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台长主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07 字数:3515 阅读进度:676/1780

永州市委书记文斌的目光,在梁健的身上轻轻带了带,说:“我认为高成汉同志是最合适的人选。省委是有先见之明的,从镜州市将高成汉同志调了过来。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广大党员干部对成汉同志的工作和为人都非常认可。

“我也能感觉出来,大家有一种期盼,希望成汉同志能够担任这个市委书记,这对于永州的发展肯定大有裨益,对于老百姓的生活也可能能够受益。张省长,今天的抗涝抢险您也看到了,我基本上没有花什么心思,成汉同志都已经全部搞定了”

文斌书记对高成汉的评价非常高。观察文斌的表情,可以确定他不是在说瞎话。有些领导干部,在上级领导面前说的是一套,自己背后做的又是一套。但是在文斌这里,梁健没有看出这种可能性。关键在于文斌已经没有了这个必要,他马上就要退居二线,他也没有提出过自己的接班人,为此他挺高成汉,那就是真的在挺他了。

梁健给两位领导倒了一次水,其余的时间就坐在那里听。他也有没做笔记。做笔记是有讲究的,有些场合可以做,有些场合不能做。一般性的会议做做笔记没关系,向领导表示你自己听得还算认真。但是,像如今这样的领导之间非正式谈话,记笔记就不妥当了。这些谈话是领导间的秘密,记录下来岂不是要成为话柄

梁健于是坚决不记,只是在一旁听听。张省长喝了一口绿茶说:“永州市的班子,目前是整个江中省最和谐的班子,各项工作抓起来也比较得力,不用省委省政府来操心。班子的梯队也比较好。今天听了你的话,我就更加放心了,一把手的人选也有了。文斌同志,你年龄到限之后,是考虑回省里,还是想继续留在永州”

文斌说:“我还是回省里吧,哪里都可以,趁着退下来,想做做研究,还可以把这些年担任地市一把手的经验转化为理性的思考,在有些工作机制和制度建设方面提一些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张省长说:“这很好。有机会,我就会跟华书记提出来。”文斌说:“谢谢张省长。时间,恐怕也差不多了,我们到机关食堂吃饭去”

机关食堂的晚饭,严格按照每人一荤一菜一汤的标准安排,酒也是一般的白酒,每人面前都是一个平底直杯,酒倒到了杯口,大概有二三两的样子。文斌说:“张省长,我们这酒也是一般的酒,四十多块一瓶的,可以两个人喝。”

高成汉说:“有一点要向张省长汇报一下,那就是本来文书记想要用低度酒,但被我偷偷换了,现在变成了高度。价格没有变。”文斌赶紧拿起来喝了一口:“呀,还真被换了高市长,你是知道我高度喝了不行,故意换的吧”

张省长笑笑说:“这点量不多。我是知道高成汉同志的用意。我先前就已经说过,每人只喝一杯。如果只喝一杯低度,成汉同志恐怕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吞下去还不知道什么味儿呢这杯高度下去,或许可以给高成汉同志增加点睡意。那就这样吧,高度就高度吧。喝了之后,吃点饭菜,成汉同志马上回去休息”

梁健听到张省长话语之中,对高成汉一直比较认可,心里很是欣慰。没有推杯换盏,喝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起喝。不喝的时候,就是吃菜吃饭。酒在这里不是增加私人感情的东西,而是成为鼓舞大家士气的东西。

酒这东西,也是一把双刃剑。喝得不好,无非是增加大家的靡靡之音和声色纵情,伤了身体又坏了精神。之后,没多久,国家领导人,就在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动员会上,直指这种奢靡弊病。领导人是说:“有的人吃得百病缠身,喝得东倒西歪,玩得天南海北,乐得不思工作,何谈为人民服务”

然而,像这次张省长这样的喝酒,并不是完全不可以。张省长说:“这最后半杯酒喝了,我们再不多喝。今天高成汉同志说,后天永州的内涝基本能够解决,我听到了,我也会当真。我会让我秘书梁健后天早上就打电话来问。永州市内涝问题的解决,在座各位责无旁贷。我也代表省政府,感谢大家的工作。也要求大家,尽一切的努力,让永州的百姓早日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市委书记文斌和市长高成汉都从位置上站起来,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我们一定按照张省长的要求,在后天之前,把永州的城市内涝问题解决掉”说着,就把酒都喝了,然后吃饭和菜。许是氛围的问题,大家面前一荤一素一汤,都吃了个底朝天。

看着这一切,梁健心里也有些激动澎湃。在不同的班子中干活,就塑造不同的领导干部。永州的整个班子,由于两位主要领导的带头,给人一种精神振奋、不畏困难、勇往直前的冲击。梁健都有些跃跃欲试,如果将来能够在这样的班子中工作就好了

