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直接逮捕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45:20 字数:4676 阅读进度:611/1780

技侦干警向市长等人做了汇报之后,他赶紧回到了监控室,开启短信监控仪器,监控从公安大楼此刻发出去的短信。果然,很快就发现有人向外发送短信。技侦干警动用技术,很快就截到了这条信息,并找到他的去向。

在小宾馆的房间里,闻璇被推倒在房间床上,双手被向后捆绑着。闻璇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对我非法拘禁、威胁我的人身自由,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曹青怒极而笑:“好,这个女人嘴硬的很,我看她的身子倒是挺软别跟她废话了,看来她是要逼着我们让她爽把她的衣服全扒了”闻璇知道,只要自己不说,这一时刻早晚会来。但,此刻看到他们要动她,闻璇还是惊恐不已,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同时剧烈挣扎,踢腿蹬脚,不让他们近身。

黑衣人马上喊了几人进来,按住了她的双手、双腿,使得她不能动弹。闻璇就大喊救命,她的嘴巴也很快就被堵住。黑衣人亲自动手,一把扯去了闻璇的外裤,露出她的内衣。

曹青说:“呆会大家都有份。”市检察院检察长看到闻璇丰满之臀,转过了脸去,对曹青说:“曹主任,我呆会再进来。”曹青看到闻璇的身体,已经按耐不住,回了祝军一句:“呆会叫你来爽”说着,曹青就要去解裤腰带

市检察院检察长刚走到门口,手才摸上门把手,还未来得及打开,忽听得砰地一声巨响,眼前的房门瞬间弹了过来。由于他毫无准备,这一撞击,直接把祝军撞到在地板上,“轰”地一声,祝军直接昏死过去,不省人事。“谁找死啊也不敲门”黑衣人怒斥。

看到冲进来的人有身穿警察制服的,黑衣人也慌了喊道“警察”说着就想要夺门而出,被梁健抬起腿,一脚踢翻在地。梁健看到有个男的正在解裤带。边上一个市局的干警上来“咔嚓咔嚓”拍了照片,铁证如山。

拍好照片,梁健就上去狠狠一把揪开,甩到墙上。曹青年纪大了,被一米八的梁健一甩,撞在电视柜上,脑袋就开始流血。

梁健看到闻璇只剩一件黑色紧身内ku包裹着臀部,赶紧将她的外裤套上。原本按住闻璇的那几个家伙,看到警察之后,早就松手想逃跑,结果被涌入的警察,用警棍打得一个个只剩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的份儿。

很快在省公安厅的指挥下,曹青、祝军和黑衣人等一批人都在旅馆里被通通逮捕。曹青还在喊:“你们是谁敢抓我你们给我弄清楚,老子是什么人”梁健上去看着曹青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那个曹青吗以前,你是闻城市人大副主任,现在你是犯罪嫌疑人,犯什么罪你应该清楚。刚才我们照片都给你拍好了。”

曹青依旧虎着脸说:“你知不知我的背景你敢动我,小心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梁健说:“放心,我现在就让你哭。”说着梁健就想要揍曹青。“等等”这时候,已经被解除了捆绑的闻璇阻止了梁健,说:“还是我来吧。”

她忽然一脚就揣在了曹青的裤裆里。曹青顿时双手捂着下面的玩意,猫着身子“嗷嗷”的声音只发出了“两声”,就不做声了。接着,就只有老泪纵横的份儿了。王凯发号施令道:“人都给我带走。”

市检察长祝军也已经清醒了过来,他对于自己的逮捕,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惊讶的是,在他们有公安局内线的情况下,梁健他们怎么又这么快找到了他们。祝军在被带走前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

身边的一个闻城市干警说:“他是市检察院检察长。”梁健看了这检察长一眼,见他脸上并没有如曹青那种恶心人的萎缩样子,他就说:“你想问什么。”祝军问道:“第二次找到我们,为什么能这么快恢复被删除的监控视频,你们不是起码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吗”

梁健道:“复原被删除的监控视频,的确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们没有去恢复。”祝军就更加不解了:“没有监控,你们怎么能够找到我们的去向。”梁健说:“既然你这么感兴趣,那我就来满足你的好奇心吧。我们知道,只要我们一恢复监控视频,就会有人来向你们通风报信,我们索性就假装已经恢复了监控视频,这样一来,市公安局内部那个给你们通风报信的家伙,就会按捺不住向你们通风报信。我们盯住了那一时段公安大楼发出去的短信,那一分钟里只有一条,盯上这条短信的去向,就等于是找到了你们”

