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会前一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11 字数:3457 阅读进度:684/1780

确切的说,省委常委会所能提名的是一个市的代市长。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地方府的首长都是选任制的干部,先由上级党委提名,然后放到地方人代会选举。选举通过就是正式的行政首长,选不上那就是落选,是很没面子的事情。理论上,选举总有选的上或者选不上,但是这种情况其实很少发生,除非同级党委已经对整个选举工作,丧失了掌控能力。

这种情况,有没有发生过呢当然是有,但是很少。一旦发生了,同级党委都会受到上级党委的严厉批评,这就是所谓的“组织意图未能实现”,同级的党委书记搞不好都会被调动,情节严重可能会被降职或给予其他的处分。为此,只要是党委头脑还清醒,这种情况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胡小英一旦被提名为镜州市代市长,也就等于是镜州市长了。梁健当然希望胡小英能够在这次的竞争中胜出。这是星期三,离省委常委会当中还隔了一天。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梁健心想,如果胡小英上面有更强的后盾,替她说上一句话,也许就成了。但是,显然胡小英没有。

梁健是项部长的女婿,算是上面有人。但是,他不会,也觉得不妥,在地方干部任免事情上去向项部长求情。梁健顿时感到,自己在这方面束手无策,很有些失落。唯一的安慰是,张省长似乎感觉到了梁健有些心神不宁,说道:“星期五就召开常委会,我看啊,镜州市市长,除了胡小英,还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人。”

这话,就是傻子也能听出来,张省长是在向梁健透露,他是会全力支持胡小英的。梁健说:“我想,胡书记会非常感谢张省长对她的肯定的。”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我觉得,镜州市长位置,问题不会很大。倒是其他有些人,恐怕会更加的心神不宁。”梁健不解,但他也不好问是谁,否则也显得太幼稚了。他想,迟早就会知道的。

梁健想打电话给胡小英,告诉她张省长对他的肯定。可转念一想,这有意义吗实在难说。毕竟谁当市长,并不是张省长能够说了算的,江中省十一常委,谁都想把自己的人往上推,但最为关键的还是省书记华剑军。如果华剑军硬是不同意,胡小英就是挣得省长和其他很多常委同意,也是很难实现的。

为此,只有张省长的同意是不够的,告诉胡小英也无非是让她多增添一丝希望,但最终如何还真两说。为此,梁健还是忍住了没给胡小英打电话。坐下来,正考虑,接下去要不要去省委那边走一趟,向冯丰探听一下,省委副书记马超群是什么态度犹豫之中,电话响了起来。

是胡小英的电话。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胡小英的声音传来:“梁健,今天我想来宁州一趟,晚上你有空吗”梁健是单身一人,张省长这边由于前段时间出去了两天,晚上张省长都是准时回家吃饭,陪同妻子葛慧云的。梁健说:“我有空。”

胡小英说:“你说我晚上住哪里比较好”梁健很是奇怪,以往胡小英来宁州,都是自己先安排好了酒店,不会问梁健住哪里好。她这么问,似乎是包含着特别的含义。这含义,让梁健既是向往,又有些抗拒。这心情是复杂的。

这是胡小英首次这么问梁健,梁健当然不能不回答。他就当是帮胡小英安排一个住宿的酒店。作为省长秘书,梁健当然知道很多饭店,要安排一个住的酒店,根本就不是一个事。但是这些酒店,省直机关的很多领导都经常出入,梁健都嫌烦。

梁健脑袋里忽然冒出江中日报主编夏攀。为什么平白无故会想到他呢想到了夏攀,就记起了夏攀在永州到自己房间里来,并给了自己一张打折卡。梁健就打开了皮包的夹层。自从镜州回来,这夹层他就没有打开过。省电视台长钱伟明送给他的健身卡和夏攀送给他的民宿健身卡就在里面,没有动过。如果今天不需要安排房间,也许他要等很久只会才会记起来了

夏攀说,这家民宿很有味道,适合梁健来朋友去住。梁健早就知道,宁州有些民宿已经办出了特色,办出了水平。但由于其小资情调,官员还是很少会去的,为此应该还算是清净的地儿。梁健想,要不就在那里订上一个房间试试于是,梁健就按照卡上个的电话,打过去了。是一个温言软语的女孩接听的电话,很是客气,等梁健说有卡的时候,女孩越发热情,说非常欢迎去他们民宿感受一下。

如今这么好的服务态度,已经很少能够找到了,梁健就说要订一个房间。女孩问:“要大床房,还是标准间”梁健想了想说道:“还是标准间吧。”女孩笑着说:“没问题。其实,我们这里的大床房,采光和观景都是最好的。如果你是和家人或者女友过来,大床房是最最合适的。”

