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民宿一夜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12 字数:3502 阅读进度:685/1780

刚一想出门,江中日报主编夏攀又出现在过道里。梁健不由就有些烦躁不安了。钱伟明和夏攀两个人是不是讲好一前一后来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凑巧,都是在刚刚下班的时间到吧梁健暗道,要来,也早点来啊非等到这个时候

腹诽归腹诽,梁健还是去张省长办公室做了请示。张省长倒是不慌不忙,说:“那就让夏攀同志进来吧,他们不见我,恐怕晚上都睡不着觉。”梁健就去请夏攀进去,张省长照样让梁健在一边坐着。夏攀和钱伟明一样是来请罪的,并承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张省长对夏攀所说,与对钱伟明说的,也差不多。夏攀很感激的离开。送佛送到西,梁健就将夏攀送到电梯口,以便再确认一下还有没有“着急”的家伙,想要见张省长的。夏攀在电梯口,重重的握了握梁健的手:“梁处长,希望再美言几句,感激不尽”梁健帮夏攀按了电梯,送他进去。

梁健原本以为夏攀,会问梁健有关民宿卡的事情,结果夏攀只字未提。钱伟明也没有提健身卡。提了就没意思了,好像在提醒他们给梁健送东西了。这不等于两位领导已经忘记了,他们只是不提,这也是艺术。

梁健在过道里看看,发现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就往回走。这时候,张省长也已经走出了办公室门,对梁健说:“今天我自己回去,时间也不早了,你就别陪我到后面了。”梁健说:“我还是陪张省长过去。”每天都是如此,今天虽然也晚了点,梁健也不想搞意外。张省长也就没有再拒绝。

将张省长送到了家里,梁健赶紧踅回来,取了车,往南坡路所在的紫川民宿驶去。又已经是行车高峰了。天气已经渐渐转热,这傍晚时分就差打空调了。梁健把车窗打开,缓缓而行,犹如蜗牛爬。胡小英的电话还未打过来。梁健就把电话打了过去:“姐,你已经到了吗”

胡小英说:“我已经到了半个小时了。”从声音之中,胡小英并无等待的焦虑,反而带着一丝高兴。梁健说:“真是不好意思,临到下班又有两位部门领导要见张省长,拖延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现在路上,有些堵车。”

胡小英温柔的声音道:“没关系,你慢慢开哈,你找的这个地方很有意思,我正在参观呢,你自己来过没有”梁健说:“还没有来过呢。”胡小英说:“我先溜达着,到时候,我来做你的导游。”听到胡小英对这个地方很有好感,兴致盎然的样子,梁健也就不再焦虑了。索性放慢了速度开。

右边是东湖的湖水,宝塔山掩映其中,如果你不赶,随处都是风景,这就是宁州。惶然之间,梁健还是怀疑,自己真的是生活在这座世界知名的省会城市吗有时候,繁忙的工作一久,梁健就会产生这种疑惑,就好像身在梦寐之中一般。看到景色如此秀丽的东湖,如今尽收眼底,梁健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和满足感。

很多旅行者,是让自己成为了风景的点缀,而真正的拥有者,是让风景成为自己的点缀,这其中的区别,又有几人能够体会呢

正这么胡思乱想,梁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难道是胡小英在饭馆里有什么事情了吗梁健看到竟然是“项瑾”。梁健的心情顿时有些小乱。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项瑾说:“回家了吗”梁健说:“还没有呢,已经下班了,我还得去一个地方。”

项瑾问道:“晚上有应酬”梁健本来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就糊过去了,但是他不想要欺骗项瑾,说:“也不算是应酬,镜州市的胡小英书记,到宁州来了,我现在去见她,陪她吃个饭。”项瑾顿了一下说:“哦好的那好好陪陪胡书记,尽好地主之谊。”

梁健说:“我知道了,我会的。”项瑾说:“在这段时间,北京的天气又不行了,年中了,老爸也开始忙了起来。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北京接我回去”夏天的北京的确不是很适合居住,梁健说:“那么,这个礼拜,我就来接你回来好吗”项瑾的声音带着点开心:“好啊。你知道吗最近小的在我肚子里,动得很频繁。”梁健顿时心生一种快乐:“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的听一听。”

与项瑾打完电话,梁健的心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对去见胡小英心情似乎不同了。如果没有约好,他或许就不会去了。但是,现在都已经说好了,他仍旧驱车前往。找到那家叫做紫川的民宿还真是有些不容易。从南坡路要拐上一条不宽的车道才能找到。

到了门口才发现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民宿旅馆,石头的围墙给人一种远离现代的感觉,门口是停车场草坪,梁健看到车牌来自各种省份,大多应该是旅行者。紫川的名字是设计过的,古朴和现代的结合。

