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省长信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47:30 字数:3156 阅读进度:729/1780

梁健自己的手机铃声,梁健自己很熟悉。:efefd而且这手机铃声是从魏雨身上传来的,不用猜也知道是魏雨的电话。

魏雨听到铃声停了下来,手也松了开来,梁健立马退了开去。看着魏雨,此刻她的模样,头发散乱,唇上的口红也花了。

看到她的口红,梁健立马反应过来,转身去抓办公桌上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对着脸照了一下,果然脸上有着几道暗影,应该就是魏雨印在自己脸上的口红。他还低头看了一下,衬衣的领子上,也沾了口红。脸上的还好,这衬衣上的该怎么办梁健的心情顿时差到了极点。

他回过身,正欲发火,质问魏雨一番。但一转身,却看到魏雨上身的衬衣被解开了,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还有那一件粉红色的文胸。

雪白和粉红的搭配,暧昧诱惑至极。可是,梁健却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他有的只有不详的预感。好像,轰地一声,在他的脑子中炸了开来。嗡嗡的响。

不等他回过神来,魏雨忽然扯开嗓子尖叫了起来。

“救命非礼梁处长,你放开我你住手”

魏雨尖锐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内,梁健瞬间就想明白了,这魏雨到底想干什么了。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时候,梁健已经没有时间去想答案了。若是此刻被人听到声音冲进来,那他梁健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梁健毫不犹豫,立即冲了过去,伸手就想去捂住魏雨的嘴巴。魏雨一边尖叫着,一边躲闪着。此时,梁健也顾不得怜香惜玉,顾不得那些男人不能打女人的原则,猛地一把拽住了魏雨的胳膊。

梁健本就不是瘦弱之人,这情急之下,手上就用了十二分的力,当即魏雨的脸就白了。趁着她因为疼痛分神的时刻,梁健忙一把将她箍在了怀中,然后另一只手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巴。

魏雨的声音确实被捂住了。可这时候,门却笃笃地响了起来。声音很急促,似乎敲门的人很着急。

梁健死命捂住魏雨的嘴巴,不让她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来。若在这时候让人进来,那他梁健这奋斗了多年的仕途,可就真的算是毁了。可梁健顾了上面,没顾下面。魏雨憋得通红的脸上,两只眼珠滴溜溜地急转,忽然她抬起脚就往就在旁边的门上踹去。

梁健看到时,想阻拦已经晚了。砰地一声巨响,顿时,门外的人开始开门。但是魏雨进来时就已经把门反锁了。门外的人用力开了几下没打开,就在外面喊了起来:“梁处长,你在里面吗请把门开一下好吗”

梁健拖着魏雨往后退了一点。心中在一瞬间就转了无数念头。但,似乎都是绝路一条。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梁健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他低头看这个被他紧紧困在怀里的女人,心里怒火和恨意交织,让他恨不得一手掐死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但,他是梁健,即使再愤怒,也终归还是保存着一丝理智。他低头在她耳边低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被捂着嘴巴的魏雨似乎冷笑了几声。这时,门外的人已经开始撞门。梁健想不到任何可以躲过这一劫的办法,听着那撞门声,他索性松开了魏雨,将她一把推了出去。不可否认,此刻他是恨这个女人的。梁健很少会去恨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但他确实是一个多情的人。

可是,此刻,他却从心底里恨这个魏雨,甚至是厌恶。他连看一眼都不想看。

门外的人还在撞门,但没想到这政府机构的门质量尤其的好,亦或者是门外撞门的人,太无用。竟然撞了几次也没撞开。梁健听着声音心烦,那魏雨又躲在角落里,脸上竟已挂满了泪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真好像是梁健是禽兽,狠狠地虐待了她。

事已至此,梁健想躲是躲不掉了。既然如此,不如面对。梁健走了过去,一把打开了门。门外那个撞门的人,正卯足了力撞过来。此刻门一开,他想刹车已经来不及。梁健看到身影过来,有所准备的他,忙往边上一让。那身影擦着他的身体就冲进了屋里,踉跄着,直撞到办公桌才停下来。

