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林珊突至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35:12 字数:3184 阅读进度:605/1780

这让市委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都非常惊讶,一般秘书都是坐在副驾驶室,不会跟领导坐在一起。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无论是顾海洋还是汪超,如果要跟自己一起坐到后座上

,他们都会很不自然,说不定直接就会予以训斥,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但是,他们眼见着梁健就是和张省长一起坐到了后座上,车子开走了,嘴上不说,心里就叹道:“梁健真的是不简单。”

车子上了高速,张省长还没有跟梁健说什么,梁健就一直等待着。以前,都是自己坐在后座,此刻与张省长一起坐在后座上,反而显得有些不自然了。这就说所谓的角色意识吧,当你不是这个角色,却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会很不适。这就跟一般干部却给领导代会一样,坐在那里很不是感觉。

车子稳稳地在高速上行驶了,张省长才拿出了一份东西,交给梁健。梁健接了过来,看到上面一男一女,男人搂着女人的肩膀坐在山顶,男的正是张省长,女的,粗看,梁健以为应该是葛慧云。仔细一看,才发现并非如此,女的竟然是闻璇。

张强搂着闻璇坐在太平山顶上。这张照片,如果给新闻媒体拿去会怎么样如果给张强的下属拿去回怎么样如果给葛慧云看到又会怎么样如果给最高的组织部门看到又会怎么样实在难以想象。

最为难以想象的是,张省长竟然拿着这张照片给梁健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脑袋里飞快的旋转,然后梁健吐出了一句话:“张省长,这张照片拍得很不错哎”

张省长朝梁健笑了笑说:“你认为拍得不错”梁健说:“是啊,无论是色调,还是角度,都很是不错。是一张值得珍藏的照片。”

张省长的神情,忽然多了一份轻松。梁健顿时就知道自己这么说,回答得算是恰当。如果,拿到张省长递过来的这张照片,梁健露出很是大惊小怪的神色,就如捧着烫手山芋,那么也会让张省长很是不安。反之,如果他毫无反映,那也会让张省长觉得尴尬。

现在,梁健却单单对照片本身进行了评价,就顿时消去了很多尴尬的东西。张省长说:“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帮助拍的。”梁健说:“这家伙的摄影技术真不错,说不定过几年在摄影上就会有成绩了。”张省长说:“如果你喜欢的话,这张照片送给你保存吧。”

梁健看了张省长说:“谢谢张省长,我会好好珍藏的。”说着,梁健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了一本笔记本,将那张照片,夹在了笔记本里,这样照片才不会弄皱。”

回到了宁州,是下午时分,张省长去省政府转了转,处理了一下政务,然后就去省政府后面的住宿区。他对梁健说:“火车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了,由于这么晚了没有高铁,速度肯定没有那么快了,到北京应该是在明天上午了。”

梁健说:“没问题。”张省长说:“你也回家里一趟吧,跟妻子也交代一声,否则人家有意见了,想,我这个省长这么整天拉着你到处跑,前脚刚回,后脚又要走。”梁健想,是要给项瑾去说明一下,项瑾还怀孕着呢看来,还要让莫菲菲多在宁州住上几天,帮助陪陪项瑾。

他对张省长说:“张省长,我知道了我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就回家一趟。”张省长说:“那也好,你可以让小柴送你一下。”柴勇是张省长的驾驶员。梁健说:“谢谢张省长,我自己会安排。”

去了闻城一天,梁健桌子上,就堆满了各种文件、简报、会议通知之类的东西。这些要给张省长的东西,都是要先经过梁健审看过,才会拿进去的。有些梁健判断张省长没有必要看的,就直接略过了。

这是一个文山会海的机关,张省长每天就是开开会就忙不过来,还有很多文件是必须要看,那就是中央的各种文件,这是中央的重要精神,必须第一时间学习和领会的。这部分,张省长很是重视,一般都会仔细看,即便是应景的材料,他也要从头到尾浏览一遍。

看完这部分材料,就会占据张省长很大的一部分时间了。其他的时间,用来其他公文。这些公文,张省长就不会耐心细致的看了,对于会议通知,一般都是由梁健用铅笔,在通知名称、时间地点和参会人员下面划出一条线。张省长只要看看这些划线的内容就行了,

