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王道被逼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37:24 字数:3192 阅读进度:722/1780

梁健和黄依婷就一起开车到了她家的小区。外面道路上没有地方停车,于是两个人就把车子停在了小区当中,走到外面的餐馆去。尽管他和黄依婷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但是梁健心里还是很有些顾忌的。

梁健认识黄依婷的时候,黄依婷才是一个大三的女大学,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完全出落成一个成熟的美女。女人在25岁之前,或许会有很多不同,或许会有很大的代沟,但是25岁之后,女人与再成熟的男人都可以交流了。

就如现在的黄依婷,对梁健来说,已经没有了学生时代的黄依婷,给予梁健的那种陌生感。现在,梁健感觉黄依婷,已经是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外婆家的生意非常好,很多人在那边排队。

黄依婷到了之后,从里面走出一个上了年纪的漂亮女人,这女人珠光宝气,看了看梁健,笑着对黄依婷说:“来啦,我给你们安排了包厢了。”两人就随着女人上楼了。梁健在身后轻声问黄依婷:“在这里,你也玩特权啊”黄依婷笑道:“这这家店特别热闹,如果没有人认识,起码得等上一个小时。这家店是我同学家开的,自然就不用排队了。”

梁健看了眼前面水蛇腰的女人,很是疑惑,等进入了一间小包厢,他问道:“这位是你同学”在梁健看来,该女人虽是长相出众、带着妖气,但是再年轻也总应该是35岁左右了啊。

黄依婷说:“不是。这是我同学的妈妈。”梁健这才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挺惊讶地:“你同学的妈妈,长这么年轻”黄依婷说:“后妈不过她和我同学之间的关系,却非常的好

,这样的后妈,也算是世间难找。”梁健说:“这样好,这样好。”

这时候,水蛇腰的老板娘又进来了,亲自给他们送上了水果,问他们喝不喝酒黄依婷说:“今天我请客,我们还是喝点红酒吧。”梁健说:“不行啊,我车子也开过来了,喝了酒是属于醉驾。”黄依婷说:“难得,打个车回去吧。”

老板娘说:“在我这里吃饭,不需要打车,我一定安排好车子,送你男朋友回去。”黄依婷顿时脸上出现红晕,对老板娘说:“阿姨,你搞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男性朋友。”老板娘笑着说:“简称男朋友。”

两人无语,黄依婷既然如此热情,梁健就答应少喝一点吧。酒上来了,特色的家常菜也上过来了。梁健平时是不吃凤爪的,但是在这家外婆家,据介绍,这里凤爪是精心挑选,又用特殊调料制成,味道非常好,很多人来这里,都会点上一盘。

梁健也勉为其难的,吃了一只,感觉味道的确不错,肉也很是肥嫩。但是,梁健在肉食方面还是很克制。尽管味道不错,他也止于两个,就不再多吃了。

黄依婷笑道:“梁健哥,

你吃东西也真够克制的。”梁健说:“也不是克制,习惯这样了,凤爪是垃圾食品。”黄依婷笑道:“我有时候就是克制不了,看来我该向你学习。”梁健说:“习惯各有不同,不需要勉强。”黄依婷端起了酒杯,敬了梁健一杯酒。

梁健喝了一口,心里还是挺关系黄依婷的感情问题,就问道:“你和王道的事情怎么样了”黄依婷说:“不怎么样。王道总是不停地想要约我出去,但是我其实,对他没有什么感觉。”

梁健本想告诉黄依婷,那天他看到王道和魏雨在一起。不过,如果自己说这些东西,就显得太婆妈,于是就说:“是这样啊。那你有其他男朋友吗”黄依婷说:“没有啊。现在很多人说我要求太高了。我开初,还觉得他们还胡说呢,现在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标准太高了。”

梁健笑道:“是嘛。你是什么标准”黄依婷说:“我会以你为标准,所以就找不好了。”梁健苦笑,却也不能多说什么。梁健说:“我相信你,能够找一个适合你的人。”黄依婷说:“但愿吧。我们的酒,才喝了一小口呢。”两人吃过晚饭,黄依婷说要送梁健回去,梁健说不用了。

