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主动请辞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37:21 字数:3383 阅读进度:717/1780

项瑾也因为梁健接到的电话被吵醒了,来到了书房。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听到项瑾的声音,梁健先是一惊,本能地想要关了电脑网页。但是,自己的理性告诉他,没有这个必要。这么一想,梁健就平静了下来。他对项瑾说:“我在看网页。有人在网上针对我。”

项瑾一只纤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能让我看看吗”梁健不想瞒着项瑾,就说:“你来坐着看吧。”说着,梁健就让出了座位,让项瑾坐下来看:“我去倒一杯水过来。”梁健在厨房倒水,心想,作为妻子的项瑾,看到这些照片,多少是会责怪自己几句吧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如果梁健与菁菁毫无瓜葛,人家从哪里去弄来那么些照片

一般的女人都会如此质问自己的丈夫。梁健也做好了忍受责问的准备。然而,没想到他又一次低估了项瑾。梁健从厨房里,拿了两杯水回来,将其中一只玻璃杯放在项瑾的桌前。

项瑾抬起头来,并没有一丝责怪,只是问道:“你想好怎么办了吗”梁健看到项瑾没有责怪,心中稍安:“这个帖子,好像有声有色,肯定会带来很强大的负面影响。”

项瑾说:“这是可以肯定的。我看了发帖时间,幸好才发了二十来分钟。是谁马上告诉了你这个帖子的存在”梁健说:“是以前我办公室的郭栋光,他起来写材料偶然看到的。”项瑾说:“尽管只有二十来分钟,但是已经有百来个人看了。如果扩散出去,恐怕你这个省长秘书就不用当了。”

听到这话,梁健心里一震。的确,网民现在非常喜欢这类与权力、情瑟相关的内容,传播起来就跟病毒一样快。而且,梁健本人的身份十分特殊,一旦网上弄得铺天盖地,到时候对于省政府的整体形象,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谁也不敢保他。

梁健沉默不语,想着如何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项瑾忽然问道:“你在省委宣传部有领导熟悉嘛”当然有。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汪渔,他就接触过多次。

尽管汪渔和张省长的关系,不能说是最好,但也不能说坏。

几次交往下来,汪渔对自己的印象似乎不错。梁健还认识几位副部长。项瑾听了梁健的介绍后说:“我的意思是,你最好是直接跟汪渔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帮你一个忙。打给其他人,恐怕都没有打给一把手管用。先把帖子给消灭掉再说。”

切断帖子的传播可以说是当务之急,如果帖子传开了,不管是真是假,都是不好收拾的。现在网络就是一个看热闹、看好戏的网络,人家最希望看到你出事。

于是,梁健就给汪渔打去了电话。汪渔似乎是在睡眠之中被人吵醒,态度有些不耐烦,

听到是梁健这个省长秘书打过去的电话,他才稍稍的态度好了一点。当梁健说,有人在网络上攻击他,并把帖子的情况说了。汪渔似乎才完全清醒了,

他说:“梁健,我问你一句,那上面的情况是不是真的”

梁健说:“这些都是胡言乱语,汪部长,我可以用人格向你保证。另外,这事情的发生,我基本知道是谁所为,主要是因为治水方面的事情造成的。”汪渔听到后,就说:“那好。我立刻让人去处理,五分钟后,应该看不到帖子了。”

梁健还有些担心这个帖子会不会扩散。汪渔说:“你放心,我们有防网络扩散软件,具有搜索功能。而且我们所有的政府门户网站之前,省与省之间都有协议,可以代为紧急处理。所以,即使,这个贴在其他省的网站上传播了,我们通过协议,可以让对方帮助处理掉。”

梁健说:“非常感谢。”汪渔说:“不用谢。这事情,我帮助删帖不难,但是要让对方停止发帖才难。如果他们不断的在不同的地方发帖,那就会很棘手。”

梁健说:“对于他们这种中伤行为,难道没有好的办法制止”汪渔说:“有办法,那就是报警。你看合不合适这一点你自己考虑。”梁健再次感谢,怪了电话。

梁健把打电话的情况与项瑾说了,两人就盯着电脑屏幕,果然五分钟后,上面的帖子就不见了。项瑾说:“宣传部的办事速度还可以。”梁健说:“现在,就是得防止他们变着方式继续发帖。”

项瑾看着梁健说:“你保证和照片上的菁菁,没有半点亲密关系”这一点梁健是能够保证的,他说:“没有。”项瑾说:“那就好,你可以报警。让警方帮你追查对方ip,打击他们这种恶意中伤行为。”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梁健打了电话给王凯,让他帮忙。王凯也不说二话,说自己马上全力以赴去办。梁健心里不好意思,王凯是经侦大队长,并不是管信息网络犯罪的处长,经常麻烦他也不好意思。