祝军听后,就知道原来他们是中计了。梁健也不给他们再多说什么的机会,就对王凯说:“王队,将他们带走吧”王凯吩咐手下,将在场所有人都带去了市公安局,对于拍摄的现场照片,王凯在移交给市公安局之前,全部备份,由其中一位省厅干警,即刻赶回省厅,办理正式证据登记,防止被中途截留或者毁坏。

林珊也是跟着梁健上楼来的,此刻由她负责扶着闻璇走出宾馆。到了车里,受到了惊吓的闻璇,这会儿坐在车里,放松下来,原本紧绷的神经,就化作了眼泪和哭声。林珊安慰道:“闻姐,你别哭了,已经安全了。”梁健坐在前座,没有转身:“让她哭吧,哭了会舒服一些。”

任由闻璇在后座上哭泣和流泪。天色已经渐渐转亮,汽车在街上行驶着,这个不眠之夜,果然是没有白费。梁健很有些倦意,很想好好睡上一觉,但还有收尾的工作必须完成。他必须强自支撑到事情做完。

梁健首先想到的是给张省长打去电话。张省长那边,还有火车的声响,朦朦胧胧的。梁健还没有开口,张省长说道:“梁健,你等等。”想必张省长是要从座位上走起,找一个能说话的地方去。一会儿,张省长说:“好了,可以说话了。”

梁健说:“张省长,先前你发短信来时,我正在忙着。”张省长说:“短息发错了。本来想发事情进展,被边上的人撞了一下,变成了事情假装。”梁健笑道:“假装两个字起到了作用。现在闻璇已经被我们安全解救出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张省长悬着的心,一下子就安稳地放了下来。他问道,劫持闻璇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梁健将曹青、祝军等人的情况说了。张省长说:“果然是这个曹青。他尽然私自动用国家机器,不经过任何程序,就私自拘押企业家,这种情况一定要从重处理”

尽管知道曹青有着北京方面的强大背景,但是这次张省长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曹青。否则他还不得在整个江中省耀武扬威。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何况只是一个首长的老婆的表弟这场战役必须开打。

张省长说:“我会给省公安厅夏厅长打电话,让夏厅长一定要依纪依法、实事求是地处理此案”梁健说:“我建议将曹青带回省城调查,我感觉闻城市根本压不住他”张省长说:“我同意。这一点我也会亲自跟夏厅长说明。”

张省长又问道:“闻璇现在状态还好吗”梁健听出张省长语气之中的在意,就道:“张省长请放心,她现在就是情绪还有些不稳定,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

张省长说:“梁健,不管用什么办法,你要确保她的安全。”梁健说:“张省长,请放心,我打算将她带会宁州。等她稳定之后,在让她自由活动。”张省长默认了。梁健说:“张省长,你什么时候回宁州我去火车站接你。”

张省长说:“如果顺利,我晚上就会上火车,明天就能到宁州。”梁健说:“明白了,我这就去处理剩下的事情。”

到达市公安局,市长汪超和常务副市长方磊,看到省公安厅抓捕的人员,竟然是市人大副主任,都非常惊讶。市长汪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对梁健说:“梁秘书,这件事情,是不是能够先不外传毕竟涉及到了闻城市人大班子成员。”

梁健说:“这是已经铁证如山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当然我不会去宣扬此事,但也不能就因为犯罪的人是市人大副主任,就要遮丑护短。关于接下去的处理,省公安厅会全权处理。”

省公安局夏初荣厅长打了电话给王凯,指示他必须将曹青和祝军带往省里调查。市长汪超只好同意,并给市委书记顾海洋打了电话。顾海洋一听也是一惊,马上问到,有没有可能不把曹青带去省公安厅。但是,当他听说省公安厅长已经明确指示,要带回省城,再则省长秘书梁健,也是为这事专程赶到了闻城,就知道这次曹青肯定是闯了大祸。曹青与张省长之间有宿仇这点大家都清楚,这次曹青所为,肯定已经是深深触怒了张省长。为此,顾海洋也不敢硬性将曹青留在了闻城市。

