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小鸟依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12 字数:3231 阅读进度:686/1780

梁健说:“嗯,到底是谁,就看后天了。”胡小英停下了筷子,对梁健说:“要不,我去一趟华书记那里,跑一跑,说不定事情就定下来了”胡小英看着梁健,脸上带着微笑。一段时间之前,梁健就和胡小英讨论过这个问题,胡小英本来说不想争取这个市长了。

后来梁健知道,这是胡小英为了梁健,才想要放弃。当时,甄浩手中掌握了梁健的举报信,对胡小英说,只要她放弃竞争市长之位,他就不会举报梁健,梁健就可以当上处长了。胡小英答应了,结果甄浩出尔反尔,仍旧任由萧正道举报梁健。胡小英知道之后,她说要重新竞争这个市长之位。

当时梁健问她,有什么办法。胡小英说,她自会想办法。现在,胡小英问梁健,她去一趟华书记那里跑一跑是否合适梁健真是答不上来。现在是胡小英晋级的关键时刻,如果她能够抓住这次的机会,就能成为地市一级的行政首长了,如果没有抓住,也许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梁建问道:“你真想去”胡小英看着梁健说:“我还没有想好。所以问你。”这是一个很难的选择。从胡小英个人发展的角度,梁健当然希望胡小英能够更上一个台阶,但是他实在不能确定,如果胡小英真的再次去华剑军那里,到底会发生什么,华剑军会不会对胡小英提出特别的要求。这一点,是梁健最为受不了的。

梁健说道:“现在再去华书记那里,恐怕就是临时抱佛脚了。毕竟还有一天就开常委会了,人选估计都已经定了下来”胡小英打断了他的话说:“如果我有把握,去了之后,能够把事情搞定呢”胡小英的眼神之中,似乎很有自信,“那你觉得,我要不要去”

梁健看着胡小英,好一会儿说道:“不去我不希望你去。”胡小英脸上没有笑容,任真地看着梁健:“你真的不希望我去”梁健看着她说:“不希望。”梁健真心不希望,胡小英为了一个职位出卖自己。

胡小英原本认真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她说:“原来,我还以为你不在乎我了呢。原来,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在乎我的。”原来胡小英是在试探自己,梁健无语,女人好似都喜欢玩试探,来确认男人是否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那么好。连胡小英这样身居高位的女人,也不能免俗。

梁健只能摇了摇头说:“真拿你没办法。”胡小英坐在对面看着梁健笑,笑得非常开心。这里的菜,味道还是挺不错的,红酒也好。关键是,这里似乎更多的是旅行者,让梁健和胡小英也感觉如旅行者一般的放松。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有女服务员在餐厅中说:“如歌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有喜欢音乐的朋友,可以到隔壁听。”

中国美声音,是江中电视台打造的一款品牌音乐节目,一般都是未出名的歌手,上台演唱明星歌手的歌曲,台下四位“导师”,都是当红或者“曾红”的明星给予评分,歌手一路走来,层层升级,淘汰无数,也有走到最后的。

这档节目,捧红了很多歌手。就如今晚要在这里表演的如歌,也是曾在这个节目中晋级十强的歌手,尽管最后没有获胜,但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很多粉丝称呼他为“如如”、“歌歌”和“小哥”等。

梁健曾经瞄过几眼这档节目,正好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如歌。梁健原本以为胡小英是不了解的。没想到胡小英说:“是中国美声音中的那个如歌”梁健说:“没错。”看来,胡小英也是关注过这种热门综艺类节目的。

我们常常以为,领导干部只关系政治,其实是一种误解。很多领导干部的关注面非常广,所有总理去泰国访问的时候会提到“泰囧”,常委在谈工作的时候,会突然提到美剧纸牌屋,对于他们来说,所有热门的东西都是他们关注的对象。

胡小英说:“真人没见过,我们这就去听听吧”两人吃得也已经差不多了,梁健就付了帐,转战到隔壁的小酒吧。早就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酒吧里。梁健和胡小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如歌已经开始在演唱一首歌曲了。

电视上的效果,果然跟真人有些差别。这个如歌在现实之中,很有些颓废,不像电视省上那么阳光,其次脸上的皮肤也显得粗糙。不过,他的歌声还是具有穿透力的。听了两首歌,胡小英说:“歌唱得不错,只是不太合口味。”

早在长湖区的时候,梁健就听胡小英办公室里,会放一些经典老歌,如歌这种带点实验性的歌曲,胡小英不是特别能够接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时候,梁健的目光,被刚刚进来的两个人给晃了一下。

