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涉密谈话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35:08 字数:3162 阅读进度:596/1780

这位市人大副主任曹青,正是今天在电梯外梁健所看到的那位。其他人都争相与张省长握手,就是这位曹青快速的、生硬的躲开了。但事实上,他并没有走远。而是一直让人盯着张省长的动向。刚才,就坐在一辆小车当中,尾随而来。

看到张省长辗转了两个房产,最终停在了闻璇花园,就知道张强葫芦里卖什么药了。市人大副主任拿起了电话,打给一个人说:“张强肯定是有了怀疑,察觉到我们正在举报他,所以,此番专程到闻城市来。”对方说:“那个女人还没有找到,下一步怎么办”曹青说:“当然是加速找,如果错过了机会,张强一旦执掌江中省,我们就麻烦了。至于你,想要提升的最佳时机也就过去了。”

对方说:“我知道了,我们一定加快速度。”

晚饭安排在了向海码头一家高档酒店,最高面海的房间。这边海湾的水并不蓝,近海都已经污染。但这里也已经是整个向海码头,一边吃饭、一边看海最好的视角了。晚饭之前,张省长没有再告诉梁健,让闻城市方面简单一点。梁健也就没有擅自对闻城市方面说,这些小事,他不打算太费心思。

从闻璇花园过来的路上,梁健就敏感地觉得,后面好像有车跟着他们。等他们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梁健一直往四周张望,他们后面的车,一辆辆开过去了,都没有停留。这是见鬼了

难不成是见过那个市人大副主任曹青之后,觉得整个行程都觉得有些可疑了晚餐自然不会简单。晚饭是大餐。这时候八项规定又还没有出来,积习难改,上了很多“海味”,喝得是高档红酒。桌子相当宽大,但是陪同的人却不多。

也就是市委书记、市长、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方磊,还有就是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副局长,女性,妖冶异常。梁健心想,为什么几乎每个城市,每个县市区的机关事务管理局,好像都少不了这么一个女人既漂亮,又风骚

梁健作为省长的秘书,也安排上桌,由于按照排位,他是最后的,因为就坐在那个事务局副局长身边。女人的另外一边是来挂职的市长助理从远亮。她先是给梁健抛媚眼,温言软语的,但是梁健不可能给她太大的回应,客气地点点头。

梁健地注意力,还是在张省长身上。他今天是第一次跟随张省长出来,自然要时刻关注张省长的表情、话语和需要。

这时候,张省长说话了:“我们还是要以节俭为主,今天这个菜我看上得也差不多了,没有烧的就停下来吧。”市委书记顾海洋马上对女副局长使了一个眼神,女副局长就出去了,一会儿她又进来说:“报告张省长和顾书记,已经让停了。”张省长说:“今天,酒也要控制量。我们现在不喝酒,好像就没话了、没氛围了。酒还是喝一点吧活活血就够了。”

听到张省长没有完全否定喝酒,市委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都挺是高兴。毕竟,如果不喝酒,他们还真不知道跟领导,如何更好的沟通。女副局长赶忙吩咐斟酒,她还亲自给张省长斟酒。张省长也不拒绝,到了杯子一半左右,他就说够了。女副局长也不敢再斟了。

这台面上的人,除了他和那个女副局长是副处级,其他人都是厅级干部,从远亮也是准厅级干部。以前,要坐上这样的台面,谈何容易即便梁健成为南山县委书记,来到闻城市,想要见到市委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的脸,恐怕人家也未必理你。

现在却完全不同了,顾海洋领衔的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在敬完了其他领导之后,都站起来亲自过来给梁健敬酒。梁健也客气地回敬。桌面上,没有谈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市委书记和市长借这个机会,变相介绍他们干得好的活儿。

张省长点点头,有时说“这个好”,“这方面你们还可以提高”。张省长有时候也会说一些中央和国家领导的话,以纠正他们的说法。一般领导,说是喝三杯酒,很可能就是喝六杯。但是张省长喝了他那半杯酒,就不再多喝。大家也就不多喝了。

