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送给人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27:06 字数:3298 阅读进度:699/1780

梁健想都不想地说道:“用第二份报告。那份真实的情况。”周云龙看着梁健,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道:“谢谢梁处长。”不需要多说,都到这个层面上的领导了,多说,要么让人觉得自己犹豫不定,要么就是没有水平。梁健只能给他建议,主意还是要他自己去拿。这一点周云龙不是不知道。

两点钟的时候,周云龙进入了张省长的办公室。张省长再次让梁健留了下来。梁健给端茶泡水完毕,两个人都坐在了张省长的办公桌前面。周云龙很利索地从包里取出了三份材料,交给张省长和梁健各一份。这三份材料,其实就是第二份报告的一式三份,里面的“四个一批”举措,出的是狠招。

省水利厅厅长周云龙汇报的时候,张省长就看着汇报材料。梁健之前已经全部看过,但是他也仍旧看着。周云龙捡重点汇报,张省长却在一些数字和情况方面,时不时的询问,询问完了,又让周云龙继续。就这么说说停停,周云龙汇报了差不多一个来小时。

等周云龙汇报完了,张省长说道:“这份报告不错,分析问题算是深入的,提出的四个一批也在理”梁健朝周云龙看过去,周云龙也是朝梁健看了一眼,满是感激的目光。好在他咨询了梁健的意见,上报了这份真实的情况,如果拿出那份轻描淡写的报告来,如今张省长对他会是一种什么看法呢会不会直接将讲他轰了出去

张省长道:“云龙同志,搞这份报告,很辛苦吧”周云龙说:“不辛苦,张省长交给我们的题目,再辛苦我们也要做好。”张省长说:“我说你的辛苦,不是做课题的辛苦。我知道,你们一个省厅,整个情况肯定能够摸清楚,提出的建议和举措,也可以很到位。关键是,选择给领导看哪份报告,会很辛苦。”

周云龙有些目瞪口呆了,张省长怎么会知道自己准备了两份报告他看向梁健,但是梁健刚才以来,一直跟他一起,没见梁健对张省长说些什么。梁健也轻轻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张省长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梁健清楚,张省长这一路从基层上来,对干部是太了解,或许已经到了洞察秋毫的地步。只听张省长说道:“云龙同志,你把另外一份报告也拿出来吧。”周云龙没有办法,只好尴尬地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张省长。

张省长笑笑,将这份报告递给了梁健,说:“碎了吧。”梁健接过,走到墙边的碎纸机旁边,一份一份的塞入,直到全部成为纸屑。张省长才对周云龙说:“报告就只有一份,与水污染的战斗,也只有一种方式,就是四个一批。”

周云龙和梁健似乎也被张省长的坚决态度给感染了,不由点头。张省长说:“云龙同志,如果我担任这次治水的总指挥,你有没有信心,担任常委副总指挥把这个事情给搞下去”周云龙一阵犹豫,但是最后他还是镇定地说:“有,张省长,我有信心。”张省长说:“那就好。关于治水的事情,我会去向华书记汇报,也会向北京汇报。我们江中原本是清理江南,如今这么恶劣的水环境,必须得改一改了”

周云龙说:“张省长,一旦定下来,我一定全力以赴,按照张省长的要求去抓落实。”从张省长的办公室出来,周云龙对梁健说:“梁处长,今天好在你给我出的主意,总算让我把对了脉。”

梁健却说:“周厅长,你是老领导,你肯定比我更加了解,在治水这件事情上,前路会有多少障碍吧”周厅长一听梁健这么说,脸上开心的表情瞬间冻结了。的确,周云龙刚才是一直沉浸在张省长对自己的认可上。张省长还提出,让周云龙担任治水工作的常务副总指挥,更是对周云龙的信任。

但是,如今周云龙静下心来想一想,前面等着他的绝对不是一帆风顺,而是重重阻扰,权力就是责任。这个治水工作,并不单单是跟水打交道,更是跟这松塘江中水草般纠缠的利益打交道。意识到这一点,周云龙就高兴不起来了。

但是,刚才还信心十足地回答了张省长,周云龙此刻当然也不能泄气。他道:“梁处长,我也清楚,但就算有很大困难,我们也一定能在张省长的带领下,一起共闯难关。”送走了周厅长,梁健思考着,为什么张省长要周云龙来担任这个副总指挥呢省水利厅并不是特别有权有势的部门,他来当这个常务副总指挥,到底合适不合适

