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准备收网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08:01 字数:3385 阅读进度:760/1780

高成汉快步走到近前,问梁健:“你怎么样”

梁健想笑一下,装装酷,但才扯了一下嘴角,整个右脸就疼的不行,顿时脸上表情就怪异起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他吸了一口凉气,说:“大事应该没有,就是这张脸估计是要青几天了。”

见梁健还能调侃,高成汉便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心里一松,转头看向一旁的秘书,问:“你怎么样”

秘书说:“我没事。”说的时候,目光往边上瞄了一眼,高成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那把雪亮的匕首。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张全也看到了这把匕首,面若死灰。

高成汉看向张全,声色俱厉:“张总,我看,你这横申印染,不是什么人民企业,而是黑社会窝藏点”

在中国,黑社会是一个敏感词。尤其是在政治上。高成汉这话一出,罗建新脸色最先变得难看。而张全的脸,已经黑得堪比包公了。

张全勉强笑着,艰涩地辩解:“高厅长,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高成汉毫不留情地打断。然后看向秘书,说:“给公安厅打个电话,这件事情交给他们处理。至于横申印染在这件事情中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张全的脸色顿时惨白。

高成汉说完看了一眼梁健,见梁健还坐在那人身上,脸色有些苍白,额上还有汗,微微皱了皱眉,想了下,跟秘书说:“打120叫个救护车来,送梁主席去医院检查”

这时,另外那两个混混,见没人注意他们,就悄悄地想溜。秘书眼尖,当即就叫道:“抓住他们”

高成汉立即也看了过去。这个时候,张全若还不乘机做点什么弥补一下,那他就配不上他那总经理的称号了。张全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人,顿时那些跟着他来的员工,都涌了过去,立即就将那两个人给控制住了。

那个大哥看着张全喊到:“张总,你不能过河拆桥啊,我们可是按照你的吩咐在办事啊”

张全慌忙撇清:“我让你们帮忙看着点,可没说让你们打人”说罢,不敢再跟这两人多话,怕这两人再说出点什么来,就立即走到高成汉身边,说:“要不先扶梁主席到前面大楼里去吧,这里风大,又冷。”

高成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秘书已经去扶梁健。张全见高成汉不理他,又凑到梁健身边,想说上几句好话,为自己挽回点声誉。可秘书毫不留情地就抢着说道:“张总请让让,你挡着道了。”

张全脸上神色,尴尬至极。

或许是因为秘书在打120的时候,注明是政府人员,所以救护车到的特别快一些,不出片刻,救护车就拉着长长的警笛声,冲进了横申印染,停在了大楼前。

上车的时候,高成汉跟了上去,秘书被他留在这里,等公安厅的同志来,张全也想跟上车,被高成汉拦了下来。

但,救护车刚走,张全立马就坐上车,追着救护车去了。而罗涛陪着罗建新站在大楼前,脸色很是难看。

罗建新盯了一眼罗涛,低声斥道:“这都叫什么事呀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罗建新甩手走了。

车上,梁健躺在床上,正做着检查,高成汉在一边看着。梁健说:“我其实没事,用不着叫救护车。”

高成汉说:“检查一下,放心。”

到了医院,做了一堆的检查后,看到各项指标都还正常,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秘书之前虽说了是政府人员,却没说具体是谁,否则恐怕动静不小。做完检查,秘书已经带着司机等在了医院门口。梁健跟着高成汉上了车。

一进车内,高成汉就问秘书:“那边事情都处理好了”

秘书回答:“嗯,省公安厅的夏厅长亲自来了,把人已经带走了。他本来还想一起来医院看看梁主席,但好像公安厅里有点事,又被叫回去了。”

高成汉嗯了一声,转头对梁健笑道:“看来你能量很大啊,夏厅长都亲自出动了。”梁健正想接过话茬,说笑几句,忽然脑中亮光一闪,他问高成汉:“之前我发给你的短信你看了吧”

高成汉点头,顺口问道:“那件事真实度怎么样”

梁健回答:“应该是真的,不过具体运到了哪里,不清楚。我觉得,可以让夏厅长那边花点时间,好好审审那三个人,他们可能知道一些。”

高成汉想了想,跟秘书说:“你帮我给夏厅长打个电话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打吧。”秘书把手机递给了高成汉,高成汉拨通了夏初荣的电话。

是夏初荣的秘书接的电话。

“高厅长,夏厅长在开会,您稍微等等,我叫他。”

