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满口谎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47:32 字数:3283 阅读进度:734/1780

黄依婷听后,立马就说:“那我来看看你。”

梁健忙阻拦:“你别来,外面警察看着我呢。你也进不来。对了,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黄依婷一听梁健有事找她帮忙,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

她应得爽快,梁健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这件事,有些难为黄依婷。甚至,他还有些担心,怕黄依婷会有危险。

但,此事,黄依婷无疑是最好的一步棋。梁健犹豫不决。黄依婷见他不说话,就问:“梁健哥,什么事,你说吧。”

梁健狠了狠心,说道:“你知道,这次的事情,是谁设计的吗”

黄依婷显然还不清楚事情的全部,她问:“是谁难道不是魏雨吗”

梁健说:“我与魏雨,就算有些冲突,也至于让她不顾自身名誉,做出这样损人又损己的事情。”

黄依婷问:“那是谁”

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是王道。”

电话那头,黄依婷沉默了下来。梁健很是歉然,王道毕竟曾经追求过黄依婷。他想想,要不还是再想其他办法吧。想着,他就准备跟黄依婷说算了。这时,黄依婷说话了:“我一直觉得王道这个人有点心术不正,没想到他这么恶心,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这魏雨竟然为了王道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看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很深啊”

魏依婷的最后一句话,梁健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也难怪,无论谁听到自己的追求者,竟然跟别的人有一腿,心里都会有些不是滋味的。但这种不是滋味,是恶心多一点,还是失落多一点,梁健想,在魏依婷心里,恐怕是前者。

梁健对黄依婷说:“其实,我之前就看到过王道和魏雨一起吃饭。但是因为两人当时也没什么亲密举动,所以我就没告诉你。希望你别怪我。”

黄依婷毫不在乎地说道:“没事。反正,就算没有魏雨这个女人,我也不打算跟他在一起。他这人,看上去就给人感觉,不是很好。我喜欢梁健哥这样的。”

黄依婷的话,让梁健心中一跳,不免有些尴尬。他呵呵讪笑了两声后,道:“说正事。我想请你,联系一下王道,最好是能约他一起吃个饭。总之,就是让魏雨看到你和王道在一起。这样,可以吗”

黄依婷说:“就这么点事”

梁健回答:“是的。”

黄依婷笑了一声,道:“你放心,包在我身上。对了,你在那里,还好吧。他们没虐待你吧。”

梁健苦笑,说:“你以为是古代吗现在不流行刑讯逼供的。再说了,我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放心吧。”

“那就好。”黄依婷说完,两人就挂了电话。梁健又立即给另外一个人打了电话。昨天夏初荣走后,门口的警察并没有把他的电话收回去,这让他方便了许多。

他刚打完电话,就有电话进来了。梁健一看号码,愣了一下。是胡小英。不用接,他也能猜到,胡小英估计也知道这件事了。

他深吸了口气,接了起来。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许久,才听得那个久违的声音通过手机,遥远地传了过来。

他身体的深处,忽然有某些情绪涌动了起来。但是,这种情绪刚刚出现,就被梁健压了下去。因为他想起了项瑾。

胡小英轻轻地问他:“你还好吗”

梁健停顿了一会,或许是为了平复自己刚才翻涌的情绪,又或许是想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一些。他说:“还行。你呢”

胡小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我看到网上那些照片了。”

梁健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我只希望,这件事,不会再发展下去,否则,我怕会牵连到你。”

当初,他和胡小英也曾被人拍到过照片,也曾被人勒索过。那些照片,外面到底有没有。他和她都不清楚。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难保不会有人趁机落进下石。在他头上踩一脚的同时,还能拉下胡小英,多好的事

这也是,梁健觉得不能再等下去,必须反击的原因。

胡小英听了他的话后,沉默了很久,才说:“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说完后,她就挂了电话。甚至,都没有说一声再见。

听着电话里,短促的嘟嘟声,梁健心里那些才压下的情绪,瞬间再次汹涌起来。在胸口的某些地方,他觉得很难受。

他爱胡小英吗当然。他爱项瑾吗自然。而他和项瑾之间,有着他和胡小英之间所没有的牵绊。一样是,婚姻。一样是,血脉。

所以,他似乎,没得选。

午后,阳光正好。秋日的阳光,落在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想睡觉。王道舒适地靠在椅子中,一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一边浏览着网页。他看得不是其他,而是那张贴满了关于梁健的照片的网站。