其他的文字就不看了。

至于下面呈报上来的调研材料、汇报材料、动态信息之类的,梁健也要先行浏览,在小标题,出彩的观点和重要的数据下面,划出红线。

这样张省长看得时候,就一目了然了。下面的人也都知道,领导对你们呈报的东西,也不可能从头到位看,能看看小标题就已经差不多了。

所以,现在很多单位,也做得很乖,他们都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用来做标题了。所以标题党,最先是在机关公文之中流行起来的。文中有些他们认为必须让领导看到的观点和数据,也都加粗了。

梁健最近翻看新华每日电讯,他们对于每篇文章中认为必须让读者重视的话,全部加粗了。其实看新华每日电讯,看看这些加粗的字句就已经足够了。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加粗的文字也是废话,是领导不一定需要了解的。为此,梁健还是把他认为重要的文字下划出红线,自然也省略了不少梁健认为不重要的加粗文字,领导看到时候,也会将那些文字略去不看,又能节省不少的时间。领导的级别越高,时间越是宝贵,可以说是以分秒计的。

总之,如果是办公室的主要功能是办文和办会的话,那么领导的主要工作就是看文和参会。这里面的联系之紧密可想而知了吧,知道这一点,当看到办公室的人提拔得快时,也就不用大惊小怪了

梁健处理了手头的一些事,整理出张省长最好今天看掉的材料,也就两件。他打算呆会回家之前,先给张省长送过去。梁健提了包,

夹上了文件夹,正准备出门,忽然响起了电话。

梁健接起了电话,听到秘书处那个魏雨冷冰冰的声音:“梁秘书,有一个人要见你,说与你约好了的。”梁健并没有与任何人约见过,他问:“他叫什么名字。”魏雨又是相当冰冷的声音说:“林珊。到底要不要她进来”

林珊梁健今天才从闻城回来,当然不会忘记林珊这个名字。她是闻城市机关事务局的女副局长。张省长前脚回到宁州,这个女人怎么后脚就跟上来呢不知道是为什么梁健说:“那就让她进来吧。”魏雨说:“下次约好了,让他们直接来找你吧,我这里很忙。”

“咔嚓”说着魏雨就挂了电话。梁健差点就被这个女人给激怒了,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一直是这么一副臭脾气。若不是林珊很快就已经在敲梁健的办公室门,梁健说不定就会直接冲到了秘书办去,好好质问她一番,管她是谁呢

梁健猜测这个女人恐怕是很有些背景,否则一直这么一副臭脾气在省政府里都呆得下去,那也太不可思议了事有反常必有妖梁健才不想管她是谁,是什么背景,好歹他也是张省长的秘书有时候,你要让人家对你好的,你就必须对他们凶一点,在机关里,这是被逼无奈的事情。

但是林珊的到来,让他无暇去理会魏雨的臭脾气。梁健看到林珊走了进来,惊讶地说道:“林局长,欢迎。”林珊显然是打扮一番的,一身套裙和高跟,黑色丝袜包裹修长的长腿。林珊说道:“我还以为梁秘书会不欢迎呢。”

梁健问道:“林局长是怎么进省政府大门的”林珊笑道:“梁秘书应该不会认为我连省政府大门都进不来吧,也太小看人家了”梁健心想,林珊在闻城是分管接待的,在省政府认识的人,肯定是不少,要进入省政府大门还不容易啊

梁健说:“林局长今天来到省里,是来办什么事的吧”林珊笑说:“单纯来看看你不行吗”梁健心道,这个林珊,应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的吧自己一走,她就从闻城追上来不过,梁健马上认定自己又在做白日梦了。这不符合官场的逻辑。带着这份清醒,梁健笑说:“那我实在是荣幸之至了可是,我今天晚上就要出差去,否则,为了你专程来看我,我就该请你好好吃一顿饭了。”

林珊说:“请吃饭,也不应该是梁秘书请啊。安排晚饭,我可以说是强项。”梁健笑说:“我甘拜下风。不过,林局长,我们那顿饭不管是谁买单,恐怕都要放在下一次了。”这话,明显就有送人出门的意思了。

林珊却道:“梁秘书,我不多耽误你时间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梁健看着林珊,她是否要说到此行的真正目的了于是就说:“请说。”林珊看着梁健,脸上微微笑着:“梁秘书,那天晚上出入你房间的两位美女是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