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彻底闹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55:36 字数:3600 阅读进度:633/1780

几个民警和保安见到梁健如此硬气,就怒道:“一个流氓,还不合作别怪我们不客气”这时候,菁菁说道:“他说他是省长秘书”梁健心里一惊,他娘的,这女人真的是想要我好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最毒妇人心,看来还真是有道理的。漂亮的女人,如果是恶劣的品行,就被丑女还可恶。

幸好,那些公安和保安都根本不相信,他们哈哈大笑起来:“省长秘书这也太搞了吧分明是拿来骗你们小女生的。”其中一个保安说:“他如果是省长秘书,那我就是中南海保镖了”梁健本想刺激他说,中南海保镖你是别想了,可我倒真是省长秘书。不过,这话梁健不能说。他道:“你们最好赶紧让我走,这五万块钱,我留在这里”

“还想贿赂我们,有钱了不起啊今天我们就不让你走,你不把情况交代清楚,我们要拘留你”其中一个民警说。梁健笑道:“拘留我你以为拘留所是你家开的吗我不想跟你们多说了。”

说着梁健就不说话了。他现在就是想要沉默,争取时间,等待姚松和褚卫过来。但是,对于梁健的沉默,那几个民警和保安显然不能容忍,他们抓住梁健的胳膊,让他站起来,并把他推到墙角,喝问:“叫什么名字快说。”其中一个民警,用手指头去戳梁健的额头。梁健本不想与这些无聊的家伙一般见识,但是他用手指来戳自己的额头,则是他无法忍受的情况了。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那个手指,用力一缴,对方的手指差点就断了。偌大一个民警,刚刚似乎还耀武扬威,这会儿却“嗷嗷”叫了起来,根本没有了民警的样子。公安队伍,林子很大,什么鸟都是有,有很好的干警,也有很多是尸位素餐的垃圾。梁健对这个民警,有的只是鄙视。

其他民警看到梁健一抓手就把民警制服,都围了上来,喊道:“放开,放开”“知道什么是袭警吗你这就是袭警”梁健才不管那一套了,他说:“你们怎么不说,民警在侮辱公民呢我要你们马上让我出去,否则,他的手指头就休想保住了。”那个被梁健抓住指头的民警喊道:“哎呦呦,我的手指头要断了。”梁健知道自己的劲道,不会轻易把他折断的。他本来也不会出手的,实在是对那个民警戳自己的额头有些忍无可忍。

他最痛恨人家戳自己的脑袋了。不过,他也知道,如今这么对付民警,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他是平民百姓的话,接下去的日子肯定会非常惨。好在自己不是普通人,如今他只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就好了。

原本是寄希望于黄依婷通知褚卫他们。黄依婷会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不可能。他对黄依婷的智商还是很有信心的。也许褚卫没有接到电话,毕竟这已经是晚上快十点的时间,他或者已经休息,或者在值班,一时间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也许唯一的手段,就是以这个民警为人质了,先自己逃出去再说。这么想着,梁健选择铤而走险。他受伤再次用力,那个民警又“嗷嗷”起来。梁健朝边上的人道:“把门打开,你们全部站到边上。让我出去,否则他的手指头就等着断吧”边上的民警喝道:“袭警,你以为你还能逃得走吗我们会追你到天涯海角”

梁健说:“看来,你是要他的手指断了对吧”他又一用力,那个民警“嗷”的叫喊起来,“混蛋,快开门。”那些民警和保安听他的话了,看来梁健抓住的这个民警,也算是有些职务的,那些人都听他的话。

门开了。梁健缴着民警的手指头,推着他,正准备出去。忽然听到边上一个声音,“梁健,这是你的钱。”刚听到这个声音,梁健就感到左边一个暗影朝脑袋这里飞过来。梁健本能的一躲,那个暗影就砸在了墙上,掉落了下去。原来是自己的那包钱,若是砸在脑袋上,那恐怕就会被砸的晕晕乎乎。

梁健朝那边看去,是菁菁这个女人,对着自己砸过来的梁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原本被自己缴着手的民警,也已经趁机逃脱了。只听到“砰”地一声,原本开着的门,这会儿被重新碰上了。那些民警和保安,全部冲着梁健虎视眈眈。其中一个民警说:“刚才我们本来不能对你乱动手,毕竟现在警察办案有不能打人的规定。但是现在不同了,对于袭警的垃圾,我们还需要遵守这个规定吗”边上的保安说:“不需要”他们冲着梁健围困了上来。

梁健双拳难敌四掌,他给了那些民警和公安好多拳,也挨了很多拳。梁健一米八的个子,平时也注意加强锻炼,力量还算可以,不过他的对手,毕竟都是民警和公安,很快手脚都被抓住,有个民警在他的肚子上给了好多拳,他的胃里就有些翻江倒海了。梁健挣扎着,对着他们踢脚。

