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春风得意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25:00 字数:3414 阅读进度:589/1780

李秘书长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的职位问题。这恐怕也是每个干部最关心的问题。远亮同志是一处处长。这次,你过来,本来应该也是这个职位。但是,在南山县虽然你已经在主持工作,但职级上还只是副县级。为此,我们不能马上安排处长的职位。一方面是,我们省政府办公厅是重要中枢部门,外调进来一般都是要降半级的。另一方面是,即便要给你任命,那也也需要一个过程,要有既定的程序。我了解到,你已经担任过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这一点应该了解吧”

梁健点了点头,等待着李秘书长继续说下去。李秘书长又说:“所以,目前我们先给你安排副处长,主持综合一处工作。你有什么意见吗”最好的安排,当然是直接当处长,但是,组织上既然这么安排,他也不好提什么意见,就说:“听李秘书长安排。”

李秘书长双手在位置上一拍道:“你没有意见就好。梁健,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张省长的秘书,我是大秘书,你是小秘书,有些大政方针方面我可能比较了解一些,但是对于领导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或许你了解的比我还多一些,用社会上的说法,你是贴身秘书。反正我们大小秘书,通力合作,一起把领导服务好。对于你的工作,我会全力支持”

梁健看着李秘书长,他说话时候,脸上是和蔼的笑容。梁健很难说,李秘书长说的不是实话。梁健说道:“非常感谢李秘书长的支持。我一定好好努力工作。”

从李秘书长那里出来,梁健心情好了很多。话是真,还是假,且不去说,李秘书长对自己的态度,起码是非常不错的,这让梁健难以遏制的心情好了起来。下午,由于张省长不在,梁健有时间,就打扫了办公室。

梁健原本以为,省里的办公比较紧张,他恐怕难以享受一个办公室这样的待遇。的确,在省政府当中,其他的副主任,都是两至三个人一个办公室。但是中层正职以上都能享受到一个小办公室。

梁健虽然还是副处长,但由于他是主持工作,因此,也享受了一个办公室。梁健心想,要尽量将自己的办公室打扫干净。梁健忽然想到了南山县的杨红珏,这个小女孩,以前一直帮助自己整理办公室。他每次,进入办公室,总是看到窗明几净,心情也会好很多。

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待遇恐怕要享受不到了。这么想着,梁健忽然想到,离开南山县还没有正式与杨红珏告别。还有王雪娉,电话还没有打呢。

梁健就拿上手机,给王雪娉打了电话,王雪娉没有接。以往,王雪娉接电话都非常及时,他打过去,王雪娉基本上会第一时间回过来。但这次,就是他等了好一会,王雪娉也没有把电话回拨过来。

梁健想,会不会因为自己没有特意告诉她而生气了不过,梁健感觉王雪娉并非这种小心眼的女孩子。她肯定会回电话过来的。梁健又给杨红珏打了电话。杨红珏倒是很快接了电话,说道:“梁书记,恭喜,你到省里去工作了。”梁健说:“谢谢了,走得匆匆,都没有当面跟你说告别一下。”

杨红珏说:“梁书记,很忙,没有关系。你下次回镜州的时候,来看看我就行了。”杨红珏乐观的态度,让梁健心里好过了许多。到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梁健想,还不如到省政府内部走走,此外,他来到省里之后,还没有去拜访过冯丰和任坚。

想着,梁健就走出了办公室,朝着电梯走去。忽然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梁健刚掏出手机,翻找电话号码,打算先给在县委办的冯丰打个电话,看他在不在办公室,免得跑空。

昨天手机被摔之后,梁健立即拿去进行了维修。在信息时代,领导干部是不能没有手机的,有些地方,还明确规定,只要是领导干部,就得24小时开机,24小时能够联系到了。大部分领导干部,如果24小时失联,只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被纪委带走了,一种是已经潜逃,另外就是没命了。

梁健当然不会容许自己失联,他早就让驾驶员帮忙把手机修好了。然而,这会,当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人冲撞,手机脱手而出。一秒之间,就已经撞在墙上,掉落在地,只听得哐啷一声,手机屏幕就成了碎片。

一个女人柔软的身体撞到他的身上,接着文件夹也散落一地。梁健看到的,竟然又是秘书处的女孩子。那女孩因为自己急匆匆地出来,把梁健的手机给撞飞,摔坏,先是一愣,接着就看着梁健说:“修了要多少钱,跟我说吧,我现在要给领导送文件去。”

一个漂亮女人,冰冷的声音和表情。一个漂亮女人的讨厌,要比一个普通女人的讨厌,更加可恶。梁健说:“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瞥了眼梁健说:“魏雨,如果你要向领导去报告,说我工作不到位,那你就去报告吧”

