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晚宴气氛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16:16 字数:3331 阅读进度:693/1780

梁健之前也有过心里准备,黄少华应该会问王道的情况。之前,王道在追求黄依婷。黄少华打听一下他的情况也是正常的。梁健答道:“黄书记,你知道依婷和王道是否还在交往吗”黄少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难道王道和依婷已经不再谈了”

梁健说:“我也只是猜测,因为前几天一个晚上,我看到王道和我们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个女孩在一起。”黄少华看了看梁健,不再说话。梁健所说已经够了,如果再说就是自己婆妈;黄少华听到这个消息也已经够了,如果再问也是鸡肋,黄少华对女儿是顺其自然的:“你看到的情况,和依婷说起过吗”

梁健说:“还没有说起过。”黄少华说:“得空的时候,你帮助和她说一下吧。我这个做父亲的,说这种事情不大好。”梁健说:“我明白了,找适当的时候说。当然,王道与其他女孩子在一起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我没有看到他们做了什么。”黄少华点了点头。

“你们两位可以进来了吗”莫菲菲在屋子里喊他们。梁健和黄少华就走进了屋子里去了。由于家里还有怀孕的项瑾,吃过晚饭,梁健要赶早回去,莫菲菲住在梁健家里,自然也跟着离开了。黄少华住在江中宾馆,是梁健给安排的房间,梁健与黄少华告别之后,就跟莫菲菲一起回家。

进了家门之后,才发现项瑾不舒服。保姆还在陪着项瑾。梁健说道:“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啊,我们可以早点回来的。”项瑾说:“你的老领导难得来一次,总是要尽兴喽,我也没什么大事。”

项瑾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梁健很有些着急,他说:“这样不行,得跟舒绛医生联系下,让她帮助来看看。”项瑾这会儿,突然感到肚子疼痛,她有些撑不住,也就不再推辞。梁健给老医生舒绛打了电话。他说本想用车去接她,可是他喝了酒。

舒绛医生一听,就说:“没事情,我自己开车过来。”莫菲菲陪着项瑾,梁健跑到了下面去接舒绛医生。看来她是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出来了,舒绛在十分钟之后就到达了他们家里。

舒绛竟然是自己开车来的,她的车子还是一辆老爷大众,已经很不新了,估计还是手动。梁健对这位老太太医生又佩服了一分。舒绛不慌不忙地走出了车子,对梁健说:“疼多少时间了”梁健说:“我们回来才十来分钟,这之前可能已经疼了两三个小时。”

舒绛点了点头,与梁健一同上楼,见到项瑾之后,她看了看项瑾的脸色,又号了项瑾的脉搏。然后说:“躺下来一些。”等项瑾躺倒之后,舒绛给项瑾的肚子做了些按摩。项瑾的脸色慢慢好转了许多。

梁健着急地问:“这是怎么了”舒绛说:“问题不大,这也是正常的反应。你出来一下,我跟你说一个事情。”梁健看到边上莫菲菲和保姆都在,也许舒绛觉得不妥,就跟着舒绛朝屋外走去。这一路,梁健心脏蹦蹦跳着,千万别是什么不好的消息。

到了房间外面,舒绛瞧见梁健的脸紧绷着,慈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别这么紧张,没什么大事。”梁健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您让我出来说话,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

舒绛笑说:“让你出来说,不是有什么大事,而是屋子里都是女人,不好说。”梁健疑惑得看着舒绛。舒绛这才说:“接下去的几个月相当重要,按照我的观察,项瑾那里面有些薄。接下去的几个月,直到孩子出生,都要委屈你了,房事不能再有了。”

梁健的脸顿时红了。原来舒绛要跟自己说的是这个方面的事情。难道这次项瑾肚子疼,跟前天两人做了那个事情有关系梁健说:“谢谢舒医生提醒。”舒绛笑笑说:“爸爸不是这么好当的,有些地方该忍还是得忍对不对”梁健苦笑,不知如何回答。

舒绛又回进去给项瑾按摩了一会儿,让项瑾又喝了些温水,看她面色回复了红润,才离开。等舒绛走了,莫菲菲关切地问:“刚才舒医生说了什么”梁健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按照舒医生的说法,岂不是让大家都尴尬。梁健灵机一动说:“舒医生说,让我平时要多陪陪项瑾散散步。”

莫菲菲听了道:“舒医生说得对,你是该多陪陪项瑾了。项瑾,我承诺以后不再把梁健带出去了,到小孩子出生之前的这段时间,我就不借用他了。”项瑾对自己肚子里的宝宝说:“恬恬,我们一起来谢谢菲菲阿姨吧,她是真为我们着想呢”

