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抓捕培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37:23 字数:3106 阅读进度:720/1780

第二天上午,梁健、姚松一同护送项瑾和孩子一起到高铁站。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莫菲菲陪同前往。项瑾本来说,莫菲菲不用去了。莫菲菲说:“我是财务自由身,没事,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对我这种人说的。把你送去北京,我顺便可以去玩玩。”

梁健无话,项瑾说:“谢谢。”梁健的女儿虹儿就在小推车里,由莫菲菲推着,项瑾在一边照看,他们的行李由两位健硕的特警提着,进入高铁车厢。梁健的心好像突然被扯了一下似得,感觉很不是滋味。

女儿这么小,就要跟着妻子北上,自己还留在江中到底意义何在梁健也有些茫茫然了。梁健很想冲过去,扒开车厢门,也跟着他们去北京。但是,此时车子已经缓缓开动了。梁健看到车窗之内,项瑾与自己挥了挥手,车子就前行了。最后一眼瞥见车子中女儿的推车,梁健眼角留下了眼泪。

回到家里,房间已经是空荡荡的。自从项瑾到宁州与他一起生活以来,他已经习惯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模式,如今一个人一个屋子,真不是滋味。但是,今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会是如此了。

据说,这是第一场秋雨。宁州号称人间天堂,这宁州的秋,也是别有一番愁煞人的滋味。梁健这天是心血来潮,车子开到宝塔山下的时候,距离省政府还有四站路,我就找个地方把车停了,步行走去,感受一番秋的滋味。

人是需要空间的,也是需要独处的时间。梁健也已经是好久都没有感受这一个人散步的滋味。行走之中,头脑好像变得都清晰了起来,他渐渐地明白了,接下去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许人还是得有点追求,有点信仰,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层面,不可以再随波逐流。

尽管张省长是一位非常好的领导,他当前最大的任务,也就是服务好张省长。但是,他必须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和素质,有些该保持和发展的人脉也不能忘记。尽管维持关系和人脉似乎是很俗的事情,但是在你站在一个平台巅峰之前,这些都是必须的。

到了省政府,梁健还没来得及倒水,张省长就叫他过去了。张省长说:“梁健,那个案子已经明了了”梁健的兴趣一下子被调动了,他问道:“张省长,拿些挖大学生肾脏的,到底是些什么家伙”

张省长说:“夏厅长马上就来了,你让他说吧。”梁健就开始准备茶水。他刚刚给张省长沏了茶,省公安厅长夏初荣就已经到了。

夏厅长介绍说:“那是一个团伙,在宁州已经作案多起,但是,对菁菁弟弟下手,他们却是受人指使。”梁健很是奇怪,会是谁指使呢又有谁会跟这个小年轻过不去”夏初荣说:“据团伙的老大供述,这个人还是我们省一个知名企业老总,横申印染培友人。”

梁健的脑袋里一下子,似乎就发生了豁然的响声。培友人菁菁

这一切在梁健脑海里兜了一圈之后,梁健得出的是“圈套”两个字。培友人买通别人,伤害了菁菁的弟弟,害得菁菁必须向培友人借钱,来给弟弟做移植手术。然后,培友人就打算把菁菁变成自己包的女人。

如果自己没有出现,菁菁现在可能已经是培友人手中的一个玩物了。想到这里梁健简直是气愤异常,灭了培友人的心都有了。

张省长说:“梁健,之前我告诉过你,查这个案子会有用处对吧。”的确,张省长当初说要查这个案子的时候,梁健还很不理解,张省长只说会有用处,但是没有详说,到底有什么用处。

原来张省长早就看出了其中的联系了。梁健再次对张省长的洞察力感到佩服,但是他没有趁机拍马屁,而是道:“没想到张省长早就已经看出了其中的联系。”张省长说:“我也不过是猜测,但是偷肾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恶劣,对青少年的人身权是极大挑衅,正好借这个机会查处案子。没想到,查出来的结果,与我的猜测很接近。”

夏厅长说:“张省长,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吧,去逮捕培友人。”张省长说:“证据都成熟了吗”夏厅长说:“成熟,按照犯罪分子供述,时间、地点,我们调阅了监控,都是符合的,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培友人付钱给犯罪分子,通过的是网银付款,打入对方网上银行账户,这一点证据极为有力。”

