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成功脱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01 字数:3180 阅读进度:665/1780

梁健问外面是谁,果然是王大爷。王大爷此时态度已变得很为梁健他们考虑,他站在屋外,说:“不用开门,我来告诉你们一个事情。我刚才联系了村里,村里的人这么晚,不肯出来疏通道路,这么做也不安全,让我们安心待到明天,再做打算。真是不好意思了。”梁健对此已有了心理准备,也就无所谓了。

他说:“王大爷,谢谢了,辛苦你了。我们自己想办法。”王大爷说:“今天雨太大了,我也想你们还是呆一个晚上吧,这样下山不安全。”梁健说:“我明白了,大爷。谢谢了。”王大爷说:“那你们早点休息,有事情就打电话,雨大喊声不一定听得见。”

王大爷走后,梁健问:“我可以转过身吗”菁菁说:“可以。”梁健才转过身去,菁菁刚刚将一件浴巾披在肩头,一对象牙般光洁的修长双腿,从浴巾下探了出来,给人以无限想象。梁健不多看,说:“王大爷说,村里不会来人疏通道路了。”菁菁说:“我已听到了。我无所谓,你是不是一定要回去”

梁健看了看手机,并没有电话过来。但是,他还是本能的感觉,这场暴雨实在太大了,指不定宁州会出什么事情呢。如果自己只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一般干部,那无所谓了,找个理由,不去也就不去了。但是,自己是省长秘书,在某些发生意外的关键时刻缺席,那这个秘书就是绝对的不称职了。

想到了这一点,梁健坚定地说:“是的,我今晚一定要回去。”菁菁说:“可是,现在路堵住了,不下雨的话,把车子留在这里,去外面的村里多出点钱,人家可能愿意送你一程。可如今这么大的雨,简直是寸步难行。”

梁健说:“我还能再想想办法。”已经没得选择了,他只能给宁州市长潘家盛打电话。各地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的电话,梁健都存在手机里。他掏出手机很快就调出了号码,拨了过去。

潘家盛很快接起了电话,开口第一句就说:“梁处长你好。”梁健有些吃惊,潘家盛竟然存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梁健也不客气了,就说:“潘市长,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你。”潘家盛说:“没事,没事。梁处长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梁健说:“有个不请之情。我们有一两位朋友,被困在了富春山里了。现在大雨,山上出现了泥石流。不知道能不能协调有关部门,将他们营救出来。”潘家盛一听,凝滞了两秒钟才说:“人有没有事”梁健说:“放心,人没事。只要能顺利出去就行,现在道路通不了车,只要把泥石和树木移开一条路就行。”

潘家盛说:“没出事就好。梁处长,请你保持手机畅通,我去吩咐下面的人,他们很快会给你电话。”没想到潘家盛答应的如此爽快,梁健感谢了几句,就放下了手机。菁菁问道:“有人会来救我们了”梁健说:“现在还不知道,一般情况下,应该会来的。”菁菁朝梁健看了一眼,说:“我的衣服都快烘干了。你也赶紧洗个澡吧,你这么一身湿衣服,也不行啊。你洗澡的时候,我来帮你烘干。”

梁健心想,这个淋浴房连窗帘都没有。自己洗澡,不等于在菁菁面前什么都没穿吗菁菁笑道:“你放心吧,我一眼都不会看的。”全身湿透,的确也不好过,这里的烘箱似乎很管用,几分钟就能烘干。反正此刻也是等电话,于是梁健决定还是洗一个吧。

他将衣服脱在了椅子上,全身没有衣服,走进了淋浴室。菁菁是真的没有看他,拿着他的衣服,去搓洗了一下,放在烘干机上烘烤。温暖的水流流经梁健的身体,让他感到一阵舒服。外面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大概是潘市长安排的人打电话过来了,梁健却还在淋浴房里:“不好意思,菁菁我的手机响了。”菁菁拿过了梁健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走到梁健这边递给他,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一眼,神秘地笑笑又走开了,她说:“这次,不能算我偷看,你是让我拿手机过来的。”

梁健这拿这个女大学菁菁没有办法。梁健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他接起了电话,在雨水的杂音当中,对方传来了恭敬地声音:“你好,梁处长,我是宁州市消防支队的,你的朋友在哪个位置我们马上赶过去。”怎么是消防支队,梁健就有些不理解,他不是让人救火,而是来救水啊梁健说:“我们是被泥石流堵在路上,你们能处理吗”对方说:“我们能处理,清理障碍我们是专业的。”