说着,魏雨就快速捡起了地上的文件夹。她蹲在那里的身姿,也确是养眼,但是梁健面对这种性格的女孩,已经连看的念想都没有了。他捡起了自己已经是摔碎的手机,只能再回房间里去了。

没有了手机在身,万一领导找就会找不到,这就会是一个麻烦。心里对那个魏雨十分懊恼,但又不好发作,她都已经说了,维修费她来出。这个女孩,好像有些迫害狂,犯了错,就认为梁健会去告状

梁健看着手机,在想着是马上去修理,还是等到下班了再去。这时候,门上就响起了敲门上。梁健抬起头就看到三个人,就是省机关事务局局长周道岩、武警队长彭,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年轻武警。他们的出现,让梁健有些意外。

梁健原本不想去理会他们,但是如今他的身份不同了,省长秘书,不能由着性子,梁健就站起来,脸上虽然没有笑意,但还是主动道:“你们好。”

此刻的周道岩和彭却已经满脸都是笑容,周道岩说:“梁秘书,你好,已经正式上班了”梁健说道:“今天来报到的。”周道岩问道:“张省长在吗”梁健说:“不在。”至于张省长去哪里了,梁健就不会告诉周道岩了。

梁健淡淡地说:“请问,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如果要见张省长的话,可以先打电话预约”武警队长彭干警道:“梁秘书,不是的。我们并不是要来求见张省长,我们是来看梁秘书的。”

梁健有点猜出他们的来意,他瞥了眼那个年轻武警,他之前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已经彻底不见了,改之为一种落寞和麻木。应该是已经被武警队长训过了。

的确,昨天的事情之后,队长彭特别生气,他得罪谁不可以,却偏偏要去得罪省长的新秘书。而且,张省长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将会成为省书记,那就等于是得罪了准省书记的秘书彭想到这些就急了,对年轻武警训斥道:“你一个警卫,不想干了,就不干了。可我还想干下去的。你现在得罪了省长秘书,是不想让我有升职的机会了是吧”

年轻武警想要解释:“彭队,我并不是想要为难你。我也没有错啊。他没有通行证,我自然不能让他进去。”彭喝道:“你暂时不让进是可以,但是他想要打个电话,为什么不给他打。你还把他的手机摔坏”年轻武警说:“以前我们的座机都是不让打的,我是按照规矩”彭说:“规矩也要看人,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我不跟你这个木鱼脑袋多废话。你去准备五千块钱,我带你去道歉”

年轻武警听到五千块,心疼得要命,他在省委省政府大门口,站一个月也就是四千块钱。这做错一件事,就要五千块钱。能不心疼吗彭说:“不舍得不舍得,你看着办吧”武警是部队人员,服役之后是要转正的,这“看着办”的意思,含义就大了。转正可以安排工作,也可以不安排工作,而且自己在武警队伍当中能否升职,跟彭队对他的看法也是息息相关。

年轻武警屈服了,忙说:“我去准备钱。”当时部队的风气,大家也都了解,送钱的事情稀疏平常,想在部队当中谋个一官半职,基本也是要金钱铺路十八后,针对部队开刀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可以说比地方还要暗黑。为此年轻武警也见怪不怪了。

梁健听到彭队说,是来看他的,就说:“那说吧,有什么事情”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长周道岩说:“昨天,这个年轻武警陈登实在太鲁莽,得罪了梁秘书。这方面,我们机关事务管理局和武警队都有责任,是我们管理上存在问题。所以,我们特意来向梁秘书致歉的。”彭说:“梁秘书,我这个队长也有责任,对不起,我给你道歉。”彭的眼睛瞄见了梁健桌上的手机,已经摔破了屏幕,连忙对身边的年轻武警陈登说:“陈登,你还不快道歉”

陈登像是清醒了过来,低着头,对梁健说:“梁秘书,很对不起,昨天是我工作失误,给梁秘书带来了不痛快。我来给梁秘书道歉,希望梁秘书能够原谅。这里是赔偿梁秘书长手机的,请梁秘书收下吧”

梁健直视着这个年轻武警,想起他昨天的种种可恶的表现,本想不原谅。但是,人家来道歉了,而且他的气已经消了,死扛着也没意思。他就说:“你昨天做的,不是按照你们的纪律办事吗我不认为你做错了。这件事就这样。至于我的手机,不是因为你摔坏的。所以,你也不用赔钱给我。你们可以走了。”

听到梁健这么说,他们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在他们听来,就是梁健不肯原谅的意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