梁健犹豫了一下,说:“感谢你的建议,不过我还是认为标准间更好一点。”女孩说:“那好,听梁先生的。另外,有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我们的小酒吧中,有一场演出,是中国美声音的十强歌手如歌来演出,很带劲的,有空就来听听,只要是我们的住店客人,都是免费的。”梁健说了一声“谢谢。”

预定好了房间,梁健告诉了胡小英民宿的名字是紫川,并告诉了地址,约定了六点左右在那里见面。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梁健已经准备好了要出门,却有一个人敲门。梁健一看,竟然是江中电视台台长钱伟明。自从上次一同下地市,梁健与钱伟明有过了交代,更加上刚才在包里看到钱伟明送给的健身卡。梁健看到钱伟明还是挺客气。

他站了起来问道:“钱台长你好啊,怎么这么晚了过来”钱台长脸上有些阴翳,但面对梁健他硬是挤出了笑容来,对梁健说:“张省长还在办公室吗”梁健说:“现在还在,但今天张省长会按时下班。”钱台长说:“梁处长,能不能帮助请示一下,张省长有没有时间,我想求见一下领导。”钱台长说话客气。梁健说:“你请先坐,我去向领导请示一下。”

张省长同意了,他说:“着急的人来了。”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张省长所说的着急的人,就是钱伟明啊。

梁健说:“如果张省长马上要下班的话,我可以让他明天再来。”张省长摆了摆手说:“人家都已经到这边了,就让人家进来了。”

梁健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想,也许钱伟明是因为那次没有报道张省长的事情,担心张省长提出要调走他。这不马上要到常委会了吗也许他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意识到了危险。他肯定是来告罪,请张省长原谅的。听到张省长会见他,谢了顶的脑袋,用力点了点:“谢谢梁处长。”

进了张省长办公室,梁健要给钱台长泡茶。钱台长心虚说:“不用泡了,不用泡了。”张省长倒是没有让梁健不泡,梁健就继续将茶泡好了,端给了钱台长。正要退出张省长办公室呢,张省长说:“梁健,你也在这里坐一下吧。”

钱台长听张省长这么一说,很是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梁健尽管感觉自己留下来,肯定会给钱伟明说话,带来不便。但是,只要张省长觉得方便就行了,毕竟梁健服务的不是别人,而是张省长。而且,这不是张省长第一次在与别人谈话的时候,让梁健留下来。于是,梁健就从边上拉过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张省长这才开口对钱伟明说:“钱台长,今天过来,想跟我交流什么情况呢”钱台长忍不住又看了看梁健,想要避开梁健单独与张省长谈话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钱台长只好当着梁健的面说了:“张省长,今天来,我是想跟张省长汇报了一下思想的。首先,我要自我批评,前段时间由于我工作的疏忽,在新闻报道上出了漏报的事情,给张省长的工作带来了被动。希望张省长能够原谅我这次的错误,今后我保证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我想向张省长汇报的第二个思想是,张省长我对于我省的新闻事业是充满热爱的。所以,我还是很希望能够留在现今的岗位上继续发挥作用。我会把领导的关心一直放在心上。”

听得出来,钱台长的确是担心自己会被调动。张省长听着钱伟明说完,说:“伟明同志。你也是我省新闻界的老同志了,以前你们台的工作都是很严谨的。这我很清楚。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如果我有不满意,我会直接让梁健同志给你们打电话,直接询问了。所以,这方面你不用太担心。至于你汇报的第二个方面的问题,说实话,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传言”

张省长的话,问得非常直接,也很是真诚。让钱伟明无法回避。钱伟明心想,现在不是耍花腔的时候,所以必须跟张省长说实话,否则就会连最后一次机会都失去。钱伟明说:“是的,张省长,我听人说了,因为上次的事情,你已经向省委华书记建议要调整我和夏攀两位同志。”

张省长听后,嘴角动了一笑,无谓地笑笑说:“现在我告诉你,我没有这么去说过。同时,我也可以告诉你,周五的常委会上,我会提出来最好不要对你调动。但是,最终还是要常委会上定。你清楚了吗”

钱伟明听张省长说得如此明白,就站起来,向张省长鞠躬道:“太感谢张省长了。”张省长也站了起来:“我也该下班了,就不留你了。”“谢谢张省长”钱伟明连说了多次感谢,从张省长办公室退了出来。

一看时间,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十分钟了。梁健心想,胡小英也许已经在紫川民宿等待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