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铺设道路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04 字数:3454 阅读进度:670/1780

梁健表示了感谢,也坐了下来。保姆给梁健端上了煎鸡蛋、稀饭和刀切馒头。张省长早饭不吃肉包子,但是又喜欢面食。所以,就让保姆准备了实心的刀切馒头。梁健用手掰了吃,味道不错。这是保姆自己做的馒头。吃过早饭,梁健和张省长准备出门。张省长夫人葛慧云送张省长到门口,给张省长披上了外套。

外面的雨还是很大,驾驶员已经等在了门外。平时张省长都是不用车的,但今天雨水下得如此之大,从张省长别墅到省政府,皮鞋里肯定就灌满了水。于是,梁健和张省长就都上了车,在晦暗的天色中,来到了省政府大楼。车子到省委大楼的时候,看到在六楼最东面办公室的大窗子里,正透出了光亮。

张省长说:“看来,华书记是真的在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晚上了。”梁健说:“在办公室里,总归不利于休息。”张省长说:“每个领导都有每个领导的习惯。”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张省长是早睡早起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的,这一点也让梁健感到很是佩服。在张省长身上,梁健看到了克制。张省长对梁健说:“待会,你去了解两个数据过来,一个是各地市在此次城市内涝中,死伤的人数;第二个是,各地市被淹没的主干道路数目。”

梁健说:“我马上就去了解”梁健给防内涝领导小组办公室打了电话,问有关数据。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向各地市下发了通知,要求每个小时上报死伤人数。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省在城市内涝之中死亡达13人,不同程度受伤总人数达到161人。这个数字并不是很大,这也是官方数字。

就死亡的人数看,比昨天晚上网上流传的16人,就少了3个人。但是,梁健感觉这个数字的可信度还是值得商榷的。历次的自然灾害之中,上报的死亡数经常都是有些缩水的。梁健也不敢保证这次就是绝对准确的。在偌大的中国,其实最弄不清楚的是数字。

比如,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因为从上而下的统计之中,只要每个乡镇出现一个人的偏差,到了上面这个数字的误差就不是一点点了。在中国与数字较真没有意义。梁健也不再去管这个13是不是真的,他记了下来,重点是询问第二个内容。

听到梁健询问各个城市到底有哪几条主干道路被水淹没,防内涝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人员觉得这很奇怪,他们说,统计表里没有这项内容,因此没有统计。梁健说:“请他们向领导汇报一下,张省长需要这个数字。”

梁健所谓的“领导”,无非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再上面就是省书记华剑军了。自从华书记自己当了这个防内涝领导小组组长,对于常务副组长没有调整。这么一来,张省长就比较尴尬,他反而变成副组长,而且不是常务副组长。但是,梁健想,不管如何,张省长要一个数字,他们肯定是会想办法提供的,无非就是在统计表中,增加一个栏目就行了。

梁健也是这么向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意见,相信他们肯定会把数字抓紧统计上了。但是,一个小时之后没有回音。梁健就打了电话过去问,事情领导有没通过对方说,已经向领导汇报了,领导说,这个数据与防涝没有直接的关系,暂时不统计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能给基层增加工作量。

听到这样的回答。梁健愣了一下,他们胆子还真够大的,对张省长的要求都置之不理了。梁健就问:“你们是向哪位领导请示的”办公室的人说:“向马书记和华书记都请示了,最后是华书记的意思。”梁健就不言语了。

梁健放下电话,本想直接去向张省长报告。但是一想觉得不对,张省长要的数据自己没有搞到手,只去报告说华书记不同意,这不等于是去紧张领导之间的关系吗这个事情要让张省长知道,但是至少要在弄到了数字之后。

梁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到窗口,向窗外的宁州望去。烟雨朦胧的早晨,如果不是大雨,不是内涝积水,也许梁健会认为撑着伞在这雨里走会很有意境。然而,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恐怕路上乱作一团,交警肯定也已经手足无措交警对,交警

全省对路况最清楚的是交通警察。对于今天的积水道路,也是各市的交通警察掌握了第一手的情况。

梁健放下了茶杯,拿起了电话,给省公安局经侦总队长王凯打了电话过去。梁健问他,省交警支队长方面熟悉不是否能够要到他所需要的数字梁健当然没说,这是张省长要的数字,否则会让人家猜测张省长和华书记之间的微妙关系。