张省长说:“既然如此,那就行动吧。”夏厅长给下属打了电话,交代一声,估计下面的人等在那里,一个电话过去,就直接行动了。梁健看到张省长和夏厅长似乎还有事情要谈,就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

这么好的消息,梁健想马上告诉菁菁。此刻的菁菁,已经在美国了,按照时间差,现在应该是在晚上。但是菁菁肯定想要第一时间知道这样的消息,即使被打扰睡觉,她肯定也愿意马上知道吧。

这么想着,梁健就拿起了电话,给菁菁打了电话过去。菁菁果然是在休息,但是听到电话是梁健打过去的,她很快就接了起来。听到梁健把警方掌握的情况说了之后,菁菁非常震惊,这事情她是一直蒙在鼓里的,培友人这个人竟是这么险恶但是听说,张省长亲自部署逮捕培友人,她又很高兴。她说:“梁处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梁健说:“你在那边用心读书,以后将你母亲和弟弟接过去,这就是谢我了。”菁菁说:“我一定会努力的。”在菁菁的心里,她暗暗地道:“等我以后在美国、英国发展了,有钱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梁健。他是我生命中真正的恩人,不管怎么报答他都不为过。”

梁健最后说:“美国那边是晚上吧,不打扰你休息了。好好休息,别让这个事情,影响了你的睡眠哦”菁菁也对梁健:“晚安。哦,不对,你那边不是晚上,那就午安吧。”

梁健刚刚放下电话,一转身,就愣了一下。因为办公室里,秘书处的魏雨站在那里。今天她身穿白色套裙,身材极其凸凹有致,长发在肩头也很是黑亮,梁健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天生长得不错,对男人也很有吸引力。

但是他此刻不会关注她这些,他是搞不懂她什么时候,没声没息地出现在他办公室的刚才自己给菁菁打的电话,她到底听到了多少,又或是听懂了多少。梁健不是特别客气地道:“你怎么进来了我怎么没有听到你敲门。”

魏雨说道:“不好意思,梁处长,我忘记敲门了”今天的魏雨态度与往常不太一样,若是在平时,梁健批评一句“没有听到你敲门”,她或许就直接转身走人了。可是今天她没有走,还道了歉。

梁健也不好多说她什么,就道:“有什么事吗”魏雨看着梁健的眼睛说道:“梁处长,不知道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吃饭,而且是魏雨请自己吃饭,这到底是搞什么幺蛾子

本来与美女吃饭也算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美女,可不是一般的美女。今天她表现的又如此反常,况且梁健的妻子刚刚回去北京,他根本就没有心情与任何女人吃饭。梁健说:“谢了。还有事情。”

魏雨就追问:“梁处长,那么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真的想请你吃个饭。”梁健心想,这女人还真要请自己吃饭啊事有反常必有妖,梁健不打算就这么爽快的答应她。于是说:“最近都有点忙。等以后有空的时候吧。”魏雨说:“那好吧。我真心希望梁处长,能够给我一个机会,以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想当面跟梁处长道个歉。”

梁健真是搞不懂,这个魏雨怎么会突然360度来个大转变了很难相信,梁健还是保持了警惕心理,他说:“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以后机会多得是。”

他的意思是不多留魏雨了。她说:“好吧,那就不打扰梁处长工作了。有空了,梁处长就给我打电话。”魏雨出去,梁健很是纳闷,这个女人玩的又是哪一出,不管如何他告诫自己,还是少与她来往比较好。

魏雨从梁健房间出来之后,马上就跑回了办公室,拿起手机就给王道打了电话。王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对魏雨说,你帮了大忙了,这个消息很重要。魏雨说,你说过要娶我的对吧什么时候跟我去见我老爸老妈王道说了一句快了,就敷衍了过去。

王道又给另外的人打了电话。

与此同时,几辆警车正在向培友人的横申印染公司进发,他们已经手机定位了培友人,他目前就在自己的办公室。

警车一到横申印染,有人阻拦,就被跳下来的公安,直接上了手铐,扔在一边,然后他们长驱直入,冲入了培友人的办公室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