啊,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把这个项目给阻止了。”翁光明认为大伯翁有福是在说胡话,就道:“大伯,你这分明是在让我为难嘛,人家的项目,我平白无故去阻拦,这怎么搞”

翁有福说:“光明,你听我说。瀑布谷的土地要大涨。这两年我回到向阳坡之后,就一直在转来转去的观察,发现瀑布谷这个地方,是整个向阳坡最好的地方,风景好、风水好,得天独厚。这两年,休闲向阳品牌慢慢打造起来,这个地方不火才怪。那个项目投资人的眼光,也算是毒啊,肯定是有人在给他们当参谋,否则他们不可能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如果能阻止他们这个项目,我去把这个块地拿下来,到时候转手挣的钱,恐怕就足够我家再吃一辈子了”

翁光明听到翁有福说“足够我家再吃一辈子”这话,心里不舒服,你家,关我屁事。翁有福察觉到翁光明心理上的变化,马上说:“光明,如果你能帮助我把这个项目搅黄,让我拿到那个地,以后赚的钱,我们五五分。”

翁光明这才提起了想法。翁有福家偷渡出去,但是翁光明家一直在国内。翁光明知道,这个大伯,做生意的钻营头脑是一流的。当时,翁有福偷渡到国外,很多人都当起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地下打工者。尽管能够赚一点钱,但是没有身份,也没有保障,赚的钱有限。

翁有福就不把精力放在打死工上,而是搞起了帮助偷渡的买卖,偷渡成功的,他帮助接受打黑工的活,他从中抽取提成,很快他就富起来,比那些老实打工的人,赚钱岂止多上十倍有钱了,就有办法做其他很多事情,身份也改变了,荣升为华侨。

翁光明从小就听着关于翁有福的这些故事长大,他对于翁有福的生意头脑是佩服的,也是相信的。如今翁有福提出,五五平分,这个钱恐怕也够他们家再吃一辈子了。想到这个,翁光明不由也激动了起来。

翁光明说:“这个事情,容我再想想。”

电话虽然放下,翁光明却已经下定决心,准备干这一笔了。但是,他想不出,用什么正当理由来阻止这个项目呢

翁光明把腿架在桌子上,抽着烟,喝着茶,一个下午都没想出来。他走出县政府大厅的时候,突然想到那天,翁有福和他一起出来,看到梁健的时候,立马指出,说这个人就是去过瀑布谷的那俩之一。

翁光明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应该不会是巧合,梁健会不会是这个项目的幕后主推者但如果梁健真是这个项目的引入者,他干嘛躲在背后呢引进这么一个要规模有规模、要品质有品质的好项目,对班子成员来说,不都是值得称道的政绩吗他干嘛藏着掖着呢这说不过去啊

翁光明坐进了专车,驾驶员给他递上了一张塑封好的照片。翁光明问道,这是什么驾驶员回答,这是上次翁县长参加蓄电池项目开工奠基仪式的合影,那个项目老总让人送来的,还加送了一份礼物。

翁光明倒是觉得,那个老总挺会做人的。架起二郎腿,开始看照片。这张照片之中,县委书记、县长和很多领导都在,翁光明隐隐约约感觉,照片之中好像少了个人。

他仔细一瞧,不由在大腿上狠狠一拍,对了,少了梁健梁健作为副书记,缺席了这个开工奠基仪式。这下,翁光明算是完全想通了

梁健曾经在蓄电池项目落户南山县上,投了反对票,因此也没有去参加那个开工奠基仪式。在这个事情上,梁健和县委书记、县长闹得不愉快。

试想如果梁健此刻要自己引进一个项目,县委书记和县长会投梁健的赞成票吗按照翁光明对这两位主要领导了解和熟悉,他们不抓住这个机会来敲打敲打梁健才怪呢

梁健肯定是预感到了这一点,为此,在引进这个项目之后,把自己躲在背后。想明白了这点,翁光明总算是大为畅快,他吩咐自己的秘书,找个地方去喝几杯,又打了几个县级部门的女干部来陪酒。

翁光明还让秘书,通知招商局的人,去把那个高级度假村项目初步方案中,关于投资方的情况搞过来。

第二天翁光明就已经掌握了,投资人叫做康丽,是七星岛农庄的老总。七星岛农庄,就坐落在长湖区北部新城。翁光明知道,梁健曾经在那里干过,所以,与康丽熟悉认识完全有可能。

确认了这一点,翁光明马上让秘书去了解康丽和梁健的关系。

康丽的高级度假村项目进入了县政府议事日程,得到这个好消息,康丽就邀请梁健、丁可凡到农庄吃饭,原本来邀请了市委副书记胡小英。胡小英说,有县里的班子成员在,她就不参加了。

康丽也能够理解,胡小英现在是市委副书记,不是随便什么饭局都能够参加,县里的副职,一般是没机会与胡小英吃饭的。这是官场的规矩,否则市委副书记的规格也会降低了。康丽说,那等项目有了进一步的进展,到时候再单独请她和梁健。

酒过三巡,丁可凡问康丽,度假村对外的名字,是否已经取好了康丽就说,还没完全想好,与上海方面要进行协商。丁可凡说:“应该起一个又特色的,又低碳环保的名字。”

梁健说:“我提一个建议。既然那个地方叫做瀑布谷,要不就叫瀑布谷度假村。”康丽听了,很是满意说:“还是梁书记有才,我争取和上海方面商量,就用这个名字。”

丁可凡说:“康总,梁书记的不吝赐名,你总该表示表示吧”康丽说:“康丽早就想表示了,但是梁书记不一定会接受呀”

梁健知道康丽说的是,给他一定股份的事情,他不愿意再提这个事情,就说:“康总,我们之间,根本用不到这么客气。”丁可凡开玩笑道:“康总的表示,应该不会是以身相许吧”

康丽大大方方地道:“我是单身主义者,不会结婚。”丁可凡说:“那太可惜了,我们这种男人都没机会了”康丽说:“有机会,我看丁县长也不敢怎么样。我听说,丁县长对老婆好着呢”

这其实是“妻管严”的委婉说法,丁可凡不想将话题往这个方面靠。

这顿酒喝得恰到好处。康丽将梁健和丁可凡送上车。回进农庄的一霎那,她忽然感觉,背后有被人盯着的感觉,如芒在背。她一转身,对面是一片草丛,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康丽这么想着,赶紧回进了农庄里面。

等康丽消失在门口,从黑暗树丛之中,就冒出一个人影,手中抓住一个摄像机,遁入边上停靠的小车,开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