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安内之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55:38 字数:3344 阅读进度:636/1780

直到天色完全放亮的时候,黄依婷转了个身,才吵醒了梁健。这后半夜的几个小时,黄依婷就基本上靠在梁健身上睡着了。看到外面已经天亮,从窗玻璃看出去,前面的街道上,车辆已经开始汇聚到主干道中,有些还亮着车灯。

梁健对黄依婷说:“我们去下面餐厅吃早饭吧”黄依婷笑着说:“你敢和我出双入对的吃早饭,不想混了是不是”梁健想想也是,这宾馆里很多领导住着,不太好,灵机一动说:“我知道附近有个地方卖葱包烩,味道很不错的,我带你去吧。”黄依婷说:“好。”

两人分开出了宾馆,梁健在电梯中果然就遇到了熟人了,对方很热情地道:“梁处长,又有客人来啊”梁健只能“嗯嗯”地糊了过去。对方说:“梁处长忙啊,以后,有空就到我们厅里来指导工作啊”梁健说:“好的好的。”其实,他已经不大记得清楚,对方到底是哪个厅的领导了。

当秘书和当领导其实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人家认识你,你不一定认识人家。因为大家都盯着领导看,你老是跟在领导边上,那人家的目光多多少少也会落到你的身上。但是,梁健走出电梯的时候,就感觉这不是一个荣耀,而是一个缺陷。

领导可以不认识部门的领导,但是作为秘书,就不能这样,秘书是领导的眼睛,必须更多的掌握一些情况,认识一些领导不太认识的人。这一点,梁健其实前些日子就已经意识到了,感觉自己必须多认识一些各厅局的人,发展自己的触角和眼睛,但是一忙,又把这事忘诸脑后。梁健感觉这样不大行。

在街角与黄依婷买了葱包烩和原味豆浆,黄依婷咬了一口葱包烩,说道:“味道还真是不错啊。”梁健说:“这是我吃过的宁州最好的葱包烩,排队的人很多。”的确,刚才他们就整整排了十分钟的队伍。黄依婷说:“一门小手艺也能发小财。我看这卖葱包烩的一家,应该比我们挣得多。”

梁健笑笑说:“那是啊,人家到了暑假,会在门上贴一张纸说去普吉岛度假呢”黄依婷笑道:“厉害。”时代在发生变化。梁健说:“现在做精做细、做得比别人好的活儿,大多能赚钱。”黄依婷笑看着梁健:“怎么感觉你好像要下海的样子”梁健摇了摇头说:“我还是算了,我把手头的工作做好就不错了。”

黄依婷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梁健哥应该留在机关里,以后当大领导。”梁健笑着说:“你是觉得我做不好生意吧”黄依婷说:“那不是,别误会了。我是觉得,这样的人做了大领导,对一个地方的百姓来说有好处。”梁健说:“谢谢你这么夸奖我,有你这话,我可一定要好好努力了。”

黄依婷说:“我就只靠着你了。”梁健说:“你不会现在就跟我套近乎了吧”黄依婷说:“你不觉得我一直都跟你在套近乎吗”梁健在她的小脸蛋上捏了一下,不过感觉在路上走这样亲昵的动作不太好,梁健对黄依婷说:“我先去单位了。”

说着,就朝前面走去。黄依婷看着身材挺拔、精神奕奕的梁健,脸上露出了微笑。这一晚上,是他感觉特别温馨的一晚。

梁健回到了单位,整理了一下文件,张省长还没有来。乘着空挡,他给一个人打了电话。熊叶丽接起了电话,问道:“梁处长,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梁健道:“想麻烦你一个事情呢。”熊叶丽说:“别说麻烦,你尽管说吧。”梁健问道:“你们组织部,有没有省管领导干部的简介”

熊叶丽问道:“你要的是干部名册吗”梁健说:“不仅仅是干部名册,最好是有照片,同时又有简介的那种。”熊叶丽问道:“你派什么用嗯”梁健说:“我到省里不久,很多领导干部都不认识。想要熟悉一下,便于工作而已。”熊叶丽说:“这倒也是需要。我知道了,我会再和你联系的。”

放下电话,梁健知道熊叶丽肯定会帮忙。这时候,他就见到张省长来了,朝梁健办公室看了一眼。梁健就将已经准备好的文件夹,拿上了,跟着张省长进入了办公室。

张省长说:“这两天,安排一下,到几个单位调研。我看,先走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省审计厅

、省科学技术厅、省环境保护厅、省水利厅、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这五家单位吧。”梁健说:“知道了,我去通知和准备一下。”张省长说:“这事,你也跟李秘书长知会一下吧。”梁健说:“好的。”

