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霸气外露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45:27 字数:3250 阅读进度:620/1780

这位叫作华建军的官员,是最近国内政坛上比较有名的官员,目前正在国家一部委担任党组书记和部长,实权部门,位高权重。早几年,曾经在广安省担任省长,就已经很有名气。他是喜欢抓特色工作和创新工作,他还非常的大手笔。

还是在广安省会城市巨通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他就以大手笔改革城市建设而著名,模仿罗马角斗场,建设了一个全名体育馆,还将巨通市从一个普通的海滨城市,打造成为了国内最干净的海滨城市。当然,是否真的是最干净的则是两说,至少当时的报纸和杂志上是如此宣传的。由此,可以看出,华建军还非常善于掌控媒体为其造势。

在梁健的印象当中,华建军一直是高大上的形象,比这一些业绩更让人瞩目的是,华建军拥有着非常雄伟的家庭背景。这样的领导干部,想要不上去都难。为此,偶然在报纸上看到华建军的名字和他儒雅风度的照片,梁健并不是没有一丝想要见见庐山真面目的好奇。

为此,一听到“华建军”的名字,梁健就忍不住问道:“爸,这个华建军,就是曾经在在广安省担任过省长的华建军吗”项部长说:“不错。真是难缠,我电话里已经明确告诉过他了,晚上不要来家里,却还是要来”项部长对保姆谢阿姨说:“那你让他进来吧。”

华建军是政坛上很多人都想一见的人物,但是项部长对登门拜访的华建军,却是如此不感冒,使得梁健很是意外。但由此可以看来,自己的丈人项部长权位之高,是足够让梁健震动的了。

重要人物谈话,梁健感觉自己在场恐怕不太合适,就对项部长说:“爸爸,我先去看看项瑾。”项部长对梁健点了点头说:“我和华建军的谈话时间不会长,待会我还有事找你。”梁健点头说:“我知道了,现在还不会睡觉。”

梁健正打算走出去的时候,只见一个儒雅风度的人迈入了项部长的书房。这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系着蓝色领带,足蹬黑皮鞋,给人更像是拥有几百亿资产的企业老总,接着是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项部长好啊,今天项部长说没空,原来是女婿和女儿回来了。”

项部长此刻脸上稍稍有了一丝不太明显的笑容说:“华部长今天怎么想到特意要过来本来约个时间到我办公室谈更加方便。”

华建军说:“主要是从青海回来,那方面的领导送了我一点虫草,我急着想给项部长带过来,刚才已经交给保姆了。这些虫草,是绝对的正版、野生,市场上买不到。”梁健心想,这华部长拿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不同反响。

项部长对这些名贵的滋补品似乎并不是特别来劲,只是淡淡地说:“华部长,请坐吧”华建军忽然把目光转向了梁健,看了一眼说:“这位就是令女婿吧”项部长说:“哦,对了,忘了向华部长介绍了,这位就是我的女婿梁健。目前在江中省工作。”

华部长笑着,目光盯着梁健的眼睛说:“现在是张省长的秘书吧真是年轻有为,一看就是人才。”梁健很惊讶,华部长竟然对自己的情况也很了解。人就是如此,只要别人重视自己,你也就很容易对对方产生好感。

对于这位华部长,梁健也不由产生了一丝好感,回答道:“是的,华部长,感谢领导关心。”华建军说:“我本还想能再多心关心呢。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关键还是要看项部长啊”华建军的话,更是让梁健感到吃惊,不知他到底什么意思。

这时项部长说:“梁健,你先去陪陪项瑾吧,我跟华部长聊聊。”梁健马上收拾了自己的猜想,告辞出去。华部长还跟梁健握握手,挺用力,给人的感觉,仿佛他很尊重你。梁健感觉有些神奇,今天不仅仅见到了政坛明星,人家似乎还了解自己,心中不由有些飘飘然。

然而,项部长房间一出来然就清醒了。人家对自己客气,并不是因为他梁健自身能力或者地位,而是因为他梁健是项部长的女婿。从项部长对待华建军的态度上,可以看出项部长并不是特别待见华建军这个人。

梁健告诉自己,一定要清醒,要保持警觉。越是在大人物前,就越是如此。大人物往往具有很强的魅力和掌控力,如果在大人物前不能保持镇定,说不定很快就会失去自我。这一反省,就是今晚梁健的一大收获。

