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从中作梗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7 字数:3181 阅读进度:537/1780

黄昏的县政府楼道之中,被暗淡的光线统治着。:efefd常务副县长翁光明走向县长翟兴业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

秘书从办公室内看到是常务副县长,就赶紧跑出来,帮助翁光明敲门,推门而入,替翁光明倒好了水,才退了出来。

翟兴业放下手头的事情,看到翁光明手中拿着笔记本,就故作轻松地玩笑:“翁县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郑重了到我这里都拿笔记本啦”翁光明说:“有一个东西,要呈给县长过目”

说着,翁光明就翻开了笔记本,里面有一张照片。翁光明先是自己过一眼,然后调转了照片的方向,推到了翟兴业的面前。翟兴业看了一眼,马上被照片中的人物吸引了目光。这张照片是在相对黑暗的环境中拍摄,但还是能够清晰看到照片中的人,其中一个是副县长丁可凡,另一个是副书记梁健,还有一个身材极其高挑诱人的女人。

翟兴业不知翁光明为何给自己看这个照片,抬起疑问地看向翁光明。翁光明道:“翟县长认不认识照片中的这个女人”翟兴业摇了摇头说:“不认识。这个女人是谁”翁光明一笑说:“这个女人叫做康丽,丁副县长引进的那个高级度假村的投资人。”

翟兴业顿时一愣:“这个女人就是康丽她跟梁健是认识的”翁光明道:“就我了解到,这个女人是先认识梁健,再认识丁可凡的。也就说,是梁健把这个女人介绍给丁可凡,这个项目应该也是梁健先知道的。”

翟兴业的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他对翁光明说:“翁县长,你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翁光明说:“我的消息,只要对梁健的决策稍有益处,我就心满意足了。”翟兴业说:“不断有益处,简直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本来明天这个项目要上会,一旦上会通过,就麻烦了。所以,你这个消息来得正当时啊”

翁光明说:“谢谢翟县长的认可。”翟兴业说:“我马上要去葛书记那里跑一趟,这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向他汇报。”翁光明说:“那好,我也开会去了。”

翟兴业通过安全楼梯,上了县委所在的七楼。

星期四。晚上七点。副县长丁可凡的办公室灯还亮着。丁可凡的目光从桌上的材料堆里抬起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打电话让工作人员赶紧将材料交给招商局去审核。

这几天来,在丁可凡的主持下,为瀑布度假村的项目,县招商局和向阳坡镇都一直在加班加点。丁可凡也是亲自把关汇报材料。他相当重视这个项目,对汇报材料也是两次把关。明天上午是县政府常务会议,丁可凡加了班,终于完成了最后的审阅,让下面改去了。

没想到工作人员一走,县招商局局长童有国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丁可凡以为他是来催材料的,就拿起了电话说:“童局长,不用催了,材料我已经审核过了,让人拿给你们了。”

童局长却说:“丁县长,我不是来催材料的,材料不用准备了。丁县长,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这怎么可能丁可凡赶紧问道:“童局长,你在说什么啊”童局长说:“我接到县政府秘书办的通知,说这个项目这次不上会了”

丁可凡怒道:“不上会这怎么可能,我都没有接到通知,谁说不上会的”童局长道:“是县政府秘书办的通知啊,我还以为是你领导的意思呢,所以来确认一下。”梁健说:“秘书办怎么搞的,瞎传圣旨,肯定是搞错了我打电话去问。”

秘书办也还在加班,准备第二天常务会议的事情,接到丁副县长怒气冲冲的电话,秘书科长赶紧跑来了。丁可凡问道:“谁说瀑布谷度假村的事情不上会了”秘书科长说:“是主任的意思。”

他所说的主任,自然就是县府办主任。丁可凡就打电话给县府办主任,质问:“我说过这个项目不上会了吗”县府办主任说:“丁县长,你是没有说过,但是翟县长说了,这个项目暂时不上会了”

翟县长丁可凡就更加纳闷了,翟县长上次不是说得好好的,怎么临到上会之前,又突然变卦丁可凡就“噔噔”跑去了,翟县长办公室,吃了闭门羹,丁可凡这才意识到,如今是晚上七点多了。

丁可凡就打电话给翟兴业,只听到翟兴业声音很是嘈杂,似是声色犬马。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了下来,翟兴业应该是换了地儿接他电话的。