老板娘不是随便说说的,真安排车子要送梁健。梁健想了想谢绝了,说还是自己打车比较方便。感谢了老板娘后走出来,因为看到黄依婷喝了点酒,梁健就说,送黄依婷到楼下。昏黄灯光下,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又缩短。来到了黄依婷的楼下,黄依婷说:“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梁健知道黄依婷是一个人住,孤男寡女,不合适了。梁健说:“我就不上去了,我就这里看着,你上面的灯亮了,我就出去打车了。”黄依婷当然也明白梁健的意思,于是就朝梁健笑了笑,说了一声“再见”,就上楼去了。

梁健一直等到黄依婷屋子的灯亮了才离开。梁健走出小区的时候,从楼上阳台上,黄依婷一直看着梁健的背影。

这天晚上,王道被魏雨折腾地半死,他原本是想要约黄依婷去玩点刺激的,结果上车的就是魏雨。王道没办法,只好带着魏雨去了事先定好的西餐厅加酒吧。本想在饮料之中,放点刺激的粉,可以让黄依婷看自己时,变得扑所迷离,顺便就把事情给办了。

但是没想到的事,酒吧里那些人不清楚人已经换了,给魏雨喝了那个饮料。魏雨顿时火焚身,拉着他就到了宾馆。一个晚上逼着王道来了六次。王道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对于已经征服过的女人,他往往就提不起性趣,为此这六次基本都出于疲惫应付的状态。

为此,这个晚上,他不是在享受,而是在被动应付。等魏雨心满意足地睡着时,王道感觉自己几乎已经是气若游丝。

看来,女人多了也并不完全是一种享受。王道苦恼地想着,以后得想个办法摆脱魏雨啊。然后,他这个念头刚闪过,就被魏雨吓住了。

不知魏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翻身双手攀住了他的脖子说:“如果以后你敢耍我,我会让你再也做不成这个”王道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不说话了。

这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是横申印染的培友人打电话过来:“王处长,在哪里快乐呢”王道皱着眉头,敷衍道:“哪里是快活培总,你还好吧”培友人说:“这小岛上的日子,不是人呆的,整天就这个两三个鸟人,没有一个女的。王处,我考虑过了,我得尽快离开这里我要回到宁州去。”

王道说:“培总啊,你才去了几天啊。还是得有点耐心等一等啊。”培友人说:“王处,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在这里简直就是度日如年。麻烦你赶紧在华书记面前帮助我说几句吧,只要给张省长一点压力就行了。”

王道说:“这哪里有这么好说的你这样的情况,我总得找个好时机吧。”培友人说:“王处长,不管怎么样,都请你抓紧吧。我两天后,会再打电话过来。”说着,电话那头就只剩下忙音了。王道烦恼地摔掉了手机

这天下午,又是一个常委会,这个会上没有干部议题,

梁健陪同张省长去开会,由于最后一个涉及到工业项目,并不是保密的事情,梁健也得以列席。会议结束之后,其他常委都快速离去,梁健帮助张省长收拾东西,华书记走了过来,对张省长说:“张省长,晚上有安排吗一起吃个饭吧”

张省长有些奇怪,这已经是华书记第二次亲自邀请他吃饭。一边收拾东西的梁健,也觉奇怪。只听张省长客气道:“华书记,还是这样吧,我来请华书记和华夫人吃饭吧。”毕竟张省长也是本土的省长,自从华剑军到了江中,他的确也没邀请过。

他本来会以为华书记会客气几句,

没想到华书记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我这里还有几位朋友,一起来,应该问题不大吧”张省长顿了一下,不知华所说的朋友是谁,但是既然已经出言邀请,他也不好多说,就道:“当然没问题。就在江中宾馆吧。”

张省长转而对梁健说:“梁健,在江中宾馆的迎客松厅安排一顿晚饭吧。”梁健说:“好的,张省长我这就去安排。”华书记说道:“梁健,晚上你也参加一下吧。”转而又对张省长笑道:“梁健算是我邀请的。”张省长说:“那好,梁健既然华书记都邀请你了,待会你参加一下。”梁健点了点头,去安排晚饭去了。

在他们说话的当儿,王道一直在一边候着,他们的对话,他也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的郁闷就如没有爆发的火山。为什么梁健就能如鱼得水,可以跟领导同桌吃饭,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这么想着,心里的那个念头,就变得更加清晰,一种冲动就更加强烈。

将华书记送到了办公室,王道就打电话给了魏雨:“你一定要帮我做一个事情。”魏雨问道:“什么”王道在电话中对魏雨说了,魏雨说:“这种事,怎么做,我也会没办法在单位混的。”王道说:“你有什么,在人家眼里,你是受害者,这又有什么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