上一次,张省长和梁健微服私访去看松塘江,李秘书长不知道,后来回来与梁健谈了一次。这次出去,梁健本来就会向李秘书长汇报。张省长这么明确说了,也方便他的操作。梁健说:“那我就去走正常调研程序好了。”张省长说:“好。另外,上次,我们去松塘江,你没有告诉李秘书长,并没有错。”

这话别有意味,却也是对梁健的肯定。这等于是说,张省长明确要求告知李秘书,那就告诉,他没有明确说的,那就不用告诉了。这话,对梁健是极大的肯定。梁健说:“张省长,我明白了。”

跟李秘书长去汇报张省长要去调研的事项,李秘书长倒也很是高兴,他肯定是以为上次他跟梁健的谈话,奏效了,说明梁健也是听话的。李秘书长说:“那就按照程序去走吧,我会全程陪同。另外,到相关的厅都通知一名副省长和分管处室陪同,综合一处全程陪同。这些都写到通知里去吧。”梁健说:“明白了。”

梁健走出了李秘书长的办公室,李秘书长靠在椅背之中,手放在把手上自言自语道:“看来,干部还是需要调教的。调教过了,就会乖许多了。”

梁健这天的任务,就是做好有关通知工作,他将自己暂时主持工作的综合一处干部都叫了过来,连他自己一共就是六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副处长,一个主任科员和一个副主任科员,还有一个新进不久的科员。梁健对他们说了近期的安排,将草拟通知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副处长萧正道。

萧正道在综合一处已经有些年了,这次从远亮走了之后,他原本以为会轮到自己来当一把处长了,没想到领导调了梁健过来,自己处长的位置就落空了。起初,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是,木已成舟,既然已经改变不了现状了,他也就认了。

毕竟萧正道,也不是刚进机关的小年轻了,四十二三岁的他,也对机关里的变数习以为常。既然轮不到处长的位置,领导不觉得他合适当张省长的秘书,那么他就采取混的姿态了。这些日子以来,梁健虽然也在忙于服务领导,但是作为暂时主持工作的副处长,梁健对于手下那些干部,也长了一个心眼,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其他人,都是问题不大,但是这个萧正道才是关键。

由于萧正道的懒散和溢于言表的消极情绪,很可能影响整个综合一处的运行。综合一处是直接服务于政府一把手的,各种涉及到与张省长有关的会议要组织,与张省长有关的稿件要起草和把关,与张省长有关的各种调研要陪同参加并形成报告,其实工作任务极其的繁重。

如果心往一处使,团队精神得到最大发挥,那么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出现了消极的情绪,团队向心力不能维持,那么对领导的服务工作,就很难做好,搞不好还会出大的岔子。

梁健当过乡镇一把手,也当过县委副书记,对于一个组织中的干部队伍建设非常重视。虽然,现在分管的只是一个处,也就这么一张手的人头,但是梁健也不得不重视这支队伍的建设。特别是第一副主任萧正道工作情绪和态度都比较消极,在这种情况下,梁健感觉自己必须动动脑筋想想办法了。

为此,今天的第一任务,通知的起草就交给了萧正道。萧正道一听就说:“梁处长,这种起草通知的事情,不如与秘书处协调一下,让他们去搞吧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忙不过来了啊以前,我们处室都是七个人的,现在只剩下六个人了,而且还没有处长。”

按照人头,综合一处可以有七个编制,但是之前有一个人调出之后,就没有补齐。这也不是梁健的事情,而是在从远亮当处长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梁健还听出,萧正道那句“还没处长”的话,隐含的意思是,你梁健还不是正式的处长,最好别来给我分配任务。

这种时候,梁健知道,必须当仁不让,否则自己的威信扫地,以后就没办法开展工作了,梁健说:“我也盼着办公厅能够尽快明确处长的位置,但是如今既然让我暂时主持工作,我也只能担负起这个担子,直到新处长明确为止。我了解过了,这种通知,以前就是我们处里起草的,而且是涉及张省长亲自调研的事情,我们更加了解和熟悉,所以我们必须担当起来。这件任务就麻烦萧处长你了,我知道萧处长的能力和水平,半个小时之内肯定就搞定了。

“另外,关于人员编制的事情,我会向领导去反映。如果领导问我的意见,那我会建议,不增加人员,甚至有可能的话,我们还可以减少一个人员。”

听梁健这么一说,大家几乎瞪大了眼睛,甚至认为眼前这个暂时主持工作的梁健,是不是一个疯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