梁健在项瑾身边的沙发中坐了下来。项瑾看了看梁健,问道:“是不是很吃惊,华建军会过来”梁健笑笑说:“是有点吃惊,毕竟在国内政坛上,这个人很有名。”项瑾说:“名气和本人,往往不是特别对等的。”

梁健想,项瑾生活在这个家庭,对于官场上层见得多了,早已经对什么政坛明星、官场潜力股都司空见惯了,这就是见识了,也就是环境的优势。梁健问道:“他来爸爸这里,是为什么呢”项瑾说:“这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只知道,爸爸似乎一直对这位华部长不是特别热情。”

梁健点了点头,这是高层的事情,他太多去探听,就会变成一个打听小道消息的小人,就不再多问,对项瑾说:“我陪你早点进去休息吧”项瑾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向二楼房间的时候,项瑾说:“这位华部长,是一个很会权术的人,也是一个很会树敌的人,据说很多与他树敌的人,最后都倒下了,而他却一步步往上走。”

梁健对此倒不是特别熟悉,这与华建军儒雅的外表倒是特别相称,不过他也知道,很多外表儒雅淡然的人,在运用起权术来都是心狠手辣。到了房间,梁健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个华建军的事情,想陪着项瑾,让她早些睡下。

时间也不是特别早了,两人坐在床上看书,由于房间里比较安静,对楼下的情况也能听得清楚。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楼下就响了脚步声。大概是谈话已经结束了,梁健对项瑾说:“我下去一下,爸爸说,等华建军走了,他还有话要对我说。”项瑾这些天在看一书很入迷。

梁健下到楼梯的时候,项部长正和华建军走向别墅门口。华建军看到梁健之后,停住了脚步,主动对梁健伸出手来。梁健出于礼貌,上前与他握了握手。只听到华建军说:“这么出色的年轻人,其实可以给更优秀的领导当秘书,这样发展起来更快,道路更加宽广。”

这言下之意,仿佛就是说,当张省长的秘书,有些屈才了。梁健笑笑说道:“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岗位,我感觉现在的岗位已经蛮适合我了。谢谢华部长看得起。”

华建军复杂的笑笑,然后对项部长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家门。都是很有个性。尽管项部长不是特别同意我去江中省,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去努力。这次来,也算是告知项部长知道了。”华建军说着,眼中精芒更深,甚至隐含着一丝阴沉。

由此,梁健猜测,华建军这次的登门拜访,像是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为此心里不爽。只听项部长说:“这是你的选择,我不加干涉,也没有话说。我送你出去。”

听到项部长下逐客令,华建军神色拉了下来,瞪了梁健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保姆谢阿姨,帮助打开了房门,华建军这时,忽然又转过身来,满面春风地朝项部长伸过手来,说:“再见,再见,”

此刻他的笑容,似乎是发自内心一般,又似乎刚才所有不愉快的对话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项部长和梁健都看着他上了一辆豪华轿车离去之后,才返回屋子里。项部长问梁健:“你觉得华建军怎么样”梁健笑笑说:“他也许是精于官场之道,但是没有我想象之中那么大气”项部长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华建军”

这个梁健不能乱猜,只是听着:“因为华建军这个人,有时候太装了。太装的人,明显不是那种雄才伟略的人。太装的人,很容易误入歧途,因为他表里不一,就容易失控。”对项部长的这句话,梁健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他感觉是挺有道理的。

回到了项部长的书房,华建军的茶杯,保姆谢阿姨已经取走。又给梁健倒上来了茶。项部长说:“先前本想对你讲的话,被打断了。现在,我接着告诉你一个重要消息。你们张省长,短期内恐怕是当不了省书记了。”

梁健很惊讶地看着项部长:“那是谁去当”接着他就这个晚上华建军的话,问道:“难道华建军去当江中省书记”项部长点了点头。梁健很是奇怪:“爸爸,可是,你不是没有同意吗否则华建军话语之中,也不用那么不爽了”项部长不由笑说:“我不同意,并不能代表华建军就去不成。你太高看你丈人的能量了,也太小看华建军的实力了。他是想来把我也争取到支持他的队伍里。但是并不是说,没有我的支持,他就不能让策层答应将他派到江中省担任省书记。

“这件事他已经谋划很久了。我感觉,这件事十有会成。”梁健急问道:“那么张省长呢这对张省长不是很不公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