吃过晚饭,市里提议是不是去活动一下。张省长说:“不活动了,你们两位,到我房间里来聊聊吧。”市委书记和市长眼神之中,都忍不住地放光。

可以说,张省长此次的考察,到这个时候,似乎才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之前,不过是很常规的开会、走点。对于市里的领导来说,让他们最兴奋的,还是领导与他们面对面的谈话。这种谈话,可能会透露出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涉及到他们的升迁。

当时的官场,说到底,大家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升迁、个人的命运。这种积习的风气,要扭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到了宾馆,一行人陪同到了张省长的房间门口,张省长说:“我

这样吧,海洋同志先进来,其他同志先在梁健房间等一等吧。”

梁健已经打开了张省长的门,让张省长和顾书记进去之后,他也跟进去,替他们沏好了茶。其他人在他的房间等。梁健的房间本来是一个大床房

,有一对沙发,这几个人坐在里面,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汪超市长对女副局长说:“这里没其他的套房了吗”女副局长说:“张省长的是套房,但是这边上就没有这样的套房了。要不,我在边上房间再开一个房间,大家就宽松一点。”梁健说:“不需要了,就在我的房间里待一会儿吧,我跟各位领导以前都不熟悉,现在能够近距离接触,正好可以认识认识。”

汪超市长、方磊常务副市长和从远亮等都人都笑了,汪市长说:“这也对,我们平时都没机会,见到梁秘书,今天正好有机会跟梁秘书聊天。那就别再开房间了。”汪市长和方市长,就问梁健的基本情况。

从远亮说:“梁健,是张省长特意从基层调上来的,人家本来很可能就是县委书记了。”汪和方都赞梁健年轻有为。梁健只好谦虚几句。

大家闲聊着,目光却时不时地瞟一眼张省长房间。服务员送上了水果,女副局长问梁健,怎么送进去。梁健站起来,敲敲门,得到张省长的允许之后,才进去了。张省长和顾书记坐在沙发中在闲聊。水果拿进去之后,张省长也没说什么。

顾海洋说:“张省长,吃点水果。”梁健就退了出来。

外面的人很关心里面在谈些什么,但是大家都不可能知道。终于过了一会儿,顾海洋从里面出来,神色上有些欣喜,看来张省长并没有批评。别看这些市委书记和市长位高权重,但是在情绪上却很脆弱,上面领导的表扬和批评,会直接反映到他们的脸上、体现在他们说话的语气当中。

接着,市长汪超进去了。市委书记顾海洋说,他先走了,与从远亮和梁健握了手。并嘱咐女副局长一定要照顾好。女副局长妖艳地一笑,陪同顾海洋一直到了车上。顾海洋回过头来,叮嘱了一句:“送给梁秘书的东西,别忘记了。”女副局长说:“我一直记着。”

市长汪超进去谈话的时候,其他人也在外面等着。汪市长谈话时间不长,出来的时候,脸色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他与梁健他们点了点头,也先告辞了。接下去,谈话的对象,就只剩下常务副市长方磊和市长助理从远亮了。方磊谈了一会儿,也出来了。他面色显得有些凝重,他倒是没有马上走,而是等从远亮谈。

从远亮进去的时间更短。到这时候,机关事务局的女副局长一直在梁健房间等候。最后,从远亮也从张省长房间出来了。方磊和从远亮与梁健告别,他们匆匆离去,仿佛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对于张省长与这些人,到底谈了什么,梁健都不知道。为此,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但是,既然领导不说,他也不好去探听。但是总觉得今天的氛围,很有些古怪。

谈话任务完成了,梁健进了张省长房间,问张省长是否还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张省长从沙发中站起来,喝了一口水说:“暂时没有了,我们先休息吧。”梁健刚要走出去,张省长又叫住了梁健。问道:“梁健,你今天有没发现某些人有些奇怪”

听到这么问,梁健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身影,就是市人大副主任常青。梁健就说:“我只感到,有一个人比较可疑。”梁健就把曹青说了出来。张省长点了点头说:“你的感觉不错,的确,以前我当市委书记的时候,省委组织部想要提拔曹青为省委常委,我投了反对票。”

梁健点了点头。他也不好问什么,这是一种非常敏感的事情,梁健只能等张省长说或者不说。张省长说:“曹青的背景很深、很特殊。我知道他心里一直在记恨我。”

梁健的好奇心就被吊足了。这背后又会是什么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