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春雷之喜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04:01 字数:3368 阅读进度:545/1780

梁健听从了胡小英的意见,并与姚松做了交代。当天晚上,梁健将胡小英送到了宾馆门口,就没再继续往里走了。宾馆门前,进出之人多,胡小英只是回眸看了眼出租车内的梁健,就没多停留,往里走去。

离开梁健,身材娇小、丰盈的胡小英,步态又变得从容、镇定了。只有在梁健面前,她才会流露出她的温柔、多情和柔弱。但是,一恢复到日常的生活,她长久以来担任领导干部,指使他已经有了一种习惯的养成。

第二天上午,梁健在电梯口,意外碰到了县长翟兴业。翟兴业朝梁健挤出一个笑,让梁健感觉,这个笑实在难看。表面的功夫,还是要的,梁健就称呼了一声:“翟县长。”

看到县里面一个县长和一个副书记,两个寡头在坐电梯,原本是在等电梯的一个不知什么部门的女孩,竟然不敢进电梯了。翟兴业似乎对女孩蛮有好感,对她说:“没关系,进来吧。”

那女孩还是不肯进来,说:“翟县长,你们先上吧。”两人都没有办法,电梯变成了他们的专机。随着嗡嗡的声音,梁健不想多说话,显得这个空间很是尴尬。

翟兴业忽然开头道:“梁书记啊,你是分管那个向阳坡的,上次有一个项目,是什么高级酒店的,葛书记和我了解了一下情况,感觉不是特别合适。这个项目你知道吗”

梁健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翟兴业肯定是早就已经了解到这个项目与他梁健有关系,现在是来刺激他呢梁健干脆说:“这个项目啊,我听说过,既然你们两位主要领导都不同意,那这个项目算是完蛋了。”

梁健说得很直接,使得翟兴业眉头一皱:“那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得对向阳坡负责对不对不合适的项目,绝对不能允许上马。”梁健说:“话是不错,不过这个评判标准,并不是特别清晰。”翟兴业说:“其实也是蛮清晰,那就是看一个项目,是不是符合科学发展的要求。梁书记,这段时间,你要去向阳坡跑跑啊,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项目。张省长,可是非常关注这个事情呢”

梁健心道,话是说得好听,你知道张省长关注向阳坡,还不是照样在从中作梗梁健说:“我一定会去向阳坡跑跑的,对于适合的项目,翟县长一定要支持哦”翟兴业说:“那是肯定,我当然会支持。哈哈。”

这声“哈哈”,让人挺起来是极其的不舒服。

的确是有段时间,没有去向阳坡镇了。这天下午,梁健让秘书张嘉事先跟向阳坡进行了联系。镇党委书记傅兵有事外出,他说请梁书记还是去好了。王镇长在镇上,有关情况王镇长全都知道,会进行汇报的。

下午,天气忽然变得阴沉,天空之中,竟然滚动了几个雷声。这是春雷吗梁健心里不由就有些激动起来。的确,过完春节又已经好多天了,春天马上又要到了。

听到这喜人的雷声,梁健身体内似乎本能地涌出了一股冲动。这与其说是冲动,其实更是一种快乐,一种释放。车子已经到了半路,梁健却不想到镇上去了。

镇上的办公室,很是狭小,楼道也显得阴郁,给人不爽的感觉。梁健就决定给王雪娉打电话:“雪娉,我还有十五分钟能到镇上,但我不去你办公室了。我们去瀑布谷那边看看。”

王雪娉听了说:“好啊,那我坐你的车好不好可以省点汽油。”梁健的车子,到了镇政府门口,接了王雪娉,两人转道向着瀑布谷所在的方向进发。梁健笑道:“雪娉哈,你这个镇长当得可真是节俭啊”

王雪娉笑道:“节俭是一个方面,现在我感觉,向阳坡镇这个大管家,还真是不好当,什么地方都需要钱。三公经费开支虽然经过梁书记当时制定的制度,已经压缩了不少。但是,这几十号人,都是要吃饭的,就是工资福利这块,就已经够伤脑筋的了”

梁健说:“慢慢来,没有过不去的桥。”王雪娉说:“如果上次的那个项目能够落户,我们的财政问题,也能得到缓解,但是县里却给否决了。”梁健说:“不是县里要否决,而是少数几个人否决我们在想办法。”

两人又来到了瀑布谷,看到这里得天独厚的风景,又呼吸到异常清醒的空气,梁健和王雪娉两个人的心情,都顿时好了很多。王雪娉说:“这地方,真是适合度假,适合人居。”王雪娉又想到康丽那个度假村的项目:“真是可惜了。”

