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北京眼眸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8 字数:3107 阅读进度:539/1780

房间里显得非常安静,阳光好像静止了,不再流动。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对尚有些虚弱的胡小英来说,听到梁健如此坚决的态度,心里是满满的幸福。人在不同的状态,心态也是会变的。若在平时,胡小英肯定要阻止梁健作出这样的决定,可在此时,她却感到安慰。

胡小英说:“那你还准备去北京吗”梁健说:“当时就说好了的,如果我不准备去北京发展,那么就让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就行了,不用去北京了。项瑾也不会再见我,孩子也不会有了。”

胡小英想了想说:“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一趟北京。即使要散,也是好聚好散。毕竟和你项瑾是认识了好多年了吧,她还怀上了你的孩子,难道就这样,打一个电话,不是显得太无情了”

梁健一想,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打个电话告知,是项瑾提出来的,他完全可以去一趟北京,把事情当面告诉项瑾,这样也算是有个交代。梁健说:“那我去一趟北京吧。”胡小英点了点头,又靠在梁健的肩膀上。

第二日,胡小英提出搬去市委市政府第一招待所镜州宾馆去住。胡小英的手臂,还没有完全恢复,她提出了请假两天。女人嘛,有好多理由可以请假,也没有引起其他领导的注意。

梁健去县委上班了,他还惦记着瀑布谷的事情,打电话问王雪娉,有什么发现王雪娉说,他们去村里了解了一下,对于瀑布谷感兴趣的人,不仅仅是康总一家,还有其他人也在打瀑布谷的主意。但是他们还不能确定,这事是否跟翁光明阻止他们项目有关系。

梁健交代里几句,让镇上继续关注这个事情。王雪娉答应一定会再去深入了解。

在梁健即将挂电话之前,王雪娉忽然“哎,梁书记”,喊了一声。梁健一滞,问王雪娉:“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雪娉”王雪娉说:“梁书记我们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没事了。”王雪娉欲言又止。

尽管王雪娉都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梁健很明白王雪娉的意思。她是说,梁健很久没有单独跟她在一起了。梁健没法回答她,就说:“等过段时间,我请你们吃饭哈”

他用了个“你们”,而不是“你”。王雪娉听说要请她吃饭,这说明能够见面聊聊,心里一喜;但是,听到“你们”两个字,心里又是一滞。

第二天,梁健就要出发去北京。由于镜州宾馆,也有其他的几位领导住在那里,梁健就不方便去看胡小英,免得被说三道四,引起不必要的猜忌。这天晚上,梁健只是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说已经订好机票,第二天就出发。

胡小英说,其他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能够注意安全。她等他回来。

第二天是星期六,元宵节。梁健在宁州的飞机误点了,到底北京是下午四点左右。之前,梁健都没有给项瑾打电话,他担心项瑾会直接问他,有没有想好。这样他就不好回答了。

下了飞机,坐上出租车,梁健才开始给项瑾打电话。项瑾听到梁健的声音,显得很是开心。她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来得正好,可以陪我逛庙会,赏花灯。”梁健本待解释,但是听到项瑾兴致这么高,他就不忍心打乱她的安排。心道,要说,就等陪她狂完了庙会再说吧。

这庙会很有北京的风味。他们约在地坛门口见面。地坛是每年北京元宵庙会的地点。

空肚子站在地坛门口,项瑾还没有到,梁健看着地坛字样的牌坊,梁健不由想起了小时候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我与地坛,文章的作者是著名作家史铁生。史铁生,是一位残疾人作家,年轻时候腿就不能行走,此后一生都在轮椅上度过,却写出许多品性坚强的文字。是梁健佩服的一位作家。

我和地坛里,就写他在地坛看到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这文章看了也快十七八年了,但是梁健还是印象深刻。如今站在这里,想起这位已经故去的作家,心里不由的清净下来。与作家相比,自己沉浸在世俗的轮回当中,却有些无可自拔的感觉,真是可笑

“在看什么呢”身后响起清脆好听的声音。梁健一转头,就是这个北京姑娘项瑾

今天的项瑾,身穿绿色羽绒服,灰色裤子,脚蹬一双橘红色短靴,根本不像是一个,而俨然就是一普通的北京姑娘。而且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年轻的小姑娘。

