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燃情岁月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15 字数:3283 阅读进度:691/1780

高铁的稳定性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此快的速度,只有轻微的声音和晃动。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能够清晰地听到马瑞的声音:“华书记答应了我老爸,只要我到了巨通,就作为高层次海外人员引进,先在一个县科技局当副局长,然后再提拔,五年之内当副县长。”女孩子似乎很是兴奋:“太好了,那我不是县长夫人啦不过我很奇怪,省书记为什么要对你老爸承诺这些”

马瑞说:“这还看不出来啊华书记是刚到江中省,他的对手是根基很深的张省长。没有我老爸的支持,他要在江中省站稳脚跟,恐怕没这么容易。有了我老爸的支持,他在江中省就多了一条胳膊。叫我说,直接给我任命一个局长也不为过。”

女孩子对官场的情况显然不是特别了解,她幼稚地问道:“那为什么不直接任命”马瑞说:“官场的事情你不懂。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如果直接把我任命成一个局长,是不允许的,任命副局长已经很不错了。只要进入了领导干部的序列,以后有我老爸在,上升就会很快”

女孩道:“那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广安省巨通市去呢在江中省,你老爸在,提拔起来不是更加方便”马瑞笑说:“官场的课,有时间看来真得好好给你补补。我老爸在江中,我最好是不要在江中当官,官场有一个叫做回避原则的。”女孩笑道:“太烦人了,我反正也不想管这些事情,我有你就行了”马瑞笑道:“这就对了我们回车厢去吧。”

梁健边上的卫生间已经打开,梁健闪身其中,躲开了马瑞俩人。刚才偶然听到的这段对话,对梁健来说,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已经跟华书记结成了利益同盟,华书记给马超群好处,马超群支持华剑军。

梁健顿时感到江中省已经暗流涌动了起来。看来,华书记最拿手的是利益交换,以此来收拢人心。在这方面,梁健感到张省长要单纯得多,他从来不用手中的权力与人交换,获取别人的支持。

梁健心想,从北京回来之后,找个适当的时间,要向张省长报告一下这次听到的内容。接下去的时间,梁健在车上闭目养神。时醒时睡,梁健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估计今天的睡眠就这样了,到了北京已是白天,不大可能再睡觉了。

清晨五点,车子准时抵达了北京高铁南站。从站台出来,梁健就给驾驶员打电话,联系上了之后,就朝车子停着的地方走去。梁健远远地望见一个女人,身穿薄衣,双手交叉胸前,在车旁等待着。她的肚子明显鼓起,身子的其他地方都很匀称,展现出一种独特的美。

梁健心里一震,这不是项瑾吗这么早,项瑾怎么来了梁健加快了脚步,这时候女人抬起了头来。这不是项瑾又会是谁梁健感动得一瞬间眼中就积满了泪水,他快步跑过去,抱住项瑾,带着微微地责备:“项瑾,你怎么来了这么早,你怀孕了,怎么受得了”

司机说:“我们是一个小时之前就到了。”项瑾朝梁健看了看说:“是小的在肚子里想你了,今天后半夜就在踹我的肚子,我感觉睡不好了,就索性早点来了。就是把师傅给折腾了,让他也起得这么早了”司机说:“我就是一整晚不睡,也没问题。”

梁健感谢了司机,让项瑾先坐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项瑾的肚子,的确是比上次要大了许多。梁健之前,其实没有太多做父亲的准备和感觉。但是,此刻,看到项瑾很明显的肚子,又看到因为早起而略显疲惫脸,梁健心里满是心疼,将项瑾紧紧地拥抱在了怀里。项瑾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梁健心里默念,以后要好好地疼项瑾,她和她肚子里的小宝贝,对他来说,才是最最重要的存在。这么想的时候,梁健脑海中浮现出胡小英的脸孔,他强行让自己淡化她。梁健一边看着清晨的街景,一边紧紧搂着项瑾。只听项瑾说:“梁健,这些天你好像消瘦了一些。”

这是项瑾对自己的关心,他说:“可能跟生活不规律有关。”项瑾说:“等我回了宁州,我们开始有规律的生活吧。”梁健说:“好啊,每天同时睡觉,同时起床,一起散步。”项瑾笑着说:“我等你来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到了项瑾在北京的家里,保姆说,项部长一早就出门了。项瑾说:“这段时间爸爸是特别的忙。总是早出晚归。我也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梁健问道:“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忙了”项瑾说:“据说有多个省部级岗位要调整,他们在考察干部,考察人员派往了全国各省、市新疆建设兵团以及各部委办局。”梁健想,看来又一拨干部人事调整要出炉了。不过,江中省刚刚新派来了省书记,马上调整的可能性不大。上面对经济大省江中的干部,一直以稳定为主。