如今是一个网络和自媒体时代,分管网路犯罪的副局长必须熟悉起来,方面以后的办事。能够做的事情,基本都做了。梁健看到项瑾一直陪着自己,他说:“你去房间休息一会儿吧”项瑾说:“没事”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这时他们的女儿已经在里屋哭了起来。项瑾就说:“你最好早点去单位,帖子的事情,不会就这么完的,最好主动向张省长解释解释,免得让张省长先从别人那里听说此事。”

梁健说:“知道了。我马上吃过早饭就出发。”其实如今才早上六点多。

可能是梁健他们起得早闹出了动静,莫菲菲也从房间里醒了过来,看到梁健从书房里出来,她问道:“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梁健说:“有事情得早点去单位。”他不好跟莫菲菲多说这方面的事情,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

草草用面包当早饭,梁健就驾车出发了。来到张省长的别墅前面,才不过早上七点钟。张省长每天基本上都是在七点零五分出发散步,七点四十五分用早餐,八点钟从家里出发到省政府,八点十分左右到办公室。

梁健也不去敲门,就站在门口等着张省长。果然七点零五分,张省长就从别墅里出来了,穿着锻炼身体的休息外衣,出发。看到梁健站在门口,张省长只是眼神稍稍变化了一下,说道:“梁健,今天这么早啊”

梁健说:“张省长早。”张省长没有停下脚步,说道:“既然这么早来了,那就陪我散散步吧。”梁健说:“好。”张省长的散步,果然就是单纯地散步。在这个过程中,张省长没有询问梁健为什么今天特别早,也没有问其他的问题。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散步,看看这家属区早晨宁静的景色。因为时间尚早,行人不多,与张省长打招呼的,他都回一个招呼。梁健就不好意思用自己的事情去打扰张省长的锻炼,一路只是陪着。

散完了步,张省长问道:“梁健,吃过早饭了吗”梁健说:“吃了一点。”张省长说:“再陪我喝点茶吧。”梁健就跟着张省长进入了房间。这天张夫人葛慧云已经吃过了早饭,她说:“学院里有事,得早点过去。”葛慧云与梁健打了招呼,就出门了。

留下保姆给张省长上了早点,给梁健来了一杯绿茶。梁健是好茶的,看到这碧清的茶汤,心就安定了下来。有时候,茶、烟等都有镇定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一旦爱上就再也放不下原因吧。

心神安定下来的梁健,看着桌上糕点,是宁州本地的特产,又食欲大涨,既然张省长让他陪着,他索性就说:“这糕我也吃一块。”张省长说:“来,别客气。”梁健就一边吃糕,一边喝茶。

张省长吃了一碗稀饭,由于之前的跑步,稀饭吃完已经满头大汗。张省长说:“痛快。现在跟我说说吧,今天这么早过来,有事”梁健心想,对张省长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说:“张省长,今天我是来检讨的。”

张省长看着梁健说:“有什么需要检讨的”梁健说:“由于我平时处事不注重小节,有些人利用一些照片,网络上攻击我。”张省长的表情就严肃了:“你详细说说。”梁健就把早上发现有人在网上发照片,并使用“省长秘书与小三甜蜜,并送小三出国留学”这样的标题说了。

梁健几乎毫无保留,对与菁菁的认识,以及后来发现她因为给弟弟换肾而受到培友人胁迫的事情也说了。梁健说,他之所以帮助菁菁出国留学,那是因为担心培友人会害他。如今菁菁已经成功出去,培友人就只好针对他。

张省长听后问道:“那培友人的五万块钱,是不是还在你那里”梁健一直放在他车子,培友人已经不收回去了。张省长不说话了。梁健感觉到了房间里的沉默,这沉默非常巨大,梁健不知道张省长心里是怎么想的。

过了好一会,张省长问道:“现在帖子已经被清理掉了”梁健说:“暂时已经封杀了账号,屏蔽了帖子。”张省长问道:“你能保证他们不再发了吗”梁健说:“我已经关于这事情报案了。”张省长说:“即使报案了,恐怕也不能拿培友人怎么样。发帖中伤,不会是什么重罪。而且,培友人肯定也不会自己去发帖,即使查到了,他也会找替罪羊。这最多关几天就出来的事情。但如果这帖子,不断地发出去,对于省委省政府的形象,都是极大的影响”

梁健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今听张省长这么说,他知道领导也把这个问题看得很严重。梁健一狠心说:“张省长,我申请辞去现在的综合一处处长职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