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风雨出发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05 字数:3385 阅读进度:672/1780

打完了电话,基本安排妥当。:efefd梁健目光落到了桌上的报纸上。“江中日报”红色大字进入眼帘,接下去是一个非常醒目的题目:“只要内涝不退,绝不离开岗位。”梁健一愣,这不是昨天华书记在碰头会上的讲话吗接下去,报道了华书记把妻子留在机场,他本人回到工作岗位开会的情况,并对华书记提出的几点要求,进行了详细报道。

报道渲染了华书记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作风。梁健看后也有些被感动。报道突出一把手的责任心和心系群众也是可以理解的。跳过这篇报道,梁健往下看,想要看看有没有对张省长的报道。第一版没有,再到第二版,也没有。翻遍了整个报纸,都没有看到关于张省长的报道。

梁健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以往在这种突发件的报道中,党委和政府两位主要领导在抓救灾方面,都会有所报道。然而,这次的新闻报道上,却只突出了省委华书记一个人,梁健就感觉有些纳闷了。梁健想起那天的场景,江中日报和江中电视台的要闻记者都在的,他们不可能连这点规矩都忘记了吧。

对,还有电视台。梁健想要看看江中电视台是否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梁健没有时间看电视,但是他可以在网上调取视频。今天最早的新闻应该是江中电视台的“朝闻江中”栏目,打开了江中电视台的网页,梁健找到了“朝闻江中”的视频。

其中,只是在会议室研究部署的镜头中,有关于张省长的一个镜头,一带而过,其他都是讲华书记所提出的要求。让梁健感到惊讶的是,在新闻镜头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在这个镜头之中,这个女人是很显年轻,额头微微有些高,脸蛋和眼睛都有些圆,嘴巴也有些往两边翘起。但可以说是一个不到四十来岁的美人。

梁健起先还不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听到记者采访这说:“下面,我们采访一下省书记华剑军的夫人韩冰。”梁健这才知道,这是华书记的夫人韩冰。没想到华书记的夫人也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这让梁健不由得拿韩冰和葛慧云作比较。

一个是省书记的夫人,一个是省长的夫人。在年纪上看,韩冰显得更加年轻;在容貌上看,呈现出了不同的风格,韩冰显得有些富态和娇美,葛慧云显得知性和端庄。这是不同类型的美女。由于对这位省书记夫人韩冰,没有深入了解,梁健也不敢断定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但是接下去韩冰回答记者的话中,梁健对韩冰这个女人算是有了第一印象。记者问道:“韩女士,虽然你是省书记夫人,不过请允许我在这里称呼你韩女士。”韩冰说道:“这样很好。”记者道:“韩女士,今天我们很荣幸能够采访到你,而且采访的地点,竟然是在这里,江中机场。”

韩冰对着镜头大方地笑笑说:“我也很荣幸,能够在这里接受采访。反正我现在也闲着没事。华剑军同志本来说到机场来接我,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来,我已经被滞留机场三个小时了。”梁健不由惊道,这个韩冰还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女人。

女记者也很会来噱头说:“韩女士,我代表江中省所有百姓群众,来请求你原谅张省长。你现在应该知道,华书记正在忙着部署城市内涝抢险工作。我们了解到,华书记的车子原本已经开到半路上,但是听说城市内涝形势非常严峻,特别是宁州等多个城市都出了人命,华书记以大局为重,直接奔回省委去了。华书记以大局为重,为全江中人民群众着想,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原谅他。”

韩冰看着镜头说:“我原本还真不想原谅他。以工作为重,那也不能把我扔在这里不闻不问啊,这都三个小时了,也不安排一辆车来接我。”女记者说:“这倒是一个问题。华书记一心扑在工作上,可能都已经不记得了。我们现在就当韩女士的司机,将你送到城里去。”韩冰对着镜头说:“江中省的记者很温暖。有你们求情,我打算不再生气。我希望这场水灾也能快点结束,我祝福全省百姓能够早日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

镜头切掉了。梁健暗暗心惊,韩冰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角色。从第一感觉里,梁健几乎本能的感觉到这是一个有手腕、且有野心的女人。

看完了报纸和电视,从对于韩冰这个女人的评价中脱身出来。梁健才想起,是否有必要跟省委宣传部作下对接,会不会他们在报道方面没有把握好,才导致张省长的报道如此之少但一想,张省长只是让自己看看报纸,并没让自己去协调。他打算先不去对接。

