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新官驾到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55:31 字数:3222 阅读进度:623/1780

梁健看着这五万块钱,心里是一阵失望。:efefd失望的倒不是美女离场,而是浪费了自己的信任。他原本以为,那个女孩是真的醉了。没想到,人家是装醉。自己一个省长秘书,也可以算是阅人无数了,结果还是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给欺骗了。

看着这五万块,梁健猜测这肯定是企业老板的钱,为让他替那个横申印染说情。他们不方便送,就让菁菁这个小女孩送给他。现在想来,怪不得他们都灌菁菁的酒,为的就是让梁健以为,菁菁已经喝醉了。这盘子下得果然也是煞费一番苦心

但是,这个叫做菁菁的女孩,胆子也还真大。如果换做不是梁健,而是另外一个男人,将她送入酒店之后,如果硬是要霸王硬上弓,她一个女孩子家又如何逃脱得了这么想的时候,梁健就笑话自己,实在是太过幼稚了。人家女孩子,或许根本不在乎这些。

菁菁这么漂亮的女孩,肯定被众多男人盯上,与其有关系的男人说不定一张手都数不过来呢,他瞎操心干什么呢不去想菁菁的事情,可眼前还是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手头的这个信封袋,这五万块钱,该怎么办

梁健没有菁菁的电话,即使有,打过去人家也未必承认,这钱是她放在他身上的,她当然不会收回去。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这段饭是冯丰请他吃的,把五万块拿给冯丰,他就肯定有办法还给人家

梁健如果这种钱他都敢拿了,那么他在省长秘书的位置上还能坐得长吗到洗手间,用热水洗了一个脸,然后就拿起手机给冯丰打电话。一连打了三个,都没有通。梁健想,冯丰可能还在跟黄耀先等人玩呢。梁健为冯丰感到一丝担忧,他总感觉黄耀先和培友人等人是非常的不靠谱。

电话打不通,他也没办法,从酒店出来,打车回家。进入自己的家里,项瑾不再,房间空荡荡的。有过家庭的人,如果重新回归单身生活,恐怕就会有一阵不适应。时间已经不早,梁健倒下睡。

第二天一早,张省长去参加一个电视电话会议,历时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是梁健的空档。梁健想起了那五万块钱,必须马上交给冯丰去。提着一个包去省委办公厅好像太正式了,梁健就拿着那个装了五万块的信封,夹在外衣内,向着省委办公厅走去。

到了冯丰办公室门口,梁健敲了敲门,门是紧闭着的。梁健来之前,本来是想要打一个电话过来的

。但是,他担心冯丰知道这事,会找个理由走开,就直接杀过来。没想到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梁健正要往回走,却听到秘书处几个人正在说:“中阻部要送新书记过来”“新书记就这么定了”“这也太出乎意料了”“快向领导去汇报吧省委组织部已经把中阻部通知复印来了吗”依稀就是这些话,却让梁健警觉了起来。

他停住了脚步,回到秘书处门口,里面的人,一看到梁健就不说话了。梁健问了一句:“你们刚才说,中阻部什么的”里面的人说:“哦,没什么,省委组织部应该会通知省政府那边的,我们也还没有拿到正式通知。”梁健追问:“大体是什么意思呢”

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的人说:“没什么意思。还是等通知的好,我们也不敢随便乱说。”梁健暗骂,一帮鸟人“梁处长,今天有空来指导工作”梁健身后,响起了冯丰的声音。梁健看到冯丰,倒是高兴了一下,至少可以先把手头的钱处理掉。

于是他跟着冯丰进入了办公室。冯丰笑问道:“昨天那个女孩大学生很正点吧”梁健说道:“正不正点,跟我也没什么大关系。人家是女大学生。”冯丰说道:“梁健,现在是省长秘书,果然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了。后来你把人家送回学校了”

梁健说:“没有送回学校,而是送到了酒店。”冯丰睁大了眼睛,瞪着梁健笑道:“不会吧,你们去开了房间”梁健说:“没有。”他把昨天晚上的情况给冯丰说了一遍,其中并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地方。最后,梁健将那个装了五万块的信封掏了出来,递给了冯丰:“我想,这应该是那个菁菁落下的,我没有她的电话,你帮我给她了吧”

冯丰拿着信封看了看说:“不会吧这么多钱。”梁健笑说:“就算是她给我的过夜费,也不用这么多啊你帮我还给她吧。”冯丰当然也明白,这不可能是菁菁的钱,冯丰见梁健很是认真就说:“那好吧。不过,我也没有那个女孩的电话,我会让横申印染的老板,帮助交给她的。”

