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判若两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4:57:50 字数:3527 阅读进度:748/1780

如此一想,梁健的心情就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焦红看到梁健似乎并没有生气,倒是有些惊讶。本来准备好的一大堆犀利的话,都不再好意思说出口。她皱着眉头,不耐地问:“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我很忙,有话快说。”

梁健看着她,说:“我就是想跟你说,你母亲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你带着她下楼梯的时候,走慢点,免得摔了。”

焦红没想到,梁健说出口,竟然是这个。当即就愣住了,好几秒才回过神,脸色难看。“知道了。”她干涩地吐出三个字,然后拉着吴阿姨又走了。这一次,她的脚步慢了一些。吴阿姨跟得虽然还是有些吃力,但终于还是不踉跄了。

梁健放下心来,正准备回办公室,一转身却看到副部长正盯着他看,便问:“怎么了”

副部长说:“这焦红脾气差,在我们妇联,好几个女的都被她气得不行,梁主席这一次,可算是替我们妇联出了一口气了,你刚才看没看到,她那脸色,简直精彩极了。”

副主席越说越激动,梁健心里还装着事,就打断了她,问:“吴阿姨的女儿,是你通知的”

副主席慌忙摇头,说:“不是我。”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是谁通知的。”

梁健得到回答,心想可能是之前那个人秘处的女人通知的。是谁通知的,并不重要,焦红的出现,其实让他对吴阿姨的处境,了解得多了一些,让他更加能够体会到,为什么吴阿姨对自己家庭的信息总是比较避讳。他想得入神,就没管那副部长,自己走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他坐在办公桌前,看到桌上放着的吴仙梅上访案件的档案,这是之前副部长拿上来的。

梁健心中一动,拿过来,翻了起来。档案中资料并不多,梁健粗略看了一遍,却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信息。这其中,竟是根本没有任何有关于吴仙梅丈夫的事情。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提到。凡是要提到他的时候,都用五个字“吴仙梅丈夫”代替。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一份案件档案中,是完全不合理的。

梁健本想立刻就打电话让那副部长再上来,问问清楚。但这中午经过吴阿姨的事情,加上他之前一直也有午休的习惯。虽然时间不长,一般不超过半小时,但今天还有休息过,就觉得有些累了。梁健想了想,先给人秘处打了个电话,让他们通知下去,下午三点左右,他想安排一下任何和妇女维权有关的人员,一起开个会。

人秘处接到通知后立即就下发了下去。而梁健放下电话,就趴在桌上,开始午休。半个小时,似乎只是一闭眼的功夫。但清醒过后的梁健,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他给自己泡了杯茶,坐下缓了缓神后,给维权部打了电话,让副部长过来一趟。

三分钟后,副部长进门。梁健正看着之前副部长做的记录,在记录上,这副部长倒记得还算清楚详细,没什么好挑剔的。只是,在记录的时候,提到吴阿姨丈夫的时候,同样也是用这五个字代替了。

梁健不认为,这副部长是因为不知道吴阿姨丈夫叫什么,才会如此记录的。而梁健,在刚才雨吴阿姨的谈话时,他一直没问吴阿姨关于她丈夫的情况,并不是梁健忘记了,而是他觉得,即使问了,也估计得不到明确的答案。这吴阿姨的丈夫虽然出轨了,但看得出来,这吴阿姨还是挺保护他的。

副部长进来后,梁健让他在对面坐下。他坐下时,看着梁健的神色,有些战战兢兢。梁健直接问他:“这吴仙梅的丈夫,为何档案上一点记录也没有。难道你们没做过调查”

梁健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盯着这副部长,不容她的目光有所闪烁。副部长是个胖胖的女人,姿容只能说是一般,岁数也大约有四十多了。见梁健这么盯着自己,这副部长饶是有些年纪了,也红了脸。她终于抵抗不住梁健的目光攻势,露了口风。

“这吴仙梅的丈夫,叫做焦作青,没退休之前,也是省政府里的,具体做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关于这个焦作青的调查,主要是沈部长负责的。”

副部长说到这里就不说了,梁健看着她,狐疑地问:“就这些”

副部长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我听说,这焦作青和我们马主席的老公认识,好像关系还不错。”

梁健心底的许多疑问,在这一刻,有了答案。虽然他是第一天来,虽然吴仙梅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保留,但当他看着这里的人对待吴仙梅的态度,特别是马雅,他的直觉就告诉他,这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没想到,这原因在此处。

只是,马雅这样做,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呢吴仙梅的上访案件长时间不解决,对马雅的政绩也是有影响的,而且万一吴仙梅再闹大一点,那对整个省妇联都是有影响的。就算马雅丈夫和焦作青的关系很铁,但这关于马雅的政治前途,无论怎么看,马雅都不应该用这样一种草率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

