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如愿以偿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3:59 字数:3263 阅读进度:541/1780

梁健看到来电显示是胡小英。项瑾说:“你有电话,那你先接电话吧”梁健担心胡小英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对项瑾说:“那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就回来的。”

这间茶坊的里面,是一个小花园,铺得是木条地板。梁健走入里面,才接起了电话。他的身后,项瑾瞧着梁健,若有所思,晶亮的眸子犹如星星般的闪烁着。

梁健接起了胡小英的电话,轻声说:“姐。”胡小英的声音很是平静:“梁健,你见到项瑾了吗”梁健说:“见到了。”胡小英问:“你已经跟项瑾说过了吗”梁健以为胡小英是来询问进展情况,答道:“我正要跟她说呢。”

胡小英的声音淡然而稳定:“梁健,我想请你做一件事情。你能答应我吗”梁健说:“当然。”胡小英说:“那就别对项瑾说你不愿意去北京。只要能够留住孩子,什么条件都答应她。”

胡小英的话,让梁健很是不明白,他说:“姐,来时,我们已经说好了,我也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不会离开你。”胡小英说:“我改变主意了。这两天也许是受伤的缘故,我实在太脆弱,所以才会允许你为了我,去拒绝项瑾。今天我想通了,我不能这么做。这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你可能拥有的宝贝。你不能失去一个小宝贝。我不能做这样的罪人,也不想让你某天想起来会后悔。”

胡小英如此为他着想,让梁健感动非常,他转过身去,通过巨大的玻璃窗,瞧见屋子之中,项瑾正情意脉脉地瞧着自己。梁健朝她笑笑,又转过身来。他脑袋里忧虑重重:“可是,要这个孩子,就意味着我就得留在北京,我们以后不知道多久能够见上一面。而且,你在镜州,一个人拼搏,我真的有些不放心。”

胡小英说:“事业可以重来,但是一个生命没办法重来。虽然孩子还在肚子里,但已经是一个小生命了。梁健,你刚才说,要帮我这一件事情的。那就去告诉项瑾,你愿意留下来吧去吧。”

梁健感觉,如果自己留在了北京,就等于是对胡小英的背叛,胡小英越是如此替他考虑、为他着想,他越是下不了那样的决定只听胡小英说:“梁健,我想过了,如果在变成一个罪人和失去一个爱人之间做出选择,我宁可选择后者。”

梁健内心如被虫噬,胡小英的每句话,都让梁健感觉撕裂的疼痛。他转过身来,以为项瑾还在看自己,然而回过头来,却不见了项瑾的脸。

梁健心中一震,再看,才又看到了项瑾。项瑾并不是离开了位置,而是直接趴在了位置上。她怎么会那样趴在位置上,就犹如晕倒了一般,不会出什么事吧梁健就对胡小英说:“姐,我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情,我呆会再打给你。”

胡小英说:“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其他你不用多想。你去忙吧。”梁健挂断了电话,就离开这个漂亮的室内小花园,赶紧跑到位置上。项瑾的确是,趴在位置上,身子似乎不舒服的样子。

梁健坐到了项瑾身边,问道:“项瑾,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他用力将项瑾的肩膀扳起来,好让自己能够看到她的脸。梁健瞧见项瑾的面色发白、神色暗淡,不知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项瑾迷迷糊糊地道:“我感到不舒服。”梁健一想,这个时候如果扶着项瑾出去,一时半会恐怕打不到的士,让项瑾的驾驶员过来,肯定是来不及。梁健索性扯开了嗓门喊服务员。梁健对服务员,赶紧帮助叫一辆救护车,马上

由于梁健声音急切、响亮。在加上项瑾是在他们店里出事,引起了店内负责人的重视,赶紧替他们叫来了救护车。

梁健焦虑地陪着项瑾上来了救护车,嘴里问道:“项瑾,这是怎么了怎么了”项瑾苍白地笑了笑:“可能是跟怀孕有关系麻烦给我老爸打给电话,手机在我的包里。”

项瑾的包,梁健已经帮助拿了,手机就在里面。梁健问救护车,项瑾会被送到那个医院,救护人员说,紧急情况,送到就近的协和医院。梁健这才打电话给项瑾的老爸。

项部长接起了电话。听到是梁健的声音,他问道:“你为什么,拿着项瑾的手机,在给我打电话。”梁健说:“项瑾生病了,救护车正在向着协和医院出发。”项部长话中有些怒意:“你为什么不早点打给我”梁健说:“刚才情况紧急,我必须先打救护电话。”