梁健说:“谢谢。”他脑袋里又有一个疑惑,问道:“你有没有听说,中阻部要来的事情”冯丰说:“这个情况我不太了解。你听到了什么”梁健说:“听到几句话,但是不太明确,不过没关系。我回单位再去问问。”

梁健与冯丰告别,回到自己的单位。梁健刚坐下来,只见张省长从外面回来,在梁健门口说一声:“你让秘书处把通知拿过来吧。”梁健不知道秘书处有什么通知,要给张省长,不过他还是答应了一声,赶紧去秘书处拿东西。

秘书处的魏雨还是那么一副冷面女人的样子。梁健没兴趣去在意,公事公办地要一份给张省长的通知。魏雨不说话,就把通知递给了梁健。梁健看了一眼通知的复印件。是中阻部要来送干部的通知。

虽然上面没有名字,但是梁健本能的一震:要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不细想,梁健赶紧拿着通知,去见张省长。张省长看了看通知,抬起头来,对梁健说:“梁健,新的省书记,上面已经确定了。你知道是谁吗”

梁健几乎没有想,说道:“华建剑军吗”张省长很惊讶:“你怎么知道通知上并没有写,而且媒体上还没有公布。”梁健也不好告诉张省长,这是自己岳父告诉自己的。他只好说,听到一些小道消息。

张省长说:“那么这次的任命,再次证明了小道消息的正确性。”梁健说:“我们要做什么准备吗”张省长说:“我暂时主持省委工作的时间过去了。迎接工作由省委办公厅去安排。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宁州机场迎接。”

梁健觉得很奇怪,北京方面每次来,都好像是在晚上的,也许是为了方便迎接,白天的时候,毕竟乘客太多,政府方面的迎接太招人耳目。这天晚上,忽然刮起了大风,在去迎接的路上,忽然又下起了瓢泼大雨。梁健的脑海里就冒出了“腥风血雨”四个字。

当然,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去迎接的,除了张省长,还有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另外就是省委、省政府的两个秘书长,其他就是安保方面的人员。四辆车一起过去。张省长说:“大概以后,这种迎送的仪式会简化一些。其实,只要有一辆车带路就行了。”梁健说:“可现在还是兴这个,如果我们不做,那领导方面肯定要有想法了。”

张省长说:“这是必须由上而下、以上率下才能完成的事情,否则下面硬要自己改,只会搞得自己很狼狈。”这又是说上行下效的意思,在官场就是如此,没有其他的办法。到了机场,由于大风大雨,飞机降落受到了影响。

省委副书记马超群说:“白天还好端端的,这会就下了这么大的雨。难道是”接下去他不说话,尽管马超群坐在自己的专车上,前面也只要冯丰和驾驶员。

说到这里他就打住了。他本想说“难道是新来的书记将会使得江中省风雨交加吗”这种话,若是平常人,开开玩笑无所谓的。但是他这个副书记,就不能随便说了,否则不小心传入新省书记华剑军的耳中,恐怕会记恨他马超群一辈子了。

秘书冯丰接着马超群的话说:“难道是今年夏天要多雨水吗这对江中省的农业发展可是考验。”马超群对冯丰接的这句话非常满意,就说:“但愿今年抗涝灾的任务不要太严重”

冯丰“嗯嗯”几声,手中却在忙着给梁健发短信过去。

梁健拿起了短信,看了冯丰发过来的短信:“梁健,我问过黄书记和培友人了,也让他们跟菁菁进行了联系。他们都说,不知道这五万块是哪里来的。很抱歉,这事情,我帮不了你了你什么时候,来我这里拿去吧,会不会就是你自己的,搞错了呢”

梁健心道,五万块,又不是五毛钱,

是不是自己的,难道还能不知道吗肯定是对方送了之后,就不想拿回去,就装作不知道。

梁健就回了一个信息过去说:“那就放你那里吧,等弄清楚了,你帮我还给人家了”冯丰回复道:“那可不行,五万块这笔大钱,一定别放在我这里,否则被我花光了怎么办啊”梁健说:“花不花光,我不管。反正这钱也不是我的。”

刚发完,一抬起头来,刚刚到里面等候的一个工作人员,撑着一把黑伞,从里面跑出来了,手臂挥动着,意思就是北京来的人已经到了。梁健对张省长说:“张省长,我们下车吧”张省长点了点头,自己推开了车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