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害群之马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45:26 字数:3204 阅读进度:618/1780

这真的已经是一个没有凭恃、没有身份,就寸步难行的社会了吗张省长不带一批随从,不事先通知企业,就要被看做无良社会人员来对待张省长很是愤怒,喝道:“你们敢这个社会还有没有王法了”

五短男人笑了笑:“这个社会,讲的是实力,少给我书呆子似的讲王法上,把他们的手机给我抢下来”张省长原本是在梁健身后,此刻他走上前,站在梁健身侧,对梁健说:“我也练过几年的拳,好久没用,这次正好来试试。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梁健没想张省长也会如此血性,就说:“好,张省长,我们今天就当练练手吧。”等到一个保安来抓他衣领的时候,梁健脖子微微往后仰去,右手的拳头扬起,击中对方的脖子里,那人吃疼,差点摔倒在地。

边上向张省长扑去的人,被张省长瞅准了部位,一脚踹在了腿弯,直接单膝跪倒在地。张省长和梁健交换了一下眼神,说道:“还行吧”梁健笑说:“张省长,你真的是练过的身手很不错”五短男人看到梁健和张省长似乎很有两下子,并不是身边的四个保安能够制服的,就一个电话打到了企业里。

一会儿功夫就有数十人出来了,都是厂里的保安人员和车间管理人员,将梁健他们团团围住了。这些人手里,都握着棍棒或者器械,对张省长和梁健虎视眈眈。梁健和张省长尽管是学过一些防身之术,但毕竟都不是专业武者,更不是中南海保镖,双手难敌十掌,梁健感觉,现在问题有些严重了。

由于他们刚才已经离开车子,驾驶员的视线也被厂区的建筑挡住,如果这些厂里的人真对他们动粗,打伤了张省长,那该怎么办不给他多想的时间,

就听到五短那人说:“给我收拾他们”

接着那些棍棒就朝着梁健他们招呼过来,梁健不管太多,看到一个棍子朝张省长那边敲下,他抢了过去,用手臂遮挡,听到“砰、嗙”的声音,棍子直接打在梁健胫骨上,钻心之疼,刺激着梁健的神经,但是他强忍着,庆幸没让棍子达到张省长的身上。

那些人还不满足,身边一圈棍子,又向他们两人招呼过来,这次出手的人太多,梁健也感觉无能无力,张省长可能也要挨棍子里。梁健只能张开手臂,尽可能地替张省长遮挡一番

“都给我住手”“散开”“混蛋,你们都在干什么”忽然从那帮人身后,想起了怒斥声。由于听到其中一个声音,是横申印染老总的声音,那些保安不敢再动了,拽着棍子退开

。这才避免了张省长挨到了棍子。

梁健和张省长这才看到,有一批人已经急匆匆的赶到。里面赫然有市政府秘书长李乔,竟然还有宁州市长潘家盛和区里的主要领导,另外一个人的行为非常显眼,这人五十岁的年纪,个子并不高,

脸上有些坑坑洼洼,他当着大家的面,就给五短男人一个巴掌,喝道:“你是瞎了眼了,敢不经我的允许,在这里企图让保安打省长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们横申的员工,你被炒了”

五短男人一声不敢吱,任由脸上有些坑洼的男人打骂。坑洼男人对那些人喊道:“还不给我赶紧滚蛋,在这里作死吗”那些人看都不敢看张省长和梁健,都感到自己今天是碰上硬钉子了,这饭碗可能真的是要保不住了,赶紧都退了下去。

坑洼男人感激赔礼道歉:“张省长,我是衡申老总培友人,都是我对职工管教不严,向张省长请罪了。”张省长冷笑一声:“恐怕是培总管教的很好,所以你那些管理人员和保安才会对你这么忠心耿耿,对于别人才会这儿飞扬跋扈吧”

遭到张省长的讥讽,培友人却极其圆滑地道:“张省长批评得对不过今天的举动,肯定是这些家伙吃错药了,跟我培友人真的没有关系。今天我就开除他们,这种害群之马不能留。”

梁健却忽然插话:“这种害人之马,培总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开除放到社会上,无非是给社会增加负担。”宁州市、区领导,很惊讶梁健在领导说话的时候,却随便插话进来,或许会引得张省长反感。没想到张省长非但没有反感,还很赞同梁健:“我觉得梁健说得很对,这种害群之马你就留着自己消化吧,不要给社会增加负担了”