刚才那个被梁健绞痛手指的民警,这时候过来一把抓好梁健的脑袋,对着自己的膝盖,他要用膝盖在梁健的下巴上狠狠来一下。这一膝盖上来,梁健估计也就只剩下晕倒的份了。梁健拼命挣扎,无奈双手被人家死死反制住了,只见那个膝盖对着下巴上来

“砰”地一声。不是梁健的下巴遭殃了。而是保安室的门遭殃了,从外面冲进一伙儿人。保安室内的保安和民警都被惊,转过身来。快要达到梁健下巴的膝盖,也猛然停住。看到冲进来的人,穿着警员的黑色制服,就知道是警察了,那些民警和保安都呆立了。

只见姚松和褚卫过来,将那些民警一把从梁健身边推开。民警说:“你们干什么是什么人”褚卫对着他们说:“我们是省厅的公安,我们到要问问你们在干什么”听到是省厅的公安,民警有些萎缩,不过其中一个民警说:“即使你们是省厅的公安,也不能干涉我们基层办案。这个人,调戏高校女生,你知道吗”姚松怒目而视:“你有什么证据”

民警说:“我们刚才就看到他在拉扯和阻拦这个女生。”姚松说:“拉扯就是调戏吗”民警说:“据我们了解,他和这个女生根本就不认识,他就对她拉拉扯扯,这不是调戏是什么”褚卫火道:“谁告诉你他们不认识”民警有些心虚说:“这个女生说的。”

褚卫说:“亏你还是一个警察,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你看这张照片足以说明,他们在几天前就一起坐出租车来过大学里,他们不认识吗”原来褚卫动用了省公安的技术力量,将那天梁健送菁菁回学校的一张监控摄像照片,调取了出来。

这张照片是菁菁下了车,本来打算回宿舍楼、梁健也跟出来的那一瞬,后来菁菁说她喝多了,不能回去,梁健又送她去了宾馆。就那么一瞬也被摄像头捕捉了。看到这张照片,那些民警和保安就无语了,知道自己是被这个女生给骗了。其中一个民警就说:“这件事情,我们不管了。”边上一个保安也说:“我们也不管了。”于是大家都不打算管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看到菁菁分明骗了他们,另一方面他们看到省厅的公安都出动了。梁健就绝对不会是平民百姓了,已经得罪了他,如果再在这儿耗下去,说不定连自己的工作都会不保。

保安、民警其实和其他所有人都一样,他们对普通人是执法者,是强势,但是对于领导则又变成了普通员工,是弱者。这个社会上,执法者是要让位于领导者的,这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观念。为此,一看到梁健恐怕身份非同寻常,他们早就有开溜的念头了。

见到民警和保安都要开溜了,菁菁也打算要溜走了。她沿着墙壁往外面走,这时候黄依婷说道:“你等一等。”菁菁尽管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在黄依婷的气势和自信面前,她似乎又显得有些失色,她停住了脚步。

黄依婷从墙角去捡起了那五万块钱,对菁菁说:“把这些钱拿走。”菁菁看着那钱,不敢接受,说道:“这些钱不是我的。”梁健说:“不是你的,那你就拿去还给让你送钱给我的人。”菁菁看着那些钱,还是不肯接手:“我真的不能拿回去。”

姚松火了:“你不拿回去,那让谁拿回去要不要跟我们去公安局一趟,让我们帮助你把这个事情查查清楚”听到这话,菁菁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无奈,一把抓过那五万块钱,就逃走了。

出了保安室,那些保安和民警还在外面。这时候,忽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停在保安室门口,从上面下来两个人,其中是一个该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还有一个是派出所所长。他们赶紧跑过来问:“哪位是梁健啊”梁健说:“我是。”区公安局局长赶紧上前,拉住梁健的手:“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没事吧”梁健对公安局长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没有叫他梁秘书,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个局长显然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应该是省局大队长王凯嘱咐过的。

梁健说:“没什么事情。”黄依婷却不想让梁健吃哑巴亏,说:“这些民警,没弄清状况就想殴打梁健,六个对付一个。”局长朝那些民警和保安狠狠地看去一眼说:“我们会对他们进行处分,并严厉教育的。”

梁健倒是不想弄出太多的事情来,他说:“这可能也是一场误会,不过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对事实真相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派出所长见势,赶紧对那些民警和保安说:“你们还不快滚过来道歉。”那六个民警和保安,齐齐向梁健他们来鞠躬认错。

这时,梁健的电话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梁健不接。上了黄依婷的车,这个号码却又响了起来。梁健接起了起来。听到一个似乎熟悉的声音道:“梁处长,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聚一聚。”

尽管有些熟悉,但是梁健还是没听出来:“请问你是谁”对方说:“你能猜出来吗”梁健心烦,猜你个头啊对方明显是一个男人,说话这么娘,梁健就有些懒得理,他说:“我不喜欢猜,有话直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