梁健翻开了熊叶丽给他的省管干部名册,找到了省水利厅厅长周云龙的干部登记表,再从网上搜索了周云龙的简历,才发现了,周云龙曾经担任过泰源市的市长。从报道中看,在泰源市工作期间,周云龙主要发起了“保卫护城河”的行动。

泰源市在全省所有的地级市中,算是工业化程度先行的城市,但是泰源市的工业化是粗放型的,短短几年时间,使得泰源市原本清澈的河流,都变成了黑色的臭水沟。周云龙到达那里之后,惊呆了,他主张发起了“保护护城河”,目标就是用五年时间,使得河流恢复清澈。当时他发起的这项行动,是受到了层层阻扰的,但最后,不知他采取了什么行动,竟然成功了,环绕泰源的市河竟然又恢复了清澈。这在全省所有地市当中,是首屈一指的,是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看着这些简介和报道,梁健对周云龙的印象,立马好了很多。之前,周云龙来向他请教,他的态度是以应付为主的,如今他觉得,给周云龙出的主意,没有白出。这个人可能真的是干这件事的料。张省长用他的用意,原来在这里啊

这天,梁健到张省长办公室的时候,张省长似乎是有意无意地问道:“周云龙这个人,不知道能不能担当治水的重任啊”梁健说:“从他以前在泰源市的成绩来看,他是最佳人选。关键是,如今他在省厅的位置上呆了有几年,不知道他是否还想不想效犬马之劳”张省长朝梁健点了点头,似是梁健对周云龙工作经历的掌握,让张省长颇为满意。

张省长说:“明天,我就去向华书记汇报治水的事情。有关材料,你去准备一下。”梁健答应了,即将离开的时候,张省长问道:“你说,华书记对于治水,会支持还是反对呢”梁健想了下,不知如何回答。张省长笑笑,也不为难,说:“你先去准备吧”

梁健也是不敢猜,华书记对于治水这个事情,到底会是什么态度治水,把水资源保护好了,对于一个省和一座座城市,当然是大有裨益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好事,有些领导就一定会去做。除了对百姓有利,官员还会考虑其他的因素,这被叫做政治意识。

梁健最后的认为是,华书记不可能完全否定。第二天一早,梁健陪同张省长前往省委办公厅。此时已经仲夏,天气炎热,虽然此刻才是早上八点半,但身上都能够感受到从地面上升的腾腾热热气了。

进入省委办公厅的时候,又是一阵空调的冷意。王道接待了张省长,经历了上次,张省长执意一定要带着梁健一起见华书记之后,王道如今不敢直接要求梁健留在外面。更何况,王道上次见到梁健直接在华书记家里吃饭。

这种待遇,连他王道自己都没有得到过。为此,此次张省长走在前面,梁健紧跟在身后走入时,王道就假装睁一眼闭一眼。果然,张省长没有让梁健留在外面。王道尽管有一万个不情愿,他还是给梁健也倒了一杯茶。

华书记对张省长和梁健都点了点头,默认了梁健就呆在一旁,却对王道说:“你先出去好了。”王道转身,眼中都是阴鸷之色。领导对于梁健就比他要好很多,让他郁闷之极。王道告诉自己,对于梁健的攻击必须马上启动,否则多一天他就郁闷一天。

王道走了之后,华书记对张省长说:“张省长,今天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张省长很郑重地道:“是有一个事情,想要向张省长汇报。这件事情,我们其实早就想要做了,但是之前,情况掌握不是特别全面,所以一直拖着没有做。现在,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调研,对于情况总算是摸清楚了。这里是调研的情况汇报”

梁健趁张省长在汇报,将调研报告,放到了华书记的眼前。华书记看了看,但更多还是听张省长讲。张省长说:“这篇调研报告上的数据,基本上是真实反映了我省水污染的总体情况,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恶劣。保护水资源,改善水环境,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对松塘江水域的污染,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对于污染区域的治理,早启动一步,就好一步。短期内,或许是对发展速度有影响,但是长期来看却绝对是一件好事,会成为发展的新动力。所以,我们政府方面建议,要以松塘江流域治理为龙头,在全省推行治水行动。希望能够得到省委的同意和支持。”

听了张省长的一番话,华书记的头向上斜抬起来,一会儿才放下,对张省长说:“治水行动,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影响今年和明年的gdp增幅。”梁健一听,就是一愣,这不是当面给张省长出难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