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换或者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57:49 字数:3250 阅读进度:746/1780

午餐后,梁健和一大堆女同志,有说有笑的往回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刚走出政府食堂,迎面正好撞上了一个熟人。此人看到他站在一堆女同志中间,神色还很愉快的样子,不由愣了一下。旋即立马反应过来,笑着打招呼:“梁主席好。”

梁健笑着回应:“萧处长,来吃饭啊”

萧正道扫了一眼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有些阴阳怪气的说:“是啊我可比不得萧处长,那么清闲,吃个饭还有那么多美女相陪。像我们做秘书的,吃饭都得赶着。”

梁健不是没听出他话语里那隐隐的嘲讽。他想,这萧正道在自己还当秘书的时候,已经被收拾服帖了,现在一看到自己不如当初了,这狐狸尾巴又想翘起来了。想着,梁健就说:“秘书的工作是辛苦点。要不这样,回头我帮你跟张省长说说,让他给你的工作安排的轻松点”

萧正道可没想到梁健会来这么一句。张省长对梁健的看重,这省政府里可是谁都清楚的。在梁健还是秘书时,萧正道可是听那个曾经时书记秘书现在是杀人犯的王道说过,那张省长去找华书记谈话可是都会让梁健留在办公室里的。就算后来,梁健出了这些事,张省长也可是一直都站在梁健这边的。现在梁健虽然已经不再是张省长的秘书,但梁健未必就不能在张省长面前说上话了。

萧正道可不敢赌。他等这个秘书的机会都等了好多年了,好不容易登上,要是让梁健一句话搅和了,那他的肠子都得悔青了。萧正道想到此处,忙赔笑道:“梁主席说哪里话。为领导服务,辛苦点也是应该的。这样,梁主席慢走,回头我再请梁主席喝茶。”

梁健也不想与这萧正道多口舌,这样的人,吓唬一下也就行了。他也不会真的去跟张省长说,若他真的这样做了,恐怕会让张省长对自己多有失望吧。

一行人绕过一个草坪,穿过一片小树林,然后回到了那座总是照射不到阳光的旧楼里。女同志,都在四楼分了手。梁健一个人往五楼走去。才刚走到四五楼之间楼梯转弯处的公厕门前时,那个女厕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人。梁健被一吓,刚想让开,那人却径直朝着他冲了过来,然后身子一矮,竟跪在了地上,双手牢牢地抱住了梁健的腿。

措手不及之下,梁健被抱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忙撑住了墙,稳住了身体,这才打眼去看脚边的身影。一看,一惊。这不就是之前的那个吴阿姨吗

梁健忙弯腰想去扶。可那吴阿姨力气不小,愣是不肯起来。

梁健无奈,只好劝道:“吴阿姨,有话我们起来慢慢说。你这样”梁健话还没说完,就被吴阿姨给打断:“我不起来。你们都骗人。我起来了,你们就想办法跑了。你们就是不想给我解决问题。我不管,你们今天一定要给我解决问题,否则我就不撒手,不起来”

吴阿姨这有些无赖的做法,让梁健无奈的同时,也有点烦躁。他心想,之前那马主席告诉他这吴阿姨精神有些问题,现在看来,思路很清晰嘛。不过,这也只不过是他心底的一句抱怨。梁健脑中飞快转着念头,该怎么让这吴阿姨先起来。否则这样一直跪着,首先也不好看,其次万一被有心人拍了照片传了出去,又得起一番风波。

梁健一边飞快地思考着,一边劝道:“阿姨,您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给人看到也笑话,您都这么大年纪了,动不动就跪,对身体也不好。您说是不是”说着,他沉吟了一下,说:“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先起来,跟我回我的办公室,我们坐下来慢慢聊。我保证,这一次,我哪里都不去,好不好”

许是梁健说得诚恳,这吴阿姨犹豫了一会后,半信半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

梁健点头保证:“一字不假。”

吴阿姨终于肯起来。梁健忙扶着她,往楼上走去。两人进了办公室,梁健想了想,把办公室虚掩了一下,并未完全关住,却也可以阻挡下路过的人的视线。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想到了马雅包括这整个妇联对待这吴阿姨的态度。他总觉,这吴阿姨的事情中,似乎有些问题。所以,他想仔细听吴阿姨说说,不想很快被人打扰了。

梁健给吴阿姨泡了一杯茶,然后在吴阿姨对面坐了下来。刚坐下,梁健忽然想起来,这吴阿姨估计还没吃午饭。一问,果然没吃。梁健想了想,翻出了通讯录给人秘处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女人是之前和他一起吃饭的某一个。

