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终有突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45:19 字数:4462 阅读进度:609/1780

到了监控室内,市公安局有些技侦上的干警和分管领导已经等在那里了。经侦王队长看了看现场,就对身边的汪超市长说:“汪市长、方市长,这个监控室,暂时就由我们来接管吧。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向局里的技术人员询问。你们领导可以回去休息,我们有什么进展,随时向你们汇报。”

这是要直接接管市了,要不你们回去休息吧。”

汪超市长说:“哪有这样的梁健都在这里,我们怎么可以回去呢不过,我们要是都挤在这里,恐怕就会妨碍他们的工作了。我们找个会议室,涉及的其他一些问题,我们再商量商量。”梁健对王队长说:“辛苦你了,王队长。”

王队长说:“不辛苦,这是职责所在。我们这就开工,一有发现,我就会到会议室找你们。”省里来的技侦干部开始工作,王队长就在一边上督看。技侦干部调取了那段视频进行进行分析起来,希望能够有所突破。

梁健他们到了班子成员会议室内,就坐下来抽烟、喝茶。此刻会场就只剩下了梁健、市长汪超、常务副市长方磊和市长助理从远亮。

梁健问道“当时,停在宾馆大门外的那辆黑车,应该能够迅速查到是什么人的车才对。”从远亮说:“这辆车子的牌照,市公安局已经找到了。但是对比之后,才发现是套牌。这样一来,就不好查了。”梁健皱起了眉头,要查一辆车,无论是套牌,或许不是,应该都是能够很快这查到才是,如今以各种理由来说没查到,无非就是市公安上某些人不敢查而已。

但是,梁健没有直接把这话说给他们听,他知道,在座的人,应该都是张省长这边的人,做事也是极尽全力的,只是还有一些错综更复杂的因素,他们也掌控不了。

梁健说:“我们耐心等等吧,可能省里来的干警有办法。”

在闻城市检察院的办案点之一,一个会议室内,市人大副主任曹青、市检察院检察长祝军,还有刚从谈话室内出来的黑衣人。曹青嘴里叼着一支黄鹤楼,手里端着一杯茶,双腿翘得老高,问黑衣人:“目前情况怎么样了”

黑衣人说:“这娘们还是不肯说。”曹青说:“女人就是这么死心眼,一旦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就什么都不顾了,什么事情就都想自己一个人扛了。”市检察院检察长祝青说:“所以,女人永远都休想干得过男人。”曹青又对黑衣人说:“接下去,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黑衣人说:“我们给她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她还不肯说,到时候我们要对她采取措施了。”曹青问道:“什么措施”黑衣人说:“第一步,我们先把她的衣服给全扒了,让她自惭形秽”

曹青听了,笑笑说:“你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也通知我一下。我也去观赏一下。这个女人,虽然徐娘半老,但是身材肯定相当不错,否则张强这种定力的人,也会上她的钩,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黑衣人邪笑道:“这样的时候,我们肯定是要通知曹主任的,没有你在场,我们怎么敢动手呢”曹青笑呵呵地又抽了一口烟,吐出了烟圈。

市检察院检察长祝军却有所顾虑,他说:“这样可能会有风险,我们这次把闻璇抓了过来,是没有经过任何合法程序的,这样对她进行审问,就已经是很冒风险的事情。如果我们的事情,遭到曝光,大家乌纱帽恐怕都要不保了。”

曹青却朝祝军略带嘲弄的说道:“祝检察长,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有胆量的人。但是你现在怎么表现得有些畏首畏尾呢这种事情,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干过如果万事都要合法,那就很可能什么都找不出来。”

祝检察长说:“不是,我就是觉得扒衣服,然后再那样的事情,太过违反做事常理了。万一”

曹青等着祝检察长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违反常理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祝检察长,我们已经非法拘禁这个女人了除非你让她说出,曾经给上面领导送钱的事情,承认她行贿。否则我们都将没有出路”祝检察长没有话说了,他只是感到有种骑虎难下的为难。

