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夫人之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27:05 字数:3169 阅读进度:697/1780

胡小英是有专车停在江中饭店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只要打个电话过去,驾驶员就会来接自己了,但胡小英还是想要走走。以往很多次来宁州,胡小英想要见梁健,他都会陪在自己身边,有时候一整个晚上都能在一起。可如今只能是自己一个人。

无论是张省长还是华书记,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胡小英和梁健之间有些不平常的关系。张省长已经明确告知梁健,要与胡小英保持距离。华书记呢晚上吃饭的时候,将他们俩人安排在了一起。这无疑是给两人的关系浇上冷却剂。

刚才,即使是告别的时候,两人都不敢有深入的交流。胡小英想,自己今天出现在华书记的晚宴上,梁健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误会。她拿出了手机,找到了梁健的号码,看着这个号码,忍不住就拨过去

梁健此刻已经在出租车上。今天这顿晚饭,也让他满心狐疑。自己被邀请已是意外,但是自己是项部长的女婿,华书记想要拉拢他和项瑾,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胡小英竟然也被邀请了。江中省有那么多市委书记和市长,却只有胡小英被邀请了。这是不是暗示,华书记和胡小英之间,真的存在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了

这种遐想,让梁健有种心塞的感觉,忽然之后,胃部很不舒服,他对出租车司机说:“路边停一停,我胃里不舒服。”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梁健,说:“小兄弟,喝多了”梁健说:“也不是太多,就是不舒服了。”出租车司机说:“赶快下去吧,不过我不能在这里等了,我不拉醉酒的客人。”梁健说:“我没喝酒。”

出租车司机也不说话,等梁健刚刚下车,在路边俯下身子,出租车司机从车窗中伸出脑袋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打下一辆车吧”一脚油门,就绝尘而去。当然,这黑夜里,想要看到腾起的灰尘也不可能。但足以让梁健感觉像是被灰尘严重呛着了,严重咳嗽了起来。

接着胃里沸腾,他就在绿化带中呕吐了起来。这次呕得还真是彻底,晚上吃的东西都差不多呕了出来。吐好了,梁健抬起身来,心道,看来华书记家的饭,自己吃了会不舒服。扫目一看,出租车是有不少,但是,都有人了,梁健很是郁闷。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会不会是项瑾打电话给自己了梁健一看竟然是胡小英的电话,梁健心中一热。梁健接起了电话,习惯性的还是那句话:“姐。”胡小英听到梁健的称呼,心中一喜,说道:“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再这么称呼我了。”

梁健本想问:“为什么难道你觉得有什么理由,让你不能做我的姐姐了吗”接下去,梁健最想知道的,当然胡小英和华剑军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不能对胡小英负责的男人,他是绝对不会问出这种话的。梁健说道:“怎么可能。姐,你已经回到了宾馆了”

胡小英说:“在步行回去。”梁健说:“别走黑暗的地方,捡有路灯的地方走吧。”胡小英在电话那头轻轻一笑说:“你难道还担心我被人抢劫啊”抢劫倒是无所谓,梁健担心的是其他伤害。梁健说:“最近,宁州也不是特别安全,有些夜跑的女孩,被有些犯罪分子拉入草丛的事频频发生。”

胡小英道:“这倒是,我也听说了,宁州在这方面应该加大打击力度才是。我们镜州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案子。”梁健说道:“如果你来宁州当领导就好了。”胡小英说:“我也想啊,这样我就可以经常看到”胡小英把“你”字,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梁健怎么可能不知道心中又是一阵喜悦。为什么没有与胡小英的交流自己就会那么麻木不仁,两人说说话心情就会好起来这对梁健自己也是一个谜题。胡小英转换了话题说:“你快到家了吗”

梁健说:“还没有。刚才坐出租车很不舒服,到路边呕吐了,出租车把我扔下就走了,连钱都不要了,可能担心我是一个酒鬼。”胡小英道:“你今天没喝多少酒啊”梁健道:“可能是不适应华书记家的饮食吧”胡小英笑道:“华书记听了肯定要气坏了。那你现在打到车了没有啊”梁健说:“还没呢。”胡小英有些担心:“要不你在原地等等,我这就打车过来接你。”

梁健道:“不用了,我一会儿就能打到车了。”胡小英已经来到了省政府外面的马路上,正好有一辆出租过来,胡小英就朝出租车招了招手,上了车,然后对梁健说:“我已经打到车了,我来送你,你在哪条路上。”梁健把路名报给了胡小英,车子就向着梁健所在的方向开去。