培友人说:“我按张省长的意思办。另外,我想请张省长到我们企业参观一下。”宁州市长和区主要领导,也都希望张省长能够消消气,

今天的事情最好能找到一个办法,得到弥补,否则张省长对宁州市和这个区的印象是差到极点了。于是劝道:“是啊,张省长,既然来了,请到企业里考察一下吧”

张省长朝市、区领导扫了一眼说:“等这家企业的周边,没这么臭不可闻了,我再去考察吧。”李乔秘书长看出张省长的意思,就对市和区的主要领导说:“张省长要回省里工作了,今天不再考察。刚才张省长所说的话,你们要记在心上,回去之后好好研究,提出整改举措今天这到底是什么事”然后,李乔微微曲了下身子,对张省长说:“车子就在那边,张省长我们上车吧。”

张省长和梁健上了车,留下宁州市长和江侧区的主要领导傻在那里。市长颇为恼怒地对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说:“你们企业怎么搞的,敢对省长动棍子”培友人一副很冤的样子:“谁知道他们俩,会是一个省长和一个省长秘书呢哪个省长下来,不是身后跟着一班人的”

市长道:“你根本不了解张省长的作风,很多地方他都要亲自去看。现在,你得罪了张省长,也让我们这些市、区领导跟着你得罪张省长这件事怎么弥补”这个培友人还不以为然地道:“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得罪过领导,最后不都是解决了官场上的事情,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到明天给他那个秘书,塞个几万块钱,事情肯定就解决了”

市长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反正你得把事情给我平息了,让领导把怒气给消了”培友人说:“没问题,交给我”

张省长和梁健回到了办公室,梁健给张省长倒了水之后,主动认错道:“张省长,今天是我考虑问题不周,差点害张省长被那帮子人给打了。我这个秘书没当好,请张省长批评。”张省长摆了摆手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帮我挡了人家的棍子,手臂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梁健说:“没什么大问题。”张省长说:“接下去,你要注意了解这松塘江边,到底有多少企业,就跟这家衡申印染一样,在私下排污一方面,你可以让环保部门去检查和统计,我呆会就会给你有关批示;另一方面,你也要掌握第一手的资料,不能省环保部门说了什么,就认为是那样了。”

梁健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细细掌握这个数字”张省长看了看梁健说:“还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梁健说:“这个周末我要去一趟北京,将我妻子送回她父亲那里。”张省长说:“哦,对,我听说过,你夫人是北京人。应该的,是应该经常回去看看家里人。你好好地把人家送过去吧。如果时间来不及,周一不来也没关系。”梁健说:“谢谢张省长,周一,我应该能够正常上班的。”

梁健刚刚从张省长的办公室走出来,就在走廊中碰到那个不讨人喜欢的魏雨。梁健本就心情不太好,又见到这个女人,就没跟她打任何招呼,朝自己办公室走去。没想到魏雨从后面喊梁健:“梁秘书,李秘书长让你一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就去他的办公室。”

梁健心想,这下糟糕了,

今天害得张省长被打,李秘书长肯定要批评自己了。梁健赶紧去李秘书长办公室敲门,推门进入。男子汉有错敢担当,梁健一进入李秘书长办公室就道:“李秘书长,真对不起,今天是我考虑不周,若不是你及时替我们解围,可能后果会很严重。”

李秘书长在椅子里看着梁健,等他说完之后,才道:“梁健,你认识还是及时到位的,我就不再多说你了。不过,作为在省政府办公厅呆了这么几年的老干部了,我想跟你说两句话,一句话是,有时候领导会有一些想法,会很新,也是为了掌握实情,但是我们要替领导多想一点。领导是只有在位置上,才是领导。领导只有众人的簇拥下才是领导。不能随便让领导单独行动,关键是如果不通过组织,不通过一层层向下传递,很可能人家根本就不知道领导是哪个级别的领导,或许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话,领导的威严和安全都会得不到保证。这后果会很严重。掌握事情是小,如果领导的威严和安全受到了威胁,那就得不偿失了

“第二句话,那就是遇事多汇报,总是没有错的,你说对吧。这等于是多了一个人为你分担责任,梁健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能听得进去吗”

“能听得进。”梁健只能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