曹青对祝军说道:“祝检,只要我们把这件事情搞定,首长说了,等新省书记一到位,你和我都能够好好的动一动。这是首长亲口跟我承诺的,知道吗”曹青的这句话,似乎又刺激到了祝军。祝军问道:“首长,真的这么承诺了”

曹青说:“这能有假所以,你和我现在只要一心一意把这个女人攻克下来,让她供出她替张强所送的钱,然后白纸黑字写下来,呈送到上面,这件事情就等于是成功了一半。”

祝军说:“可是这个女人看上去很强悍,或许宁死也不会说。”曹青道:“那就摧毁她的意志摧毁她的意志之前,就先摧毁她的身体,让她变得一文不值,烂婊一个到时候,你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祝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曹青,他知道曹青一向心狠手辣,没想到心狠手到了这种地步。但是,他又想,也许真的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彻底攻破闻璇这个女人吧

黑衣人说:“曹主任的见地真是高屋建瓴。对我们下一步采取举措,真的是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曹青哈哈哈一笑说:“我知道你就好这一口不过,时间不用再拖12个小时了,再给她1一个小时,说就说,不说就先废了她再说吧,也不用客气了”

黑衣人听了当然兴奋不已,搓搓手说:“这我最高兴了”说着就会审讯谈话室去了。

闻璇本来以为这个黑衣人暂且是不会来骚扰自己的了,没想到他出去了没几个小时,就又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黑衣人冲着闻璇笑笑说:“女人,你的运气不好。我们老大说了,再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如果到时候,你再不提供你向谁行贿的那些信息,就休怪我们对你不那么客气了。”

已经将近过去了个把小时,技侦干警,还在管理监控的电脑前努力着。梁健和市长汪超、常务副市长方磊、市长助理从远亮、公安局长等人,还在会议室内等候着。省公安厅王队长迟迟没有过来,只能说明,那些被人为删除的视频,还没有找到。

梁健知道这事情肯定有难度,但是他相信省厅的人应该有想法。问题是,时间太过紧急,关于一个被劫持的人来说,一个小时可能是比一年还要长久。

正在这是,忽然小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队长王凯。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汪市长颇为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结果吗”王凯说道:“快了。那些人把视频删除还真够干净。对存放视频的硬盘都进行了格式化。”

听到这话,汪市长就盯着公安局长:“你是怎么管理手下的有人随意删除视频,你也不知道”公安局长一副苦瓜脸,他真心没有命令手下去这么干。至于监控,有专门一个部门在管,平时没事,谁又会去看视频。但是他显然不能这么回答,这么说就等于是失职,于是他在汪市长那里承认错误:“汪市长,我的工作没有到位。我现在就叫人去查,到底是谁干了这件事情。”

汪市长带着怒气道:“那你还不快去查”梁健说道:“这事先放一放吧否则可能会打扰到省里干警的工作。现在,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恢复数据,找到那辆黑车的去向。”王凯也说:“梁秘书说得没错,先让我们把数据全部恢复过来,再查吧。我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了。这硬盘虽然被格式化了,但是只要没被打碎,我们的技术人员就能找出来。”

这时候,大门忽然又被推开。进来一个人,就是省厅的技侦干警。他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王凯却对这个干警很了解,如果他没有收获,就不会随便离开电脑。王凯问道:“恢复了吗”

技侦人员说:“是的,找到了。”他之所以脸上没有笑容,是对自己完成这项任务,所用的时间不满意。这是他恢复格式化硬盘,用时最长的一次了王凯问道:“那辆车,最后开到了哪里去”技侦人员说:“市检察院。”

在场的人都相互看了一眼,劫走闻璇的人竟然会是市检察院的人汪超道:“梁秘书,那么我们派人直接前往检察院”梁健说:“好,马上去汪市长,你只要安排一个人给我们带路,至于干警我们自己有人”汪市长说:“既然他们敢这么违规抓人,也不排除有对抗的可能,市局还是派一批人去。等在外面,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的人冲进去。”

