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新婚燕尔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24:56 字数:3207 阅读进度:579/1780

这天的清晨,微微的有些春雨。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到了将近九点的时候,太阳出现了,在东湖边的宝石山上,悬挂出了一条七彩虹,给东湖这美丽的城市之眼,画上了一条美丽的眉毛。

不少人就在湖边驻足观看。“东湖上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美丽的彩虹了”

几辆汽车正从彩虹之下经过,带头的是一辆奔驰,接着是一辆宝马和奥迪。车上仅仅装扮了一些彩带,并无浓墨重彩。这几辆车,就是梁健和项瑾的婚车。

车子正驶向江中大学的一处西餐厅。为了低调举行,梁健和项瑾决定了将婚礼放在江中大学的西餐厅举行。这里风景宜人,又是梁健的母校,场地也差不多。

一共邀请了才几十个人,一般的同事和朋友,梁健都没有叫。项瑾的父亲项部长和梁健的父母,因为上次已经见过面,也没有来。但是最要好的几个朋友,梁健却是请了,比如高成汉、胡小英、冯丰、任坚、黄少华、康丽、古萱萱、傅兵、王雪娉、何国庆等人。项瑾也请了几个自己的朋友,有些是从北京飞过来的,有些本身就在江中省。

莫菲菲主动要当伴娘,项瑾也同意了。梁健为此邀请了厉峰,来当伴郎。因为他们三个人是在同一时间遇上项瑾的,是梁健和项瑾两人的见证。

高成汉被梁健邀请为主婚人,由永州市市长作为主婚人,这个婚礼的档次,就不低了。而且高成汉淡定、儒雅、又不乏幽默,在他的主持下,婚礼有序、有趣地进行下去,非常活跃。

在请新郎新娘相互佩戴戒指的时候,在场的胡小英眼中不由流下了泪水。她转过身来,目光正好遇上向阳坡镇镇长王雪娉。王雪娉的脸色也挂着一丝泪痕。

两人相视一笑,颇为尴尬。胡小英只好说:“很感人。”王雪娉也说:“是啊,我觉得他们这一对真幸福,祝福他们。”胡小英说:“祝福他们。”

由于婚礼本身简单,仪式之后,大家在现场随便吃东西,也可以端着酒杯,坐下来喝酒。胡小英和高成汉聊了一会儿天,然后提出下午有会议,就要先走。她来到梁健和项瑾身边,再次祝福他们。

梁健看到胡小英眼睛有一丝微红,心中想,她是不是很伤心不过胡小英的目光并没有与他交错,与项瑾拉了一下手,又祝福了一声就走了。接着,古萱萱、王雪娉他们也要走了,傅兵陪同王雪娉一起离开。

道别的时候,古萱萱和王雪娉都是面带微笑的,但是梁健也能感觉出来,她们心里有着失落或者哀伤。当时,梁健原本不想请她们,但是与她们沟通的时候,她们都说一定要来。

在这个文雅的环境当中,大家也好像一下子变得非常文雅,现场好似也少了点氛围。这时候厉峰过来了。

已经好多年不见了,厉峰倒是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不过是牙齿似乎比以前更黄了一点。他如今也已经当上了十面镇的副镇长,这也是让梁健感到欣慰的地方。

厉峰端着满满一杯红酒,来对梁健说:“兄弟。这次我真的很开心,这么多年不见,你还记得起我,把我叫来了。兄弟,我来敬敬你们一对。”

梁健也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淡了,就说:“好,我们来喝一杯。”厉峰说:“我有个要求,让我弟媳妇项瑾,也来喝一杯吧”项瑾怀孕着,原本不能喝酒,不过项瑾似乎也想要让气氛活跃一些,就说:“既然厉峰要求了,那我也喝一点吧。我喝小半杯。”

梁健冲着莫菲菲喊:“菲菲,你也过来,要喝我们四个人一起来。”他们喝了酒,厉峰用他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带着乡镇干部接地气的声音,讲起了那段从交通事故现场将项瑾救起的经历,大家听后都鼓起掌来,气氛才变得热烈起来。

接着,朱怀遇等人也过来敬酒。梁健和项瑾接受了敬酒,不过客人主动要求项瑾别再喝了,否则说不定项瑾还会喝下去。项瑾见胡小英、古萱萱和王雪娉她们早就已经离开,不由问梁健:“那几位美女,怎么都走得那么早”梁健只好说:“他们都有事情。”项瑾说:“我刚看到她们好像都有些眼泪,不知是什么原因”项瑾的目光看着梁健。

