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失去自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47:31 字数:3307 阅读进度:731/1780

手指间夹着的那根烟,又烧到了尽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将它摁灭在烟灰缸中,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门口。那些公安的人还没来,距离王道说已经报警,有一刻多钟了。

梁健清楚,这种事,若按照规程来,应该是纪委出面找他谈话,但王道毕竟是省书记的秘书,报了警,公安也很难推托。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却不是公安。而是黄依婷。看到黄依婷,梁健有些意外。

黄依婷一进门,就呛了起来。屋内有很浓的烟味。梁健慌忙把窗户打开了。今天屋外的风挺大,一下就灌了进来,将黄依婷披散着的头发吹得凌乱。凌乱中,她抬眼看他时,眼神中有一抹心疼。

黄依婷说:“梁健哥,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

梁健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有些感动,还有些心酸。他想笑,却笑不出来。想说些什么,却也说不出口。黄依婷说完,看了他一眼,留下一个柔惜的眼神走了。

梁健半响才回过神。他忽然想起了项瑾。想到,如果项瑾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样是会生气,会骂他,甚至提出离婚还是,会和黄依婷一样,选择相信他。

他忽然没有很多的信心,忽然有些害怕,尤其是在想到女儿裹在襁褓中的样子时。

他掏出了手机,准备给项瑾去个电话。可电话还没接通,门外忽然闯进了两个人。两人一身警服。梁健一看,便知,公安厅的这些人终于来了。

他抬手向他们示意了一下,说:“稍微等一下好吗让我打完这个电话。”

可闯进来的两个人,却很粗暴,二话不说,上来就抢下了梁健手里的手机。手机被抢走的瞬间,梁健似乎听到了电话中传出了项瑾的声音。她在说:梁健。

手机被公安抢走后,立即就关机了。然后,两人就上来想架住梁健。梁健见两人这样的态度,心中立即就火了起来。两手一甩,就甩开了两人伸过来想扭住他的手。

“我自己会走”梁健冷冷说道。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终究还是没有做得太过分。梁健在前,率先出了办公室。办公室外,不知何时又围了好些人。梁健走出去的时候,他们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甚至有几个女同志,还一脸嫌恶地往后退开了几步。仿佛梁健随时就会化身魔,向她们扑过去。而那些人,平时看到他,无不是笑容亲切。看来,人心真的是现实啊。

出了政府大楼,就坐进了警车。车子往省政府大院外开去。此时,时间不过九点多点。外面路上的车流还是很多。细算一下,这一切事情发生,不过是四十多分钟的时间。而梁健,却从云端,一下跌落进了尘土里。目前来看。摔得有点惨,不过,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有些时候,人就是需要一些这样的挫折,来给自己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

车子缓慢地在车流中行驶。梁健坐在后面,闭着眼靠着,想着接下去该如何。忽然,电话铃声响起。自然不是梁健的手机。

坐在副驾驶的那位警察接起了手机。电话里的应该是他的领导,他的声音很恭敬。嗯了几声后,他忽然惊讶了一声:“送去江中宾馆这是为什么”

电话里的领导应该并没有解释,那位警察有些失望地挂了电话。然后有些烦躁地对身旁的同事说:“头说了,去江中宾馆。”

身旁的同事听了,转头朝后看了一眼。没说话,就在下一个路口,转弯,朝着江中宾馆的方向开去了。江中宾馆和省政府大院并不远。梁健站在房间窗前,可以清晰看到政府大楼,还有楼下的那片草坪。

那两个警察将他送到这里后,其中一个就走了。还有一个,则在门外坐着。这让他想起了那些被纪委带走调查的干部,似乎也是这样的场景。

而接下去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房间里都没有人进来。梁健的手机还在那两个警察手里,他有些担心项瑾,却又无可奈何。坐在床头看了会电视后,心中有些烦躁的他,索性躺到了床上,蒙头大睡。

他是被那个看守他的警察推醒的。他才睁开朦胧的眼,就听得那警察说道:“赶紧起来,有领导过来看你了。”

说着他转身往外走,边走,口中还嘟囔道:“看来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这样也能睡得着”

