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水灾考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02 字数:3267 阅读进度:667/1780

梁健抓紧亲点了人数,除了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康峻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若是其他人,梁健肯定就直接打电话去催,问他在哪里。但康峻的情况有些复杂,梁健就打电话给了康峻的秘书。该秘书说:“他们经过的道路都是水漫为患,正在改道过来。大约还要一刻钟。”

梁健回到张省长办公室,将有关情况向张省长做了汇报。张省长皱了皱眉头:“还有十五分钟是吧那我们到会议室去等他。”张省长很少皱眉。这次张省长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里其实很急切。梁健没有说什么。康峻与张省长的关系很特殊,是曾经的竞争对手,康峻迟迟未到,不会是某种情绪的表现吧或许某些人会拿那这种敏感的关系来做文章,在张省长面前说三到四,以拉近与张省长之间的关系。但是,梁健绝对不会选择这么做。

他只是镇定的说了一句:“张省长,我先把你的笔记本拿过去。”说着,梁健拿起张省长的笔记本和茶杯,在茶杯之中放了几片茶叶。他知道张省长喜欢喝茶,但是这已经是晚上了,他觉得还是淡茶比较好,否则太过兴奋,该休息的时候不能休息,就会影响身体。

梁健本能的感觉,这次的水患不会简单,对领导来说,或许就是一次考验。领导不会冲到一线去,他们所做的事情,不是冲到一线去,而是运筹帷幄,但这同样是对身体的严峻考验,遇到重大问题,领导们就会不断地分析利弊、部署工作、狠抓督促、接受反馈、调整策略和进行再部署,直到问题解决。这整个过程,不仅仅耗费脑力、同时也非常消耗体力。在突发事件面前,当领导绝对不是随便就能应付的事情,而是考验能力素质的一场战斗。

张省长说:“我和你一起过去了。”本来会议室内,气氛还不是特别紧张,有些干部还在说说笑笑,来讨论刚才路上的见闻。有的在说,前面一辆宝马越野,车高人胆大,看到前面的一片水也无所顾忌,向前冲过去。一进去,车子就不见了。好一会儿,就看见一个人从水底游上来。如此等等,说的人在笑,听的人也在笑。

张省长没有笑。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其他人看到张省长没有表情,也都收敛了起来,不再说话。会场中的声音,顿时低了下来。这时候,省委副书记马超群从外面走进来。梁健知道,刚才他已经在会场,

也许是去洗手间了。马超群靠近张省长说了几句,张省长点了点头,神色顿时更加凝重。

梁健看到冯丰快步进来,将笔记本和一个玻璃茶杯,放在马超群的面前。茶杯里是满满一杯的红茶。梁健和冯丰打了招呼,两人都坐在了圆桌之外,靠墙的位置。刚坐下来,听张省长说:“康峻书记,估计还要十来分钟的时间,其他人都到齐了,本来想先开始。但是目前水灾的主战场在宁州,我们也不相差这点时间了,等等他吧。”

梁健听到张省长这话,就又拿起了手机,给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康峻的秘书打电话。得到的回答是,已经找到通畅的路了,大概还要五分钟。梁健赶紧走过去,向张省长汇报了。张省长点了点头,继续等。

这时候,张省长的手机响了起来。这部工作手机一直在梁健这边,只有在下班时间才会交给张省长。梁健看到手机的号码,就将手机递给了张省长。因为,这个电话是省书记华剑军打过来的。

张省长看了一下,就接起了手机。张省长说:“华书记,我们都已经在会议室了。正要商量先不用马上过来先去接华夫人吧你要马上过来那你夫人好在六楼会议室。”张省长放下了电话。

他对在座的干部说:“华书记的夫人,今天正好来宁州。原本华书记是要去迎接的,但是到了半路,华书记还是以工作为重,

先回来了。他也马上就到,他让我们先开始。康书记,到目前还没到,我们不等了,先开始吧。由省防内涝抢险领导小组先汇报目前水患的情况。”