然而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并不是去享有这样的领导班子,而是去带头建设这样的领导班子。这次的晚饭,给梁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之后担任地市一把手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为建设那样的领导班子努力着。

晚饭之后,张省长就没有再约谈其他的领导干部,早早就休息了。梁健在宾馆里空了下来,想起白天在车上对胡小英说过,等到了酒店再联系。梁健就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胡小英起先是没有接,梁健就放下电话,

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再出来。

只见手机上胡小英的一条短信:“十五分钟之后,我给你电话,目前在开会,争论。”争论梁健不知道镜州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愿不要出什么大事。但胡小英既然说十多分钟后再打过来,那么梁健就只能等。

无事。梁健打开电视,正好是在“江中新闻”栏目,映入眼帘的就是张省长在太府旧居民区帮助老人从梯子上脱险的镜头,边上很多人一起帮忙。这个镜头很是感人。下午拍的镜头,如今这么快就已经上了江中新闻,估计明天一早也就能见报。看来,这次江中电视台长钱伟明,是拼了。

看着新闻,梁健的脑海里一直转到着一个疑问,出发之前,张省长让梁健不用通知新闻媒体,但是他说,新闻媒体不会缺席。他始终就不知道,这些媒体怎么忽然之间就重视了起来。是张省长用什么手段吓唬了他们吗还是怎么着

这时候,房门上响起了敲门声。梁健疑惑,这会是谁难道是张省长吗梁健赶紧快步上前去了。一开门,就看到有些谢顶的江中电视台台长钱伟明。钱伟明咧着嘴笑着说:“梁处长,没打扰你吧”

钱伟明好歹也是正厅级干部,梁健让到了一边说:“钱台长,请进。我还没有休息。”钱伟明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梁处长,辛苦了。”梁健刚才疑惑的问题,就是跟钱伟明有关系,所以他还是乐于接待这位电视台长,看看他会不会说出什么对梁健有启发的话来。

梁健给钱伟明倒水的时候,只见到屏幕上的画面已经换成了江中电视台新闻女主播。梁健知道,这位年轻女主播叫作赫敏。这位女主播长得非常端丽,肌肤如脂,嘴角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属于君子好逑的女人。只是梁健从未接触过,他也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尽管他如今是省长秘书,但是这种媒体女人,他总是感觉很有些遥远。

不过这不妨碍,梁健会多看一眼这位女主播。或许梁健的这个无意的眼神,被钱伟明所捕捉。钱台长说:“梁处长很关心我们江中电视台啊”梁健说:“哪里敢说关心啊江中电视台的新闻,我们都要关注一下的。”钱台长说:“这是我们的荣幸。”

梁健和钱台长在沙发中坐下来,问道:“钱台长,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钱台长立马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哪里敢说吩咐啊梁处长,有一件事情,真是要麻烦你,我们电视台也是迫不得已,希望您得空也能帮助解释一下啊”

梁健问道:“钱台长,你说说看吧。”钱伟明皱着眉头,看着梁健说道:“就是昨天对张省长的报道,我们缺位了。我们电视台也是迫不得已的。”果然,钱伟明是来解释这个事情,梁健就问道:“怎么个迫不得已”钱伟明说:“因为宣传部通知我们,重点是报道华书记的内容,并说这是省委和省政府都已经决定了的。”

“是吗”梁健问道:“那今天,为什么又来报道了”钱伟明脸比苦瓜还难受:“今天一早,省委宣传部又来质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对张省长的情况进行报道这简直就是出尔反尔。我们是按照宣传部审核出篇的。但是现在宣传部却说,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么说过。你说为我们冤不冤枉我们真是两面不是人。其实,江中日报跟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所以,今天我和夏攀主编一起都来了,本来是想找个机会和张省长赔罪的,可是今天张省长一直都很忙,找不到时间。现在,张省长已经休息了吧”

梁健说:“是的,现在已经休息了。不过,我会把你的情况向张省长汇报的。”钱伟明眼中露出感谢的精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梁健说:“梁处长,这是一身卡,你工作这么辛苦,也应该抽空去锻炼锻炼,这个健身中心很不错的,服务也很周到。”

梁健将卡推给钱伟明说:“钱台长,你不用这么客气。做秘书工作,恐怕真没时间去。放在我这里也浪费。”钱伟明站起来说:“这个健身中心不同,

梁处长是领导身边的人,有空哪里都应该去了解了解,又能健身。你不收下,我心里不安啊”说着,钱伟明就向外面走。

梁健心想如果推推搡搡就不好看,于是也就不硬塞回给钱伟明。在开门之前,钱伟明说:“梁处长,下次我约你一起吃晚饭,我把郝敏主播也一起请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