但,问题是,马雅确实这么做了。所以,问题就来了。

梁健看了一眼副部长,想试图再从副部长口里挖出点消息来,这时,门却被敲响了。刚才副部长进门的时候,门并没有关严,只是半掩着。梁健看了过去,只见门外站着的是马雅。

他忙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将门完全打开,然后问:“马主席找我”

马雅看了他一眼,脸上没什么笑容,说了一句:“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虽然从等级上,梁健比马雅低半级,从职位上,也多了一个副字。但是想来,正和副之间,都会比较客气,这是官场的定律。但此刻马雅与梁健说话的语气,却像是在吩咐一个下属,多了些颐指气使的味道。

梁健不太习惯这种味道,也不喜欢这种味道。但马雅毕竟高在那里,却也没办法。他让副部长先回去,然后跟着马雅进了马雅的办公室。刚进去,马雅就说:“把门关上。”

自从那件事后,梁健跟一个女人单独呆在一起,都会习惯性地,开着门。起码也是虚掩着。但此刻马雅让他关上,他也只好关上。

关上后,马雅又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了一声坐。

梁健坐了下来。

马雅也没给梁健泡茶,只是端坐在梁健的对面,看着梁健,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梁健心想,这马雅现在的态度,和之前初见时相差这么大,估计是因为吴阿姨的事情。果然,马雅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和吴阿姨有关。

她说:“听说,你中午和吴仙梅聊了很久”

梁健回答:“也不是很久。一餐饭的时间吧。”

马雅眉头微皱了一下,沉默了几秒后,说:“不是跟你说过,让你这件事别管了吗”

梁健耸了下肩膀,说:“我不找事,事找上我。吴仙梅为了等我,专门躲在女厕所里蹲我。我也是没办法。”

梁健说的话,并不假。只是他没说,他之所以管这件事,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同情和他的责任。

马雅听了梁健的话,眉头又皱了一下,然后说:“今天就算了。你刚来这里,不清楚情况也是正常。以后,这吴仙梅再来,你就不要见她了。她精神有问题,说的话,信不得。”

梁健看了马雅一眼,然后才说:“好的。以后,我会注意的。马主席,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马雅想了下,说:“没了。”

梁健笑了笑,站了起来,说:“我待会有个会,要回去准备下会议资料,马主席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马雅愣了一下,问:“和维权部的那几个人”

梁健回答:“应该是,我不是很清楚情况,让人秘处通知的。”

马雅说:“好的。那你去忙吧。”

梁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坐在那里,想着马雅这前后判若两人一般的态度,心中对吴仙梅的事,就更加的好奇了。他一定要弄个清楚。

三点的会议,到会的人并不是很多。有几个,说是有事,没来参加。梁健并不介意,听了这些女同志的工作汇报后,他注意到有两个女同志的汇报,做得很详细。而这两个女同志他都认识,一个是小语,一个是小温。

小语是维权部,小温是负责信访接待的。

梁健看了两人一眼,将她们两个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会议结束,已临近下班。梁健想了想,做了一个一天工作总结,然后存到了电脑里。

下班回到家中,项瑾正和母亲一起准备晚饭。两人在厨房说笑着,看着很是和谐。项瑾和母亲之间,很少见这种画面。梁健愣了愣后,心情忽然大好。自古婆媳的关系最难处理,项瑾虽然知书达理,母亲也是个善良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两人就一定能够和平相处。所以,自梁健提出让父母留在这里后,梁健心里一直有担心,怕项瑾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处不好。但此刻看到两人和睦,他这一直有些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梁健正看着两人,这时项瑾转过头来,一看到他,吓了一跳,旋即轻拍着那高耸的胸脯,笑嗔道:“你怎么回来了一个声也没有,吓死我了。”

母亲听到项瑾的声音,也回过头来,看到梁健,笑道:“回来了啊,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今天的菜,可都是项瑾做的哦。”

母亲的脸上,有种光芒,这种光芒中混合着骄傲,开心,幸福等多种情绪。梁健愈发的开心。

他洗了手,去看了看霓裳,霓裳睡得正香。走向客厅的时候,项瑾迎了上来。他搂住她的腰,在她唇上偷了个香,惹得项瑾笑着嗔他。两人笑闹了一阵后,项瑾问他:“第一天工作如何还适应吗”

梁健想了下,说:“还行,就是第一天就碰到了点棘手的事情。”

项瑾问:“能搞定吗”

梁健笑:“应该没问题。”

项瑾说:“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