梁健来到张省长办公室说:“张省长,我们这次下去,新闻记者方面需要我跟宣传部特别关注一下吗”张省长看了眼梁健说:“你已经看了江中日报了”梁健点了点头说:“看了。张省长,我还看了朝闻江中。”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情况跟江中日报一样吧”梁健并不肯定,张省长所说的“情况”,到底是指什么。不过,梁健还是说:“对张省长的报道,还是少了。”

张省长沉默了一会,没有马上说话,然后对梁健说:“我们这次下去,不用在通知新闻媒体了。”梁健很是愕然,问道:“不通知媒体吗这样不合适吧”张省长说:“我的意思是

,不需要我们去通知,会有人帮我们通知的。新闻媒体不会缺席的。”

听了张省长的话,梁健很不理解。昨天新闻媒体都在,对张省长都没怎么报道。这次下去,如果不去通知,可能根本就不会有记者跟去。梁健早就感觉到,这是与省委那边有关系。如果没有华书记的交代,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汪渔就是再借十个胆子给他,恐怕也不敢忽略张省长。

为此,这次如果不通知新闻媒体,他们正好装作不知,是不是张省长太过乐观了但是,他对张省长的判断不会怀疑。张省长肯定掌握了某些梁健所不掌握的情况,所以敢如此肯定。那就拭目以低吧。梁健就说:“张省长,那么下午一点半我们准时出发。”

看了看窗外,雨还没有停下来,依旧气势汹汹。梁健收到了一条短信:“梁处长,我回去了。我想你可能很忙,所以就不打扰你了。这样的天气,我到医院去了,我想跟我妈和弟弟在一起。但愿,等过了这段日子,还能再见到你。”梁健本想不回这条短息了,但是一想这样的天气之中,人心都是需要温暖的。于是,梁健回了一条短息过去:“刚刚才看到,路上注意安全,能够和家人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等过了这段,有机会再见。”

一点左右,梁健的办公室门口,忽然有人敲门,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梁健一看,竟然是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夏初荣。梁健赶紧站了起来说:“夏常委,你来啦。”夏初荣问:“梁处长,张省长在吗”

梁健说:“在。”夏初荣说:“现在会不会在休息我这时候想见张省长会不会不方便”平时,张省长午后都会有一个休息时间,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待会就要出发,也许张省长并没有休息。就算在休息被打扰,待会在车上还可以继续休息。

梁健说:“夏常委,我去请示一下。”夏初荣也不客气,接过梁健倒的茶水之后,就坐下来等。梁健知道夏初荣和张省长的关系不同一般,赶紧轻敲张省长的门。里面很快传来一声:“请进。”张省长并没有在睡午觉,而是坐在办公桌后面,似乎在思考什么。梁健汇报道:“张省长,夏常委来了,说想见你。”

张省长眼中显露一丝神采:“初荣来啦赶紧让他进来吧。”梁健让夏初荣到张省长办公室。他们谈话的时候,梁健退了出来。很快夏初荣就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了。他对梁健说:“你们出发时间是一点钟吧”梁健说:“是的。”

夏初荣说:“那只剩下二十分钟了,回家拿一条底裤的时间都没有了。”梁健笑了,这位夏厅长有时候开一句玩笑,会让人忍俊不禁。梁健问道:“夏常委,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吗”夏初荣说:“当然,张省长都下基层,我不去怎么成。”梁健说:“有您在,我们都安全了。”

夏初荣笑说:“你的意思,我就是一保镖了”梁健说:“不敢,不敢,谁会请得起夏常委这么高级别的保镖啊”夏初荣说:“梁健老弟,你就别笑话我了。哪天,说不定我还真得给你当保镖。我看你这小伙子,前途无量啊”梁健道:“夏常委,你别再调侃你我了。时间不早了,夏常委如果还要回家拿底裤的话,得赶紧了”

夏初荣说:“对对,我还得赶时间回一趟厅里。得带几个人一起去,还得把其他事情交待一下。最好,你能够推迟五分钟,千万别让张省长在车上等我。”梁健说:“那要么索性推迟一刻钟,这样夏常委你也可以宽松一些。张省长那边我去说一下,其他也没几个人,我就通知一下就成。”夏初荣说:“这样就太好了。那就待会见。”

下午一点四十五,一辆考斯特出发了。没有用小车的原因,一方面是小车底盘太低,很容易浸水,另一方面张省长不喜欢一个车队出行,喜欢简简单单,如今在这种特殊的天气更是如此了。车子上了高速,大风夹杂大雨,向着考斯特劈头盖脸而来。而在第一站太府市,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在街头。

不过他们不是在风雨中,而是在各自的奥迪车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