一会儿后,高成汉说:“夏厅长,打扰你开会了,不好意思。是这样的,之前从横申印染带走的那三个社会人员,还在厅里吗”

夏厅长回答:“已经交给下面片区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高成汉看了一眼梁健,对夏初荣说:“这样吧,我让梁健跟你说,他比较清楚情况。”

梁健接过电话,将他在横申印染看到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而后说:“我觉得,这三个人可能清楚一些情况,可以尝试着突破一下。如果这三个人能吐出些有用的东西,横申印染这边,我们就少花点心思了。”

夏初荣是张省长的人,梁健还是很放心。而且,当初魏雨的事情上,夏初荣表现出来的信任,让梁健还是比较感动的。

夏初荣听梁健说完后,立即就说:“那这样,我现在就让人去把那三个人接到厅里来。”

这公安厅里也不是铁板一块,梁健很清楚,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梁健又说了一句本不该说的话:“你还记得姚松他们两个吗要不就让他们负责,我跟他们熟悉,有什么事情沟通起来也方便。”

夏厅长应下后,匆匆挂了电话。

高成汉又吩咐秘书将梁健送回了家里,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梁健回到家里,项瑾看到他,很是惊讶,上下一打量,竟不知从哪里看出了些端倪,问:“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梁健想自己脸上还没青,衣服也没破,虽然有点泥,之前也都处理好了,怎么就被看出来了。他点了点头,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项瑾没回答,只是关切地拉过他上下仔细检查了一回,见他似乎真的没怎么伤着,才松了口气,问:“去医院检查过了吗”

梁健点头,宽慰她:“做过全身检查了,你放心,我没事。”

项瑾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说:“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梁健想了想,将横申印染的事情,简略地跟她说了一遍,不过,梁健没将后来刀子的事情跟她说,免得吓到她。

等他说完,项瑾看着他,说:“你呀,现在不大不小也算是个领导了,还总是喜欢什么事都自己去做。多危险。”

梁健笑道:“我以后会注意的。别担心了。”

项瑾瞪了他一眼,不再提了。梁健虽然做了检查没事,但腰间的那一拳,确实也伤得不轻,肌肉总是隐隐作痛。等到第二天起来一看,青了好大一块,右脸脸颊上,也是一块青紫。项瑾一边给他陪着云南白药,一边心疼地说:“要不在家在休息一天”

梁健摇头,说:“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到了单位,一群女同事迎面而来看到梁健脸上的青紫,都很诧异。个性最胆大的胖胖版季洁,调侃道:“主席你不会是想偷亲哪个小姑娘,被打了吧”

梁健笑笑,没接话。

约一个小时后,梁健正在办公室里看着资料,小语敲门走了进来。梁健看向她,问:“有什么事吗”

小语伸手将两个鸡蛋放到了桌上,看了他脸上的青紫一眼,说:“我听说用鸡蛋在青的地方滚滚挺有用的。你试试。”

这突如其来的关切,让梁健有些不知所措。梁健笑了一下,说:“谢谢。”

小语微低着脑袋,不敢看梁健,乌黑发丝间露出的脸颊,红扑扑的。声若蚊蚋:“那你忙吧,我走了。”

说罢,她甩着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出去了。梁健摸了一下那两个鸡蛋,还是滚烫的。他不由有些苦笑不得,小语长得不算倾国倾城,可是也还算是个美女,尤其是她温柔恬静的性子,和那一头如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总会时不时地让人惊艳一下。但,梁健已经是有妇之夫,这美女温情,未免有些难以消受。

看来,以后还是要适当地点一下她才行。梁健心想。

这时,电话响了。是手机。梁健看了一眼,是姚松的电话,便接了起来。姚松在电话那头,喊了一声梁哥,然后立即就接到了正题上:“那三个人已经吐了。”

梁健一震,忙问:“知道哪些废水都排哪去了吗”

姚松嗯了一声,说:“都排到郊区的几个下水道里去了。另外,装废水的车是洒水车,具体是宁州市哪个区的,已经在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需要控制吗”

梁健想了想,说:“暂时不需要控制,先看看再说。这样,你跟褚卫这两天辛苦一下,横申印染那边多留意一下,特别是晚上,看看有什么举动。”

姚松应下。梁健顿了顿,又问:“昨天到现在有没有人到厅里活动”

姚松回答:“这个不清楚,不过倒是有一个副厅长,今早来了一下,想看口供,被我拦住了。”

梁健问:“副厅长叫什么”

姚松报了一个名字,梁健记在了心里。

...