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被谋之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55:32 字数:3286 阅读进度:624/1780

在意料之中,梁健看到了华剑军那张满面自信的脸;在毫无意料的情况之下,梁健看到了带队的竟然是自己的岳父项部长。一共是四个人机场出来,由于黑夜又是刮风下雨,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这边的人,赶紧撑着雨伞上去,帮助北京来的领导遮风避雨。梁健尽管是跟在前面几位省领导的后面,但还是看到项部长的目光越过了人群,与自己打了招呼。在场的江中人,没有人知道梁健的岳父是项部长,为此梁健也非常的低调,只是与项部长眼神的交流,就没有多话。

项部长与省领导握手说:“辛苦你们,这么晚了,还来接我们。下次,你们派一个车来带队就行了。”张省长说:“应该的,辛苦的是首长,从北京赶来,我们怎么迎接都不为过。”

放下了项部长的手,张省长将手伸向了华剑军:“华书记,欢迎来到江中,我们盼书记到来,已经盼了很久了。”华剑军也颇为大方地伸出手来。说来也巧,就在两人握手的当儿,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接着是迅雷不及掩耳。使得大家都不由震了震。

省委副书记马超群说:“这是今天江中省的第一次雷阵雨,我们江中省对各位首长的到来,欢迎的热情就如这暴风雨一般猛烈。”华剑军和张省长目光对视了一下。张省长目光稳重而不霸道、热情而不屈服,华剑军顿时就感受到了张强的能量,他脸上露出了职业化的一笑:“合作愉快。”

两人的手放开了。原本华剑军应该跟马超群、省委常委秘书长普成天、省政府秘书长李乔等人握手,但是华剑军却直接跳过了他们,上前一步朝梁健伸出了手来:“梁健,你好啊”在场的其他人都是一愣,都道他是认错了人,但他嘴里却非常清楚地叫出了梁健的名字。

梁健只能答道:“华书记好。”他没多说什么。项部长只是朝他们看了一眼,脸上并没有表情。华剑军笑道:“项部长,您的女婿很不简单,我们江中省有这样的青年才俊,我们一定要好好使用啊”

华剑军此话一出,其他省领导全是一片愕然。连张省长也是非常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他知道梁健与北京一个姑娘结婚了,但是并不知道梁健的妻子竟然是项部长的女儿。心道,

梁健这个家伙也真是够低调的,如果他早把这层关系在省里抛出来,恐怕如今在某市担任一个副市长肯定就没有问题了。然而,若不是这个华剑军当场说了出来,整个江中省却没有人知道。

大家都看向项部长。项部长说:“梁健是省直机关干部,怎么使用,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事情,不需要告知我。”华剑军说:“项部长说的对,请放心,接下去只要是人才,我们江中省都要大力使用。”张省长说道:“各位首长,我们上车吧,这里风大雨大,我们到江中宾馆再谈吧”

项部长点了点头,钻入了第一辆车子。北京来的人,分两辆车坐了,省里的人也挤进了后面两辆车。江中宾馆早已经安排好了套房。这次项部长过来,大家原本希望项部长能找自己谈谈。但是大家陪同项部长到套房之后,项部长说:“大家去忙吧。有话明天我们干部大会上再讲了。其他暂时也没什么要对大家说的。我要去游个泳。游好了泳,我就直接休息了。”

大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既然项部长如此明确的要求了,大家就不敢久留了。大家又把新任省书记华剑军送到了房间,纷纷回去了。梁健坐在张省长的车上,翻开手机,就看到一条推送消息,国际部委党组书记、部长华剑军任江中省省书记。梁健心想,江中省将进入华剑军主政的时代了。

这个时代原本是属于张省长的,他不由从后视镜中去看张省长的表情。却发现张省长也正在看着自己。目光接触,张省长说了一句:“梁健,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梁健忙解释说:“张省长不好意思。我是不想因为岳父的身份,影响到人家对我的看法

。”

张省长摆了下手:“梁健,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做法我倒是很赞同,如果早知道你是项部长的女婿,我倒是要再考虑一下,让不让你当我的秘书

。”梁健说道:“希望,张省长以后对我的工作要求不会变。”张省长说:“不会变。我挑中你当我的秘书,不是因为你背后的背景,而是你的素质。”梁健非常高兴听到张省长的这一席话。