里面并不是单栋的建筑,有一个主体建筑,还有一面上坡,坡上坐落着一栋栋小木屋,就好似一个个蘑菇长在草地上。这里空气清新,能够听到鸟鸣,的确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梁健心想,日报主编等人,果然都是很会享受的家伙

梁健朝里面走了几步,就瞧见一个身穿白裙的女人,从主楼背后转了出来。她身穿白色套裙,娇小、丰满的身材裹在其中,给人一种强烈的吸引。梁健不知道,胡小英这套白裙是原本就穿着,还是到了这边才换上的。

胡小英的这套白裙与这里的环境天然地融合在了一起,给人一种高雅和休闲的感觉,甚至她的出现,好像使得这栋民宿,也不仅仅是自然了,甚至多了一份高贵。胡小英淡淡地笑着,朝梁健走了过来。梁健将目光从胡小英充满魅力的身子上移开,说:“已经走了一圈了”

胡小英看着梁健说:“是啊,这里环境很不错。主楼有一些房间,不过那些小木屋更好玩。”梁健问道:“看过房间了吗”胡小英说:“没有,我等你来了再说,刚才是外面走了走。”

打折卡在梁健身上,房间手续要他去办,才能享受折扣。梁健说:“我们去拿房卡吧”胡小英点了点头,跟着梁健去了主楼的旅客接待处。并不大,都是木质地板。两位美女服务员,年轻漂亮,穿着合体的夏装。看到梁健他们进去,就亲切地问他们要住哪里。

梁健说出了之前的预定,其中一个女服务员有印象,就来接待他们。看到梁健的卡片,就笑容洋溢的将一张房卡交给了梁健,说:“在9号小木屋,预祝在我们紫川度过愉快的夜晚。”梁健想,他原本预定的好像是一个普通的标准间,怎么会变成小木屋了呢”

胡小英在一边略带兴奋地问道:“你预定的是小木屋”梁健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就说:“我们过去看看再说吧。”女服务员有提醒说:“晚上,记得我们这里有如歌的演出,有空来看看哦,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小木屋坐落于草坡,通过鹅卵石到了门口。小木屋除了巨大原木,就是玻璃窗。窗明几净,很有原始风貌。里面床单、座椅都市异常的干净、整洁。胡小英似乎很喜欢,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这地方,还真是世外桃源。宁州的旅游,发展是越来越有特色了。我们镜州就没有这样的酒店。有空还得让康丽也来看看,让她在向阳坡镇的酒店,也增加一点新的理念。”

梁健说:“我这里也是第一次来,环境和设计的确是不错。只是这床”梁健本来预定的是标准间。他对标准间的理解,床应该是两张的,怎么这里还是一张大床呢胡小英问道:“床怎么了”梁健不好多说,道:“我再确认一下,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弄错。”

于是梁健用木屋中的电话给服务台打过去,他问:“对于他预定的房间,是否有所改动。”听梁健如此问,女服务员忙解释说:“哦,不好意思,梁先生,我们忘了给你解释了。你原本预定的是标准间,那就应该是在我们主楼的一个房间。”梁健问道:“那是弄错了吗需要换过来吗”

女服务说:“不,不,不需要过来。这是我们特意为你做的升级。因为你的卡是我们民宿的白金卡,你就是我们的贵宾,享受升级服务。”梁健心想,从标准间到独栋的小木屋,价格肯定也不同,他就问道:“木屋一晚的价格是多少”女服务员说:“梁先生,你的金卡前三次的住宿消费,都是免费的,这是我们给白金客人的优惠。感谢你的入住。还有其他需要吗”梁健说:“不用了。”

他想,这个主编夏攀,给自己送得不仅仅是一张打折卡,里面还送了住宿。从梁健的眼光看,这个小木屋住一晚上,应该不下两千。这等于是送给他几千,甚至上万的消费券。梁健无奈,如今来了,想要退还恐怕也不容易了。

胡小英问:“有什么问题吗”梁健说:“没什么问题。”梁健心想,如果待会没什么其他的事情,还是开车回家去住吧。

时间已经不早,房间定了下来,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梁健就和胡小英到山坡下的餐馆去用餐。餐馆和酒吧几乎联在一起。餐厅里有不少外国人,这说明这里的知名度已经不小了。看了一周,并不见有政府的人,梁健才放心了下来。

服务员推荐了这里的红酒和菜肴,梁健点了单。上菜的速度倒是不慢。胡小英端起酒杯对梁健说:“谢谢你带我到这个地方来,如果你不带我过来,也许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呢。”梁健笑笑说:“你喜欢,我很高兴。”喝了一口酒,梁健还是说了:“星期五是省委常委会了。”

胡小英抬起头来:“可能我们镜州市长的人选,也要定下来了吧”梁健说:“据我所知,应该是要定下来了。”胡小英说:“哦,那很好,总算是要尘埃落定了。省得镜州的人,东猜西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