梁健说:“没问题,就这样。”于是一拨人就从市公安局出发,向着市检察院赶去。姚松和褚卫上了省厅的车,目前他们直接接受王队长的指挥。王队长让负责计算机监控的干警留在了市公安局,以备紧急状况出现。

梁健还是坐在林珊的车上,林珊说她今晚一定要见识一下这惊心动魄的时刻。

市长汪超由常务副市长方磊和市公安局局长陪同一起坐镇市公安局。梁健他们的车子,以争分夺秒的速度,向着市检察奔去。

在市检察院的房间内,曹青问黑衣人:“时间差不多了吗”黑衣人喝了一口茶,看了眼手机,说:“时间差不多了,我打个电话,看那个女人有没有要说的迹象了”说着,就那个手机打给了审讯谈话室的手下。

手下说,闻璇与先前没有一点变化。黑衣人说:“曹主任,这个女人太死心眼了。”曹青对祝军说:“祝检察长,我们就不用拘泥于她说不说了,我的意思是,呆会她即便想说,也别给她机会了,先攻破她的身体,心理防线自然崩溃。”

好歹也是受过多年司法工作训练的,祝军觉得这样做很不妥当,但是他也无法对曹青提出反对意见。毕竟,自己已经上了常青的贼船,想要中途退出,那是不可能的。常青上面有人,这时候退出,等于是得罪了常青背后的首长,人家首长正好是分管这一块,还不是自取灭忙的做法啊

为此,祝军也只好默认了常青的说法。

从市公安局向着市检察院奔驰,一队车子除了末尾是机关事务管理局林珊的车子,其他的车子都是警车。但是没有一辆车子,是开了警笛的。在这黎明前一个多小时,整座城市被黑暗笼罩,梁健却有种衔枚疾行的感觉。

越是接近目标,梁健的心情越是复杂,他心中不由默念,闻璇千万不要受到伤害。

这时候,从市公安局中一条短信飞出,在电磁波中不断变化着形状,直到进入了市检察院那个会议室的一部手机当中。这部手机正放在市人大副主任曹青的桌前。看到手机有短信亮了起来,曹青无意之中就拿起了手机。

这时候,黑衣人正要走出会议室却对闻璇去实施他们已经准备好的手段。一看手机上的信息,曹青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喊道:“不好,我们被人发现了。省公安局的人正在朝这边赶来,马上就要到了。”

曹青这一喊,其他人都慌了,表现的六神无主,就连同心狠手辣的黑衣人,也不由身子一震,毕竟朝他们赶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省公安厅的人,省厅的干警都不是盖的。

就在瞬间,警车飞速在市检察院的门口停了下来。市检察院的门,自然是关闭的,有门卫看守。看到警车停了下来,睡意朦胧的门卫,并不鸟公安。

公检法之间,本身相互之间就存在龃龉,在日常工作中也时常有互不鸟谁的情况。这个门卫,自然也无意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对公安说:“领导没有说过,你们要进去,要领导同意。”

碰了闭门羹,省公安厅的王队长倒是没有横冲直撞,而是跑到了梁健的车子旁,问道:“怎么办”王队长是这次行动的具体调动者,真正的指挥者却是梁健。梁健听说,就道:“这件事我来处理。”他就招呼姚松和褚卫,说:“将那个门卫,以妨碍公务铐起来我们的车子冲进去”

市公安局的人倒是知道,一般检察院调查、谈话和审讯的地方,都是在里面的一栋**的房子里。踏入这栋房子,看到的灯火通明。梁健就感觉,他们是找对了地方。王凯说:“去打开审讯谈话室,救出女人来”“是。”所有干警,全部冲去。

一个谈话房间被踹开,没人。第二个房间被踹开,没人。梁健他们撞入了一个会议室,也没人。桌上的香烟和茶还在腾着热气,王凯脸色一变,抓住桌上的一个杯子狠狠砸在地上地上说:“妈的,我们来晚了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