梁健感叹,几乎是每次见到项瑾,她都会给他以不同的感受。她好像是一个百变女生一样,令人感到新奇和可爱。

项瑾朝他笑笑说:“走,咱们去里面逛逛。”说着,就挽着梁健的手臂,进入地坛的大门。平时地坛是免费的,今天赏花灯节,六块钱一张门票。梁健欣然付了门票钱,两人就挤在人群中走入了地坛。

这个传统节日,也还真是热闹。前些年,我们传统节日,几乎都快被遗忘了,大家宁可去过情人节、圣诞节等西方节日,传统节日无人问津。但这两年来,大家也许意识到自己毕竟是中国人,在过西方节日的同时,大家也回归到传统节日上来。传统文化,毕竟是我们的根,大家还是具有亲切感。

今天的元宵花灯,就看到很多大人带着小孩,也看到帅哥美女结伴而来。除了花灯,还有小吃。

两人去花灯那里猜谜语。梁健文字功底,还可以,一连猜中了很多个,乐得项瑾嘻嘻笑着,拿着礼物,转啊转啊,开心得不行。看到项瑾越是开心,梁健心里却越是暗淡。也许项瑾以为他是要来北京发展了,跟她生活在一起了,才会如此开心。

呆会,如果自己把来北京的真实意图告诉了她。说他不打算和她在一起。又会让她怎么的伤心呢梁健想都不忍心想。

项瑾又拉着梁健问:“你吃过正宗的北京小吃吗”梁健勉强笑笑说:“我分辨不出什么才是正宗的北京小吃。”项瑾说:“那今天这里的,算是正宗的北京小吃。因为这个元宵庙会,是给老北京准备的。”

两人买了些小吃,梁健知道项瑾怀孕着,不让她多吃。项瑾也挺听话,对梁健说:“现在已经学会关心人了吗”梁健笑道:“只要你不认为,是我想省钱就行了。”

两人逛了庙会,项瑾说:“这附近有个喝茶的地方,很是不错,我们去坐坐吧。”说着两人走出了庙会。梁健问道:“你是怎么来的”项瑾说:“我让爸爸的车送来的,不过我已经让他回去了。”

来到了这处茶坊,显然要比镜州的茶室更加有特点,更加精致。一楼并不设包厢,而是一处处隔开,每个位置上面悬挂着一盏吊灯,桌上还有蜡烛。可以喝茶,也有人在喝酒。大家交谈都很低声,看得出,来这里的人素质都不错。

梁健点了茶,项瑾只要了开水。等精致茶点上来之后,梁健感觉离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越来越近了。看着对面,年轻、青春、动人的项瑾,心里又无数地不忍。心道,上天让自己碰到项瑾,其实是对他的馈赠。可如今,他要人为地与这份馈赠告别了。

项瑾迷人地笑笑:“干嘛这么看着我啊”梁健笑笑说:“因为你还是那么好看。”项瑾笑着朝身边一看说:“别人还以为你在向我表白呢”梁健顿时没话了。

项瑾又笑着说:“梁健,我父亲让我问问你,到了北京之后,你想到哪个国家部委发改委、商务部、人社部等部门都可以考虑”

梁健感觉自己不能在拖延下去了,否则会让项瑾的误会越来越深,最后也会让项瑾更加伤心。

梁健抬起头来,注视着项瑾,尽量诚恳地道:“项瑾,其实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项瑾看着梁健,瞳孔都是晶亮的,她说:“告诉我什么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来北京就行。”

项瑾的瞳孔能够映照梁健他自己,这里面的自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自己呢但是想到胡小英,那天在自己家里独自一人绑手臂的场景,他又下定了决心。至少项瑾身边,不缺人关心的。

梁健不忍地低下了头,他不想看到项瑾澄澈眸子溢出泪水。但是他,必须让自己抬起头来的时候,能够把那残忍的话也能说出来,这是对他对自己的要求。长痛不如短痛,总是得说的。

没想到,当他低下头去的时候,自己的眼中,却有一连串的泪珠,犹如大雨点般掉落。仿佛就在这一刻,他突然一下子明白,自己是多么不忍心去伤害眼前这如羚羊般美好的女孩,他又是多么不想让她失望。

但是,他此行的目的,已经确定。他狠狠地对自己说:“你既然来了,就必须说。”他装作是眼中进了粉尘,用纸巾擦干。然后看着项瑾的眼睛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