听到梁健说,让她帮忙去食堂打包一份饭菜回来的时候,她有些惊讶,随口问了一句:“梁主席,你不会是刚才没吃饱吧”

梁健笑道:“不是,有个人在我这边,还没吃饭,所以劳烦你帮忙去打一份饭。”

梁健客气,虽然又要跑一趟食堂,那女子倒也没什么不开心。挂了电话后,梁健对吴阿姨说:“阿姨,您先坐坐,我让同事去给你买饭了。”

梁健的周到,让吴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她慌忙摆手,说:“不敢让主席给我买饭。我待会回去吃就行了。”

梁健说:“没事,就是一份饭。您年纪大了,饿久了,对胃不好。”说完,梁健拿了笔和本子,放到身前,问:“您的事情,您是打算现在说呢,还是待会吃过饭再说”

吴阿姨听得梁健终于要听她说事情了,不由有些激动,立即连声道:“现在说,现在说。”

梁健忙道:“好的,那您慢慢说,我听着。”

吴阿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将她心中那些已经憋了有些天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是情绪激动,后来,许是梁健的态度影响了她,她也慢慢平静下来,讲述的时候,也连贯流畅了许多。

事情大体是这样的。吴阿姨今年也六十二了。和他的丈夫,结婚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原本一直很好。可是前两年,她丈夫退休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丈夫原本也是机关单位工作的人,上班的时候,很忙,经常加班,即使后来退到二线了,也应酬比较多。终于等到他退休了,吴阿姨想,这下可以不用总是见不到人了。刚开始的时候,是还好,他除了偶尔出去喝喝茶打打麻将之外,一半的时间,倒也都是陪着她。可过了半年之后,他渐渐,又开始不着家了。

刚开始,吴阿姨只是以为是他跟人打麻将,直到有一天她出去买东西,发现他陪着一个女人在逛街。

女人不是很年轻,但比她年轻的很多。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长得也不算好看,但身材不错,浓妆艳抹。用吴阿姨的话来形容,就是一个妖精。

起初,吴阿姨以为自己看错了。但,这之后,她也留了心。她发现自己丈夫的退休金,总是花得很快。以前每月会交给她一半,后来就没了,以各种借口赖掉。吴阿姨终于起了疑心。一次,她丈夫竟然一夜未归。她打了一夜电话,都没人接。回来后,两人大吵了一架,她丈夫索性就搬了出去。至此之后,几乎不回来。

吴阿姨托人去找,都说找不到。她没办法,去了区妇联,区妇联那边,问了她情况后,说让她回去等消息。可她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她又去了市妇联,还是一样。她没办法,才闹到这里来。可是,这边的人,也总是不肯给她个说法。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就只好在这里耗着。

梁健基本清楚了情况,看着吴阿姨擦去眼角隐隐的泪水,他忍不住好奇问道:“吴阿姨,冒昧问一句,这省政府,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吴阿姨愣了一下,旋即说:“就这么进来的啊”

听到这回答,梁健也是愣了一下,又问:“那大门口的警卫不拦你”

吴阿姨闻言,微微笑了一下,说:“警卫认识我。不拦我。”

梁健依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刨根问底,并不太好。所以就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看了看本子上做的记录,问吴阿姨:“那你知道,你丈夫现在住在哪里吗”

吴阿姨听后,似乎有些犹豫。梁健见了,说:“阿姨,您只有说清楚了,我才能想办法帮你。”吴阿姨这才点头回答:“我知道。之前他有一次回来过,他走的时候,我跟了他。”然后,吴阿姨将一个地址,报给了梁健。报完之后,立马又嘱咐到:“主席你可千万别让警察上门去抓他。他这个人,最看重面子了。要是报了警,他会恨死我的。”

梁健看着吴阿姨脸上浮现出的焦急,这种神情不是作假。心底不由起了些恻隐之心。他点头应下。

梁健又问他:“那阿姨您的意思是希望他重新回到您身边来是吗”

吴阿姨点头,叹了一声,说:“我和他这么多年了,现在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离婚也没啥意思。况且,我这一辈子,就他这么一个男人,习惯了,不舍得。”

吴阿姨的话,简单,却透出了他们这一辈那种无论如何,不肯离弃的朴实情感。不像现代人。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以前的人东西坏了想着修,现在的人东西坏了,就想着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