梁健没有管那个冲进来的家伙,而是看向了门外。门外站着不少人。而其中一个人就是张省长。

他应该是刚来,还没去过办公室。因为他手臂上还挽着一件风衣。张省长看到梁健,眉头微微一皱,却没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房内。

梁健见张省长没说话,心中有些奇怪的滋味,分辨不清。他又转头去看屋内,那个冲进来的人,竟然是王道。

虽然他和王道都是在这省里中上班,但两人的办公室并不在同一栋楼。但此刻,他如此及时的出现在此处,未免奇怪。梁健稍微一想,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前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也瞬间明朗了。

屋内,王道看到魏雨蹲在角落中,衣衫凌乱,形象狼狈,立即冲了过去,脱下自己的衣服包住了魏雨,同时口中怒吼道:“梁健你还是个人吗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你真是把我们省委、省政府的脸都给丢尽了”

门外的人,因为半开着的门,还没看到屋内的情形,但听到这话,再联系之前他们听到的魏雨的喊声,一切已经清楚。张省长终于将目光落到了梁健的脸上,他的眼神是梁健从未见过的凌厉,还有一丝失望。

梁健想解释,但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有些事,即便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的。

此刻,王道搂着魏雨出来。王道的西装外套披在魏雨身上,却没裹住,露出她胸前那件解开了衬衫,甚至都能看到一丝粉红色。她凌乱的头发,被泪水糊花的脸。她就是一个受害者,而他梁健就是一个该受人唾弃,咒骂的混蛋,畜生。

王道走过梁健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梁健看到了得意。王道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对门外的人喊,声音义愤填膺:“快报警把这衣冠禽兽抓起来”

有人真的摸出了手机,开始打110。

一直没说话的张省长,忽然开口:“等等。”

王道一听张省长阻拦,脸色微变,竟然不顾身份,开口就对张省长说道:“张省长,梁健是你的秘书,你不会是想包庇他吧”

张省长脸上,没有表情,整张脸都绷得有些紧。这样的神色,在张省长身上,并不多见。看来,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他也是一种打击。张省长看着王道,淡淡说道:“这是省政府我的人我会处理”说着,他转向梁健,道:“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梁健点头。随手关了办公室门,就跟着张省长走进了张省长的办公室。

进去后,张省长说:“关门。”梁健关门前,似乎听到王道哼了一声:“这一次谁也救不了你”

梁健心中的恨意一下子就冲了上来。他的手拽在门把手上,关节处都发了白。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咽了下去。此刻不是逞狠的时候。

他松开把手,转身。张省长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知在想些什么。梁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犹豫了一下,准备开口。张省长却在这时候抢先问道:“我就问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做”

梁健怔了一下,然后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感激之情。他感激张省长对他的信任。他相信,即便是最亲近之人,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会下意识地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然后误会他。而张省长,却问了他一声。这已经足以证明很多。

这种信任,让梁健几乎落下泪来。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斩钉截铁的回答:“我没有。”

张省长回头,盯着他的眼睛,再次问:“真的没有”

梁健平静地迎着他的目光,再次回答:“真的没有。”

张省长的神情似乎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看了梁健一会后,又说道:“我相信你。但是,这件事情,不是说我相信你,就可以算了的。你也在政府里呆了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有些事,没那么简单。”

梁健自然明白张省长说的。他回答:“张省长,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待会我就会自动请辞。只是,很遗憾,以后不能再给张省长您服务了。您是一位非常明智的领导。我很钦佩你我相信,江中省在您的领导之下,只会越来越好”

张省长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你要想开点。你身上有一股很多人都没有的精神,相信你即使不在政府工作了,在社会上也会有所成就的”

梁健点头。离开之际,他看着张省长,认真的说了一次谢谢。这一句谢谢中包含了很多,但最多的就是谢谢他的信任。

自从他成为他的秘书之后,张省长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其他方面,都给予了他很多的支持,和最大的信任。能够遇上这样的领导,是他梁健的幸运。但可惜,天不遂人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