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张府之客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45:21 字数:3247 阅读进度:613/1780

睡眠真是好东西,特别是对非常疲倦的人来说,睡眠可以让人放松、消除疲劳、减轻压力。这十四个小时之后,梁健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顿时轻松了。看到身边漂亮、可人的妻子项瑾,梁健就按捺不住那一丝念头。

项瑾尽管带着小抱怨问他“一醒来,就在想啥了呀”可梁健的手就在她凸起、饱满的地方使坏了。项瑾的身体,似乎一直都是他尚未探秘够的神秘所在,只要给他机会,他都会ji情四射。

两人做完了运动,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起来,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项瑾已经吩咐了保姆替他们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两人坐了下来,梁健说:“今天如果是休息天就好了,可以跟你喝一杯红酒,在家好好休息一天。”

项瑾说:“你想让他成为休息天,他就可以是休息天。只是你自己恐怕放心不下手头的那些工作。”梁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道:“张省长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得去车站接他。另外,省公安厅逮捕的两个人,目前审讯应该还没有结果,否则应该早就打电话过来了。”

项瑾说:“所以,今天成不了你的休息天。”梁健苦笑了一笑说:“这两天,你感觉如何”项瑾说:“自从到了宁州之后,空气、水都比北京好,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好多了。”梁健说:“这样就好。我昨天回来的时候,莫菲菲就不在,她是回镜州了吗”

项瑾道:“她是听说你要回来了,才离开的。她说,是镜州的公司召唤她去开股东大会,他们公司正在竞投市中心的一个重要地块,现在看起来是要有眉目了。”梁健一想道:“对,我记起来了,莫菲菲早前就跟我说起过,他们想要拿到市中心的一个重要地块,那里曾经是四中和机械厂区,目前都已经搬迁了。他们要在这个地块上,建设镜州最高的大楼。”

项瑾笑道:“最高的大楼难道他们想要建造双子塔啊”梁健说:“哎,好像就是哎。”项瑾笑说:“美国人的双子塔都被飞机撞了,还建双子塔”梁健说:“具体不清楚,以后问她。今天你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关系吗”

“放心吧。我并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主,而且今天保姆阿姨,会在家里帮助打扫房间、晾晒被子,差不多一个下午就过去了。”项瑾朝梁健微微笑着。

从家里出来,梁健先是给王凯打了电话。王凯一直都在工作,梁健以为他肯定是有些精神不振了,但是从电话之中听,王凯状态还是不错。梁健询问,调查的进展如何。王凯说:“这两个人都是领导干部,心理准备还挺充分。他们还在那里死扛,不肯说出他们劫持闻璇的目的。那个市人大副主任曹青,甚至还一口咬定是张省长要陷害他我们正在考虑,如果这家伙一直这么说,我们可能要采取一些措施了。”

梁健听后说:“采取措施的事情,你们要先缓一缓。曹青的后台不一般,我们还是要谨慎行事,这事等我向张省长请示之后,再说吧。”王凯说:“那好,我等你的电话。”

与王凯通完了电话,梁健就直接去了火车站,接了张省长。接过了张省长的包,梁健问道:“张省长,我们是去省公安厅,还是去东湖宾馆”张省长想了想说:“省公安厅我就不去了。曹青他们违反乱纪,按照法律规定,进行调查和起诉就行了,我不插手了。我们还是去一趟东湖宾馆吧。”

梁健就让驾驶员往东湖宾馆开了过去。梁健引导张省长去闻璇的房间。在过道里,张省长的手机响了起来。张省长到了宁州就将手机交给了梁健。梁健一看来电竟然是张省长的夫人葛慧云,就把手机交给了张省长。

张省长接过了手机。葛慧云问他到宁州了吗张省长也不隐瞒,他说刚到,正在东湖宾馆,要去看闻璇。对于张省长,在葛慧云面前,直接说到闻璇的名字。梁健不由想起了自己保存着的张省长和闻璇的照片。这就让梁健觉得很是微妙。

张省长对着手机说,“我明白了。我会邀请她的。”张省长将手机交还给了梁健,走到了闻璇所在房间的门口。看到两个便衣正牢牢的守卫着,张省长对梁健说:“就是在这里”梁健说:“是的。”然后他转向了便衣说:“我们是来看闻璇的。”

闻璇正在房间休息,她看到张省长进去,脸上露出了喜色。张省长跟闻璇问了好,闻璇颇为关心张省长的北京之行:“张省长,北京的事都顺利吗”张省长点了点头说:“都好。”闻璇的神色像是放松了下来。梁健主动说:“张省长,我到外面打个电话。”张省长点了点头。