梁健瞬间清醒了过来,立马就爬了起来。幸好之前只是打算眯一会,所以并没有脱衣服,否则此刻就很尴尬了。

梁健跳下床稍微拾掇了一下后,门外的人就推门走了进来。梁健看去,来人他都认识。一个是省公安厅的厅长夏初荣,一个是宁州市公安局局长。

夏初荣看到他,立马就笑道:“你的状态看上去还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差。”

夏初荣的态度和笑容,让梁健感觉有些意外,和欣喜。他微愣了一下,就立马说道:“我这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夏初荣听了,似乎挺满意梁健这句话。倒是那公安局长,微微皱了下眉头。夏初荣转头对那公安局长说道:“你到门外等我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跟梁健单独聊聊。”

公安局长点头出去了。关上门,夏初荣在房内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而梁健则坐在床沿,两人相对。

梁健先开口:“谢谢夏厅长的信任。”

夏初荣笑道:“你更应该谢谢张省长。”

梁健点头:“他是个很好的领导。能做他的秘书,是我的荣幸。可惜,以后不能再给他服务了。”

说到此处,梁健神色不免黯然。夏初荣却是一笑:“你这灰心的有点早啊,小伙子,要有不服输的劲头。”

梁健苦笑一声,道:“这次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在于舆论和影响。而且,这种事情,没什么真相不真相,我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要怪就怪我当时太大意了。”

夏初荣说:“你说不清,那个女同志说得清。”

梁健一愣:“你是说魏雨她怎么可能会站出来说清楚”梁健话刚说完,忽然心中闪过之前他揍王道的那一拳。他为什么揍王道,除了因为清楚是王道伙同魏雨陷害了他,还因为黄依婷。

魏雨是什么样的女子从她以往的表现来看,性格上必然有些极端。这样的女子,如果发现自己一心一意的男人却在想着另一个女人,会怎么样呢

梁健想到这里,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些希望。或许,夏初荣说的,并非不可能。而且,今早的这件事,其实漏洞很多。比如,王道为什么会一大早出现在那里

梁健说道:“夏厅长一语点醒梦中人。这件事,说不定还真有转机,关键就在那个魏雨身上。”

夏厅长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说道:“你先好好想想。这个地方,还得委屈你再待个一两天。你出了事,华书记也坐不住了,他那个秘书,跟我下面好几个副厅都打了招呼。我也不好一下子就把你放了,只好让他们先把你安顿在这里,虽然不自由,但总比呆在局里强。”

梁健站了起来,说:“谢谢夏厅长。”

“那你好好呆着,我先走了。”夏初荣说走就要走。梁健忽然想起一事,立即喊住了夏初荣:“夏厅长,我的手机被刚才带我过来的人给收走了,能不能让他们先把手机还给我,让我给我妻子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找不到我担心。”

夏初荣点头:“这没问题。”说完,他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我估计,你家里人可能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

梁健微愣,旋即立马就想通了。省内,认识他岳父的人不多,却也有。比如那华剑军。

夏初荣出去后,门口那警察立马就把手机还给了他。他立即开机,就给项瑾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铃声一下还没响完,就被接了起来。看来,项瑾是一直守着那手机。项瑾一接起电话,就唤着梁健的名字,焦急的问:“梁健,你没出什么事吧”

梁健忽然不知该怎么开口,沉默了一会后,干涩说道:“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项瑾在那头呼了一口气,像是一下子重担,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声音也跟着轻扬起来,带着点埋怨道:“之前你通了电话,什么都不说,就有一些奇怪的响声,然后电话就一直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吓死我了。不过,你现在没事,我就放心了。”

听着项瑾在那边,难得的抱怨。梁健感觉很温暖,很亲切,可心底也是更加的难受。项瑾应该还不知道那件事,而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问了几句女儿的情况后,他就挂断了电话。想了想,给项部长去了电话。他打的是项部长的手机。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梁健想,可能他在忙吧。这个猜测,有些没有底气。放下电话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梁健一看,是项部长的电话。他忙接了起来,他叫了一声:“爸。”

项部长在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已经听说了你的事情了。”

梁健沉默。项部长忽然问道:“你还记得当初你来北京接项瑾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梁健自然记得,当初项部长说的什么。他说,他就项瑾这么一个女儿。梁健说:“爸,我记得。”

项部长说:“那你解释一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