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靠谱要义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3:55:40 字数:3110 阅读进度:641/1780

菁菁看着梁健说:“那你能怎么帮我”她从梁健的身上,隐隐地感觉到一种希望。这种希望的感觉,她是有多久都没有体会到过了她知道自己很漂亮,在人前她也表现得很自信。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其实,她的内心是多么的没有安全感。

无论是校园外,还是校园内,只要是非gay的男人,一见到她无不是趋之若鹜,都想快速接近她,认识她,博取她的欢心。最后,菁菁都发现他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早点上了她,想要尝尝她这种美女身体的滋味。而真到她有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那批人全部逃之夭夭。

所以,一个女人单单是漂亮是没有用的,漂亮女人唯一的好归宿,就是遇上一个靠谱的男人。但是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跟她在交往的几个男人,一听到她说弟弟出了事情,需要换肾,由于匹配问题,他弟弟的肾脏起码需要五十万时,那些男人全部逃脱了。

这使得,菁菁对于男人的信任度急剧下降。但是这一个晚上下来,在与梁健的接触当中,菁菁却难得的对他产生了一丝信任感。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以前她接触的男人,莫不都是对她垂涎三尺的。只有梁健,两次都经受了她对他的惑诱。一次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她假装醉酒,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那次梁健完全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但是他没有,反而守在宾馆房间,照顾她,自己却窝在椅子里打瞌睡。官场上这样的人太少了。

另一次,就是今天晚上在梁健的车子上。她把衣裙都尽数脱去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绝对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荷尔蒙迸发四溅。她当然也看出梁健看她的目光,也被她完美的身体惊到了,但是最后,梁健选择的却是打开车门自己滚了出去。

从这两次中看到,梁健尽管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四根未净,但是却是一个非常具有自制能力的男人。什么是靠谱

靠谱不等于是什么事情都四平八稳,都一帆风顺,靠谱就是在关键问题上,在重要选择上,具备极强的自制力,做出理性的选择。这就是靠谱。从梁健这里,菁菁看到的就是靠谱。只听梁健回答她的问题说:“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培友人想让你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他你已经做了不就行了吗”

菁菁说:“你是想说,你愿意假装承认我和你发生了关系”梁健说:“如果,这对你有好处的话。”菁菁定定地看着梁健说:“培友人还让我一定要把那五万块钱送给你。”梁健说:“没问题,那我就算是收了你的五万块好了。”菁菁很是不解地瞧着梁健,满面都是疑惑的神色:“梁处长,如果你那么去做了,最后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他会以此为要挟,让你去做这做那的。”

梁健说:“这我知道。”这回轮到菁菁为梁健担忧了,“你知道那你还要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呢”梁健看了看菁菁身后病床上,那个闭着眼睛,像是熟睡的小伙子。梁健说道:“就为了我刚刚听到的那席话吧,为了这姐弟情深吧。”

菁菁听到这话,眼中开始溢出了泪水。她试探地问道:“你不担心,我是假装的吗我是故意这么说给你听的吗”梁健笑笑说:“如果你假装,都能这么真切,那么就是奥斯卡影后了,我被影后骗一把也是心甘情愿的。”

菁菁不由破涕为笑:“没想到,你也会幽默。”梁健说道:“幽默来自于黑色的生活。这件事情上,我决定帮你了。接下去的几天,你就安心在医院照顾你的弟弟吧,当然也别忘记了自己的学业。其他的事情,我会替你搞定的。”梁健说着,转身走出病房。

就在梁健即将走出的时候,菁菁忽然抢上来,拉住他的手说:“尽管我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我真心不希望你出事,也不希望你因为我和我弟弟,而听从培友人他们,去做一些违法乱纪或者损害老百姓利益的事情。”梁健笑笑说:“世界上,哪来那么好的事情不过,我答应你,我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

菁菁这才松开了梁健的手说:“今天这个晚上,我会记得一辈子。”说着菁菁双臂放到梁健的腰间,紧紧搂了他一下,然后眼眸一笑,回到弟弟的病床上去了。梁健走出医院的时候笑道,人真是一个戴着有色眼镜的动物。之前不了解内情时,想到菁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是无比的讨厌。但是此刻了解了情况,菁菁在校园保安室一切行为似乎都可以理解,他也不再去计较了。