项部长没有再质问:“到了协和医院,你保持手机畅通,我马上派人过去。”梁健说:“我明白了。”

这是梁健第一次与项部长打电话。项部长在电话中既焦急,又镇定。梁健也不去多想,就只顾照顾好项瑾。他知道,万一项瑾出什么事情,他这个官也当到头了,更大的原因是,梁健不希望项瑾出一点点的问题。

十分钟,到了协和医院,项瑾被推到了急诊室,医生看了病情之后,就打算给项瑾输液和输氧。这个急诊室的医生,刚刚出好方子。忽然从外面匆匆赶紧来一个中年医生,神情严肃,镇定认真,一来就问“哪位项瑾”

梁健指出之后,他朝梁健说了声“你好”,然后就去看项瑾的状况。医生很仔细地观察项瑾的病情,询问边上医生的诊断情况,然后又看了早前那个医生所开的治疗方案,摇了摇头说:“这个药不能用,病人怀孕了”

“主任,你怎么知道病人怀孕了”边上的医生不解地问他们的主任。那个主任说:“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了先别给病人挂药水,先输氧吧,其他的都缓一缓。目前的状况来看,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待会会有人来接手这位病人。”

梁健问道:“谁会来接手如果不及时治疗,我担心会出事。”中年主任说:“你别着急,接手的人,几分钟之内就会到。”梁健心里焦虑,这时候,输氧管已经动用了。

急诊室门口一阵喧哗,只见门口出现了四五个人,疾步朝项瑾这边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项瑾的老爸项部长。几年不见,梁健却发现他并没有特别的变化,只是头发稀疏了一些。

他朝梁健瞥了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到床边,抓住了项瑾的手,担忧地说:“女儿,没事吧”项瑾朝老爸微弱地眨眨眼睛,回答的声音也挺低:“爸,我好多了。”

项部长看着女儿的时候,他身后跟进来的人,就与医生对话,问明了情况。其中一个温文尔雅的老者说:“根据了解的情况来看,问题不是特别大。这样吧,在这里开一个房间,我让人给项瑾做一次全面检查。”项部长说:“高上将,这治疗的事情,你安排吧”

听到“上将”的称呼,梁健猜测,这是一位知名的军医。项部长应该是对这所协和医院的力量不是太放心,因此直接找来了军队中几位有名医生。

经过与协和医院的简单对接,已经腾出了单人病房,项瑾被从急诊室,转移到了那里。所有的检查都在这里进行,最好的检测仪器和医生都来了,给项瑾做了一次全面的筛查。

在等结果的时候,项部长看着梁健说:“怎么会突然这样”梁健说:“我们只是去逛了庙会,在一个地方喝茶的时候,她突然就不舒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项部长稍有不满地看了梁健一眼说:“你决定好了吗是过来,还是留在镜州”这其实,梁健还没做好最后的决定。

但是看着病床上的项瑾,想起先前胡小英让他帮助做的事情,梁健说:“我想好了,我会来北京。”项部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才像是一个男人。我当时跟项瑾就说过,如果你敢不来北京,我索性让你在镜州的官也别当了。谁要是伤害了我的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梁健相信项部长,会说到做到。梁健也相信,项部长有这个能力去做到。

项部长对梁健说:“那你抓紧考虑、考虑,是想到哪个国家部委去,但时候去联系联系。”梁健表示了感谢。如今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不过,梁健最希望听到的事情,就是项瑾没有什么事情。

各类检查都加班加点的进行,很快指标情况都出来了。老者看了各种单子,然后对项部长说:“问题不是特别大。她今天晕倒,据我判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项瑾怀孕了,为此身体虚弱。另一个原因,恐怕是跟北京整个的环境有关系。这段时间,空气质量很差,项瑾又在晚上去逛了灯会,吃了一些不是特别卫生的小吃,受到风寒,就很容易生病。经过检查,没有其他的问题,不用担心。”

梁健问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事情吧”老者说:“肚子里的情况安好。”项部长关心的问题还有:“那么,以后项瑾还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老者说:“这个不好说,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如果条件许可,项瑾最好能够去一个环境更好的地方,修养生活一段时间。”

项部长问道:“北京都这样了,哪还有更好的地方”老者说:“北京如今是环境和空气最差的地方。比北京好的地方可多了,比如宁州市的东湖边上,就是很不错的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