当天晚上,梁健给项瑾打了电话,说看到了她父亲。项瑾说,你们两个男人也真是,我到了哪里,你们哪个就会没空。梁健笑着说:“过两天,就回宁州吧。”项瑾说:“我回到宁州,你又该没空了。”梁健还真不敢说大话,自己如今这种身份真的很难说。项瑾最后说:“你就放心吧,现在谢姨陪着我,我很好。”

又聊了几句,两人放下了电话。梁健准备洗洗睡了,忽然就听到电话响了起来。梁健以为是单位打了电话来。看到是胡小英的电话,他接了起来。胡小英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她问道:“已经睡了吗”梁健说:“没有。”胡小英说:“我在君亭酒店,有空过来吗”

君亭酒店离开自己所住的溪畔花苑小区只有两站路的距离。梁健没有理由不过去。梁健从屋子里出来,穿着休闲服,就开车前往。酒店下面,有一个小酒吧。胡小英坐在一个角落里的小桌子上。

空气之中飘着微微的香味,一道灯光落在胡小英前面的桌子上,胡小英的短发非常整洁,在灯光下她的五官非常清晰,手指光洁纤细,让人有种要去触碰的念想。梁健一步步走近,看到胡小英慢慢抬起头来,目光触碰到梁健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犹如荷花般满满绽开。

这是那个看到自己会真心快乐的女人。梁健这么告诉自己。

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都是相视一笑。大约好几分钟,都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酒吧中的音乐清幽响着,两人都并不觉得无聊。男招待过来问梁健要喝点什么。胡小英面前还只是一杯苏打水。梁健就问道:“你想喝点什么”

胡小英并不客气,她说:“我想喝点酒,你行吗”胡小英轻易不会对他说,她想要喝酒。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梁健怎么可能会拒绝呢他说:“我开了车过来的,不过没关系,大不了我明天早点过来开车去单位。”胡小英说:“那好,我们就喝点红酒吧。”

男招待拿了一支法国红酒过来。杯子里倒了酒,梁健和胡小英碰了碰杯子。两人把第一杯酒喝了。胡小英说:“新省书记已经确定了,马上会上任吧”梁健说:“中阻部已经送来了,明天上午九点领导干部大会,就会宣布。”胡小英说道:“我原本以为,会是张省长,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看来,关于省书记任命的变化,让胡小英有一丝惶恐。之前,镜州市市长金伯荣提出要离开镜州,胡小英接任的可能性,非常大。如今这么一来,变数丛生,这个市长会是谁的,真的是谁都说不准。梁健当然也说不准。不过,梁健还是安慰道:“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胡小英点了点头说:“是否当上这个市长,其实也并不是特别重要。”梁健知道,领导干部在上面格局发生变化的时候,最容易情绪不稳定,看来胡小英也是如此。梁健并不喜欢胡小英太过患得患失,就说:“姐,现在一切都没有定,但是我相信,肯定有机会。毕竟张省长还是在江中,关于市长的任命,他有直接的发言权。”

胡小英朝梁健看了眼,点了点头说:“我承认,今天我有点想多了。不过,看到你就好了。”胡小英看着梁健的眼睛。梁健看到胡小英漆黑的眸子之中,倒映着自己。刚才胡小英的这句话,不由让梁健心里一动。梁健差点就伸出手去,握住胡小英的手。但是他的手只是动了一动,就转而拿起了酒杯。

每个女人都是有脆弱的时候,胡小英也是如此。梁健说:“你能想到我,我很开心。”梁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对胡小英说:“今天晚上我陪同领导去迎接了新任省书记”梁健说了新省书记华剑军跳过了其他领导,直接与自己握手,又点出自己和项部长的关系等等的情况。梁健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胡小英说道:“他是在向项部长示好。会不会项部长与他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紧密”梁健说道:“项部长曾经和我谈起过华书记,并不是特别认同。以前,大家都不知道我和项部长的关系,以后肯定都要知道了。我怕影响别人对待我的态度,也担心有些人想要利用我和项部长的关系。”

胡小英说:“其身正,就行了。其他人的目光,不用管得太多,否则会挺累。你自己都没有去利用这一层关系,其他人又怎么能利用这层关系呢”梁健看着胡小英,微微一笑说:“你说的对,我自己不想利用,其他人就没办法利用。”

胡小英说:“项瑾这段时间还好吗”梁健说:“她这两天回到北京去了。”听到梁健这么说,胡小英含情脉脉地看着梁健说:“我如果有一个不恰当的要求,你会答应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