关于那次看到胡小英走进华书记的办公室,但事后胡小英却一直没有对自己说起那方面的事情,这在梁健心里就是一个结。但是梁健知道,胡小英对自己的感情还是依然,她对自己的好没有减弱。

想到待会,他就跟她坐在一辆车上,心里莫名其妙就有一阵激动。但是,他马上想到项瑾。项瑾怀了孕,还在家里等着自己。梁健真的不能让胡小英再过来,应该马上打一辆车回家。

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梁健本来可以打车,但是他没有打。接着是第二辆,他也得等胡小英的车。胡小英的短信过来了:已经在建国路了,很快就能接到你。梁健回复:好的。

一会儿,后面就有一辆车上来,灯光很亮,几乎让了梁健睁不开眼睛。梁健原本以为是出租车,但是近了才看清楚,车子顶上没有出租车的标识灯,这停下来的竟然是一辆宝马车。接着车窗摇下,探出了莫菲菲的脑袋。

莫菲菲笑着朝梁健说:“干嘛呢站在路边”梁健很惊讶,莫菲菲会突然出现,他说:“今天喝高了,吐了,出租车把我扔在这里,一时半会打不到车。”莫菲菲笑道:“看来我今天有一次美女救英雄。”梁健无奈地笑笑。莫菲菲说:“还不上车吗我正好要去你家。”

梁健说:“去我家”莫菲菲说:“你总不能让我露宿街头吧”梁健笑道:“你也用得着露宿街头吗算上你的固定资产,你已经快是亿万富翁了哪家酒店你住不起啊”莫菲菲说:“可是,我最爱的还是你家里,干净快上车吧还愣着干什么”

梁健是在等胡小英。一两分钟之前,胡小英就说她马上就到了。梁健说:“菲菲,要不你先回去吧”莫菲菲说:“怎么了你还在等谁啊”只见后面有出租车的灯光亮了起来。这应该就是胡小英所坐的出租车。

梁健朝莫菲菲看了一眼说:“我还是坐你的车吧。”说着,梁健就打开宝马车门,坐了进去。他说:“我是担心自己刚才呕吐了,有臭味,让你受不了。”莫菲菲朝梁健瞥了一眼,说道:“我们谁跟谁啊况且,你们男人都是臭男人,哪一个不臭啊”说着,一脚油门就飚射了出去。

莫菲菲往前开的时候,朝后面的出租车望了眼说:“如果这辆出租车早点到,我就不会带你了。不过现在,就忍一下吧。”梁健从后视镜中,看到出租车里出来一个女人,她朝梁健所坐的车子望着。梁健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让胡小英来接自己了,可现在自己又坐上莫菲菲的车子离开了。他是不想让莫菲菲看到,他和胡小英这么晚了还见面。

车子开出之后,梁健就给胡小英发了一个短信:“很不好意思,正好有一辆熟人的车停了下来,要载我回去。我不想让人看到你,所以我先坐车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注意安全。”

胡小英原本在出租车里,已经在靠近梁健了,却见他上了别人的一辆车。胡小英朝前面奔跑了一段路,前面的车子照样开走了。胡小英穿着高跟,行动不方便,停了下来,望着前面开走的车子。神情暗淡了下来。这时,她的手机短信响了起来。

看到是梁健的短信,她看完之后,将手机又收起来,暗叹了一声。缓缓走回了车子,对驾驶员说:“回江中宾馆。”从出租车下来,走入宾馆,胡小英感到浑身无力,仿佛已经失去了精神的支柱了。胡小英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她侧了过来,曾经梁健就在自己身边,现在这里空无一人。

也许,凭借自己的努力,可以让梁健重新回到这里吧那会是哪一天胡小英不知如何回答自己,但她梦想着,会有这么一天。

将客人都已经尽数送走的华书记和韩冰,此刻已经走进了卧室。华书记说:“你觉得今天的晚宴,有什么收获吗”书记夫人韩冰说:“最明显的收获,就是马夫人绝对是一个很物质的女人,要让马书记支持你,我可以肯定没有一点问题。难的是,张省长夫人葛慧云,这是一个不大好征服和惑诱的女人”

华书记将衬衫搁着衣架上:“要征服一个女人,总还是有办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