梁健走后,闻璇朝张省长走近了一步,像是要投入张省长的怀抱,张省长避开了走到了窗前。闻璇说道:“张省长,既然你不再需要我,为什么还要让人来保护我,让人来救我呢”张省长转过身来,看向闻璇,他说:“我们俩曾经有过心有灵犀,我很珍藏那段日子,我一直会记着,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我身上的责任,无论对组织的培养,还是对家庭的职责,我们都不能再往前走了。”

闻璇看着张省长,默然不语。张省长说:“我夫人葛慧云,想请你去我家里住,你愿意去吗”闻璇很是惊讶地看着张省长,好久,然后微微一笑说:“好啊。我还没见过张省长的夫人。”张省长说:“那我们这就走吧。”

梁健和那两个公安干警,一直站在外面等候,梁健和两个干警聊了聊天,他们都很高兴。毕竟梁健是省长秘书的身份摆在那里,对他们来说,能够认识梁健也是一件好事。两三分钟的时间,闻璇的房门就打开了,张省长走在前面,对梁健说:“梁健,带着闻璇到我家去吧,我先去一趟办公室,晚上我们一起在我家吃饭吧。”

那两位干警,都是很羡慕地看着梁健。作了省长秘书,果然就不一样了,都能跟省长在一张桌上吃饭,这就是待遇张省长忽然对这两名干警说:“你们在宾馆自己安排一顿饭吧,吃得好一点,也辛苦了。省政府办公厅会结帐的。”对于张省长的关心,两名干警受宠若惊,说道:“谢谢张省长,不过我们也没出什么力。这里的任务结束后,我们就回厅里工作了。以后有任务,希望张省长还能安排我们,这是我们的荣幸。”

张省长转过来说:“梁健,这个事情你记着就行了。”梁健回答说:“我记住了,张省长。”梁健陪同闻璇去家属区张省长的别墅。一进门,张省长的夫人,葛慧云就迎了出来。她肩头披着一块大围巾,穿着庄重典雅,却也透着一股这个年龄段女人特有的温柔。目光与闻璇相对,微微笑着说:“闻璇,快进来。我跟你说,今天我这里有些茶,你帮助品一品,到底味道如何”

闻璇是生意女人,生意女人与生意男人不同的是,她们对于生活品质有更多的了解,因为她们不仅是做生意,而且还做男人的心。为此,对于男人感兴趣的事情,她们基本都能了解一点。闻璇当然也了解茶、了解酒,还了解手表、汽车、手机等等。对于葛慧云的茶,她当然也能说上几句。但是,对于葛慧云带点自来熟的风格,也颇为惊讶。

她原本以为,葛慧云会是那种板着脸的官太太,可如今看到,葛慧云更像是那种心无芥蒂的小姐妹。闻璇就与葛慧云做了下来。葛慧云问梁健:“梁健有空吗要不也坐下来品一杯茶”梁健摆摆手说:“我这人不会品茶,只会牛饮。张省长那边还有事呢,我还得过去。张省长说了,晚上他会回来一起吃饭。”

葛慧云说:“那好吧,你们都很忙,我也不留你了。晚上记得一起过来吃饭吧。”梁健点了点头说:“张省长已经跟我说过了。”从张省长家出来之后,梁健越发觉得,葛慧云真的是一个极聪明、极能干、极有涵养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或许能够成就一个非常成功的男人。

梁健脑海里,不由就出现了两句话“上善若水”、“以柔克刚”,葛慧云应该是深明其中意义的。从张省长家里出来,梁健就去了张省长办公室。看到梁健这么快就来了,张省长问道:“闻璇到我家还好吗”梁健说道:“如果不知道她们是第一次见面,恐怕会以为她们是姐妹。”

张省长一笑说:“如果不是因为闻璇花园的事情,闻璇可以把她的企业做得更大。”梁健说:“有些事情都是机缘巧合,勉强不来。”张省长看着梁健笑道:“梁健,你说话,怎么都比我老气横秋了”梁健说:“也许张省长的心态本来就比我年轻。”这话有些拍马屁之嫌了,但梁健也是随口说说,不能老是在领导面前一副清高脱俗的样子。张省长果然笑了,他说:“我还以为梁健是不会说一些奉承人的话的。”

梁健任由张省长调侃,接着就打出了自己的牌:“张省长,这次在闻城的行动中,我发现了几个有用之才。”他知道张省长是一个爱才之人。果然,张省长感兴趣地道:“你倒介绍一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