王道魏雨走进来的,正是这两个人。王道今天穿着短袖白衬衣,魏雨是一条蓝色长裙,看起来倒也是亭亭玉立,容貌可人。如果不知道此女性格的人,或许对她还会有所向往,但是像梁健这样对她已经有所了解的人,对魏雨唯独敬而远之了。

梁健一见到她们,就赶紧低下了脑袋。胡小英看到梁健的这种举动,也朝那个方向看去。胡小英是认识王道的,她说:“他怎么也来了”梁健说:“不知道。看来这里也是机关人员常来的地方。”王道此刻,只顾着看魏雨,并没有注意其他人。可见,王道也认为,这里不大可能碰上机关人员。

梁健不由想到,也许江中日报的主编夏攀,也送了卡给王道。想到这点,梁健就有些坐不住了。不定待会这里还会有人进来。胡小英说:“我们还是走吧,反正我也不大爱听这个歌曲。”两人就低调离场,王道和魏雨都不曾发现他们。

梁健在路上,想起黄依婷曾经问过他王道的情况,说起过王道追求过她。今天看到王道又与魏雨混在一起,他就不知道,王道是没有追到黄依婷,所以转而追求起了魏雨,还是双线发展。若是双线发展,梁健就一定要提醒依婷了。

看到梁健若有所思,胡小英问道:“怎么了想什么心思呢”梁健重新振作了精神说:“没什么,只是碰到熟人,感觉不大好。本想安安静静地享受一个晚上,没想到哪里都会遇上一些认识的人。”胡小英说:“你是否跟华书记的秘书王道,关系不怎么样”梁健说:“谈不上好。”胡小英说:“那我们就呆在房间里,不用看到其他任何人了。”

天空的弯月,洒下清辉,重新沿着鹅卵石路上了山坡木屋别墅。进了门,胡小英就将窗帘拉上了,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他们在里面了。木屋里,还是相当舒服的,就是一个小家庭房间,梁健在一个布艺沙发上做了下来。胡小英说:“我看到木屋里有一个咖啡机,我来煮几杯咖啡。”

梁健说:“好啊,你煮咖啡的手艺,是不是又渐长了”胡小英说:“你待会喝了就知道了。”胡小英的咖啡倒入杯子之中,房间里顿时就弥漫开了香味。胡小英将两杯咖啡端了过来。梁健闻了闻咖啡的味道,感觉很香,又喝了一口说:“味道的确是越来越好了。”胡小英说:“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经常给你做啊。”

梁健说:“我没有这口服啊,我在宁州,姐你在镜州,真要喝上一杯你煮的咖啡,恐怕也不是想喝就能马上喝到的。”胡小英说:“也不会特别难,我每个星期来一次,你至少一个星期就能喝上一杯了。”

听了胡小英的这句话,梁健的心里顿了一下。他想到自己上段时间答应张省长的话,自己与胡小英之间,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了。不能在保持那种超越同事的亲密关系了。梁健顿感喉咙有些干涩:“这也不勉强。顺其自然吧。”

胡小英却依旧嫣然笑道:“嗯是的,我们也不用过于勉强。不过,明天早上,至少我还可以给你做一杯咖啡。”这话的意思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的想法当中,梁健是会留下来陪着她的。

梁健又记起曾经对张省长的承诺,他如果留下来,想要保持理智,是难之又难的。梁健说道:“姐,晚上,我还是回去吧。”胡小英听梁健说出这句话,神情一滞,然后苦涩的一笑,问道:“项瑾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吗”

梁健说:“还没有。”胡小英又是一滞,过了一会儿,她才又苦苦地笑着:“你晚上要回家”梁健不知说些什么好,点了点头。胡小英再笑了笑,说:“那好吧,我还以为你要留下来呢。如果真要回去,那就早点走吧,太晚了也不好。”听到胡小英语气之中,带着浓重的失落,梁健怎么舍得走。

梁健说道:“我再呆一会吧。”两人都坐在布艺沙发上,胡小英丰满的胸脯在套裙开领之中起伏着。胡小英看着梁健的眼睛,问道:“梁健,你是嫌弃姐了吗”梁健的眼睛也有一丝湿润,他摇了摇头说:“姐,我怎么会那样你让我死,我也不可能嫌弃你。”

胡小英脸上露出了微微一笑:“那是为什么我要你告诉我。”说着,胡小英娇小的身子投入梁健的怀中,就如小鸟依人般让人迷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