这让梁健很难回答,总不能说,她们眼中都掉落进了沙子吧或者说,她们感动了。这样的话,梁健也不愿意说。正不知如何回答之际,忽然边上响起了一个声音:“梁健、项瑾,我来敬敬你们。”

浑厚的声音来自高成汉。高成汉喝得是饮料,梁健和项瑾也就没有压力了。梁健说:“高市长,我们来敬你才对。”高成汉说:“今天你们新郎新娘最大,应该我来敬你们才对。”

喝了点饮料,高成汉对项瑾说:“梁健借给我十分钟行不我跟他聊聊。”项瑾说:“借十五分钟也没关系。”高成汉笑了。

高成汉和梁健走到落地窗外,看着一片草地,问道:“主持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感觉如何”梁健缓缓地道:“我抓了分工,抓了班子成员,抓了作风,我想把握重点,把工作过度好。”

高成汉说:“你感觉,有多少希望,会把县委书记的岗位交给你”梁健摇了摇头说:“这个很难说。现在让我主持工作,但是只要谭震林在镜州,让我担任县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是担任县长的可能性,我觉得也不是特别大。”

高成汉说:“如果以后来了新的县委书记和县长,有没有想过要换地方”梁健想了想说:“如果新来的主要领导,能把休闲向阳建设继续下去,我会考虑换地方的。”高成汉笑看着梁健:“现在你这种对一件事情负责到底的年轻干部,真是越来越少了。我这里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原来,高市长还是想要挖梁健去永州市。梁健笑道:“谢谢高市长,我会谨记。另外,我还担心,我还没走,高市长说不定到镜州来当书记了呢”高成汉摇头说:“一般不会了。我倒是想回到镜州市来再干一番,镜州市肯定有一轮新的发展。说心里话,心里最挂念的还是镜州”

参加完婚礼的古萱萱与季丹会合了。这次季丹也在宁州,是古萱萱让她来陪同自己的。古萱萱担心自己参加完梁健的婚礼之后,心情会难以控制,所以让季丹来陪着自己,毕竟这天下午,她要陪同省长夫人葛慧云去逛街。

昨天葛慧云打电话给她,约她一起到宁州大厦逛街,并在她家里住几晚。古萱萱说她正好要来宁州参加一会婚礼,可以陪她,并问王夫人她能不能带上她最好的闺蜜季丹。葛慧云说,当然可以。

三个人在宁州大厦门口会面,一同走进了大厦店门。古萱萱努力想在脸上挤出开心的笑,但是她觉得这很困难,脑海里经常出现梁健和项瑾,互戴戒指时的场景。要说她不嫉妒,那么是不可能的。

梁健和高成汉聊完了,刚要回进餐厅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上面显示的是“小从”两个字这不是省长秘书的电话吗梁健赶紧接了起来,问了声好。

小从就通知他:“梁书记,你下午有没有空张省长说,如果你有空,想让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省长亲自召见,梁健心里不由一阵激动。但是,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告诉自己,哪里都不能去,于是对小从说:“不好意思,从秘书,今天我结婚。能否推迟一天”

小从听说梁健结婚,这倒是特殊情况了,于是对梁健说:“原来今天是梁书记结婚的大喜之日,恭喜恭喜。我跟张省长解释一下,再答复你。”梁健再次道谢了。

葛慧云在古萱萱和季丹的陪同下,买了好几件衣服,很是开心。古萱萱也看到了一件喜欢的裙子,她也想要买下来,就去试穿。

站在外面等候,葛慧云就问季丹:“今天,萱萱是怎么了我看她,似乎不是那么开心,神情之中,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季丹怒道:“还不是那个该死的梁健,跟萱萱有了关系,现在却跟其他女人结婚去了。今天,萱萱还去参加了他的婚礼”

葛慧云倒是没有听到过这个消息,她问道:“梁健跟别人结婚了我一直以为他和萱萱有可能。”季丹说:“原来,葛院长也知道梁健和萱萱的事情啊哎,这个梁健很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我们萱萱就被他欺骗了感情。”

葛慧云问道:“你刚才说,梁健和萱萱已经有过那方面关系了你怎么知道的”问到这方面,季丹倒是不好回答了。她总不能说是我亲眼看见的。这不成了偷kui癖了。

不过季丹知道他们有一次为陪她,两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年轻人,在同一张床上都睡过了,还不发生过关系,谁相信呢季丹就说:“萱萱跟我说的,有一次他们在同一张床上过了一夜。”

“有这样的事情”葛慧云心想,自己原本还让丈夫早点将梁健调到省里,现在知道梁健是这样的人,她不能这么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