除了曹青和祝军,所有其他的人员都交给了闻城市公安上调查。

清晨的曙光已经照亮了闻城市,梁健他们不想在这座具有浓重金钱味的城市里多呆,在市公安局食堂中用过早餐,就匆匆往宁州赶。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林珊,将他们送到高速,才回自己的单位。她没有再对梁健说起调动的事情,但是,梁健心里却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如他第一印象想的那般现实。或许当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时,他可以帮她一把

回到宁州市,梁健将闻璇安顿到了省府办定点的东湖宾馆,省公安厅方面派了两名公安人员执勤保护闻璇。梁健对闻璇说:“张省长明天应该就会从北京回来,如果张省长要来看你,会提前通知的。其他时候,你先在这里休养一下吧。”

闻璇伸出手,对梁健说:“很感谢你梁健。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已经被那帮人我此生可能也就毁了”闻璇的手软软的,还有些凉。在梁健的心里,缺少呵护的女人,手往往就是有些凉的。

梁健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是在执行张省长的任务,也是保护一个女人免遭不法之徒的侵害。你好好休息吧。”梁健感到自己也的确需要休息了。他已经差不多两天没有睡觉,必须赶紧回家补觉。

省公安厅对曹青和祝军的调查,却没有任何的停止。他们立马派了专案人员进行轮班调查审讯。原本审讯的任务应该由其他处室负责,但是根据夏初荣的意见,人是谁带来的,就由谁负责调查,否则不了解情况容易误事。于是王队长仍旧负责案件的调查工作。

王队长说:“有任何进展,我们都会马上通知你。梁秘书,好好回家补一觉吧。”梁健说:“那你呢也需要休息。”王队长说:“我就在审讯室外的监控室沙发上睡觉,我哪里都能睡。”职责在身,就只能做出牺牲,梁健对王队长的敬业精神,感到一丝的佩服。

姚松和褚卫也被留了下来,参与审讯工作。梁健在离开之前,将王队长拉倒了一边问道:“王队长,你们省厅还缺不缺干警”王队长会意了梁健的意思,说道:“省厅永远都缺基层经验丰富的干警。”

梁健问道:“你觉得姚松和褚卫两位怎么样”王队长点头说:“很不错。头脑清晰、动作迅速,执行力很强。”梁健说:“我需要的是真实的评价,不是因为我说好话。”王队长说:“这就是我的真实评价。”梁健说:“那你觉得留下他们两位,有没有问题”王队长说:“我这里肯定没有问题,但是,调动干部需要主要领导说了算。”

姚松和褚卫自从梁健当上南山县委常委之后,就经常被他借用承担一些重要任务。这两个人忠心耿耿,对他的任务竭尽全力,每次都办得很好。自己离开镜州市之后,就一直想到,这两个人如果留在县里,就太浪费了。

一方面原来认可他们的霍海局长,也已经调到永州市,新任局长也许会对他们不利;二是梁健感觉,无论是张省长还是自己,都需要这样两个信得过的人放在身边。这显然比他们呆在南山县从事一些普通的工作,更有意义。为此,梁健对王队长有这么一问。

既然王队长这关过了,梁健就说:“那好,夏局长那边我会让张省长帮助去打招呼。”王队长拍了拍梁健的肩膀说:“这就没问题。其实,警察的能力素质强不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人如果在我队里,我倒是能轻松许多。”

梁健笑说:“那你可要请我吃饭了我给你推荐了这么好的人。”王队长说:“那当然,等我们忙完了这一阵子,我们兄弟一定要聚一聚。”梁健说:“就这么定了”与王队长谈好,梁健还找姚松和褚卫一起到阳台上抽一根烟。

梁健对他们说:“我有一个想法,但是这先得征求你们的意见。”姚松和褚卫都尊敬地看着梁健说:“梁秘书尽管吩咐。”梁健抽了一口烟道:“这次不是吩咐,是征求意见。把你们调到省厅,你们愿不愿意”

姚松和褚卫面露喜色,相互看了一眼道:“这是真的”梁健笑说:“我忽悠过你们吗不过这事还未经过领导同意,如果你们愿意,我就去请示领导。”姚松和褚卫异口同声道:“太谢谢梁秘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