看着下面的那些评论,他心情十分愉快。

心情愉快了,连时间似乎都会过得格外快一些。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间。送走了华书记,王道就收拾了一下,往停车场走。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鹅黄的风衣,年轻而又有活力。

这不是黄依婷吗他心中一动,正想打招呼。忽然有人喊了他一声。他转头,看到魏雨站在他的车旁,正等着他。

王道皱了下眉,想,这女人怎么来了。她不是应该在家休息吗昨天的事情发生后,魏雨就被批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调整休息。

为了安抚魏雨的情绪,他昨天还特地去陪了她一晚上。没想到,这女人跟阴魂不散似的,竟然又跑到单位来看着他了。

王道虽然心里不悦。但,表面上,还是笑着迎了过去。刚走近,魏雨就走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上半身贴着他的胳膊。胸前的温软贴在他的手臂上,十分舒适。王道一边感受着,一边也就忘了心里的那些个不愉快。

两人上了车,然后离开。而离她们不远处,黄依婷坐在自己的车内,静静地透过车窗看着他们。

王道的车内,魏雨坐在副驾驶座上,脸色并不似先前那般愉悦,而是多了些阴沉。她忽然伸手调低了收音机的声音,问王道:“你是不是看上那个黄依婷了”

王道愣了一下,心里有些忐忑,心想,这难道就是女人的第六感,怎么这么准。但想归这么想,嘴上,王道还是不能承认的。他详怒道:“你胡说些什么呢。我心里装着谁,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魏雨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魏雨,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魏雨的疯狂,王道自然清楚。当初,培友人的事情,还是她出的主意呢。她说得出,也做的到。顿时,王道心里起了些畏惧,同时也对魏雨更加的排斥和厌恶。他想,他必须得想个法子,甩掉这女人才行。可是他又想到了那天在那艘船上发生的事情。

“你在想什么”魏雨见王道忽然不说话,脸色更加阴沉,叫到:“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魏雨爆发在即,王道惊醒,忙道:“你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只不过在想梁健的事情。现在,还有一些人在替他说话,他的事情竟然一直没有结论。这样下去,难免夜长梦多。我必须再想点办法才行。”

魏雨听得王道提起梁健,脸上红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正常。她沉默了一下,说:“必须得确保他离开政府系统才行。”

“我知道。”王道答应了一声。接着,两人沉默了下来。车子缓慢的行驶在路上归家的车流中,车内,只有低沉的音乐在回旋。

忽然,魏雨打破了沉默,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去领证”

魏雨的这话,来得突然,将王道吓得不轻。魏雨敏锐,一眼就瞧出了他脸色变了一下,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立即质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娶我我警告你,我为了你,连名声都不要了,你要是敢不娶我”

“你看你,又急了”王道打断了她的话,说:“你问我什么时候,总得让我想想什么时候合适才能回答你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秘书,秘书的时间,哪有这么自由这样吧,我明天上班去看看最近的安排,哪天有空,我们就哪天去领证,怎么样”

魏雨听得这话,脸色由阴转晴,还露出了些许羞涩,嗔道:“这还差不多。”说完,她又说:“那我这几天去看看婚纱。等到证领了,我们就去拍婚纱照。”

魏雨的情绪似乎高昂了起来,接下去,她或许就该想,去哪里拍婚纱照了,然后再是定酒店,婚宴摆在哪里,摆几桌。

王道顿时有些头大,他慌忙说道:“这婚纱照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拍完的。况且,女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这婚纱照绝对不能对付。回头等我请示一下华书记,看能不能请个一星期的假,我们去南海拍婚纱照,顺便还能旅游,多好”

王道的话,顿时让魏雨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她的嘴角泛起了笑容,看着王道,开心的笑道:“我想去塞班岛,我喜欢那里”

王道毫不犹豫地回答:“好,那到时候我们就去那里等我把假请下来,我就带你去”

“嗯。”魏雨愉悦地点头,看着王道的目光里,充满了温柔的情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