防内涝抢险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同志,介绍有关情况。大家都正襟危坐,抬起了头,手拿着笔,准备记录。马超群开始介绍情况:“同志们,这次的防内涝抢险工作不容乐观。这次水患的重点,不是外部河水倒灌,而是城市积水无力外排。”马超群接着就讲到,今天的一场大雨来势凶猛,超过了预期,目前宁州市有11条城市主干道被淹没,只要雨没停,这个情况还会呈现蔓延趋势。有六条地势低洼的主干道和周边地区,水位竟然超过了一米八,这是史无前例的我们必须立马采取积极措施,迅速调集力量,投入到城市水患的抢救过程中去

马超群汇报得差不多了,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进来的就是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康峻。康峻还是一身西服,身材提拔很有风度,梁健有意看了他的鞋子,也是干净的,几乎没有什么潮湿的痕迹。可以看出康峻是从干爽的地方,到了另一个干爽的地方。看到会议已经开始了,他也不多说,就在马超群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按照他在省委的排名,他的确也应该坐在这个位置。

马超群书记最后说,这次的水患严峻程度,我们可以用下面一组数字来显示,截止目前,整个宁州市就已经有11条主干道被淹没,4名群众死亡、22人受伤、8434辆车被淹、2万多人被困。这些数字还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现在肯定已经扩大了。其他地市的数字都还没有汇总上来,

为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迅速投入到抢救过程当中,以极端负责的态度,确保广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损失能控制在一个最小的限度之内。

马超群的介绍完毕了。张省长转向康峻问道:“康常委,你要不要补充”康峻朝张省长看了一眼,对张省长没有等他就开会,他还是有些不快的。但是,毕竟张省长职位比他高,他只能收敛起了不快,说道:“今天开会,我是来得最迟的一个,这个我要道歉。不过刚刚一路过来,换了好几条路,我也注意观察了,也算是现场调查了。这次的水患,我们有三个想不到,一个是雨这么大我们想不到,这几个小时里下了这么多雨,好像前所未有;第二个是我们的排水系统功能如此不畅,我们想不到,其实宁州每年在排水管道上花费的经费不少;第三个是,市民的自我保护意思如此不强,我们想不到。已经死亡的四名群众,都是驾驶着越野车,都是好车子,自己往水里冲,结果车子熄火,车门打不开,淹死了。

“鉴于这三个没想到,直到目前,我们工作还不是很到位,我要检讨。刚才在车子上,我已经向我们宁州有关部门发出口头指令,启动抢救预案,要求马上投入防内涝抢险第一线,首先对重点领域开展施救,再对其他区域进行防范。这个会议之后,我和潘市长马上回去抓落实。”

康峻的话语之中,似有推卸责任的意味,但总得来说,还是做了一些工作,思路也是清晰的。梁健心想,省委领导层面的人,都不简单。张省长点了点头说:“刚才,马书记和康常委,都已经将有关情况讲了。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部署全面的防内涝抢险工作。宁州的水患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我认为,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数据还没上报,但是情况肯定不容乐观。下面我们要把握几点抓好这次水患抢救工作”

其他人纷纷开始记录起来。只听张省长说:“第一点,要立刻部署。宁州市作为这场战役的重头,要马上回去部署,可以先电话部署,怎么开,怎么行动,确保以最快的速度,将力量注入抢救第一线。第二点,不能再死人了,人命关天,要采取措施,先把人身安全这条底线守住,再死人,再多死几个人,我们头上的帽子都会成问题,大家想清楚,这就是我们肩上的责任第三点,要正面引导,不要让消极的、负面和恐惧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在灾难面前,一定要弘扬正能量,要发挥新闻媒体的作用,让爱、关心成为我们的主要情绪,为共同抗击水灾助力”

张省长还强调:“请办公厅立刻将我的这三点意思,作为批示精神,与防内涝抢险的紧急通知,一并发给各地市”梁健非常关注张省长所说的内容,他已经录音下来,在笔记上也做了记录。

现在的情况争分夺秒,他将这段录音以手机发给了副处长萧正道。并发了一条短息,说:“麻烦马上整理出来,呆会就要下发。”萧正道刚刚赶到办公室,现在的萧正道对梁健的吩咐都比较重视,尽管鞋子湿了,他赤脚踩在报纸上就开始投入了工作当中。

张省长的讲话结束了,他说:“华书记,马上就到了。我们还要再听华书记的指示。”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秘书王道在前面把门开挺,华建军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了进来,在张省长左手的位置坐下来,

他说:“大家都在了。相信张省长刚才已经对这次城市内涝救援工作部署过了,我再说两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