没错,消防人员去救火的时候,往往要清理障碍物,为此,在这种情况下,可能由消防人员来清理,或许比路政和公安等其他部门更加迅速。梁健就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他们。对方说:“我们十五分钟后能到,你让你们的朋友先在安全地带等候,等我们清理完毕,马上跟你联系。”梁健说:“非常感谢。”

菁菁说:“成功了”梁健说:“嗯,他们派人了。”菁菁说:“怪不得大家都想当官。当了官,你一个电话,人家半夜三更都会来给你清理路障了。”梁健朝菁菁笑笑说:“哪有你说得那么简单。”梁健知道,这个电话之后,自己算是欠了宁州市长潘家盛一个人情,也不知道潘家盛以后会要自己如何偿还呢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消防方面的人又打了电话过来说:“再过十分钟可以下来。”菁菁说:“速度这么快办事效率这么高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政府有这么高的效率呢”梁健心想,不仅仅是你,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说:“那我们赶紧下去吧。”

菁菁说:“再等一分钟,你的衣服就可以烘干了。”干爽的衣服穿在身上舒服多了,两人关闭了屋里的灯,小心翼翼地下了山,这次他们走得格外小心,就没有摔倒。他们去敲老头子的门,向他告别。王大爷很是奇怪:“你们是怎么叫到人的”菁菁说:“大爷,这你就别管了,你好好休息吧。路已经通了。”

王大爷很是奇怪,既然通了他也不再费心,跟他们道别,还说以后有空,让他们再来一次,他杀老母鸡给他们煮汤吃。梁健手握住方向盘的时候想,这个地方,恐怕此身都不会再来了。车子往下开去,很快又倒了那个出现泥石流的地方。

不同于刚才的情况,现在那边灯光簇簇,还有强劲的马达声。只见,一辆推土车正在开道。经一来一回,小路上就泥石就已经能够通过了。斜横在路上的树木,也已经被消防人员锯断了。在他们作业的时候,一个长相健壮的人走过来:“你好,让你们受惊了,很快就能通过了。”

梁健说:“非常感谢。”那人说:“不用谢,不用谢,我们是按照领导的要求,做好分内的事情。最后一根锯断的木料已经移开了,正好你们可以通过了。”梁健不想久留,再次感谢之后,就钻回了车子,启动了汽车。从泥石之中挡出的一条小道中,穿行而过。

又开了足足十来分钟,终于是重新上了像样的公路,梁健有种释然的放松。尽管雨水还是很强,但是接下去只要把准方向盘,仔细一些,开慢一些,就不会有事了。菁菁对梁健地道:“本来是想真心感谢你的,没想到又给你添了麻烦。梁处长,我很对不起,我对你来说,好像就是一个麻烦。”

梁健宽慰道:“别这么说,这没什么,就当是一次难忘的旅程吧。”菁菁嘟着嘴说:“难忘是难忘,可就是因为烦恼而难忘。”梁健本想再宽慰一句,却听到自己手机又响了起来,梁健心道,难道张省长是真的打电话来了

开着车,他也接起了电话,却不是张省长的,而是宁州市市长潘家盛的电话。潘家盛颇为关切地问:“梁处长,你的朋友已经成功脱险了吗”梁健回答:“感谢潘市长,我朋友已经安然离开了富春山。消防上效率很高,我朋友让我一定好好感谢市政府和潘市长。”

潘市长说:“千万别这么客气。平安就好。”梁健又再说了感谢,继续注视前方。大雨之中行车,还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上了高速不到五公里,就见到前面有车抛锚,又行了不到三公里,有两车相撞,一辆车的发动机盖已经翘起。

梁健有意识放慢了车速。所幸的是,张省长到现在还没有打电话给自己,这说明宁州是安宁的,没什么事发生。自己只要平平安安把车子开回宁州就行了。刚转过这个念头,手机又响了起来。菁菁说:“你开车接电话不安全,我帮你看。”

菁菁朝电话上看了一眼,就把电话递给梁健了,她说:“这个电话,恐怕你得自己马上就接了。”梁健说:“来电显示是谁”菁菁说:“张省长。”

张省长的电话,还是打来了。梁健心道,自己想办法从那个山里逃出来,终归没有错。就是不知张省长有什么事情会吩咐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