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应接不暇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25:02 字数:3484 阅读进度:592/1780

最先的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秘书冯丰,冯丰在电话中说:“梁健,你这小子好啊这么大的事情,连大哥都瞒着哪”梁健只有抱歉道:“冯大哥,不是我瞒着你,是因为实在太突然,昨天才通知我,今天就让我来报到了。”

冯丰说:“有这么急事先都没有沟通”梁健说:“根本就没什么预兆。”冯丰说:“你在南山县搞休闲向阳,正合张省长的口味,肯定是张省长早就已经看中你了。”梁健谦虚道:“也许只是我误打误撞,或者我运气好。”冯丰说:“运气好是一个方面,但是你的能力摆在那里,也给你很大加分。现在好了,我们哥俩能经常见面了。”

梁健说:“是啊,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下午本来要去看你,结果遇上了事情,又走不开了。”冯丰说:“你现在是大忙人了,还是我抽空去看你吧。”

冯丰电话之后,他意外地又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是以前镜州市委组织部的干部一处处长熊叶丽。目前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熊叶丽说:“昨天就已经知道了,本想打电话给你,但是我们组织部门的规矩,有些话还是说得迟一点比较好。所以晚了点来祝贺一下。”

梁健说:“已经够早了。我今天也是第一天才报到。”熊叶丽问:“现在,你调到宁州工作了,那么住哪里宾馆还是租房子不方便的话,到我这里来,我给你腾出一个房间来”

听到熊叶丽这话,梁健顿时哑然,真是不知如何回答。熊叶丽是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的,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宁州租了房子。熊叶丽听梁健这边沉默,又道:“怎么了不愿意就拉倒。我是好意哈,并不是想收你房租。”

梁健干咳了一声,说:“谢谢了。我已经有地方住了。”“哦,那就算是我多担心了。总之,非常欢迎你到省里。”梁健说:“谢谢。有空聚聚。”“没问题。晚安。”

熊叶丽的电话刚一放下,梁健又接到了几个电话,这回都是镜州市以前的同事,大部分都是来祝贺的。除了电话,还有短信。搞得梁健应接不暇。项瑾并没有说什么,又已经到外面,继续教莫菲菲弹琴。

莫菲菲学得也够认真的,她说:“梁健不相信我能学好,我偏要把琴练好给他看。”项瑾笑笑说:“其实你学得已经够快了。不过,也别太急于求成。只要坚持下去,肯定能行的。”

电话和短信还在继续。梁健心想,这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本想就此关机,但是想到,如今作为省长的秘书,关机之后,万一张省长打电话进来怎么办于是他将手机放在了静音里了,来到客厅,对项瑾说:“我们休息去吧”

项瑾微微笑着:“电话已经接完了”梁健苦笑着摇头:“还没有,我静音了。”项瑾说:“那你还不如都接了之后,再安心睡觉万一你静音了,领导又来找你,你怎么办”梁健想,这倒是没错,尽管不是关机,是静音,但领导还是不能找到他。

梁健说:“可是,我想陪着你了。今天又是在外面吃饭,回到家又是接不完的电话,我感觉冷落你了。”项瑾笑说:“你在家里,就已经是在陪我了。另外,晚上我本来就有事啊,我不是在给菲菲上课吗我已经正式收莫菲菲做徒弟了。”

莫菲菲听到他们俩的说话,就道:“喂,你们俩不要这么矫情好不好也考虑一下旁人的感受,好吧在我面前秀恩爱,欺负我单身是不是梁健,要不你就收我做小3吧”

梁健和项瑾对视一眼,无语。莫菲菲说:“受不了你们,我回房间睡觉去了。”说着,转身就回房间去了。梁健和项瑾笑了,梁健说:“我送你到房间吧。”项瑾说:“好啊,不过我可以先睡,你把那些该听的电话,都听了吧,该回的短信,也都回了吧。”

项瑾的理解,让梁健的心理顿时轻松了许多。回到了书房,梁健又打开了手机,上面又已经是好多的电话和短信。梁健一个个回过去,南山县班子成员、向阳坡镇班子成员、十面镇好久不曾联系的干部,甚至镜州市委班子成员,要么打了电话过来,要么发了短信过来。

即将把最后几个短信都发完的时候,忽然一个电话闯了进来。梁健一看,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打电话来的,竟然是镜州市委书记谭震林

谭震林谭震林没有搞错吧竟然是谭震林梁健想,他可能是拨错了吧。于是他就没有去接,等那个电话自动停止了。

可是不会儿这个电话又响了起来,同样是“谭震林”。这次,梁健接了起来,不可能连续拨错电话。只听到谭震林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梁处长,好啊”