梁健问道:“最近,有没找到关于这个项目为何受阻的原因”王雪娉说:“有。我本来就想好等你来了,就告诉你。刚才只顾说其他事情,忘记了。我向村里做了了解,他们说,前段时间有一个华侨,想要买这里的一块地,在这里建房子。后来就没有说起了。”

“老华侨他叫什么名字”王雪娉说:“翁有福。”梁健眉头皱了皱:“翁有福这人会不会和翁光明副县长有关系”王雪娉说:“我开初也是这么想,问了问那个村长。他说这里姓翁的人很多,不一定就跟翁县长有关系。”

梁健说:“嗯,不过我们最好能够了解的清楚一点。”王雪娉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蹊跷之处,当时自己是有些疏忽了,以为人家想要买块小地,建个房子,应该与这个项目被阻止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如今经梁健的提醒,王雪娉感觉,很有必要弄清楚。

她就直接打电话给了党支部书记,问翁有福和翁光明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个村支部书记,还是支支吾吾,说可能没有关系吧王雪娉就察觉,这个村党支部书记,似乎有意在隐瞒什么。

其实,村支书当然是知道翁有福和翁光明之间,那层亲戚关系的。但是翁有福早就跟村支书打过招呼,让他隐瞒这一层关系,还送过不少烟酒和现金给村支书。翁有福的目的,就是能够低价拿到那块地。

王雪娉有所察觉之后,就有些怒了:“你给我去弄弄清楚,什么可能没关系。我要确定的说法。”村支书无法,只好答应了,心中却是想着办法敷衍。

王雪娉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村里的主任。村主任与村支书有些不太合,这点王雪娉也是知道的,所以,村主任也许会给她不一样的回答。还真是,村主任说,翁有福和县里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的确是亲戚关系,翁光明的父亲和翁有福是兄弟。但是,翁有福之前,曾经偷渡出去,名声不好,翁光明又是当官的,起初几乎不怎么来往。后来,翁有福回国了,又是华侨的身份,又开始来往了起来,但是给外面的印象,热度不高,其实内部,可能已经非常密切。

这村主任的消息,对王雪娉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她再次感觉到梁健的敏感,心生佩服。看来很多事情,真的必须一问到底,否则就会被人忽悠。

王雪娉对梁健说了这个新的消息,抱歉地说:“之前,我真是疏忽了。”梁健说:“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得到了这个消息,我就想通了,为什么翁光明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横插一手,要来搅黄这个项目。原来,背后有其自己的利益。”

王雪娉说:“那我们怎么办”梁健说:“我们静观其变,看看这个翁有福和翁光明要搞什么鬼”王雪娉说:“这次我一定牢牢盯住。”梁健说:“嗯,有什么动向,就第一时间通知我吧”

王雪娉说:“梁书记,今天晚上,留下来吃饭吧”看着王雪娉期盼的眼神,梁健心中一软,也很想留下来,与王雪娉聊聊天。但是,这些天,他没有这个心情,他要处理的私事和公事都很多。梁健说:“雪娉,谢谢你的邀请,等过一段空一点了,我再约你吧。”

王雪娉听梁健会约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不再勉强梁健,她也知道身为副书记的梁健,肯定很忙。

梁健回到家里的时候,刚洗完澡,就听到了敲门声。梁健开了门,一看竟然是莫菲菲,她拎包拽箱,脖子里围着毛巾,站在门口。梁健有些傻眼:“莫菲菲,你干嘛呢你逃荒啊”

莫菲菲从下巴摘下了毛巾,露出润泽的嘴唇:“搬家啊”梁健瞪大了眼睛:“搬家你搬到哪里去啊”莫菲菲毫不客气地说:“当然是搬到这里来啊从现在开始,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

梁健自己还围着浴巾,不可思议地道:“这不是我家吗”莫菲菲伸出了手,让梁健让开:“我给你看样东西。现在,你的家是在宁州了。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

说着,莫菲菲就将房产证给拿了出来,两本房产证,镜州的一套房子和宁州的一套房子,镜州的房子上,登记着莫菲菲了;宁州的一套上,则登记着梁健了。

莫菲菲办事的效率还真高,一天时间,就把房产交换的登记给办了下来。莫菲菲把房产证递给了梁健:“你是宁州有房一族了。现在,我来全面接管这个房子了”

梁健苦笑道:“那你也不用这么快吧难道你要把我赶出去啊”莫菲菲说:“那倒不会,我哪里会这么狠毒,不忍心看你流落街头,你就在我这里暂住吧”梁健哭着脸:“我是一个男人,你就不怕晚上我爬错床啊”

莫菲菲说:“趁你现在还不是有妇之夫,容许你跟我拼房拼几天,等你结婚之后,我就把你扫地出门。”梁健摇了摇头,说:“我先去换衣服去。”莫菲菲说:“不用了,我也洗洗就睡了,今天宁州镜州跑了一天,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