莫菲菲说:“项瑾你好好休息,梁健你好好服侍,我不打扰你们了。”保姆说:“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电话。”保姆是不住在这里的,但是她愿意随时提供额外的服务,她感觉梁健和项瑾都是很好的主人。

她们出去之后,项瑾问梁健:“舒医生到底说了些什么啊”梁健说:“就是让我多陪陪你散步啊。”项瑾说:“骗小孩子呢如果就是这么个事,她肯定就在房间里说了,何必让你到外面去啊”梁健说:“你真的想听吗”项瑾说:“当然。”

梁健就把嘴巴附到项瑾的耳边,将刚才舒医生叮嘱他的,对项瑾说了。项瑾听了之后,并没有羞红了脸,作少女娇羞状,而是道:“我相信,这话是真的。”梁健对项瑾的反应有些诧异,项瑾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不容易被人蒙的女人。

第二天,约好了,要省书记华剑军的晚宴。到了早上,梁健看到项瑾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了正常,就问她,晚上是否要一起参加。项瑾感觉这个宴会似乎很重要,就对梁健说,如果下午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她就去参加。

到了下午,项瑾主动跟梁健打了电话,说自己身体虽然好了点,但还是感觉有点虚,所以就不过去了,让他代为问好。梁健说知道了。项瑾并不是不知道,华剑军与张省长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但是社交场上的规矩,项瑾是懂得不少,人家怎么说都是省书记,感谢是要的。

梁健将情况告诉了张省长,张省长说:“既然身体不适,也不能勉强,你跟我们去吧。”下班之后,梁健就陪同张省长一起去接了省长夫人葛慧云,一同前往华书记所住的别墅。葛慧云看到梁健是一个人,就问道:“梁健,你夫人项瑾没有来吗”梁健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葛慧云,她说:“原来是这样啊找个时间,我去看看她。”

梁健忙道:“谢谢张夫人,她应该过两天就好了,不用去看了。”葛慧云说:“找个时间,我一定去看看。”梁健再次表示了感谢。华书记的别墅,与张省长是在同一个区域,规格也是一样的,只是华书记别墅前面有一个小花园,外面的围墙可以封闭起来,看不到别墅内的情况。

这就是省书记别墅比省长别墅高档的地方。进入了别墅之中,才发现今天的晚饭就被安排在花园之中进行。一个长桌子,可以坐十二个人左右。四周绿色植物和花营造了西式的氛围。梁健刚进去的时候,见到王道也在。不过他不是来参见晚饭的,而是陪同华书记回来。他把华书记的包放好之后,就得离开,华书记当然没有邀请他参加。

看到梁健和张省长一同进来,华书记和他夫人寒冰一起走出来,迎接他们,并与梁健也握了握手,看在眼里的王道,眼中几乎是冒出了火星来了。这个梁健到底凭什么不就是凭有一个好丈人吗迟早我要让你完蛋说着,就愤愤地离开了华书记的别墅。

他想起已经几天没有跟黄依婷联系,今天心情郁闷,把这妞约出来玩玩。可是电话打过去,黄依婷说她不在宁州。王道带着点怒气说:“你离开宁州,怎么也不对我说一声。”黄依婷回道:“我为什么要向你报告你是我领导吗”王道无语,感到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失控,马上想要抱歉,但是黄依婷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黄依婷虽然容许王道对自己示好,但她不会允许王道对自己发号施令。在她心里,王道和梁健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尽管王道是省书记秘书,梁健是省长秘书,但她感觉梁健在素质和能力方面都比王道要强了很多。

让梁健感到惊讶的是,今天的晚宴上,华书记竟然邀请了新任镜州市市长胡小英。此外还邀请了省委副书记马超群一家。从现场的情况看,华书记一家、张省长一家、马书记一家,都是省部级干部,而且都是成双成对的。胡小英是厅级干部、梁健则是处级干部,再次显得有些另类,更何况两人来的都是一个人。梁健和胡小英就只能坐在了一起。

华书记说:“人已经到齐了,我们就入座吧。”这个小型的聚餐,四对八个人,分两排面对面坐在长条桌上。华书记也没有坐北朝南,显得与大家都很亲和。大家坐下后,华书记说:“我夫人韩冰到江中省之后,有很多领导干部,说要请我们吃饭。但是,我们俩都不大喜欢出去吃吃喝喝,就没有答应他们。韩冰说,把几个我最好的同事叫过来一起聚一聚,算是给她接风洗尘了。我说这个主意好。今天请大家来,就是家人也认识认识,在一起工作也是一个缘分,我们就是一个大家庭了。”

梁健心想这个意思对在座的其他人都适用,就是对梁健和胡小英不适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