谭震林这转变可真快,以前他很少跟梁健联系,即使碰到也会直呼“梁健”,或者“小梁”,根本不可能出现“梁处长”这样的称呼。梁健今天才被口头告知主持省政府办公厅综合一处的工作。谭震林就已经在称呼“梁处长”了。可见他消息也是极其灵通。

梁健就说道:“谭书记,你好啊。你叫我小梁好了。”谭震林说:“那哪成啊梁处长,就是梁处长。现在梁处长,可是整个江中省最重要的处长,一号处长啊”

梁健真是暗暗佩服谭震林,以前那么打压他梁健。如今他梁健当了省长秘书,谭震林竟然能够放下任何的架子,在电话之中如此拍他的马屁,这可真是不简单。

怪不得连同宏市长,在他的面前都会败下阵来。在梁健看来,能够与谭震林正面交手的人、最有可能不会败落的,恐怕也就只有高成汉和胡小英了。这两个人,尽管曾在谭震林的手下,却也在一步步往上走。

面对谭震林的马屁,梁健让自己淡定:“谭书记,我还只是一个副处长,怎么能称得上是一号处长。谭书记,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张省长”梁健不想在私事上跟谭震林扯淡,将话题往公事上引。

谭震林说:“不是公事,今天没什么事情需要梁处长帮助请示,不过以后肯定就频繁了。今天,打这个电话来,就是想要请梁处长明天吃个饭,不知道肯不肯赏脸”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谭震林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请自己吃饭。梁健这时,已经彻底肯定,自己放弃南山县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到江中省政府当省长秘书,这选择绝对是正确的。

在县里,即便你是县委书记,那也就只能在自己的县里耀武扬威,当走到其他的县里,也就不算什么,到了市委办、市府办等核心部门,就要注意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到了省委和省政府办公厅,那也就只有点头哈腰的份了。

但是,如今他是省长秘书,今后直接对接的就是各地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人家至少表面上得对他客气气的。这也是一种政治待遇,而且这种政治待遇,比一般的经济待遇,都更加重要。

对于谭震林这样的市委书记,主动请自己吃饭,梁健并不是没有一丝的动心。尽管人家曾经对自己不利,但是人家毕竟是市委书记,参加那样的饭局,接触的人,肯定会是厅级干部,同时,那顿饭肯定也会是不同寻常。但是,这一丝的犹豫之后,梁健断然地说:“谢谢谭书记的好意,不过明天我已经有安排了。谢谢了。”

谭震林说:“还是我叫得晚了。梁处长现在身份不同,我早该想到的。那好,我改天再约。”梁健说:“谢谢谭书记。”口头上,还是注重礼节的。被自己如此直截了当拒绝,梁健猜想,谭震林应该不会再请他了。

本想可以挂了电话,没想到谭震林又说:“梁处长,以后有什么吃饭啊、住酒店啊之类需要安排的,直接跟我说啊你是从镜州出去的干部,镜州既是你的娘家,随时欢迎你和你的朋友回来,也是你的后盾。务必请梁处长记住这一点啊”

“谢谢啦,谭书记”谭震林的话,说得如此天花乱坠,如果梁健不知道谭震林是个什么人,恐怕也会感动得痛哭流涕。但是,梁健是知道谭震林此人的。

挂了谭震林的电话,梁健心想,谭震林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客气,大概是担心梁健会在张省长的面前,说他的坏话。秘书没有直接的权力,但是秘书却能够影响到主要领导,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有时候又是特别重要的。为此,谭震林肯定是对梁健心有忌惮。

梁健心想,谭震林对他越是客气,应该可以说是越是心虚。了解到这一点,梁健就把这事情,暂且放下了。谭震林暂时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原本以为这个晚上的电话和短信已经完了,但是打完电话一看,只见又已经飞入了好多的短信。梁健只好又忙碌了一阵子。

梁健知道,他是短息的接收者,那么多的短信过来,差不多已经麻木,并且感到麻烦。但是,对于发短信的人来说,他只发了一个。很在意你是不是会回复给他她。人家是用热脸贴上来的,如果你不回,那就等于是给他们冷屁股。人家都会记在心里。

不愿意花回一条短信的时间成本,最后可能得罪一个人。这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为此,梁健感觉项瑾让他回复电话和短息,是很对的。

快到凌晨了,梁健才忙完,也已经没有了电话和短信再进来。人家肯定也考虑到,这个时候再进来,那就不是祝贺了,而是来骚扰了。

至于领导方面,并没有新的电话进来,也许自己是太过紧张了,省长或者办公厅的领导应该都不会随随便便在晚上打电话过来吧这么想着,梁健就打算收摊睡觉了。

忽然有一个电话进来了,梁健心里有些抱怨:“不知又是谁”拿起苹果一看,竟然是“张省长”的来电显示。领导还是打电话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