他甚至感觉,转身走向弟弟的菁菁,散发着一丝其他同龄女孩不曾有的美感。重新上了车,梁健顿觉自己的任务其实还挺重的。答应是答应了菁菁,但是要让这姐弟两不会受到培友人的骚扰和伤害恐怕他还得费不少的脑筋。

回到家,感到疲劳,梁健就又洗了澡。睡到床上一看,都已经是两点多了,这该会影响明天的调研了。好在调研是安排在下午的。之所以是安排在下午,是因为上午张省长有一个电视电话会议要参加。

上午六点半,梁健被自己手机设定的闹钟叫醒。尽管脑袋有些发涨,腿脚有些发虚,梁健还是硬撑着起床了。一看天色,似乎有些下雨的征兆。梁健尽量不让天气影响了心情,驾车直奔省政府。一看,尚早,是七点四十,还可以吃早餐。于是在机关食堂,用了早餐,去接张省长。

张省长每天早上一般都要活动,这会已经晨练好了,正在吃早饭。看到梁健进来,让他稍等一等。张省长看了眼梁健说:“今天看上去有些疲倦啊”梁健心想,这就是昨天晚上折腾了大半夜的结果。但这事情,显然不能跟张省长说,就道:“睡得有些晚了。”

张省长说:“这两天辛苦了。为调研工作做准备也挺费精力的。呆会我开电视电话会议,你就不用一起参加了。”梁健说:“谢谢张省长。”

梁健将张省长的笔记本、笔在电视电话会议室内放好,等会议一开始,梁健就回到了办公室,反锁了门,拉开沙发,忽忽大睡起来。他知道,这个电视电话会议,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于是梁健将闹钟往后定时一个小时。

这次梁健几乎是和闹钟响起的时间差不多醒来的。这一觉虽然时间不长,却补足了梁健的精神,他感觉自己的精力百分之八十都已经恢复了。梁健自问,在秘书帮里,

像他这样领导开会他睡觉的秘书,应该不多吧,在省委省政府大院之中,或许他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吧

这天下午,省经信委。省经信委是一个大单位,所以,他们拥有自己的**的建筑,在省政府大院同一条街的西边三站路远。梁健陪同张省长到的时候,省经信委主任蒋竟成早就已经带着班子一班人在大厅口等候了。

蒋竟成主动上前,来替张省长打开车门,双手握着张省长的右手。蒋竟成还热情的与陪同副省长、省政府秘书长握手。与领导握手完毕,他目光落到了梁健身上,主动握手道:“这位是梁处长吧”

边上省政府秘书长李乔说道:“是的,是我们综合一处处长的梁健同志,也是张省长的秘书。”梁健很惊讶,李乔的介绍当中,说的是“处长”,而不是“副处长”,或是“主持工作的副处长”。难道是李秘书长说错了。

不可能梁健感觉,作为这儿多年秘书长的李乔,对职务是非常敏感的,干部不会犯这么简单的错误。如果不是口误,那会不会是厅里已经在考虑梁健扶正的问题呢梁健迫使自己的胡思乱想到此结束。

陪同张省长向着省经信委走进去。这次的调研座谈,以汇报工作为主。桌上都有一份汇报材料,写得比较详实,也可以说是面面俱到。梁健有些担心,蒋竟成会按照这份材料照本宣科。

但是蒋竟成一开口之后,梁健就知道自己的担忧显得有点多余。原来这份材料是用来看看的,蒋竟成的汇报却完全没有按照汇报材料照本宣科。蒋竟成说:“这是今年张省长第一次到我们这里来,对于我们的员工也是一次鼓励,张省长时间紧凑,我的汇报,就按照重点来了。”

说着,蒋竟成把自己部门的主要工作,采取点题式的办法,简略进行总结,然后对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建议也明确提出来了。整个汇报,用时二十分钟,蒋竟成没有一次看书面材料,而是完全的脱稿。蒋竟成的表现,当场受到了肯定。张省长说:“接下去的调研汇报单位,也都要脱稿,跟经信委主要负责人蒋厅长一样,最好全程脱稿准备。脱稿了才能把事情讲清楚,讲出重点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