翟兴业在电话那头问道:“丁县长,有什么事”丁可凡说道:“翟县长,听办公室说,度假村项目不上会了是不是他们办公室搞错了”翟兴业道:“哦,哦,这个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本想告诉你的,转身一个忙,就忘记给你电话了。这个项目是要放一放了,办公室没有弄错。”

丁可凡心中懊恼了起来:“翟县长这是为什么啊我们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差不多了。我看,最好是能够上会,趁早讨论掉”翟兴业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丁县长,这是葛书记和我商量之后的结果,你不用多说了。我这里还在陪客人,就这样。”

说着翟兴业就挂断了丁可凡的电话,留下丁可凡在那里生了很长时间的闷气,这他妈到底什么事丁可凡本想通知康丽,想想还是先给梁健打了电话。

梁健听了之后,说:“怎么会这样突然之间就变卦”丁可凡说:“就是啊,这翟兴业到底搞什么鬼本来好好一个开门红,如今又给他搞了,说不定以后又要责怪我这个副县长工作没做好”

梁健说:“丁县长,先别急。说不定会有转机的。”丁可凡说:“梁书记,我可真盼望,你能够早点当县长或书记,这样我们工作肯定就方便多了。”梁健知道丁可凡在说气话了,就说:“丁县长,我们再各自去了解一下,到底什么原因,谁知道了就赶紧通知对方。”

丁可凡说:“好。康总那边,就麻烦梁书记告诉一声了。”梁健说:“没问题,我会跟她说的。”放下跟丁可凡的电话,梁健打电话给康丽,说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忽然有变故,很不好意思。

原本以为康丽会惊讶甚至愤怒,没想到,康丽的反映很是平静,她说:“梁书记,晚上你有空嘛来我这里一下,我有情况要跟你说。”康丽这种出奇的平静,让梁健感觉蹊跷,他说:“那好,到时候再说。”

原本打算下班之后,就去康丽那边晚饭,没想到中途又冒出一个接待任务。梁健在接待晚饭时,推说喉咙不舒服没有喝酒,吃过晚饭就赶回镜州。

到达七星岛农庄,康丽带他进了一个小包厢,里面准备好了茶具,康丽给他倒了茶,将小杯子递给他。梁健接过喝了一口,茶是好茶,但是他今天的心思不在茶上:“康丽,你先前说,有话要对我说”

康丽说:“没错。你知道今天,听到你的那个坏消息,我为什么没有很惊讶吗”梁健心里正为这个感到奇怪:“我猜不出来难道你早听说了什么”

康丽说:“不是听说了什么,而是我看到了一些事情。”

康丽告诉梁健,那天她送梁健和丁可凡走后,好像感觉外面有人在盯着她,但是又察觉不到。于是他打电话给一个正在路上回来的司机,让他看看这一两分钟之内,会不会有人从农庄这边出去。

司机果然发现了一个人,这人开着小面包车,拿着摄像机,应该是偷拍了他们的照片。康丽说:“你知道那个偷拍者,最后去了谁那里”梁健摇了摇头:“不知道。”康丽说:“一个年轻人那里,后来我查了下,那个年轻人是你们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的秘书。”

梁健奇怪道:“这么说,是翁光明在阻止我们的项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哦,他本就是和葛东、翟兴业一伙的。他把照片给翟兴业他们一看,肯定就猜出了这个项目与我有关系,于是就否定了这个项目。康丽,真是抱歉”

康丽却没丝毫怪罪的样子,依旧给梁健倒了一杯茶,说:“我请你来,可不是来责怪你的。好事多磨嘛也不急于一时,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你,是想让你心里有个数。”梁健冒出一个疑问:“翁光明为何如此热衷搞破坏本来一个项目与他没有利益冲突,他该不会玩跟踪才对,这说明他背后是做过一番功课的。”

康丽说:“无利不往来。所以,我还是想请你帮助,能不能查找一下背后的原因,看看这个翁县长到底要什么我才不想被人阴了,都不知是为什么”原来这是康丽请他来的原因。

梁健说:“我会去关注的。”

康丽的瀑布谷度假村搁浅一事,对于向阳坡镇也是一个打击。傅兵和王雪娉都感到很是意外,也很是惋惜,这么好的项目,早引入就能早见效。梁健对傅兵和王雪娉说:“请你们关注一下,翁县长跟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瓜葛看看能不能找出他阻止该项目的理由”

王雪娉和傅兵都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