喝了一杯早茶,梁健打了一个哈欠。保姆看到了说:“为什么不再去休息一下呢”项瑾说:“梁健,我感觉有些累了,你陪我一起休息一下吗”梁健毕竟是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觉,现在到达了目的地,真的就很犯困。项瑾这么一说,梁健就陪同项瑾去房间了。

项瑾的房间,有一股特别的香味,对梁健来说,真是就久违了。梁健扶着项瑾躺了下来,自己也冲了个澡后,躺在了项瑾身边。小别胜新婚,一段时间不见,两人对各自的身体都多了一份吸引力。开始,两人都作出要午睡的样子,可是转过身来,侧卧着看到对方的脸孔,都笑了。

梁健的手,有些不规矩的放在项瑾因怀孕而饱满的臀部上。项瑾的手抚着梁健的脸蛋。两人同时都有些兴奋起来。项瑾笑着说:“你的眼睛,咕噜噜转得这么快,在想什么鬼心思”梁健的手离开的臀,转战到项瑾的胸前。项瑾捏了一下梁健的脸说:“别想歪心思了,休息一下吧。”

项瑾就转过了身去。梁健想,项瑾也许真的累了,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欺负她,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好。于是,梁健强行忍住已经点燃的欲念,努力让自己恢复了平静。毕竟是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疲劳是都根植在皮肤下面,一冷静下来,疲劳就席卷而来了,用睡意将梁健覆盖。

在这午后,梁建在北京的一栋小别墅中,伴着自己的妻子项瑾睡着了。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两个小时,梁健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一种小鹿在啃着自己的脸。梁健猛然就惊醒了过来。看到的,却是脸蛋红润的项瑾。

她已经醒了,正侧着看着自己。项瑾精致的脸蛋和洁白的肌肤,让梁健就感觉到,自己拥有的妻子是多么美,自己又多么的幸运。刚才,是项瑾在亲吻自己。梁健的手伸过去,捧着项瑾的脸,他亲吻着她的唇。

项瑾在他耳边说:“午睡之前,你在想着什么呢”梁健笑而不答。项瑾看着梁健,然后深情地吻着他。梁健感觉到她嘴唇的柔软、身子的弹性,只是她微微鼓起的肚子,让他有些些微的担心。梁健说:“如果对宝宝不好,其实我还可以忍的。”项瑾不听他说的,还是很任性的吻着他。

梁健知道,项瑾肯定是有分寸的,不会影响到肚内的孩子。他就不再束手束脚,与项瑾调换了身姿,从身后抱着项瑾,同一方向侧卧着结合在一起当快乐过去,两人又相拥睡了些时候,才起身。走到楼下,看到保姆已经在准备晚餐了,梁健很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保姆肯定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一般。

保姆对项瑾说:“项部长说,今天他会准时回来吃饭的。”项瑾说:“那好。梁健,还是你面子大,这段时间老爸一直没有回家吃过饭,今天你来了,他就回来了。”梁健说:“我猜啊,是项部长舍不得你这个女儿,因为明天我又要把你带到镜州去了。所以,今天他一定要陪你吃个晚饭了。”

项部长果然回来的颇为准时。三个人喝了点红酒,闲聊着。项部长说:“梁健,最近一次给张省长打电话,他表扬了你。”梁健很好奇张省长会表扬自己什么,但还是很谦虚地道:“张省长可能夸我了。”

项部长说:“张省长说了你最近表现出来的,两个方面的优点。一个是能动脑筋,做群众工作有一套。另一个是克制能力增强。”梁健对于前一个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对于“克制力”他不知道张省长会跟项部长说什么

张省长说自己克制力增强,应该是指梁健在处理与胡小英的关系上,听从了他的建议,与胡小英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张省长如果跟项部长提的是这个,项部长非刮了梁健不可,怎么可能此刻与梁健坐在一起吃饭,还表扬他。只听项部长说:“这两点都很重要。来,我敬你一杯。”

梁健赶紧托起了杯子,与项部长碰了碰,喝了杯中酒,才对项部长说:“爸,我又要将项瑾带走了,让你一个人孤单了。”项部长说:“赶紧带走吧,我还要感谢你呢,我最近忙得很,她老是要我陪她,你带走最好。”

说着就朝项瑾笑。这笑中带着一丝泪花。梁健知道项部长对项瑾有多么疼爱,自己也要对项瑾更疼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