王凯听梁健如是说,说:“交警总队长当然认识,但是这个事情,我单纯去请托他恐怕不大行,毕竟我和他是平级,这个事情他需要让地市去统计汇总。我给他这个任务,他不一定接受。最好是由分管副局长将这项任务交给他,他才会认真去办。”梁健说:“谢谢。”

他本不想去麻烦省公安局的领导层,但目前看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公安内部也是各自为政,牢牢把握着手中的权力,让经侦总队长王凯去问交警总队长的确是有些为难他了。最终,梁健还是给省公安厅厅长夏初荣打了电话。

与夏初荣梁健是打过交道的,这位夏厅长给梁健总体印象不错。夏初荣接起了梁健的电话,还是颇为热情:“梁处长,你好,你的电话还真够早的。”梁健说道:“夏常委,不是我早,是领导都很早。”夏厅长说:“我也已经听说了,据说为了处理好这次内涝,华书记是住在办公室里的,只要内涝不退,绝不离开工作岗位。”梁健说:“是啊,所以我们也不敢怠慢。就是这么早,打扰夏厅长了。”

夏初荣说:“哪里是打扰,是我不好意思啊。我是到北京开会了,没想到会议期间,宁州城发生了这么大的内涝,真是惭愧,我正在火车上赶回来了”梁健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昨天的会议上,我只看到了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夏初荣说:“那么重要的会议,省书记和省长都参加了,要不是在北京,我能不参加吗梁处长,你打电话来,张省长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啊。好让我也尽点责。”

梁健听夏初荣这么一说,就放心了,赶忙道:“想要向公安厅要一个情况。那就是各地市被内涝淹没的主干街道数量和具体道路名。”夏初荣说:“省政府办事就是具体,这个情况,我们交警总队应该有所了解。你等一等,我让分管副厅长跟你联系,尽快把情况报给你。”

几分钟后,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就与梁健联系了,来询问具体要了解什么情况。梁健跟他说了。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个副厅长就让人通过网络,将一张统计表发了过来,上面关于数量和具体的道路都已经列明了。十来个地市,一目了然,并注情况还在不断变化之中。

梁健拿到情况之后,也不忘给省公安厅厅长夏初荣表示了感谢。夏初荣也问了梁健有关死伤人数情况,并说一到宁州就会来张省长这边。梁健说,他也会将夏厅长的话带给张省长。夏初荣听了很是高兴,看来他还是很在乎自己在张省长这边的表现。

死伤情况和各地市主干道被淹情况都已经掌握,梁健立刻来到了张省长的办公室汇报了情况。张省长听了情况后说:“这个死亡人数,或许还没有这么乐观。另外,关于主干道路被淹的情况,我看是真实的,领导小组办公室在这个事情上做得不错。”

张省长是不了解真实情况,梁健必须说清楚。张省长听了领导小组办公室竟然拒绝统计相关数字,表情微微地有些变化,不过他并没有发火。他说:“夏厅长效率很高,做得很不错。梁健,你找他是对的。”说着,张省长将那份被淹主干道的名单交还给了梁健:“这个情况,先放你这里,等到这次内涝一过就要派用场。”

梁健不明白张省长在这方面,到底要派什么用场,但是他还是细心地收了起来。张省长说:“你在帮我去排一排,看看当前那个城市的水涝比较严重我要去看一看。”梁健问道:“张省长,你要去抗击水涝第一线”张省长说:“没错。本来我是组长,应该呆在省里统筹全局。现在华书记担任组长,负责总指挥,我就想出去看看,也对有关地市进行督导,这也是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梁健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排。”张省长说:“你排出三个城市吧,然后与省委那边对接,确保省委的领导,不会有人去,别重了。”梁健说:“是。”梁健回到了办公室,打算排定城市。然而心里转过一个念头,今天的网络舆情不知怎么样了这也是梁健必须实时关注的一个问题。于是,梁健将排定张省长检查防涝的城市放了放,先打开了电脑。

浏览了这个重要的国内论坛,真是干净啊竟然关于江中省内涝成灾的帖子,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其他市的小论坛,还有这方面的帖子,但是看看下面,很多楼层都已经被屏蔽。

梁健不得不佩服华书记的封贴能力。单单是江中省委宣传部恐怕还没能力,让各大论坛禁声。这其中肯定有从北京空降的华书记在发挥作用。回到一个论坛的时候,忽然发现出现了一个新帖子。梁健心道,还是有人发新帖子了,一味的堵可起不了作用

然而,当他正要点开的时候,发现这个帖子又已经消失了。乖乖,真是厉害啊梁健关闭了电脑,一个电话进来,是胡小英的声音:“梁健,有个事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